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0章 搅浑水

更新时间:2017-09-06 20:15:21 作者:擅长炒鸭蛋 字数:2286

周青云听到陆义豪开口便问出这么两个问题来,心里顿时如同千万只曹泥玛在奔腾。

  他与陆政有过冲突,外门之中知道的人不在少数,第一个问题是必须要承认的。可是第二个问题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给周青云挖了个坑在那里,还让他非跳不可。

  如果回答没有怨愤之意,经常与人冲突甚至是以势欺压,怎么可能没有怨愤之意?分明就是“隐瞒不实”,可以“视为凶手同谋,可直接斩杀”。

  如果回答有怨愤之意,这下更好办了,这是明显的杀人动机,陆义豪接下来便可以大张旗鼓的审查周青云,随便弄出点证据便可以致周青云于死地。

  陈凌棠和王一凡等人眉头都不由得皱了起来,以他们的才智自然能够看破陆义豪的用意。可是陆义豪用的是阳谋,无论周青云承认与否,他都有后手可用。

  周青云心中冷笑,目光之中透出一丝怨毒,恶狠狠的道:“怎么没有仇恨?他陆政几次三番挑衅于我,还指使外门执事堂的朱执事处处与我为难。多次当着众多外门师兄弟的面称我废物、渣滓,这口气我怎么咽得下!”

  陆义豪眼中精光一闪,然而不等他说话,站在韩冲身后的朱史已经叫了起来:“你、你血口喷人!”

  陆义豪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显然是不满朱史这个时候打断他的问话。

  然而韩冲微眯着双目,神情不善的看向周青云,森然道:“周青云,朱史是我外门执事堂的执事,没有真凭实据,你可不要乱说!”

  陆义豪摆了摆手,道:“韩师弟,这些都只是旁枝末节,现在搞清楚周青云与陆政之间结仇的事实便可以了。”

  “陆师兄,这话可不妥。我这外门主事虽然已经当到头了,但是属下犯错便是我督管不严,现在不问清楚,以后我可就得一直背负着这个污名了。周青云,你倒是好好说说看,朱史到底做过什么?”

  韩冲眼皮一翻,他也是一股怨气没处发泄。原本干上外门主事的苦差使,以为很难在师尊那里出头,谁知道因为仙府坠落之事,他的地位陡然变得重要起来,甚至师尊有意助他提升修为,突破筑基中期的障碍。

  可是陆家居然在关键时刻横插一手,让一个黄毛小子接替他的外门主事之位,一旦失去这个职位,他便又会被打回原形。现在能够恶心陆义豪一下,他是乐见其成。

  韩冲发话,陆义豪也不好当场驳回,否则让一众弟子看他们起争执,只怕要不了多久今天的事就会传为天星派甚至是六大派之中的笑柄。

  “两年前,我入门第二个月,在外门偶遇陆政,只因没有及时给他让路,便将我羞辱了一番,若不是当时还有多位师兄弟在场,他恐怕已经出手。结果凑巧的是,当天打扫外门山道的杂务便被朱执事临时指派给了我。”

  “入门第三个月,陆政借故要查看我的储物袋,被我拒绝。结果第二天朱执事便将一个月后才轮到我的搬运杂务指派给我。”

  “入门第六个月,陆政去了外门东区一趟,虽然没有与我起冲突,但是朱执事又一次临时加派巡山任务给我。”

  ……

  “数月之前,望星峰集会之前,我与陆政在山道冲突。集会之后,又是朱执事神神秘秘的告诉我有一项内门的简单任务交给我,让我去驻守白狼谷。结果我在白狼谷遭到百年不遇的兽袭,差点身死!”

  朱史一直被韩冲的气势所慑,数次想要打断周青云的陈述都没有成功。直到周青云说出白狼谷之事,他的腿都快软了,拼命叫到:“不,不是,你全都是胡说!白狼谷驻守任务那是黄师叔亲自交代……”

  话到一半,朱史便感觉到两道如同利剑一般的目光从他的身上狠狠划过。只是看了一眼狠狠瞪着自己的黄虚渡,朱史便颓然低头,生生将后面半句话咽了下去。

  “关黄师叔什么事?我在白狼谷捡了条命回来后,陆政曾经专程上门将我威胁了一番,说我在白狼谷命大,下次他保证可以要了我的命!”周青云不动声色的把黄虚渡和陆政拉到了一起。

  反正陆政已经死了,编排点他的是非正好死无对证,周青云半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说陆政通过黄虚渡想要周青云的命,陆义豪是绝对相信的。只是他有些迷惑,周青云不断的说出他与陆政之间往日的仇怨,这不是在加大自己做案的动机,自寻死路吗?

  韩冲心中冷笑,陆家指责自己对外门督管不严,要卸了自己外门主事之职。现在黄虚渡还没上任,便被曝出以权谋私,暗中指使外门执事谋害外门弟子。

  带着一丝幸灾乐祸,韩冲淡淡的看向黄虚渡道:“黄师弟,白狼谷的驻守任务怎么会落在青云师侄的头上?我记得当初在仙府残骸处师弟可以极为看不起青云师侄的。难道后来你发现他身上什么值得培养的潜质了?”

  黄虚渡心中大骂一声,他有个屁的潜质!只是脸上却不得不做出一副悔恨的神情来:“当时我刚到外门,根本不知道陆师弟和周师弟之间的恩怨。当时我对周师弟有所误会,陆师弟还来找我说情,说周师弟其实极有能力,并且极力推荐周师弟去驻守白狼谷。我当时存了想要考察周师弟一番的心思,所以便应承了下来。只是没想到……唉,是我大意了。”

  周青云做初一,黄虚渡就做十五,反正陆政已经死了,能够往他身上推的责任就只管推过去。

  韩冲做出一副恍然的表情:“哦,原来如此。看来我对外门的属下确实有些放纵。黄师弟可要小心了,千万不要重蹈我的覆辙。”

  陆义豪一挥手,阻止黄虚渡继续在这个问题上和韩冲纠缠下去。他现在想要做的就是尽快把陆政的事情了结了。看周青云不管不顾的模样,只怕稍加引导,便可以得到自己需要的结果。

  “说了那么多,老夫只听出一个结果,那便是你与陆政之间冲突不断,仇怨极深。也就是说,你对陆政有着强烈的怨愤,甚至对他动过杀意?”陆义豪盯着周青云道。

  王一凡原本站在旁边一直都在听好戏,因为黄虚渡抢了他服用筑基液的权利,对于周青云曝出陆政这等外门西区弟子骄横跋扈的劣迹,他是乐见其成。

  然而等到陆义豪问出这一句话,他才意识到不妙。刚才说得痛快,可是每一条都坐实了周青云有杀死陆政的动机。

  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周青云居然眼睛都不眨的回答道:“当然,我恨不得亲手杀了他!甚至在梦中,我不止杀了他十次,每次都用了不同的方法!”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