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明珠朝海

更新时间:2015-10-19 10:52:37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090

这一幕如果被熟悉少女的人看到定然会跌破眼镜,堂堂青松一中的新晋校花,从不对其他男人加以颜色的冰山美人雪瑶居然会主动拉林凡的手,这什么情况?

  可如果有人听到二人的对话的话,恐怕就不会心中产生什么龌蹉的思想了。

  “林凡,你真的是风水相师吗?帮我看相算卦行不?”

  “拜托大姐,我是只是见习风水相师而已,距离持证上岗走正常流程至少还需要三年。”

  “那我不管,反正你懂风水玄学,刚才刘飞和老王那一幕是你弄出来的吧?我看到你从三楼扔肥皂了,你不帮我的话我就去告诉你妈你非礼我。”

  噗——

  雪瑶最后一句话让林凡双眼一黑气的差点吐血,心中对少女所有的美好幻象荡然无存,合着这小妞的乖乖女形象都是装出来的啊,早知道这样刚才自己就不该脑袋一热说自己懂风水相术了。

  “雪瑶,你听我说,风水这玩意玄之又玄,咱们高三生应该以学习为主,而不是成天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你真要是想风水堪舆的话不如去找我师傅好了。”

  “哼,不看就不看有什么好了不起的,再见。”少女小嘴一撅,气鼓鼓的甩开林凡的手扬长而去。

  “大姐,不是我不帮你看相,而是我对大明国的灵气地理还不熟悉,这也是为你好。”望着少女离去的靓影,林凡摸了摸鼻子一脸苦笑。

  美人邀约本是一件美事,可在没有熟悉大明国的前提下林凡是不打算轻易给人看相算卦的,要不然出了岔子砸了自己几十年的招牌那乐子就大了,虽说这一世根本没有人知道林凡的风水水平究竟有多高。

  不过在少女离开之前,林凡还是用破妄之眼扫了一眼,林凡本以为自己用菊花肥皂完善了桃花迷魂阵应该是加强了少女的桃花运,可结果却似乎不是这么一回事。

  “奇怪,我以符篆之法铭刻菊花铭文在肥皂上,分明就改变了桃花迷魂阵的格局,为什么雪瑶身上的桃花气没有多少变化?”

  传说中修为强大的风水相师可以虚空制符,随手在虚空中划一圈就可以杀人夺命无无形之间,这样的人林凡前世行走江湖三十年都未曾一见,这一世林凡估计就算是有这也的高手存在恐怕也没有几个。

  以肥皂为媒介瞬间铭刻菊花增幅阵法,这等手段就算是林纯阳那样持证上岗的老牌风水师见了都会望尘莫及,可到头来却一点效果都没有,试问这如何让林凡不奇怪?

  “算了,我还是先熟悉大明国的环境,力争通过今年的高考再说吧。”摇了摇头,林凡正准备去街上逛几圈,一道空灵的身影忽然拦在了林凡的身前。

  “师……师傅?”望着去而复返的林纯阳,林凡试探问道。

  “林凡,明日盟使巳时会来青松镇,辰时三刻前你记得来城隍庙。”老道轻描淡写的抛下这句话后飘然而去,只留下林凡在原地发呆。

  在大明国五大风水组织中,散人联盟是规矩最少对麾下成员约束最少的一个组织,核心文化在于“散而不乱”这个四个字上,不过每一个郡县都会设置一名盟使。

  青松郡麾下十八县三十六镇一八零八乡,青松镇只是三十六镇之一,青松盟使的地位在青松郡散人联盟麾下所有风水师心目中的地位等同于郡守在老百姓中的地位,这等大人物忽然降临,试问林凡如何不惊?

  “不管了,辰时一刻我就赶过去,到时候不就什么都知道了。”林凡暗暗想道。

  历史虽然自刘伯温斩龙脉而改变,不过万变之中总有一些不变的至理存在,比如今世和前世一样都是采用公历纪元,可在风水界却依旧采用十二时辰来计算时间。

  十二时辰脱胎于天干地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被称为“十天干”,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叫作“十二地支”,合起来简称干支。

  干支自殷商开始便是用来计算时间和风水堪舆占卜,发展到汉朝衍生了十二时辰,后又出现了阴阳历,其中阴历和农历又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老道让林凡辰时去城隍庙,辰时的意思就是在早上7点到9点之间,林凡决定辰时三刻就过去,古人以沙漏来计算时间,一昼夜刚好一百刻沙,所以一刻钟就是15分钟的意思,辰时三刻便是指早上7点45分左右。

