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再遇危机

更新时间:2017-08-04 09:16:36 作者:火焰上跳舞 字数:3943

随着青牛老祖的消失,血气慢慢消散,此刻,陈凡孤零零地站在东峰,放眼看去,狼藉不堪,与往日里的青云山截然相反。
  雾气散尽之后,所有人看到陈凡的身影,立刻惊呼道!
  其中陆琪和王腾正极速冲来,小胖子和王有才,也在远处的废墟中拼命大喊。
  “小凡!”
  陈凡深吸气,收起眼前的古朴长矛,身子移动,快速地来到了陆琪与王腾的身前,抱拳一拜。
  “拜见师兄,师姐。”
  “不必多礼,青云山遭遇如此变故,你往后有何打算,青牛老祖可同你交代过什么事情?”
  “欧阳华与诸位长老,他们去了何处?”
  “已经奉命离开,老祖既然这样说,自然有他的安排。”陆琪说道。
  陈凡沉默片刻,缓缓摇了摇头,道:“老祖并未交代任何事,仅是交代了修炼之事,便就让我离去。”
  “哦?”
  陆琪皱眉,她与陈凡同样是被青牛老祖选中的弟子,老祖突然地出现又突然地消失。
  其中只有同陈凡交谈过,如果说没有交代什么事情,显然不太可能。
  可是陆琪也知道陈凡的性格,他既然不说,便不会去强求。
  陈凡并非信不过陆琪,只是此事事关重大,如果走漏消息,只怕青牛老祖的事情传出,到时候势必会引来一些不轨之人。
  陆琪问道:“那你日后可还有什么打算?”
  陈凡低头看了小胖子,勉强笑了笑,道:“我想先将小胖子送回家,至于修行之事,全凭造化,日后在何处都一样。”
  “有道理。”王腾点了点头。
  “我总觉得事情没有这样简单,老祖为何会解散青云山,他老人家又去了何处,所有弟子都在猜测这件事。”陆琪看着他的眼睛,眼里露出强烈的光芒。
  陈凡神色怔住,看着陆琪的眼睛,再看看青云山无数弟子注视的目光。他明白了,陆琪需要合理解释,众位弟子同样也需要可以信服的解释。
  他深吸了一口气,用要坚定的目光看着陆琪,说道:“老祖说,日后青云山依旧存在,他已有打算。”
  “好,”陆琪点点头,转身朝着远处飞走了。
  飞出去十几米后,她停住身子,话别道,“保重。”
  “保重。”陈凡苦涩开口。
  “保重。”王腾笑着抱拳,身子潇洒的朝着远空飞走了。
  “保……重……”陈凡望着远处,一时难言。
  然而,就在二人刚刚离去之后,天朝传来几道轰鸣。
  紧接着,三道长虹极速冲来……
  眨眼间,落在了青云山东峰之巅,落在了陈凡的头顶上空。
  这是三位身穿长袍的中年人,其中一人是美丽的中年妇人,另外两人,也是中年男子,英姿勃发,修为不俗。
  “没想到老祖前辈仍旧还活着,我等这些晚辈,特意前来拜访青云山……”
  “晚辈李浩,祖父当年曾受过青牛老祖的指点,今日特意前来拜访前辈。”
  三个强者同时抱拳行礼,对于青牛老祖的恭敬之色,全都表现在了脸上。
  随着这三人声音的传出,远处的天空中,快速的飞来更多的强者,眨眼之间,已经将青云山的上空塞满了。
  “晚辈拜见青牛老祖!”
  所有人在看到狼藉的青云山之后,更加证实了老祖活着的事实,之前的传闻几乎瞬间涌入脑海。
  此刻,陈凡终于明白青牛老祖为何会解散青云山。
  这群人中,有人确实是来拜见青牛老祖,然而更多的修士,则是带着若有似无的杀意。
  青牛老祖当年在东荒纵横之时,自然结下了不少的仇家,对方今日显然带着目的前来。
  就在这短短的刹那间,已经有十几道凌厉的目光,落在了陈凡的身上,让他心神不稳,感觉血气一阵阵翻涌。
  “这群人的修为,显然已经达到了后天境界,以我的力量,根本无法对抗……”
  就在陈凡想要出言之时,已经离去的陆琪与王腾飞了回来,远远的开口说道:“陆某感谢诸位的心意,青牛老祖已经闭关,并且青云山不再存在,诸位还是请回吧……”
  “什么?”
