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灭顶之灾

更新时间:2017-08-02 08:11:45 作者:火焰上跳舞 字数:4095

“这几年,真是多谢欧阳大长老的照顾了。”司徒南微笑地看着欧阳华。
  欧阳华说道:“不必多礼,司徒皓月虽说是司徒家的世子,但同样也是我青云山的弟子,老夫做的都是分内之事。”
  “欧阳大长老的爱护弟子,还是一如既往。”
  “过誉了,不知司徒道友今日大驾光临,所谓何事?”说着欧阳华走上前挡在陈凡的身前。
  他看着脸上毫无波澜的司徒南,可越是这样,他越为弟子处境感到危险。
  众人皆知,司徒世家属于中州三大世家之一,凌驾于无数宗门的庞然大物,莫说在中州,就算是整个东荒,也是大名鼎鼎。
  司徒南虽然没有再说什么,可是想想也能明白,陈凡夺了司徒皓月的造化,并且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他击伤,对方岂能善罢甘休。
  看着欧阳华,司徒南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这几年皓月在青云山多亏了欧阳大长老的照顾,今日,我特意前来将他接走,顺便表达对青云山的感谢之意。”
  “原来是这样。”
  “不过……”
  司徒南欲言又止,他慢慢地将目光从欧阳华身上移开,落在了身后陈凡的身上,眉头不由微微紧皱,随之又轻轻地摇了摇头。
  “不过在离去之时,我却有一事想要了结。”
  听闻此话,无论是欧阳华还是陆琪,亦或者青云山的其他长老,脸色皆变,暗道不妙。
  “何事?”欧阳华身上的灵气暗暗调动起来。
  司徒南面无表情地看了陈凡一眼,转过身子,看着狼狈不堪的司徒皓月,淡淡地开口说:“从你在司徒家出世的那刻,你的命运注定不凡,作为司徒家的世子,日后,你必定会凌驾于千万终生之上。”
  此话字字落入司徒皓月的耳中,他缓缓地抬起了头,眼中的血红之光,正在慢慢地退去。
  “一次失败并不算什么,甚至,这还算不上什么失败,这等穷乡僻壤之地,遍地蝼蚁,能成为你对手的人,不存在!”
  司徒南的声音铿锵有力,带着不容置疑之意。
  这让司徒皓月攥紧了拳头,原本被陈凡扰乱的心性,逐渐地平复了下来。
  “你的对手,在中州浩土,在东荒大地,在诸大世家,而不是在这青云山小小的尺寸之地,若是被人听到如今的你被一只蝼蚁扰乱心性,你还有什么资格说是司徒世家的人?”
  “我明白了。”司徒皓月眼睛露出强烈的光芒,身上的煞气瞬间烟消云散,他那股傲然的气质,又重新出现在了身上。
  司徒南点了点头,看向司徒皓月的时候,眼里多了一抹柔和之色。
  “用不了几年,你就可以踏入后天巅峰境界,你便可以得到司徒世家的强大资源秘术,达到筑基境界,自然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到了那时,你会发现,原先让你萎靡之人,竟是如蝼蚁般,不堪一击!”
  司徒皓月眼中精光闪闪,重新恢复了英武不凡的模样,而司徒南的声音飘进陈凡的耳中后,那种从骨子里投出来的漠视,让陈凡死死地攥紧了拳头。
  这时,司徒南猛然转过身子来,眼睛盯着陈凡,冷声说道:“不过即便如此,司徒家的东西,也不该是你可以觊觎的。”
  陡然间,四周的空气仿佛凝固,沉重的压力让人呼吸都变得异常艰难起来。
  此刻,青云山所有弟子,全部感觉心神不稳,身子快要四分五裂。
  这就是筑基境界强者的可怕之处,哪怕没有动用灵力,哪怕仅仅只是一道意念,就足以掀翻山峰。
  欧阳华赶紧上前,全身灵气澎湃,皱眉看着司徒南,问道:“司徒南,你这是何意?”
  “我司徒家的东西,只能属于司徒家,此人不仅夺走我世家至宝与造化,还对我世家出言不逊,此事老夫我要亲自了结。”
  “你想怎么了结?”欧阳华问道。
  “自然是将他斩杀,抹去一切因缘!”
  “轰!”
  此话落下,整个青云山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仿佛发生了强烈的地震般,山石滚落,树木粉碎,场景异常恐怖。
  “拿来!”
  司徒南探出手掌,一只巨大的巴掌,猛然间在陈凡头顶降临,如同巨山坠落,气势磅礴!
  “退开!”
  欧阳华脸色大变,没料到司徒南居然下手毫不留情,他金色的袖袍猛然挥动,一股柔和之力,卷着陈凡与其他人,立刻朝着天边飞去了。
  “轰隆隆!”
  欧阳华同样朝着天空拍出一掌,天空快要碎裂,虚空轰鸣……
  两掌相遇的刹那间,庞大的力量席卷而出,二人身下的一座小峰,被生生震塌了!
