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东海问道

更新时间:2017-08-05 10:19:54 作者:火焰上跳舞 字数:3520

“这次没有了长老们的庇护,我看你怎么逃出老夫的手掌心!”上官平披头散发,见到陈凡朝着远处逃遁,立刻脚踩飞剑,朝着对方追了上去。
  “该死!”陈凡咬牙,内心愤怒无比,上官平如同一只冤魂,缠上了自己。
  对方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后天境界,修为远远超越了陈凡。
  一旦被他追上,陈凡很难想象会有如何下场,上次的脱困怎么说也有运气的成分在里面。
  陈凡脚下的飞剑极速飞行,带着陈凡快速地穿越东峰山巅,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朝着苍穹深处疾驰。
  当年被陆琪带来之时,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也不知道飞跃了多少山头。
  青云山群山连绵不断,远处尽是一望无际的山头,放眼望去,一片翠绿。
  虽然不知道当年陆琪飞行了多久,可是陈凡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能拼了命地逃遁。
  “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替老夫炼制一炉丹药,老夫我保证不会忘记你,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上官平阴冷的声音在陈凡身后传来,而且声音在风中越来越近,眼看就要追上。
  陈凡望了一眼前方,仍旧是绵延不断的山脉,他一咬牙,朝着地面坠落下去,狂风吹着他的双鬓,坠落的速度奇快无比!
  落在了茂密的树林间,他的速度并未减弱,脚踩着草丛,在上面极速滑行。
  唯有这样,陈凡才有可能躲避过上官平的追杀。
  如果在一望无际的地域,被追上绝对是必然之事。
  高速飞行之下,树叶划过陈凡的面庞,割出了数道细细的血痕,但他的眼神坚定,没有任何惧怕之色。
  陈凡不怕死,可是他不甘心就这样被上官平杀掉,他是有骨气的人,就算死也要死的有价值。
  “刷!”
  上官平紧随陈凡其后,踩着飞剑极速地滑行过草丛的上端,与陈凡始终保持在一个距离之内。
  在后死死追击,他已打定主意此番必不能再让对方逃走,燕国虽不大,可若对方躲藏起来,他想要去找也很是麻烦,毕竟寿元已经所剩无几,炼制丹药刻不容缓。
  并且,陈凡心有大志,到了关键时刻,身上总会出现青色光芒,尽管不知道身上的那件未知宝物有什么功效,可是上官平非常相信判断力,此物绝对不一般。
  “陈凡,今日你逃不掉!老夫若非修为跌落,在老夫面前你如蝼蚁。”
  “哈哈哈哈……将来你定会成为老夫我前进之石,助老夫成功筑基!”
  上官平的修为是后天九层,只差一步就是筑基,尽管如此,但依旧还是和筑基修士如天地之差,不过即便是这样,他也是高出陈凡的修为太多了。
  陈凡双眼一闪,右手抬起一拍储物袋,顿时有几把飞剑冲出,直奔身后的上官平飞去。
  霎时间,飞剑全部爆开,剑片碎裂卷向四周,上官平不得不停下来抵挡,他挥动巴掌打出绚丽的神华,速度却慢了下来,与陈凡的距离瞬间拉开了!
  陈凡再次变换方向,在茂密的树林间低空飞行,借着这里复杂的地形,与上官平继续纠缠。
  “陈凡,你逃不掉,不要徒劳了!”
  “哼!”
  陈凡冷哼,转身猛然捻诀,两束火蛇极速冲出,直奔身后的上官平冲去。
  “轰!”
  刹那间,火光四起,这些火蛇的目标并不是上官平,而是他四周的树木。
  陈凡知道这样级别的强度根本无法造成伤害,便直接将火蛇轰在了上官平的四周。
  巨大的树木滚滚燃烧起来,封锁了上官平的去路,甚至于他四周所有方向都被火焰封住了。
  就在他迟疑之际,突然前方火焰涌动,陈凡的身影竟然折了回来,手上高举一把生锈的短剑,狠狠地朝着他的头颅斩了下来!
  “你……”在跳动的火焰下,他看到了陈凡充满杀意的面庞,瞬间感觉内心仿佛被毒蛇咬到。
  毕竟是后天境界的强者,就算感觉不妙,他也很快调整了过来。陈凡修为突然暴涨,他也不相信对方可以将他击伤。
  下一秒,上官平提起拳头,朝着陈凡的短剑轰了上去。
  “你回来找死,怪不得其他人。”
  就在上官平的冷笑之中,生锈的短剑猛然朝着他的拳头轰了下来,陈凡一言不发,全身的力量都灌注在了这把短剑上面,使得它的重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高度。
  四周虚空,在短剑砸下来的瞬间,仿佛都在扭曲,青色的光芒与上官平的拳头,仅有尺寸之时,他顿时感觉到了不妙。
  可是已经晚了,生锈的短剑狠狠地轰在了上官平的拳头上。
  “轰——”
  刺耳的响声传出,这是骨头碎裂的声音,原本满脸傲然之色的上官平,猛然间变了脸色,这样的力量他从未遇到过,难以想象是从陈凡的身上所爆发出来的。
  刹那间,上官平口中喷出鲜血,双掌碎裂,身子被震地连连后退。
  这番绝好的机会,
  自然不会放过。
  只见他在震退上官平的同时,手掌一拍储物袋,一把黑色的长矛立刻冲向头颅。
  “噗嗤!”