  在家附近街道随意转了圈,刚走进大院林凡再次遇到了雪瑶,少女瞪了林凡一眼似乎余怒未消,林凡讪讪一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林凡,帮帮我。”少女忽然话锋一转,紧接着林凡的手就被少女挽了起来,林凡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高大帅气的身影就出现眼前。

  同样的西装革履,同样的手捧玫瑰花,所不同的是这位帅哥开的是奔驰而不是宝马,而且身材也比宝马男魁梧不少,颇有几分英气逼人的派头。

  “周文,真是不好意思,我现在只想好好学习考一所好大学,不想谈感情。”一边说着,少女一边将身躯往林凡靠了靠,装出一副情侣般的羞涩亲昵模样。

  “那个啥,你别误会,我不认识他。”眼见奔驰男一脸杀气,林凡很没义气的推开了少女,双手一摊无辜说道。

  “林凡,你混蛋!”少女显然想不到自己送上门来倒贴,林凡这平日里对自己有好感的愣头青居然还会拒绝,气的小脚一跺尴尬不已。

  “雪瑶,我知道你现在还无法接受我,不过我不会放弃的。”奔驰男满意的望了林凡一眼,对少女抛下这句话后扬长而去。

  “死林凡臭林凡,我这就去找你妈说你非礼我,看你爸不打死你。”

  “喂,我说大姐你别这样行不行,我给你看相还不成吗?”少女的话让林凡一脸黑线,慌忙拉着少女的手不放讪讪笑道。

  “真的?”

  “铁口直断一卦千金,我还骗你个小丫头不成?”

  “切,说的好像自己年纪很大的样子,你要是算的不准我还要去找你妈。”似乎抓住了林凡的命门,少女咯咯笑道。

  “得,算我怕你了,咱们去那边的凉亭吧。”

  “为什么呀?这里看不一样?”

  “不行不行,在这里给你看相要是被我妈看到,不需要你说她估计都会认为我非礼你。”

  林凡不是萝莉控,可不知道为什么和雪瑶这自己眼中的小丫头说话很轻松愉快,林凡当然不会认为自己这前世大叔爱上了少女,这可能是男人对美女的与生俱来的好感吧,虽然雪瑶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美女。

  二人来到凉亭,少女伸出白皙的玉手吐气如兰:“那就给我看看手相吧。”

  “左手主先天之运,而右手则是主后天之运,后天运道多变而先天却是固定的,所以我看相都只看左手,那些街头公园摆摊算命口中所谓的男左女右只不过是忽悠人的把戏罢了。”见少女伸出的是右手,林凡摇头说道。

  “好像挺厉害的样子。”

  这话说的浅显易懂,少女美眸望向林凡的目光顿时多了几分异彩,犹豫了片刻,少女低头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你看看我的感情趋势行不?”

  “你是要我帮你算算桃花运如何?”林凡一愣,这话一出见少女俏脸绯红脑袋都快垂到了脖子里不由一阵好笑,暗道这真是一个疯狂的世界。

  “这丫头感情线分叉且下弯,按照相学中的解释便是能为感情牺牲一切,难怪她想知道自己的感情运势如何,却又不好意思去找我师傅。”

  握着少女软若无骨的小手林凡心中一荡,差点有一种把持不住的感觉,看了少女的感情线后林凡一阵唏嘘,显然没想到少女居然是一个“为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的奇女子。

  只是让林凡疑惑的是,虽然少女一天之内被宝马男和奔驰男两大帅哥追求,可那两名富家公子都没有对少女穷追猛打不依不饶的趋势,也就是说少女最近根本没有桃花运。

  “奇了怪了,刚才我分明感觉到了菊花肥皂蕴含的气场,就算桃花迷魂阵不能大幅度增强桃花运,按理说也不可能一点效果都没有啊。”

  林凡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丝惊疑不定之色,一直观察林凡反应的少女见状紧张说道:“林凡,我的感情是不是会出岔子?”

  “所谓相由心生心随境转,你的感情未来或许会一波三折,不过只要坚持本心的话,未来一定能够找到一个好的归宿。”

  当林凡的目光落到少女婚姻线上后心中顿时一动,第一次仔细打量起少女的姿容来。

  “面圆鼻正五行归水,上善若水耳挂垂珠,鼻梁不歪鼻头丰厚,这……这小丫头居然天生一副旺夫相,而且还是水行中极为罕见的明珠朝海!”

  林凡目瞪口呆,心中不禁羡慕起少女未来的夫家来,这谁要是娶了雪瑶的话,只要不是那种低能儿,就算是头猪也会大富大贵,自己这风水相师未来注定会五弊三缺,要不收了她?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