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1章 嘴炮的威力

更新时间:2017-09-06 20:15:56 作者:擅长炒鸭蛋 字数:2187

陈凌棠和王一凡齐齐色变,陆义豪却是心中暗喜,表面上极为严厉的道:“那就是说,你承认杀死陆政了?”

  周青云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在压抑着什么道:“陆师伯,弟子性子比较急躁,否则当初也不会与陆政师兄发生冲突。后来在白狼谷又使用了妖兽之血,更是容易冲动。所以弟子有时候说话比较直,甚至会有一些冒犯之语,您不会介意吧?”

  陆义豪微微一愣,随即手一摆道:“虽然你出手杀死了陆政,可是事出有因,再加上你坦白招认,老夫一定会让你有个体面的死法。将死之人,其言也善,我怎么会和你计较。”

  “周师弟什么时候招认……”王一凡心中一急,连忙出声道。

  只是不等他说完,旁边的周青云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陆师伯,你以前是不是也使用过妖兽之血,脑筋出了问题?我说我恨不得亲手杀了陆政,在梦里也杀了他不下十次。难道想都不行,想也有罪?梦里杀人犯门规戒律的哪条哪款?让我有个体面的死法?哈,陆师伯,你神经病啊!”

  周青云语速极快,仿佛连珠炮一般爆发出来,听得百草园中所有人目瞪口呆。包括韩冲在内,一个个愣在当场,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小子,你找死!”陆义豪被气得满脸通红,怒不可遏之下愤然出手,一掌推向身前的周青云。

  筑基中期修士含怒一击,以周青云的修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躲避开去,就连站在他旁边的王一凡和陈凌棠都来不及出手救援。

  当然,以他们二人的修为,就算出手也救不下周青云。

  当所有人都以为周青云必死之时,他们却忘记了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百草园,是天枢峰的药草重地,这里是设有护园法阵的。而这座护园法阵的禁制令牌很不巧就在周青云的身上。

  一座法阵无论用途是什么,对于阵眼和主阵之人的保护都是最为严密的。百草园的护园法阵威力并不算大,主要是以警戒困敌为主,布阵范围笼罩了整个百草园的每一个角落。

  周青云主要的研究方法是炼丹,但是对于法阵方面的知识同样没有落下。因此在认定陆家已经铁了心想要杀死他时,他便存了利用护园法阵保护自己的心思。

  负责调查的八人进入百草园时,护园法阵虽然放开了大门入口的通道,却并没有关闭。这是重要建筑当中防御法阵所处的常态,所以并没有任何人觉得有什么不妥。

  周青云激怒陆义豪的时候,早已经提前运转法阵的一小部分防御机制,将自己这个主阵人的位置稍稍进行了偏移。因为这只是一座防御法阵,又时刻处于运转状态,就连陆义豪都没有注意到这个小小的变化。

  但是作为一名筑基中期修士,陆义豪已经习惯了以灵识锁定对手的踪迹,再配合肉眼所见进行攻击。他一出手便意识到不对劲。

  他拍出的手掌在半途中一划,一股强如江水倒灌的真元气劲向着周青云真正所在的位置击去。

  “轰!”

  周青云从来没有小看过一名筑基期修士的实力,纵然有护园法阵相助,他还是在陆义豪发动攻击的瞬间本能的移动了身形。

  他的谨慎救了他一条命,那道真元气劲擦着他的肋部击中了不远处的一块灵田。一声爆响之后,那块数米见主的灵田居然被完全抹去,只留下一个半米多深的土坑。

  护园法阵的防御禁制在陆义豪发动攻击的时候被完全激发,一团团白色雾气向着陆义豪所在的位置源源不断的涌去。

  在陆义豪的眼中,百草园已经消失不见,他整个人都落入到了无边无际的浓雾之中,同时整个身体都能够感受到来自于护园法阵的禁缚之力。

  “攻击调查人员,对抗长老会谕令,这是背叛师门!阵外诸弟子,速速将这个叛徒诛杀!”陆义豪怒极,大声吼道。

  然而下一刻,陆义豪眼前的迷雾便飞快的消失。百草园中的形势却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刚才还在进行嘴炮攻击的周青云此时如同一个乖宝宝一般,老老实实的站在王一凡身后。而王一凡则拿着护园法阵的禁制令牌,面带戏谑的看向陆义豪。

  在陆义豪的身后,黄虚渡领着两名执法堂弟子准备执行陆义豪刚才下达的诛杀令,却被韩冲和阿凌棠给挡了下来。

  “你们要做什么,要造反吗!”陆义豪大喝道。

  韩冲暗道一声有趣,表面上却淡淡的道:“陆师兄言重了,在这里的都是天星派弟子,对师门忠心耿耿,何来造反之说?”

  “哼,刚才有人攻击调查人员,对抗长老会谕令,分明在陆政死亡事件中有着重大嫌疑。你们就算不将其当场诛杀,也应该把他抓起来才是!现在这个样子,是在做什么?”陆义豪怒道。

  此时他并没有再度出手,如果再被护园法阵困住,而黄虚渡又没有控制住局势,最后丢脸的还是玉衡峰,还是他们陆家。

  王一凡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激愤,反而迅速的平静了下来,语气淡然的道:“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吧。我们都看到是陆师伯最先出手,然后激发了护园法阵的防御禁制。要说攻击调查人员的,应该是这座百草园的护园法阵才是。”

  “如果陆师伯觉得不解气,我这就去把护园法阵的阵眼给拆了,给师伯一个交代。只是难为那位天权峰的师兄了,事后还得让他过来把护园法阵重新布置一番。”

  王一凡唉声叹气的模样把陆义豪气是不轻,可是从头到尾周青云确实没有出手。只是面对一个区区炼气期弟子时,语言上的羞辱比真的出手攻击更让陆义豪难以忍受。

  指着一脸无辜的周青云,陆义豪杀意凛然的道:“那他辱骂师门长辈,恶意中伤调查人员,这一条总跑不掉吧!”

  “陆师伯,你可不能冤枉人呐!我当时明明白白的说过会有冒犯之语,可是陆师伯你却说‘将死之人,其言也善,我怎么会和你计较’。怎么几分钟不到,你就翻脸不认了?”周青云从王一凡身后探出半边身子,一脸嫌弃的道。

  “我……”陆义豪嘴角抽了抽,却说不出话来。他总不能说那是表面上客气一下,实际上就是指望周青云自己老老实实的把罪认了,好让自己杀人交差。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