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三年之约

更新时间:2017-08-03 08:35:00 作者:火焰上跳舞 字数:4528

东峰深渊地下,青牛老祖披头散发,宛如干尸般的身子,直挺挺的站起,眼中绿油油的光芒,看上去狰狞恐怖,表现着他内心的愤怒与不甘!
  他不甘心就此沉睡,若是陈凡有什么意外,从今往后,他失去那股特殊力量的召唤,必然会死在这里。
  先前先是陈凡下棋破阵失败,又是上官平的出手阻拦,如今好不容易等到这个机会,眼看那长矛就要被完全掌控。
  可不料半路又杀出来个司徒南,不仅要杀陈凡,还要灭掉亲手成立的青云山,青牛老祖不惜动用最后的力量,这才施展出了一股惊天动地的威压!
  这轰鸣响彻八荒,神威盖世,可怕的风暴,卷起乱石树木,纷纷上虚空,无数的山头炸裂,参天古木化为飞灰,甚至于一些小峰,在这普通飓风般的威压下,被生生的掀飞了出去!
  就算是先前修为暴涨的司徒南,神色也是一变,赶紧催动法术立刻逃遁。
  司徒家其余强者,也都是双目一缩,赶紧脚踩飞剑,快速地朝着身后倒退。
  所有司徒家的修士,在这一刻如临大敌,这样的力量超越了每个人的认知。
  欧阳华大长老与其他两位长老,看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后,顿时惊呆了!
  “老夫这青云山,就算是司徒世家,也不能在老夫我的地盘上撒野,今天我就算拼了老命,也要让他们知道,老夫还在!”
  东峰深渊底下,青牛老祖一咬牙,右手猛地抬起,打向自己的丹田,顿时身躯一缩,口中喷出精血。
  这次他没有停止,继续狠狠地拍了几下。
  他的目中露出凶狠之色,竟连又向额头拍了十几下,每一下都喷出大量的精血。
  这些精血,刹那间凝聚起来,一部分直奔上空的地面冲去。
  另外一部分直奔前方石壁而去。
  当精血碰撞在符文上,轰鸣响起,在耗费了大量的精血之后,终于突破了符文的束缚,强行冲了出去!
  青牛老祖做完这串动作之后,直挺挺地倒了下来,躺在了地面上,再次陷入了昏迷状态,生命之火仿佛也快要熄灭。
  唯独那精血,带着他一缕神识,离开了这漆黑的深渊。
  这道精血,带着青牛老祖的那缕神识,直接穿透了厚厚的地表,以可怕的速度,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
  刹那间,血红洗染天空,滚滚红雾无边无际地扩散开来。
  这些雾气在翻滚的瞬间,引起了天空的轰鸣,虚空都开始一阵阵不稳,仿佛无法承受这股突如其来的力量。
  红色的雾气涌动,很快就蔓延了整个青云山,方圆几百里的天空,全都被这团血红之气覆盖!
  青云山的弟子们全部昏迷,不过并未受伤,欧阳华大长老与其他几位长老,直接被推出了红雾之外,众人在半空中面色苍白目瞪口呆的看着……
  雾气不断翻涌,下一秒就将陈凡包裹了起来。
  在场的所有人,唯独陈凡一人,悬浮在红雾之内,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陈凡脚踩短剑,面前悬浮着古朴的长矛,同样满脸震惊之色。
  雾气在陈凡的身前不断凝聚,轰鸣之声不绝于耳,苍穹失色,大地颤抖。
  紧接着,雾气猛地翻滚,逐渐露出了一道血气滔天的身影。
  这道身影全身被雾气遮挡,完全看不清面容和形态。
  他的出现,使得四周的虚空纷纷塌陷了,仿佛经受不住这股力量。
  陈凡距离这道身影最近,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后,内心剧烈颤抖,大道都要完全被震碎!
  可以看出,这是老者,充满了无限霸气的老者,也只能看出这点。
  随着他双目的睁开,两束血红的光芒,直接穿透了无穷无尽的血雾,如同两道神火极速冲出。
  这气息落在欧阳华与诸位长老的眼中后,顿时脑海轰鸣,他们立刻认出,此人就是……青云山开派祖师,青牛老祖!
  “老祖……”欧阳华睁大了眼,所有人神色顿时激动。
  “青牛……老祖!先前动手之人,竟是青牛老祖!”
  “他……他居然还没死!!”司徒世家的弟子,全部惊呼失色,心神颤抖快速的倒退。
  此刻,站在七彩神舟上的司徒皓月脸色苍白,根本不敢直视这道身影,对方的气息,犹如九天神明,高不可攀!
