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梦回九七

更新时间:2015-10-13 14:42:23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055

一想到那个千年紫檀木制作的上好罗盘,林凡就忍不住悲从心来。

  花费了那么多精力,这才凭借专业三十年精湛的风水之术搞定了那个美艳总裁,可就当自己准备拿走罗盘的时候,却不料因为激动一时候用力过度,咣的一声手贱将罗盘从写字楼二十楼窗户扔了下去。

  “真倒霉。”

  林凡一觉苏醒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屁股朝地脸朝天,天空蔚蓝没有一丝雾霾,四周花儿对我笑小鸟渣渣渣,空间中还弥漫着泥土的芬芳。

  “我不是在孙夫人的办公室吗?怎么跑山上来了?”

  望着眼前全生态无污染的白菜地林凡一愣,扫了一眼四周顿时脸色大变:“三元九运下元来,七方兑金乾坤鼎,这……这怎么可能!”

  三元九运是对时空的一种划分,它以甲子年起运,每元管三运,每运管二十年,按照这个理论来推断的话,林凡发现自己居然从2015年穿越到了1984-2003年之间。

  换句话说,林凡光荣的穿越了!

  “不知天上宫阙,今昔是何年。”林凡一脸黑线,以天干地支六十转甲子之法一番推衍,终于确定了穿越的具体时间。

  “我靠,居然是1997年大年初二!”

  林凡心中一惊,形象全无的扑在地上用溪水当镜子一照,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年轻了,果然变年轻了,而且变得更帅了。”

  “唉,这小子真可伶,跟了一个骗子师傅活该被打,而且看样子脑袋都被打坏了。”

  “麻痹的,要不是林纯阳那混账东西,东坡的风水宝穴又怎会被李家的人占去,真是晦气。”

  林凡抬起头来,这才发现几名村民正用怜悯的目光望着自己指指点点,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村民这些手中都拿着锄头镰刀之类的“杀器”,正一脸不善的望着自己。

  “什么情况?”林凡一脸茫然,这才发现自己浑身带伤,似乎前不久刚被人给打了一顿。

  虽说林凡前世也算是风水大家,既擅长寻龙望气堪舆风水宝穴之术,又对铁口直断颇有心得,就连麻衣神相之流也是见解非凡,可老祖宗留下的规矩是不能为自己占卦算命,一时间林凡也搞不清究竟什么情况。

  “小伙子,你没事吧?”一个叼着叶子烟头戴鸭舌帽,满脸沟壑的老头走了过来。

  “老伯我没事,这是哪里?”林凡检查了一番自身,发现都是不打紧的轻伤后这才略微松了口气,试探问道。

  “唉,我就说让你们几个下手轻一点,这下好了,将这小伙子的脑子都打的不好使了。”老头怜悯的望了林凡一眼没有答话,转身对身后两名膀大腰圆的庄稼汉怒声喝道。

  “村长,这也不能怪咱们啊,要不是林纯阳那老神棍磨磨蹭蹭耽搁了来大青山的时间,到了这里又瞎编乱造一通,咱们夏家族长生前看中的风水宝穴又怎么可能被李家那老东西给占去。”

  “咱们也没说要揍这小子,谁让他傻不拉几的去帮骗子师傅抗打,一个不留神从山上摔下来,幸亏这一片泥土很软,要不然他都死翘翘了。”

  两名大汉的话让林凡心中一动,一大串散乱的记忆如潮水般呼啸而来。

  原来历史从明朝开国改变,刘伯温斩龙脉失败,龙脉四散于世界各地,风水相术大行于世,成为半显学,甚至有专门的传承学科,经过多年发展,风水相术界出现了五个大组织,这五个组织改变了历史的走向。

  这一世林凡的便宜师傅兼同族叔叔林纯阳,便是大明国民间最大的风水相术组织散人联盟的一员,而林凡则是散人联盟的见习学徒。

  “没想到我这纵横北上广三十余年一代风水大师,到头来居然成了散人联盟的学徒,而且还是见习学徒。”林凡泪流满面,感受着四周比上一世浓郁到极致的天地灵气,一时间心乱如麻,不知道该兴奋还是悲哀。

  “多俊的一个年轻人,这个年龄本应该在坐在大学课堂中学习堪舆、符咒或者命理之术,却不料跟了个半壶水响叮当的骗子师傅,这样好了,脑子都坏掉了。”

  “大壮、铁柱,你们去找一辆鸡公车将这小子送镇上精神病院去。”老村长啪嗒抽了口叶子烟,望向林凡的目光越发怜悯。

  “卧槽,我没疯。”林凡额头顿时冷汗,如果让后世自己的那些信徒知道自己被人当成了精神病,那岂不是会笑掉大牙?

