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雪山事故

更新时间:2017-08-11 20:15:22 作者:苏一姗 字数:3637

易言城放下手中的那束玫瑰花,朝着安倾走近了几步,唇丝一抿,线条柔和:“我以为你们已经走了。”
  安倾唇角微弯,笑了笑:“是啊,本来已经走了,但是我在半山腰看到了你的车。”
  易言城没有吭声,唇弧微动,安倾又问道:“你每年都来吗?”
  他摘下墨镜,不置可否,勾着唇,清浅地说:“今天也是你的生日啊。”
  “啊?”
  “还不走。”他兀自地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回过头,笑了笑:“我送你。”
  安倾没有拒绝,上了易言城的车,但是他并没有直接送她回家,车子越开越远,最后离市区越来越远,周围的景色显得越来越荒芜。安倾心存疑惑,她侧过脸,看着易言城一脸专注的神情,不忍打扰。开了差不多有一个多小时,他才停下车,安倾打开车门,下车的一瞬,发现不远处是一片绿色的山峦,而近处则是一片大海,海浪一波推动着一波拍打着沙滩。
  安倾显得很兴奋,她脱下高跟鞋,光着脚丫子,踩在软软的细沙子。涨潮的时候,波浪冲刷着岸边,轻轻拍打在她的脚背上,轻柔地发痒。
  不远处的易言城,已经脱掉了身上的西装,穿着一件浅蓝色的衬衫,饶有兴致地看着兴奋异常的安倾。
  “为什么带我来这儿?”安倾突然想到了什么,疑问道。
  易言城轻笑一声,眼神温柔:“生日快乐,安倾。”
  安倾愣住了,那一瞬,她突然想起了十五周岁的生日,那年的生日,似乎是她度过的最后一个热闹异常的生日。那天,安母高兴地在厨房为两姐妹准备晚餐。安倾换了一身裙子,兴高采烈地要去楼下找易言城。
  从不穿裙子她,好像因为一个人而改变,越来越希望自己在这个人的面前变得漂亮。
  她开始学会打扮,学着安妮穿漂亮的裙子,偷偷溜到安母的房间偷出妈妈刚买的唇膏。
  她兴冲冲地跑到楼下,客厅,书房都没有看到易言城的身影。沮丧万分地她捏着裙角又去院子里去找易言城。
  院子里的紫色牵牛花自由自在地往藤蔓上攀爬,一个个紫色的小花朵像是紫色的小风铃在炎热的季节里随着风叮叮当当欢乐地齐唱夏日进行曲。
  而院内正对着站着两个熟悉的身影。安倾皱了皱眉,捏着裙子的手突然松开,她踮起脚尖缓缓地依靠在白色的石墙后面。
  “今天是我的生日……”女孩欲言又止。
  “我知道。”易言城回道。
  安妮为什么会单独地和易言城在院子里。她到底要和他说什么呢。安倾显得很好奇,她屏住呼吸,细细聆听着他们的对话。
  “我有个生日愿望,你能满足我吗?”安妮问道。
  沉默一阵,易言城问道:“你有什么愿望。”
  “我想和你天天在一起。”
  “你和安倾不是天天和我在一起?”
  女孩迟疑了一会儿,才说:“不……是这样的关系。”
  不是这样的关系,那是怎样的关系。安倾咬着唇,生怕听到一些她不想听到的话。
  “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天天在一起。我想嫁给你。”
  “……”
  “啊!讨厌的猫,给我走开。”
  白墙后的安倾大呼大叫起来,眼前那只肥胖的黑猫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跃到了她的身上。
  慌乱的她,从墙后紧张地跑出来,却迎上了安妮和易言城两双讶异的眼光。她穿着新买的白色蕾丝裙,胸口缀着一个大大的蝴蝶结,站在风中,长长的裙摆随风荡漾的样子应该美妙万分。但是现在的她却显得狼狈异常。她抓住裙摆的一小角,生怕被人发现那块被猫划破的蕾丝裙摆。
  “妈妈叫你们进去吃饭。”她生生地扯着嘴角笑着。
  她依稀记得那天易言城送了一个音乐盒给安妮,却没有给她准备生日礼物。她有些恼怒,生日宴会后找他质问道:“我的生日礼物呢?”
  易言城却一脸漫不经心地道:“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你就给什么吗?”她反问道。
  他显然对她莫名的生气不明所以,神情平静,“你不是说过没去过海边吗?我带你去海边?这算是一个生日礼物吧?”
  她生气,为什么他有给安妮精心准备的音乐盒而她什么都没有呢?他带她去海边也算是个生日礼物吗?而安妮向易言城表白的那一幕,更让她恼怒:“不要,我要和安妮一样的音乐盒。”
  少年时候的赌气,不是因为想要一个音乐盒,只是吃姐姐安妮的醋。可是易言城最后也没送她音乐盒,也没有带她去海边,、谁也没能预料到后面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这么多年,她也和朋友来看过海,却依然记得当年那个微小的想法,只是没想到直到今天易言城还仍然记得。
  安倾沉默的瞬间,开始涨潮,海水淌过沙地,一波推动着一波,弄湿了她未卷起的裤脚。潮水退出后,沙滩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个冒着气泡的小洞。易言城眼疾手快,突然俯下身,不顾形象地挖开了小洞。
  安倾一脸讶然,不明所以,也俯下身,看着易言城的举动。不一会儿,易言城就抓住了一只半透明的小螃蟹,他扬着唇,一副胜利的模样。
  看着易言城手中的小生物,安倾既惊讶又欣喜,她咬着唇,抬起头看了看易言城:“你怎么知道会有螃蟹?”