  原本气势汹汹的司徒南,在看到这道身影现身的刹那间,猛然倒吸一口冷气,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急忙朝着神舟方向逃走!
  就在这时,青牛老祖猛然冷哼,没有任何神力出现,仅仅就这么一声,就直接震碎了司徒南眼前的虚空,使得他的身子,犹如被巨手攥紧,骨头碎裂,表情立刻痛苦扭曲起来!
  青牛老祖抬起头,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朝着先前破阵的众人看去。
  司徒世家所有弟子口吐鲜血,身子被轰飞出去,脸色惶恐至极!
  紧接着,他又朝着司徒皓月的方向看去,虚空极速扭曲,苍穹轰鸣。
  这已经让司徒皓月吓得赶紧后退,七彩神舟猛然绽放出远离的光芒,试图抵挡住青牛老祖的这一道眼神。
  然而,青牛老祖的气息势不可挡,刹那就洞穿了七彩神舟上的力量,直接落在了司徒皓月的身上,将他狠狠地轰出了几百米,身子撞进了西峰山石之内,形成了一道人形印记。
  青牛老祖转身,这一眼,又看向了那嗖巨大的七彩神舟,那巨大的神舟,身子猛然间颤抖起来,无数的修士被生生地震飞出来,无不口中吐血!
  司徒南又惊又怕,大脑已经完全凌乱了,尽管他的修为已经攀升到筑基中期,然而在对方的面前,却连一道眼神都经受不住!
  他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子蹬蹬蹬退后,惊恐之下,取出一张蓝色的符。
  只见,那符瞬间燃烧覆盖他的身躯,他强行斩断了与那七彩神舟的联系!
  “轰隆隆!”
  巨大的七彩神舟轰鸣,隐藏在虚空中的另一部分,在青牛老祖的催动下,渐渐地露出了全部。
  随后,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下,这巨大的神舟,被青牛老祖直接夺了过来,逐渐化作了巴掌大小,悬浮在了这道血气滔天的身影面前。
  陈凡悬浮在血雾中,还没有缓过神来,青牛老祖猛然转身,朝着陈凡开口:“此物,从此属于你!”
  无论是司徒家的强者,还是陆琪王腾和众长老,全部瞪大眼睛。
  “这……这……”陈凡的脑海完全凌乱了,一时竟忘记了拜谢,此人可是青云山的开派祖师爷,青牛老祖啊!
  “轰!”
  青牛老祖一眼看向遥远的天际,那里的虚空迅速塌陷,司徒南浑身是血的身影,从虚空中跌落下来。
  “杀我青云山弟子,还要灭我青云山,你们好大的胆子!”
  沧桑的声音蓦然间从青牛老祖的口中轰隆隆地传遍八方,话语间,青牛老祖血气滔天的身影,猛然间暴涨十几丈,如同巨人般耸立。
  陈凡悬浮在雾气中,可是在众人的眼中,就如同站在了青牛老祖的肩膀上。
  “我乃司徒世家的护道长老,青牛老祖你若杀我,司徒世家必然不会放过你!”一位司徒家的强者咆哮。
  “青牛老祖息怒,晚辈司徒南,拜见青牛老祖,先前的事情都是误会!”
  “晚辈知错,还请老祖莫要动怒……”
  就连向来傲气十足的司徒皓月,此刻从山体中飞出后,也是满脸惊恐之色,闭口不提神舟之事,赶紧抱拳行礼。
  此人可是几百年前的绝世强者,别人不知道,司徒皓月岂能不知。
  青牛老祖在五百年前,可是燕国为数不多的狠人之一,曾一人引起过整片东荒的混乱,修为深不可测!
  传言,老祖已经逝去几百年,虽不知道对方为何没有死去,但现在出现,显然不是他们这群人可以抗衡的!
  “司徒小辈好大的胆子,就算你们世家在中州称霸又如何,回去问问你们世家的老王八蛋们,当年老夫纵横东荒之时,他们在何处?这里是东荒,而燕国,是老夫的天下!”
  随着青牛老祖声音轰鸣,先前那个护道长老,身子直接四分五裂,当场死于非命!
  其中一道光芒,直奔司徒南而去,让他脸色苍白,急忙向后倒退。可是青牛老祖的力量何其巨大,这道光芒直接追上了司徒南的身子。
  就在这时,司徒南捏碎胸口的玉简,奇异的光芒立刻覆盖身子,在他满脸惊慌之下,身子被狠狠地轰飞了出去,不过并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
  “老祖……”
  这一幕幕,看的司徒世家的弟子寒蝉若惊,纷纷颤抖,筑基中期都如此不堪一击,他们的修为也不过先天境界,如何能不恐惧!
