第0052章 “精彩绝伦”的推理

更新时间:2017-09-06 20:16:28 作者:擅长炒鸭蛋 字数:2335

半晌之后,陆义豪决定暂时忍下这口气,不再和周青云继续纠缠:“根据之前调查收集到的资料,陆政是和周青云同一天离开外门。在那之后陆政便下落不明,最后确认被人杀死在后山荒僻之地。”

  “周青云既然一直对陆政怀恨在心,两人又都离开了外门,无论做案的动机、时间和地点都能够吻合。所以我认为周青云有重大嫌疑,应该立即带回执法堂细细审问。”

  要是真被陆义豪带回玉衡峰执法分堂,周青云铁定是竖着进去,横着出来。

  “陆师伯,能够容我分辩两句吗?”周青云站出来问道。

  陆义豪对周青云的印象已经恶劣到了极点,如果可能他真想把对方的嘴巴给缝上。可是现在看百草园中的形势,想要强行将周青云带走明显不太可能。

  “说!”陆义豪深吸一口气,冷冷的道。

  周青云撇了撇嘴,他现在是完全放开了。陆家和其他几方势力之间的矛盾他虽然看不太透,却也察觉了一些蛛丝马迹。现在是能拖一时算一时,他也不怕把陆家往死里得罪,只要能够打击到陆家,便有人乐见其成,暗中帮他一把。

  “陆师伯说我有杀人的动机,这点我承认。这动机怎么来的,刚才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是非公道自在人心,大家对陆政的为人想来都是十分清楚才是。”

  “至于杀人的时间和地点,我有些好奇,也有些疑问。韩师叔,外门弟子有假外出应该是有备案的,只是不知道我和陆政离开外门那天,是谁先谁后?”

  见周青云发问,韩冲的目光扫了一脸灰败之色的朱史,淡淡的道:“那天是你当值,老实回答。”

  朱史被韩冲看得心头一颤,声音微微颤抖道:“是,是周师弟先行离开,然后才是陆师弟。”

  周青云脸色不变,继续道:“我那时已经开始替王师兄看守百草园,一个月都难得出一趟门。怎么一出去就这么凑巧和陆政同行了?朱师兄,这其中有什么缘由没有?”

  “没、没有缘由。”朱史看了一眼黄虚渡,却只看到对方满含警告的目光,不由得脖子一缩。

  韩冲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张继,道:“我记得那天你也应该在执事堂,朱史的话可是事实?”

  张继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上前向众人施了一礼道:“朱师弟的话并不是事实。那天周师弟报假离开后,朱师弟便离开了执事堂,接着陆师弟便同他一起返回执事堂中。然后由朱师弟为陆政进行报假备案。”

  “哼哼,好啊,好得很。”韩冲面目森然,眼中已然有了一丝杀意。

  “我,他……那都是陆师弟要我做的,陆师弟身为外门西区弟子,又有陆家支持,我怎么能够违抗他的意思。”朱史都快要哭出来了,最后只得向周青云和黄虚渡学习,把责任往陆政身上推,反正死无对证。

  陆义豪听到这话不乐意了,冷冷的道:“小小外门执事,说话怎么这么没有分寸!陆政虽然是我陆家子弟,可是我陆家一向家教极严,他怎么可能做出这等欺压同门事情?我陆家又怎么可能支持他做这等事情?”

  陆义豪的这句话一出口,在场的其他人全都在心里暗骂一句老不要脸。陆政的家教严?如果陆政的家教严,那这世上便没有纨绔这个词了。

  周青云笑了笑,无意和陆义豪在陆政的人品问题上继续纠缠,只是淡淡的道:“不管怎么说,那天我告假外出,陆政知道了我的行踪后才离开外门。我并不知道他的去向,非要说我借机杀他,这未免太牵强了。”

  “你和陆政都是离开望星峰前往青葫泽,很有可能你们二人半道相遇发生了冲突,最终你杀死了陆政。”陆义豪冷冷的道。

  周青云摊了摊手,道:“可是现在最大的问题便是,陆政有心追踪于我,而我并不知情,所以我不可能对陆政进行埋伏偷袭。这样的话,我根本不可能杀死陆政。”

  “为什么?”陆义豪皱眉道。

  “我修为不过区区炼气期五阶,陆政的修为则是炼气期六阶。其余境界的差距且不论,这五六阶之间的实力差距想必陆师伯再清楚不过了。一名五阶弟子,有可能杀死六阶的陆政吗?”周青云问道。

  陈凌棠突然补充道:“陆师弟应该在离山之前突破了炼气期七阶吧,他曾向传功堂申请真气压缩引导,此事有备案可查。”

  “这……”陆义豪在这个问题上根本没办法自圆其说。

  所有人都知道,炼气期六阶之前真气无法外放,任何法器、道符都无法激发。再加上周青云并不知道陆政离山,连事先布下陷阱法阵的机会都没有,怎么可能杀得死对方?

  更何况陆政除了修为高出周青云两阶之外,身上还有家族专门赐予的护身法器火龙旗,其余道符丹药更是不在少数,这样的实力就算遭受到十名五阶弟子围攻,也有足够的自保之力。

  见陆义豪眉头紧皱不发一言,黄虚渡终于找到机会帮腔,对周青云道:“虽然外门传闻你在白狼谷中使用了妖兽之血,修为没有再度突破的可能。但是能够在兽袭中活下来,谁又能保证你是不是早已经突破了炼气期六阶?”

  “就算因为使用妖兽之血无法提升修为,但是也有可能保住了原本六阶的境界。这样的话,再有其他人暗中相助,你杀死陆政的可能性并不低。”

  王一凡看到黄虚渡说话,心中便压抑不住怒火,直接讽刺道:“黄师叔的想象力真是丰富,该不会是境界不稳出现幻觉了吧?有人暗中相助?难道黄师叔还想再诬陷一个同门,索性说是我在帮助周师弟好了。”

  黄虚渡嘴角抽了抽,他得了筑基液的好处,陆家人自知不能够得寸进尺,曾经严令他尽量避免和王一凡冲突,免得激起天枢峰的强势反弹。

  他挤出一丝笑容道:“当然不可能是王师侄。我说这个暗中帮助周青云的人,极有可能是那个同时身死的徐媚儿。周青云和她合谋杀死陆政之后,又将她杀了灭口,这样一来,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周青云差点直接爆粗口了,黄虚渡果然是个人才,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陆义豪眼睛不由得一亮,一拍手道:“不错,正是如此!周青云同徐媚儿同是外门东区弟子,暗中定然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联系。周青云利用徐媚儿接近陆政,然后再暗中出手,两人里应外合,杀死陆政。之后周青云又将徐媚儿杀死。这样的推理……”

  “这样的推理简直精彩绝伦,看样子这次你们重点培养的黄虚渡,是深得你们玉衡四兽的真传啊?”一道宛如黄鹂一般的清越妙音在众人耳中响起。

  陈凌棠脸上一喜,韩冲神情复杂,陆义豪的脸色却是变得极为难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