  “真没疯?”老村长斜着眼睛,显然不相信。

  “当然。”林凡肯定的点了点头。

  见众人似乎不相信的样子,林凡站起来打了一套风水相师平日里走南闯北最常用的强身健体五禽操,那虎虎生风的动作和精气神的完美融合虽然这些村民看的不是很懂,却感觉似乎很高深莫测的样子。

  “村长,这小子似乎真没疯。”憨厚村汉大壮走过来试探说道。

  “唔,似乎是这样,不过你们下手也太重了,还是去找一辆鸡公车送精神病院吧。”老村长点了点头,随口说道。

  “喂,我说村长你别这样啊,我没疯我去什么精神病院?”林凡正庆幸自己逃过一劫,闻言顿时大怒。

  “咳,口误口误,小兄弟你别介意。”老村长尴尬一笑,挥了挥手接着说道:“那就去镇医院外科好了。”

  “咳,我真没事。”林凡站起来生龙活虎的打了一套五禽操,见众人不再坚持将自己送医院后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村长,我能不能去看看我师傅?”

  “大壮,你带他去山上。”老村长点了头,憨厚村汉立刻带着林凡往山上而去。

  “多好的小伙子,学什么不好跟着骗子学风水,这年头风水相师那么吃香,但可惜风水之术只有有灵性潜力之人才可以学习,我夏家就算出钱弄族中那几个不争气的混账小子上大学也没法报考风水科目。”望着林凡离去的背影,老村长摇了摇头叹息说道。

  “诸位稍安勿躁,你们听我说,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李家的人设置路障拖延我来这里的时间,这才让我来迟了一步。”

  “放屁,亏你还号称未卜先知林半仙,你连别人要整你都算不到还说个屁。”

  “小伙子你看你这话说的,我林家是寻龙望气一脉,只专门做寻找风水穴的买卖,这铁口直断我又怎么可能会?再说我就算会也不可能给自身算命对吧,做人要讲道理,出了这门子事儿我也不好受。”

  “呸,李家和我夏家的族长同一时间去世,同一时间去请风水相师,你和易大师又住在同一个村,又同是散人联盟的一员,可你却慢了别人足足三个小时才来,我看你八成就是骗钱的,十倍赔钱!”

  当林凡来到山头的时候,刚好看到了一名穿着道袍,看似仙风道骨的中年人正被一群愤怒的村民围着,不远处的泥巴里还散落着一个裂开的罗盘。

  “小凡哥,你还是别过去算了,咱们夏家和那李家都是本村大户,可说起打架斗狠来十里八乡我夏家绝对第一,莫非刚才那一顿打你还不觉得够?”大壮拉了拉林凡的衣袖劝道。

  “我大明国讲究的是三纲五常,风水相师对尊师重道看的更是重要,我不能不管师傅。”林凡摇了摇头,大步流星的往前走。

  其实真相是林凡虽然继承了这具和自己同名少年的记忆,却依旧对这个陌生的世界一片茫然,林凡需要一个引路人来带着自己快速融入大明国,身为林凡师傅兼叔叔的风水相师林纯阳无疑是最好选择。

  “为什么徒弟这么好一个人,他师傅却那么混账呢?”大壮摇了摇头,学着老村长般扬天叹道。

  “他麻痹的,给我打。”也不知道谁一声大吼,众村民提起手中的锄头杀气腾腾的冲向林纯阳。

  “住手!”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林凡一声大吼,趁着村民们短暂的失神将林纯阳拦在了身后。

  “乖徒弟你快走,师傅我昔日曾被告人算卦,言这一生虽有风波生恶,却是大富大贵之命,我命硬着呢。”

  林纯阳的话让林凡气笑了,暗道自己这便宜师傅果然迂腐的可爱,亏他还是一个风水相师,莫非就没不知道老祖宗留下来的“相由心生、心随境转”的浅显道理,就算有高人算出你是大富大贵之命,可别人一锄头给你砸下来你还不躲,这不是傻子是什么?

  “妈了个巴子,大家别理这小子,给我打。”人群中那道暴虐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众村民纷纷握紧了手中的锄头。

  “呦呵,这里还挺热闹的嘛,夏家的族长尸骨未寒你们这些后辈不花心思去找风水宝穴,却在这里打架斗殴,难怪会被我李家后来居上。”

  就当气氛箭弩拔张林凡额头冒汗,暗道自己莫非刚穿越就要被暴民打死的时候,伴随着一道阴冷的声音,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衣戴墨镜,脖子上还挂着根粗大金链子的卷发混混走了过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