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开诚布公

更新时间:2015-11-06 11:00:24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102

“不可。”

  沈老爷子摇了摇头,目光如刀锋般凌厉四射:“我沈家嫡系一脉单传,若不是林凡出手的话,雪瑶那丫头恐怕就因为受辱跳锦江自尽了,此子对我沈家有大恩,我沈家诗书传家,这等忘恩负义的事情以后切莫再提。”

  “可是大哥,如果不杀林凡的话,只要他将在祖墓中看到的一切说出去,那么那些对我沈家虎视眈眈的人一定会蠢蠢欲动,抛开这些宵小之辈不谈,我沈家嫡系之下一百零八房,哪一房不对家主之位觊觎三分,我怕……”

  “你是怕老夫走后你根基不稳地位动摇吧?”

  沈老爷子一声冷笑,苍老的眸子中睥睨纵横:“我老沈家自中兴之祖沈万三开始,六百多年间传了十多代,也就出了雪瑶一个女丁而已,虽说鸿儒不愿意回来接受产业,可我沈家的基业日后都终究要传到雪瑶的手中,任何人都无法拿走。”

  说到这里,沈老爷子意味深长的盯着沈伯仁道:“昔日诸葛亮去世后尚能以及乱真吓的司马懿丢盔卸甲狼狈而逃,老夫虽然没有诸葛亮那样经天纬地的能力,但提前布局让那些妄图以为老夫死了就可以侵吞家产的人万劫不复还是不难。”

  这话听的沈伯仁额头冒汗端着茶杯的手微微颤抖,好在沈老爷子没有在这个话题上深究,茗了一口茶淡淡说道:“咱们晒了林凡几天,也是时候和他谈谈了。”

  “大哥,要不我回避一下?”目送影子的离开,沈伯仁试探说道。

  “你也不是外人,那些陈芝麻烂谷子事情你也知道没必要避嫌,另外老夫死后雪瑶那丫头还得多靠你提携,你坐在这里当个听客好了。”

  “是,大哥。”

  不多时张龙虎走了进来,一脸惶恐的跪在地上支支吾吾的说道:“老爷,林凡在江边垂钓,说什么老爷您不兑现承诺的话就不过来了。”

  “这小子,老夫又不是文王,他学什么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沈老爷子闻言一笑,一点都没有因为林凡不来发怒的意思,叹息说道:“也罢,这一次是咱们老沈家做得不对,老夫这就亲自去江边请他。”

  “大哥,万万不可。”

  沈伯仁大惊色色,虽说沈伯仁做梦都希望沈老爷子早点死掉,可也明白只要沈老爷子多在世一天,沈家的地位就如参天大树般无人可以撼动,这沈老爷子如果出去吹风受凉加重病情又该如何是好?

  “伯仁你无需再劝,老夫的寿元也就这一两个月了,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些老夫早就看淡了,老夫自幼便是喝锦江水长大的,就算今日死在那里也无遗憾。”

  言罢,沈老爷子腾身而起,走起路来龙行虎步,哪有半分将死之人的样子,看的沈伯仁和张龙虎面面相觑,只能无奈的跟在沈老爷子身后。

  另一边,正悠闲躺在藤椅上看西服男垂钓的秦风放下了手中的西瓜:“小苏,把鱼竿给我。”

  西服男将手中没没鱼饵的鱼竿递给林凡,只见林凡手轻微一抖就听见哗的一声,一条鲤鱼被钓了起来。

  “这样也行?”西服男看的目瞪口呆,暗道自己钓了大半天都没反应,怎么鱼竿一道林凡手中鱼儿就自动上钩了?

  “居然还是条大鲤鱼,其色金黄贵气冲天而起,看来今天会有人给我送钱来。”

  “林大师,您能给鲤鱼看相?”西服男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暗道林凡应该是在胡诌。

  “小友倒是好兴致。”一道苍老豪爽的笑声传来过来。

  “老……老爷?”望着眼前一身汉服的老者西服男有一种眩晕的感觉,自病情严重后就足不出户多日的沈老爷子居然亲自来到锦江边,这世界也太疯狂了吧?

  “老爷子你可不厚道,我在这呆了三天才出来见我。”林凡放下鱼竿指了指地上笑道。

  林凡这个动作看的西服男以及随后赶来的沈伯仁张龙虎同时色变,区区一个蝼蚁般的小辈,居然如同主人般让权倾天下的沈太师坐小板凳而自己躺在藤椅上,简直是岂有其理!