  “青云山被解散了?这可是老祖的意思……”
  “怎么会这样?青牛老祖在何处闭关?”
  “我们并不知晓。”陈凡脚踩短剑,同样冲天而起。
  “你可是陈凡?”其中有人开口询问,陈凡的名字在青云山可谓响亮。
  谁曾料想短短一年多,他就已经达到了与陆琪般的高度。
  “正是晚辈。”陈凡抱拳。
  “你可知青牛老祖闭关之处,他只与你交谈过,可有此事?”
  陈凡说道:“确实有,不过老祖仅仅指点了我一下修为,至于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说。”
  “你说的可是真的?”修士们带着怀疑询问。
  “我乃紫霞洞弟子,希望陈凡小友来我宗门做客,在下会好生款待。”
  “我凌云阁同样如此,还请陈凡小友前去一叙。”
  “我烟霞门也是这样想的……”
  很快,那些修士开始伸出橄榄枝,都想请陈凡前去叙旧,究竟是敌是友,陈凡根本不清楚,又如何肯答应他们前去做客。
  “请诸位见谅了,在下还有其他事情要做,不必劳烦诸位了。”陈凡抱拳行礼。
  “难道陈凡小友连这个小小的面子,都不肯给么?”
  其中有位气息阴冷的老者开口,他的声音顿时让陈凡毛骨悚然。
  “陈凡师弟说的已经很明白,青云山已经解散,诸位还是请回吧。”陆琪淡淡开口,眼中不断飘过凌厉的光芒,知晓这些人都是心怀不轨之辈。
  “青云山既然已经解散,老夫更觉得诸弟子应该有个更好的去处,我紫霞洞,丝毫不必青云山弱,不如诸位来我紫霞洞作为核心弟子,如何?”
  有位穿着宽松黑袍的年龄较大老者,从人群中飞出,悬浮在三人的头顶,淡淡地笑着开口。
  “我烟霞门,丝毫不弱于青云山,我觉得诸位还是来我烟霞门比较合适,这里有无数的灵丹妙药,还有无数的资源,若是诸位来我烟霞门,自然要比原来的待遇要好上几倍。”一位妇人开口。
  “真是好大的口气,我凌云阁还未开口,小小的紫霞洞,也敢口出狂言,不怕人家笑话吗?”
  “放屁,你凌云阁算什么东西,也敢大言不惭!”
  “你是想一战吗?”
  “战就战!”一个身影挺拔的中年男子怒道。
  还未等陈凡出言,这群人就已经先起了矛盾。
  这些宗门在实力上来说,确实不弱于青云山,如果不是青牛老祖的出现,众人也不会在意这青云山的弟子。
  “哼!青云山乃是老祖所创,就算如今青云山解散,也不会跟一些随随便便之人而去。”
  先前降临在青云山的三人,其中有年轻人有些气不过,立刻纵身飞起,眼神中带着不屑,淡淡地看着所有人。
  这个人便是李浩。
  “李浩道友,此话何意,你是说我等乃是随便之人吗?”紫霞洞的老者脸色阴沉下来。
  “谁心中有鬼谁清楚,青牛老祖对我祖上有恩,如果想要对诸位弟子动手,我李某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李浩大手一挥,手中光芒闪动,一把银色的长矛猛然出现,被他狠狠地捏在手中。
  至于另一个中年人,手中立刻祭出飞剑,锋利的长剑在他头顶悬浮着,散发着迫人的威压。
  那位妇人,倒没有出手,不过神色间也是露出不快之意,她带着微笑,缓缓的看向了陆琪。
  “陆琪小友,你可愿意随我而去?”
  此人乃是轩辕山的殿下之一,雍容华贵,体态优美,浑身上下散发着勾魂夺魄的魅力。
  轩辕山的威名,在燕国之地,足足可以排进前五,所有人对于这女子并不敢放肆。
  “哼,你说我等是别有用心,你们不也是如此么?”