  易言城耸耸肩,挑着眉,一本正经地问道:“安老师,你真的是老师吗?”
  安倾生气地倪了易言城一眼,从易言城接过那只小小的六脚生物,小螃蟹伏在手掌上,挠着掌心微微发痒。
  “你还记得?”安倾仰起头,和煦的阳光,懒懒地覆盖在易言城的身上,他的脸上,他的眉角唇端。好像他全身上下都静静地流淌着阳光的痕迹,温暖又让人心动。
  “记得什么?”易言城明知故问道。
  “十五岁时候,我的生日愿望啊。”安倾一脸认真道。
  易言城耸耸肩,薄唇淡弧依然,表情却显得一本正经地问道:“请问安老师,你十五岁时候的生日愿望是什么?”
  他明明都记得,却装作一副什么都记不得的模样。安倾显得又恼又喜,她咬着唇,眼珠子转了转,说:“既然你不记得了,我干嘛还告诉你。”
  易言城笑了笑,又道:“走吧,安老师,我请你吃饭。”
  易言城带安倾去吃饭的地方是海边附近的一个露天的海景餐厅,视线辽阔,远处的椰林和碧光鳞鳞的大海尽收眼底。
  易言城似乎是熟客,餐厅里的各个服务生都对他毕恭毕敬,亲切异常。中途,易言城突然招来了一个服务生,偷偷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那个服务生点了点头,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就离开了。安倾奇怪地望了易言城一眼,漫不经心地问道:“你经常来这儿吗?”
  “怎么这么问?”易言城反问道。
  “餐厅的服务生一见到你就亲切地唤你‘易先生’啊。”
  “好像这个城市里的人只要看电视都会知道我是易言城吧?”易言城轻笑一声,眉眼高傲,不可一世。
  安倾不置可否,又问道:“那你刚刚和那个服务生说了什么?”
  易言城弯了弯唇,斜着嘴角,神秘兮兮地问:“想知道?”
  安倾很认真地点了点头,易言城却一副要掉安倾胃口的模样,他耸耸肩,斜着嘴角,笑了:“等着吧,待会儿就知道了。”
  直到吃完正餐,餐厅突然响起了生日歌,两个服务生突然端来了一个生日蛋糕到两人的餐桌,安倾一脸讶然,她抬起眼眸定定地看着易言城,他淡勾弧唇,唇边漾着淡淡的笑意。
  看着面前的蛋糕,几只蜡烛火光摇曳,安倾霍然觉得眼眶涨得酸疼,不知道是因为火光刺眼,还是眼前这个男人做的小事太让人感动。
  安倾还发着呆,愣愣地看着蛋糕。易言城提醒道:“安老师,许个愿吧?”
  安倾双手合十,闭起眼,没一会儿又睁开眼,吹灭了蜡烛,道:“好了,我许好愿了。”
  “什么愿望?”易言城薄唇微漾,一副好奇的样子。
  安倾皱皱眉头,一脸认真地说:“你想知道?可是我突然不想告诉你。”
  ***
  安倾没有告诉易言城,这是安妮去世后,第一次有一个人为她过的生日,她欣喜又兴奋,却又害怕这种幸福感会稍纵即逝。直到最后,易言城送她回家,她仍然依依不舍。
  到了家门口,易言城也下了车,陪着安倾走了一小段路。两人心照不宣地都保持了一段距离,夜色清浅,圆月悬空,在地上投下了偌大的光影,拉长了安倾和易言城的长长的影子,
  安倾终于停下脚步,旋过身,仰起头认真地看着易言城,说:“今天,谢谢你。”
  “我没有做什么。不要说谢谢。”易言城双瞳晶亮璀璨,薄唇微抿。
  一阵沉默,安倾低着头,挣扎了一会儿,才开口:“这么多年,你有找过我吗?”
  她缓缓抬起头,紧张的她还是不自觉地想找个焦点,却不自觉地望着他唇边那颗淡淡的黑痣。这一刻,她觉得时间漫长的难熬,一分钟,一秒钟都太多。
  “有。我有去找过你。”
  波澜不惊的语气,似不带多余的感情,但对于安倾来说,这个答案太难能可贵了。她喉咙微动,紧张地就要窒息。她费力地说:“那,为什么不见我?”
  易言城无声地笑了笑,他突然伸手,手指轻轻地撩动了下安倾的碎发,安倾缓缓地仰起头看了看易言城,只见他一脸专注的模样,说:“你头发乱了。”
  那样轻柔的动作好像多年前的感觉一样,安倾揪着心,怔怔地看着易言城,说:“为什么?”
  “因为害怕。”
  他那么孤傲那么不可一世好像什么都不会恐惧的人突然说出‘害怕’这两个字似乎和他这样的人格格不入,她又问:“害怕什么?”
  “害怕,”他顿了顿,目光深深,“害怕你还会怨恨我。”
  她知道他在说那年雪山的事情,可是她比谁都清楚,她早就不怪他,她那么喜欢他,怎么能因为一个意外去怪他?可是他不知道,她同样害怕,他害怕她会怨恨她。而她害怕她和他当中隔着一个障碍,隔着一个安妮。
  “如果……”
  “如果你愿意请我去楼上喝杯咖啡会不会更好呢?”易言城似笑非笑,目光灼然让人难以拒绝。
  安倾呼了口气,一副为难的样子:“可惜,我已经戒了咖啡。”
  易言城耸耸肩,唇边还是保持着莞尔的笑容,依然站在原地,没有离去的意思。
  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不达目的,是不会认输的。便又说:“但是,前几天刚收了一盒上好的铁观音,还没人一起分享。”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