  却不料沈老爷子好不生气,依言坐在了小板凳上,一脸唏嘘的叹息道:“我祖父历代喜欢清静,昔日他老人家最喜欢做的事情,莫过于在锦江旁垂钓读书秀修生养性,那时候祖父便会让我坐在小板凳玩沙子,没想到一晃百年就过去了。”

  “老爷子你显赫一生,能够活到一百一十多岁方才寿终正寝,你应该知足了。”

  “放肆。”见林凡没大没小一点都没有市井小民的觉悟,沈伯仁勃然大怒,踏前一步呵斥道。

  “沈老你印堂发黑周围有黑气缠绕,不出意外的话一分钟内就会有血光之灾,我劝你还是低调一点的好,别动不动就升邪念想杀这个杀那个的。”林凡意味深长的说道。

  明初之时,沈万三听从张三丰的劝说将毕生财富献给了朱元璋,朱元璋深感其得不但赐予了丹书铁劵免死金牌,而且还将玉垒山一带划给了沈万三。

  经过六百多年的建设这里被沈家打造的宛若铜墙铁壁,只要沈家的人愿意,就算是一只蚊子都休想从外面飞进来。

  沈老爷子来的时候沈家暗地里的高手便已经出动了,此刻正潜伏在四周,沈伯仁自然不会相信此时此地自己会有血光之灾。

  “一派胡言,大哥,虽然这小子救了雪瑶,不过我觉得他就一风水骗子而已,咱们一码事归一码,你可别被他忽悠住了。”

  沈伯仁话音刚落,被林凡吊起来的大鲤鱼奋力一跃,居然从水桶中蹦了起来,随风劈头盖脸的打在沈伯仁的脸上,当鲤鱼落地的时候,众人都看到了沈伯仁的嘴角被鱼尾划破,一缕殷红缓缓流了出来。

  “不多不少,刚好一分钟!”西服男望着手表一脸震惊,望向林凡的目光充满了佩服。

  “没想到小友你不但精通寻龙望气,就连麻衣神相的功夫也是出神入化。”沈老爷子眼睛一亮,如果说最开始对林凡的风水相术还是半信半疑的话,那么此刻却是信了八分。

  “老爷子,你这里山清水秀不错是不错,可梁园虽好却非久居之地,我想我也应该说声告辞了。”

  “这几日下人多有怠慢还请小友勿怪。”老爷子凌厉的目光一扫四周,张龙虎和西服男知趣的站起来走到了远方,就连那些隐藏在暗处的警卫也纷纷后退。

  “伯仁,你去青城后山白云禅师那里打一壶清泉来,老夫要和林凡小友煮茶论道。”

  “是,大哥。”沈伯仁一脸无语,青城后山距离玉垒山虽说不远可这翻山越岭的一来一回差不多就需要一天时间了,整个都江郡很多地方又是禁飞区域不能动用飞机,这算什么事儿啊。

  “没想到大哥居然如此看中林凡,真想知道他们会谈什么。”不爽的望了一眼林凡,沈伯仁郁闷而去。

  “老爷子你这可是给我拉仇恨值呐。”林凡摸了摸鼻子苦笑道。

  “不遭人嫉庸才尔,类似小友这般的人才无论走到哪里都注定不会安生,你又何须在意这些?”

  沈老爷子微微一笑,接着傲然说道:“我沈家诗书传家家教甚严,虽说伯仁有诸多不是,可他还不至于不听老夫的话为难小友。”

  “你在世的时候是不会,可你死了那就难说了。”林凡一阵腹诽却也没说破,林凡虽然算出会有人给自己送钱来,却还是没想到沈老爷子会亲自过来。

  “老夫少十五岁入伍,二十年间纵横天下无敌手,三十五岁入仕,四十岁官居一品位列三公,其后六十年发展民生努力推动对外开放,辅佐朱家五代帝皇,恩宠之至古往今来恐怕还无人能及。”

  老爷子拿起一旁的鱼竿和林凡一起钓鱼,说话的语气虽然平淡却听的林凡热血激荡,沈老爷子这一生就等同于华夏的近代史,这样的功勋是值得万民敬仰名垂青史的。

  “风水玄学一说其实老夫并不尽信,老夫一直认为人定胜天我命由我不由天,奈何这一切自从老夫的独子沈鸿儒出世后,一切都改变了。”

  “老爷子,我观您祖父沈阁老的墓穴隐带红光,似乎从你这一代开始就出了岔子,莫非此劫应在了沈鸿儒身上?”林凡眼皮子一跳,明白自己接下来自己即将解除到沈家的秘辛,小心翼翼的问道。

  沈鸿儒字子敬,乃是大明国近代最杰出的大儒,没有之一,此人早年仿效徐霞客游历天下,三十岁入仕修缮天下经典,让历史在偏离之中也没有摆脱原有的轨迹,清朝虽然在这个时空不复存在了,可《四库全书》却在沈鸿儒的总编下横空出世,震古烁今。

  只不过沈鸿儒的身世背景一直都是一个谜团,沈鸿儒对自己的家境也绝口不提,四十岁仿效陶渊明采菊东南有染出仕,从此了无踪迹,留给世人一段又一段津津乐道的传说典故。

  “没想到梦瑶的爹居然是沈鸿儒,啧啧。”

  林凡一阵感概,为沈家近代的辉煌璀璨而感概,而接下来沈老爷子说出的话,更是让林凡震惊的手略微一抖鱼竿戛然落地。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