  李浩冷哼,就算如何,那也比某些人强多了,至少我白云阁不会强人所难,王腾小友,你觉得呢?”
  这群人都是宗门内的强者,虽然嘴上吵的不可开交,然而谁也不会真正动手,引起门派之战,谁也不想发生。
  “有些人就会嘴上说的好听,至于心里如何想,谁会知道?”凌云阁的一位中年人冷哼。
  陈凡看了看身旁的陆琪和王腾,相信他们已经有了打算。
  至于陈凡,他断然不会加入任何宗门,不仅仅因为老祖给他交代了任务,就说他身上的秘密,无论是古朴长矛还是小木盒,若是被人发现,迟早引来杀身之祸。
  陆琪沉默片刻后,袖袍一挥,直奔妇人那里而去,什么话也没说,淡然地站在了此人的身后。
  王腾也是微微一笑,朝着李浩的身旁飞去,在其余人咬牙切齿之中,来到了此人身前。
  他们都已经选择了队伍,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齐刷刷地朝着陈凡看来,这些目光中有威胁也有期待,此刻全部落在了陈凡的身上。
  “陈某不会加入任何门派。老祖闭关之时,曾亲自交代在下,要在青云山守护三年,晚辈不敢违背老祖的意愿。”
  陈凡抱拳开口,直接将青牛老祖给搬了出来,反正众人没有见过老祖,只知道他与老祖单独交谈过,如何自圆其说还不是全凭他自己。
  就连陆琪他们,也不知道陈凡说的是真是假。
  “老祖果真是这样说的?”其中有些人不相信,与其说不信,倒不如说是不甘。
  “陈某我没有必要欺骗在下。”
  见他脸色波澜不惊,看不出任何异常之色。
  所有人迟疑不定,毕竟青牛老祖的威慑力太大了,如果陈凡说谎也就作罢,若是真的,就连司徒家都不放在眼中的青牛老祖,众人不得不有所忌惮。
  沉默片刻之后,想到了这件事后果的严重程度,没有人敢上前去抢人。
  可就这样离去,众人实在有些不甘心,目光移动,看到了处在地面上的小胖子和王有才。
  此刻的小胖子,虽说对陈凡有些关切,不过内心更多的是兴奋。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青云山解散后,自己就可以回家了,不由得心情舒畅起来,尽管以后可能见不到陈凡了,不过也没关系,日后可以去找他。
  尤其是他如今的修为,若是放在凡间,绝对是一代强者。
  这次回去之后,他要把几个县的财主家产没收,成为燕国最大的财主。
  想到这里,小胖子开始感谢青牛老祖起来,不由得没心没肺的笑了。
  “就你了!”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有好几道目光看向了小胖子。
  这些人全都抱着相同的目的,直奔小胖子和王有才而去,这一幕顿时把小胖子吓怕了。
  “我不要做仙人,我要回家!”小胖子吓得撒腿就跑,他们分分钟就追上了小胖子和王有才。
  “陈凡救我!”
  “不错不错,浑身蛮力比寻常修士强大三倍不止,日后绝对是一个人物,跟我走吧。”
  他们两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就被人带走了。
  “小胖子,日后我会去找你,你安心修炼。”陈凡对小胖子传音,这让哭丧着脸的小胖子,这万分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陆琪师姐被带走了,王腾师兄也被带走了,就连小胖子和王有才,也离开了,不止何时才能相见。
  偌大的青云山,只有陈凡呆呆地站在山峰之上,仿佛世界只剩下了他,那孤独之感油然而生。
  “从此的路,只能靠我陈凡自己了……”陈凡不禁摸了摸怀里的小木盒。
  就在这时,一束阴冷之气,猛然从他后脑勺升起。
  猛然转身,他立刻就看到了一位瘦骨嶙峋的老者,披头散发,犹如厉鬼般正悬浮在山头上,死死地盯着陈凡的身子,眼中的光芒令人骇然。
  “上官平!”
  陈凡脸色大变,没有任何迟疑,脚下疾驰,立刻直奔远处逃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