  上官平脸色大变,反应倒也迅速,长矛虽没有洞穿他的头颅,却直接洞穿了肩膀,令他的一条手臂,猛然间垂落下来。
  “凝气诀!”
  陈凡猛然低呵,同时手掌极速捻诀,三道风刃,直奔上官平的脖颈冲去。
  “刺啦!”
  上官平还未来得及震惊,干枯的脖颈就被这三道风刃完全割裂了,青色的血管暴露出来,鲜血如同决堤的洪水,开始向外喷涌。
  不料,陈凡还不肯罢休,猛然挥动拳头,狠狠地朝着上官平的胸口,砸出了十几拳!
  “砰!”
  “砰!”
  密集的拳头,如同雨点般轰在上官平的身上,当场将他的骨骼打碎了十几根,伤口触目惊心。
  陈凡向来如此,一旦出手,毫不留情,他不是惹是生非之人,但如果有人对他图谋不轨,便不会心慈手软。
  眨眼间,在他身上已经多达几十处伤口,陈凡仍旧不断出手,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
  那看似朴实无华的短剑,陈凡使之爆发出了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打的上官平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该死!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上官平双目血红,如同厉鬼般咆哮,恐怕他这大半生都从未想到过,他竟然会被同位先天境界的弟子伤了两次!
  脖颈喷涌着鲜血,胸口多处碎裂骨裂,换做是寻常人,恐怕早就死去,然而上官平即将踏入筑基境界的强者,纵然如此,也仍旧没有受到致命之伤。
  就在陈凡咬着牙,挥动长矛想要击穿他的丹田之时,他身上突然间爆发出强大的神力。
  陈凡没有恋战,收起短剑和长矛,立刻朝着天边疾驰而去,眨眼之间已经离开了上官平的视线。
  “混蛋!我迟早要杀了你,陈凡,你给我记着,老夫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他
  厉声咆哮,凄厉之声在树林间不断回荡着。
  他已经受伤,速度与陈凡不相上下,根本难以追上对方。
  陈凡面色阴沉,他不时取出丹药吞下,若非如今踏入先天九层,恐怕今日是凶多吉少。
  可就算是这样,今日的逃脱运气成分也占了很大一个方面。
  “早晚,我定要手刃此人!”陈凡想起与对方之间的仇恨,一切都因对方的贪婪而起。
  上官平几次三番想置他于死地,让他愤怒无比。
  此地,已经不是青云山的地域,而是燕国之东的东海,这里山峦起伏,却已没有太多灵气波动。
  这里的山脉之多,已超出了青云山四周的荒山,是整个燕国最大的山脉,向东就是东海,跨越东海,就已经离开了燕国。
  此地,陈凡很熟悉,因为商云县就是在靠近东海的青山脚下,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城镇。
  转过头来,他看着身后,已经没有了上官平的气息,想必对方已经暂时放弃了追杀。
  他低着头,已经感受到了家乡的地方,那熟悉的气息,仿佛眼前出现了那个考取功名未果,上前砍柴的少年,然而已经今非昔比。
  “陆琪师姐当年带我来到青云山之时,想必也用了这些时间,这么说来,青云山距离商云县,也并不算多远。”
  喃喃自语的他,无论是心性还是力量,都已与那个书生截然不同,唯一不变的地方,就是他一直以来想要改变命运的决心!
  “三年之约还有一段时间,眼下还不用着急……”
  看着家乡的方向,他迟疑片刻后,踩着飞剑,朝着商云县周围的小村庄了飞去,很快就来到了家门前。
  这间简陋的茅草屋,屋子门前已经荒草成堆,从郑小财他爹那里买来的两亩地,已经完全荒芜。
  小木门经过风吹雨打,早就破烂陈旧,他轻轻一推,伴随着灰尘的落下。
  “吱嘎……”
  小木门发出被推开了。
  家徒四壁,水缸里灌满了雨水,散发着腐臭的味道,米缸里早就空空如也,甚至有几只耗子的骸骨躺在里面
  。
  冰冷的床榻上,有道瘦弱的熟悉身影,点着油灯,正在认真翻阅手中的书籍。
  眨眼之间,眼前的少年成为了泡影,床头上摆放着一块青石,只有一盏蒙尘的破油灯,安静地站在青砖上。
  他轻轻地抚摸着床头,手指上粘上了灰尘,又喃喃自语道:“我已经不再是我,可我,还是我……”
  话罢,他眼中露出坚定的光芒。随即,他袖袍一挥,直接冲天而起,甩手打出一道火蛇,红光熊熊燃烧。
  这间简陋的茅屋,眨眼间化为了灰烬。
  眼前漫长的前途要走,他必须要斩断过往,成仙之路多艰难,唯有坚定的信念,才可以走的更远。
  “将长矛送给他人,我自然舍不得,可三年之内,要达到筑基境界,更是异常艰难,不过世事难料,就像我从未想过我陈凡会有今日一样……”
  “眼下需要尽快提高修为,我有我小木盒辅佐,三年的时间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
  “当日青牛老祖的神情,显然是知道这小木盒的来历,更何况对方乃是我的祖师爷,于情于理,也应该将他救出来……”
  他看向东海的方向,坚定的目光越来越亮。
  “传说在东海另一端,灵气充沛,宗门林立,如果眼下没有好机会,不如就去问道!”
  随后,他的身子朝着商云县极速飞去。
  在这之前,他还想去看看小胖子的家人,顺道还欠着郑员外几两银子。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