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9章 多方角力

更新时间:2017-09-03 15:31:33 作者:擅长炒鸭蛋 字数:2151

黄虚渡眼中闪动着明显压抑的怒火,冷冷的道:“关于外门陆政被杀一事,我希望你能够配合调查,否则你将被视为拥有杀死陆政师侄的重大嫌疑,我有权当场斩杀!”

  周青云夷然不惧,他已经想通了,就算他现在痛哭流涕装得跟个孙子一样,陆家想要杀他一样会动手。

  通过刚才的观察,他发现过来进行调查的八个人并不是一条心,真正完全帮着陆家的其实只有“陆师伯”和黄虚渡两人。

  在这种情况下自己一方还有一个王一凡仿佛吃错了药一般,一心想要找黄虚渡的麻烦。这样的情况下,周青云干脆豁出去了,好好的发泄一下这些天来的怨气。

  “斩杀?这位师叔吓着我了,您有什么权利将我斩杀?杀人灭口还是销毁证据?”周青云斜着眼睛问道。

  “我……”黄虚渡原本想说自己是执法堂的执法弟子,可是他筑基之后便已经卸去了这项职务,为的是接手外门主事一职。

  王一凡干瘦的老脸上终于绽起了一朵花,啧啧两声道:“黄师叔,我忘了提醒你,这里是百草园。虽然地处外门望星峰,可是作为天枢峰外派弟子的驻地,这里也算是天枢峰的直属领地。”

  周青云更是得理不饶人,带着几分讥嘲道:“黄师叔,您虽然是师门长辈,可是也要懂得进退,知道师门法度。百草园是天枢峰一脉的药材重地,若无职权还是不要乱动的好。要是扰乱了园中灵气,害得灵田里的药草药效发生了变化,到时候炼错了药,你一个人把那些丹药全吃了?”

  周青云的话似乎勾起了王一凡极不美好的记忆,他上前一步冷冷的道:“周师弟你还别说,他还真敢一个人全吃了!我天枢峰辛辛苦苦复原的筑基液,他大嘴一张就一口吞了,也不怕吃错了药!”

  两个人一唱一和,差点把黄虚渡的肺给气炸了。偏偏他刚刚筑基成功,境界极不稳定,吓吓人还行,真要动手却不得不慎重一点。

  透过王一凡刚才的话,周青云对于王一凡如此针对黄虚渡多少有了一些猜测,加上黄虚渡短时间内筑基成功,多半便是与王一凡口中的筑基液有关。

  陈凌棠淡淡的道:“周师弟不必激动,这次调查不过是例行公事,只要师弟没有做过,我们一定会还给师弟一个清白。”

  说话间,她有意无意的站到了黄虚渡和周青云之间,明显是为了防止黄虚渡暴起伤人。

  “陆师伯”将百草园中所有人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心中暗叹了一口气。

  陆家最近动作频繁,获得的利益很多,树立的敌人也不少。这当中的缘由多半和他的那个侄孙陆政有关。

  不知道老祖宗和自家那个大哥到底是怎么想的,一味宠溺陆政,使得他在外门嚣张跋扈无法无天。普通的外门弟子或许不知道,在内门和门派高层之中,陆政可谓是声名狼藉。

  偏偏这小子在自家嫡亲爷爷和家族老祖面前乖得跟条小狗似的,极得二人的宠爱。先是想要与瑶光峰陈家联姻,被拒绝后两家关系急转直下。

  后来听闻天枢峰终于还原了上古筑基丹的丹方,老祖宗亲自出面施压,硬是从天枢峰强要了一个服丹名额,把原本研究筑基丹有功的王一凡生生挤出了试服名单。

  王一凡的师父虽然只是天枢峰一位金丹老祖的普通弟子,可是这种以势压人虎口夺食的行为,无异于破坏了天星派各峰各脉之间的权利规则,算是大大的得罪了天枢峰。

  然而最为要命的是,筑基液要来了,陆政却出事了,而且还是和一个外门女弟子死在了一起!

  老祖宗大发雷霆之余,不得不将筑基液让给了玉衡峰中与陆家有姻亲关系的黄家。最终这瓶筑基液落到了黄虚渡的手中。

  黄虚渡不负重望,利用筑基液一举筑基成功。而玉衡峰一脉借着陆政被杀之事,追究韩冲督管不严之责,准备让黄虚渡接替外门主事一职。

  要说外门主事,以前绝对是一个无人理会的清水衙门。可是自从仙府坠落,六派齐聚望星峰下,青葫泽易市顺势建立之后,这里便成了一个关键所在。

  陆家的这一举动,虽然在研究仙府残骸和获得易市利益上取得了进展,却把韩冲背后的开阳峰得罪了。

  陆政死后,寻找真凶的调查一直没有什么进展和各方面的不配合和不作为有着相当大的关系。现在好不容易找到周青云这个嫌疑人,按陆家老祖的意思,无论如何也要给他的血亲后人一个交待。

  什么交待,不就是杀人泄愤吗?“陆师伯”没想到老祖宗为了陆政,居然要做到这一步!

  眼看黄虚渡已经到了怒火爆发的边缘,“陆师伯”轻咳一声,道:“虚渡,退下吧。”

  黄虚渡狠狠的盯着周青云,半晌才不情不愿的退到一边。原本挡在中间的陈凌棠也不留痕迹的侧了侧身,将周青云和王一凡所在的位置让了出来。

  “陆师伯”久居上位,管理的又是玉衡峰那帮最为桀骜不驯的剑修弟子,加上自身修为高深,随意几步之间便让刚才如同斗鸡一般的王一凡变了脸色。

  “陆师伯”没有理睬王一凡,按他的本意是连周青云都不想理睬,只想着如何尽快找个理由将这个无足轻重的外门弟子杀掉,完成老祖宗交待的任务。

  可惜黄虚渡尚未执掌外门,这里不是玉衡峰,在场分别代表天枢、开阳、瑶光三峰的几人又对陆家没有任何的好感,这样的形势单靠一个刚刚筑基的黄虚渡肯定镇不住,只有他亲自出马了。

  “老夫陆义豪,天星派执法堂玉衡峰分堂主事。今日奉天星派长老会之命调查外门弟子陆政被杀一事,特向你问话,如有隐瞒不实之处便视为凶手同谋,可直接斩杀。你可听清了?”

  “陆师伯”双目微眯,眼中精光如同利剑,直刺得周青云不得不避开了他的目光。

  “弟子谨遵诸位长老谕令,还请陆师伯提问。”周青云目光虽然稍避,却并没有低头,反而将目光停留在了陆义豪的额头发际线位置,语气更是不卑不亢。

  看到周青云这般态度,陆义豪心中越发不喜,冷冷的道:“你和陆政平日可有仇恨?心中对他可有怨愤之意?”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