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3章 斩杀

更新时间:2017-08-31 19:24:15 作者:擅长炒鸭蛋 字数:2272

真是同人不同命。

  周青云和陆政同为炼气期弟子,一个如无意外在外门辛苦打拼三年才勉强凑够一块低阶晶石;另一个则因为家族背景,连中阶晶石都能够拿出来。

  以火龙旗的威力,又有中阶晶石补充法力,可以说筑基期以下的修士遇上陆政,十个有九个都要命丧当场。

  陆政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在心痛了自己的中阶晶石之后,眼中闪动的是一种胜券在握的残忍。他的脑海之中已经开始幻想起击败周青云之后该如何好好的折磨他一番,最后才用最恶毒的方法将其杀死。

  可当周青云下一个举动出现在陆政眼中时,他的脸色再次有了变化,带有一丝丝的愕然和难以置信。

  周青云居然在这关键时刻当着陆政的面,将那块让其头痛不已的盾牌收了起来,手上只留下一把青寒剑。

  陆政就算想通了头,也被周青云的举动给弄糊涂了,不知道对方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靠着那块防御力惊人的盾牌,周青云才得以挡住火龙旗的攻击。现在他手中只有一把擅攻不擅守的青寒剑,陆政只需要控制着火龙旗一个扑击,便可以将其淹没在火海之中。

  陆政的心思在脑海中转了几转,并没有太久的迟疑,左手拼命的从中阶晶石中汲取灵力,右手遥遥一指,火龙旗再度扑了下去。

  周青云只是扫了半空中的火龙一眼,接着身形便如同鬼魅一般,不顾一切的向着陆政疾冲而来。

  移动之间,他整个人都变得虚幻起来,只有沿途不断卷起的点点灰烬见证了他此时已经达到了何等的高速!

  陆政的心中猛的一惊,随即又平静下来。在他的身前始终都有着一道金光木符形成的防御光罩保护着他,此时陆政甚至为了保险起见,又给自己加了一道金光符。

  与此时同,他再将全身的真气猛的向着火龙旗输入,然后朝着周青云所在的位置一指。

  火龙旗能够锁定敌人的气息发动攻击,就算周青云的移动速度再快上一倍也不可能摆脱天上火龙的攻击。

  周青云对于如同附骨之蛆的火龙视而不见,手上青寒剑发出的青色剑光越来越盛,凌厉的剑意就算陆政隔着十米之遥都能够感受得到。

  “哼,同归于尽吗?简直太天真了,马上你就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陆政仿佛已经看透了周青云心中的想法,突然狂笑起来,右手陡然一拉,火龙向着周青云的后心处狠狠的砸了过来。

  周青云的双目之中闪过一丝嘲讽,左手一捏,一道金光爆开,接着将他全身笼罩在其中。然后青寒剑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向着陆政狠狠的刺了过来。

  陆政并没有因为周青云准备的后手而有任何的情绪变化,他深知火龙旗的威力,绝对不是普通的防御道符能够抵挡得下的。

  轰!啵!

  一大一小的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火龙与周青云身上的金色光罩率先撞击在一起,发出轰然大响。借着背后爆发的冲击力,周青云剑光刺出的力量又增加了几分。

  在陆政惊愕的目光之中,周青云身上的金色光罩只是晃了晃,居然将火龙的冲击完全挡了下来。而自己身前的双层金光符则是直接被破掉了一道。

  “这不可能!”

  陆政大吼着,全身真气不要命的向着火龙旗狂灌,几乎就在周青云快速刺出第二剑的同时,在他身后的火龙一个神龙摆尾,再度狠狠的砸向了他的后背。

  这一次周青云身上的金色光罩晃动的幅度大了许多,可依然没有丝毫溃散的迹象。反观陆政,被他视为双保险的金光符已经被对方连续两剑尽数破去!

  陆政见状,眼中的惊愕已经化为了恐惧,恐惧之后则是绝望。他就算再不开眼,也知道周青云所使用的防御道符绝对不是普通的金光符。

  对方连续两剑已经破掉了他所有的防御,就算他能够激发第三道金光符,以周青云的出剑速度绝对可以在第四剑时将他斩杀!

  自知必死,陆政眼中逐渐流露出疯狂之意,拼死之心大起。

  就算是死,他也要将周青云拉过来垫背!

  周青云已经改单手持剑为双手握剑,两次击破金光符看似轻松,然而那巨大的反震之力已经让他的右手变得酸麻起来。

  三品圣光符确实强悍,但是维持时间只有十息。

  所以周青云几乎没有任何的迟疑,第三剑改刺为斩,迎头向着陆政斩了过去。

  陆政此时眼中疯狂之意大盛,猛然把火龙旗上仅存的那点真气往回一收,让火龙旗瞬间恢复原形,直接从半空中掉落下来。

  然后他丝毫不顾向着斩击过来的青寒剑,却用这残余的一点真气迅速激发了一道玉符,化为一道巨大的剑光,毫不犹豫的狠狠甩向周青云。

  周青云此时的心境就如同当初面对那头六阶白狼妖时,心无旁骛,径直一剑斩了下去。

  嘭!

  周青云一剑只斩下一半,然后身前便爆发出一股无可抵御的冲击力,将他整个人狠狠的抛飞开去,斜斜的坠落到泥地上。

  号称十息之内可以抵御金丹期以下一切攻击的圣光符,居然在与巨大剑光的对撞之中直接被击散。

  周青云翻身爬起,迅速的抬头朝对面望去,然后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巨大的光剑已经消失不见了,激发这道攻击玉符的陆政自头顶到胸口被一剑斩开,手里还捏着那块半碎的玉符和一块红色晶石。

  看到这等情景,周青云不禁有些后怕。

  也不知道这道巨剑玉符到底是几品,这等威力不管陆政在什么时候将其威力完全激发出来,恐怕自己都难逃一死。

  这才是陆政保命的终极手段吧,自己还是有些轻敌了。

  而且还有些太过相信圣光符的防御力,以为自己在十息之内真的不用惧怕陆政的任何攻击,结果差点在最后时刻阴沟里翻船。

  果然是无商不奸啊,仙宝山的那群修真商人也一样!

  周青云不由得有些恨恨的想道。

  不过他倒是有些冤枉邹涛了,火龙旗所化的火龙威力极为强悍,绝不下于筑基期修士的攻击。巨剑玉符作为陆政的最后攻击手段,单是品级上已经超过了圣光符。

  而圣光符不管怎么说也只是一件试验品,防御力并没有经过验证。十息内防御一切金丹期以下攻击不过是估计的结果,这些信息在交易之前邹涛都一一告诉了周青云。

  实在要怪,只能怪周青云缺乏这种属于真正修真者之间的战斗经验,意识上还停留在刀来剑往的阶段。

  但是不管怎么说,此时陆政已死,活下来的是周青云。

  现在到了他打扫战场,清点自己战利品的时候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