  “老祖,我们已经知错,还请老祖手下留情!”司徒皓月赶紧上前开口,面对这位传说中的大能强者,纵然家族中的老人,也只能恭恭敬敬地喊一声前辈。
  “哼!你既是青云山的弟子,老夫我不杀你,不过既然你是青云山的弟子,却与老夫的青云山作对,背叛宗门,你说按照门规该如何处置你?”
  “老祖饶命,一切与世子无关……”司徒南听到青牛老祖的声音后,吓得立刻噗通跪在了虚空中。
  他的身份极为重要,若是有所闪失,司徒家难以承受。
  “老夫我问你了吗!给我滚!”
  青牛老祖再次动怒,强大的力量席卷而出,将司徒南狠狠地轰飞出去。
  口中喷出大量鲜血,司徒南整个人的气息开始萎靡下来。脸色煞白,嘴唇干裂,艰难的开口说道:“按照门规……废了修为……”
  “你既已知道,可还有话想说?”青牛老祖负手而立,身子被血气遮挡,完全看不清面容和姿态。
  “弟子……无话可说……”司徒皓月攥紧拳头,汗如雨下!
  “老祖饶命,老祖饶命,我们知错了……”司徒家的所有强者,全部纷纷跪地。
  “你既是青云山弟子,犯下滔天大罪,实在罪不可赦,不过念你是老夫门下弟子,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命你,永生不得踏进我燕国半步!永生不得与我青云山弟子为敌!”
  沧桑的声音霸气传出时,下方的雾气猛地翻滚,刹那间倒卷,以陈凡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多谢老祖,多谢老祖!”所有人连忙感谢。
  “都给老夫滚吧!”青牛老祖一挥袖袍。
  所有人顿时感受到强大的力量袭来,吓得狼狈而逃。
  与来之前的姿态截然不同,不过青牛老祖的声音似乎虚弱了一些,虽说不是特别明显,但若仔细之下,也能听出端倪。
  此刻,就算是青云山的弟子们,也无法靠近青牛老祖的身子,只能远远地看着这道血气滔天的雾气,至于里面的陈凡,他们同样难以看到。
  “拜见祖师爷!”
  远远地,欧阳华与其他弟子叩头跪拜。
  “不必多礼,老夫我今日宣布,从此不再有青云山,你们该去哪去哪吧!”
  欧阳华与其余长老,怔怔地看着这一幕,短时间内没有反应过来。
  “老夫我自有安排,你们该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走!”
  欧阳华脸上露出羞愧,低头向着血色光幕深深一拜,随后带着众人离去了。
  青牛老祖已说青云山解散,那么他的话,就是准则!
  血色光圈内,陈凡神色激动,这才完全反应过来,他已看到了青牛老祖的神威,如此机会怎能放过,几乎在刹那间,他就急忙跪倒在地,连忙喊道。
  “弟子陈凡拜见老祖,老祖之威震慑燕国,东荒称霸,弟子一直都……”
  “好了好了,不要拍老祖我的马屁了,时间不多了,老祖我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同你说!”青牛老祖巨大的身子逐渐变小,身上的雾气散尽,慢慢的露出了他的真容,这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然而在他的眉宇间却透着一股凶狠之意,陈凡看清之后,猛然间愣在了原地!
  “是你!”此人居然是曾经在思过崖中与他下棋之人!
  “时间来不及了,老祖我也不跟你废话了,你给我听好了,如今只是我一缕神识,好不容易吓走了这群王八蛋,如今快要消散。我本体会沉睡三年的时间,你想办法,三年之内达到筑基后期也好,还是要把手中的长矛,交给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也罢,必须去我被封印之地,轰开封印,到时老祖大大有赏!至于你心里难以理解的地方,那时老祖会给你解释!”
  青牛老祖话语间,身子已开始消散,他神色焦急抬起右手朝着陈凡眉心一点。
  随即,立刻有一缕信息传入陈凡心神,讲诉了如何在外轰开封印之地。
  “还有,你怀中的小木盒,老夫要瞧瞧……”
  青牛趁着身子即将消散之际,突然朝着陈凡怀中抓去,然而就在小木盒出现在老祖眼前之时,他仿佛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猛然瞪大了双目,死死地盯着陈凡!
  “竟然是它!我的天,你竟然是……”
  “老祖,您这是什么意思?”陈凡全然不懂,不过看到青牛老祖如此震惊,显然不一般。
  “难怪啊……真是太难以置信了,小子,你绝对不能死,绝对……”
  青牛老祖的声音还在回荡,身体却消散开来,不见踪影。
  陈凡愣在那里半晌,这才反应过来,方才外界的一切变化,居然都是这青牛老祖在吓唬所有人。
  “难怪他没杀那司徒南和司徒皓月,可是……这小木盒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