  那些没来得及躲藏的弟子个个口吐鲜血,这种力量是他们从未感受过。
  “司徒南,你已经是筑基境界,这样欺负一个凝气小弟子,不觉得有失身份吗?”欧阳华脸色异常难看。
  “一只蝼蚁而已,还谈不上什么身份不身份的事情。”司徒南神色傲然,悬浮在虚空中,全然没有将欧阳华放在眼中的意思。
  “欧阳大长老,老夫奉劝你一句,不要插手司徒家的事情。”
  话罢,司徒南望向天边,瞬间又锁定了陈凡的身子,像这等修为,陈凡根本没有逃遁的可能。
  司徒南挥动巴掌,陈凡只觉得身后一阵狂风吹来,全身的汗毛在顷刻间竖起!
  这种力量,实在可怕。
  “刷!”
  欧阳华身子凭空消失,瞬间来到了陈凡身前,阻拦下了这一道攻击。
  司徒南的脸色阴沉下来,皱眉问道:“欧阳华,你果真要与我为敌不成?”
  “陈凡乃是我主峰弟子,更是青牛老祖亲自选中的弟子,老夫只要还是青云山的长老,就不会袖手旁观。”
  “青牛老祖?”
  司徒南愣了愣,不过很快又摇了摇头,笑道:“若是几百年前,青牛老祖活着,还能让我有所忌惮,可惜他已经不在了。”
  “只要有老夫在,就不会容忍你乱来。”欧阳华冷哼道。
  闻言,司徒南哈哈大笑道:“此人,老夫我今日必须要杀,来人,给我上!”
  “嗖!”
  “嗖!”
  话罢,在远处那艘七彩神舟上,再次冲来几道强大的气息,修为都已达到了先天九层,这让整个青云山上的修士,都感觉如同末日降临。
  “欧阳华,将陈凡交出来,否则青云山将毁于一旦,你要考虑清楚!”司徒南大声叫嚣道。
  司徒世家底蕴何其强大,随便派出一位长老,就足以将青云山夷为平地,他的话并非大话。
  欧阳华眼睛通红,寒声说道:“若是连弟子都保不住,要青云山还有何用!”
  “好!”司徒南袖袍一甩,身子原地消失,瞬间冲到了欧阳华的身前。
  青云山所有的禁忌阵法,就在此刻全部运转起来,死死地保护着青云山的底蕴不被攻击。
  这样级别力量的交战,实在太罕见了,那股可怕的灵气波动,震的青云山四座主峰,十二座大峰,不计其数的小峰,全部剧烈的颤抖起来。
  毫无疑问,这是青云山有史以来,遇到的最大一次危机,无疑是场灭顶之灾。
  “欧阳华,你拦不住老夫!”司徒南大声喊道,双掌打出无数的神华,每一道神华如同凌厉之剑,直奔欧阳华的各大要害之处。
  “哼,先破了阵法再说!”
  欧阳华不愧为青云山第一强者,面对着司徒南如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他双手极速捻诀,居然不落下风。
  二人的修为实在强大,打的虚空塌陷,轰鸣滔天,让所有弟子看到之后,脸色苍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青云山的守山阵法完全开启,陈凡等人躲藏在阵法之中,脸色苍白地望着那艘巨大的七彩神舟,咬着牙,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
  “轰隆隆!”
  庞大的力量在青云山上空肆虐,震的方圆几百里,都在不停地颤抖,司徒家的强者实在是太可怕了,短短几分钟之内,就凭借强大的灵气,生生地将一缕禁制抹去,直接将一座小峰拍成了平地!
  躲藏在阵法之内的陈凡等人,也是受到了波及,身子站立不稳,口中一个劲的溢血。
  至于那些修为较低的弟子,受伤更是严重,护山阵法已经被撕开一道裂口,照这样下去,青云山的覆灭已经是定局!
  王腾急道:“陆琪师姐,你赶紧带着小凡离开,这里我先顶着!”
  “你……”陆琪迟疑,她如何不知在神舟上冲来的那几个人,修为早就达到了先天九层。别说是王腾,就算是她也难以抵抗。
  司徒皓月面无表情地站在七彩神舟上,冷漠地看着陈凡。
  只见陈凡眼睛通红,死死地咬着牙。
  在这刻,他有种近乎疯狂的渴望,他渴望力量,渴望获得强大到能掌控自身命运的力量。
  一切的一切,都因为力量不够。
  “师兄师姐,此事是因我陈凡一人而起,让我自行解决吧。”陈凡内心不甘,他不想死,但更不想因为他导致青云山遭受灭顶之灾。
  “小凡!你这是说的哪里话!”
  陆琪也感受到了陈凡的情绪,连忙拦在他的身前,说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不要做傻事!”
  陈凡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露出灼灼之光,他猛然间挥动手中的古朴长矛,奋力击退了眼前的二人,身子立刻冲天而起。
  “司徒世家,你们要的人是我,与青云山无关!”
  陈凡声音蓦然响起,迅速地在青云山所有群山之间散开,所有人的眼睛齐齐看向了他这里。
  “小凡!”郑小财和王有才也看到他的身影,脸色煞白。
  “好!”
  司徒南猛然震开欧阳华,抽出一掌,立刻朝着陈凡的头顶拍了下来。
  “住手!”欧阳华大喊,刚想阻拦,就被几道强大的身影牵制住,难以脱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只巴掌朝着陈凡的头顶坠落下来。
  陈凡眼睁睁地看着那天空中的手掌,越来越大,直至覆盖了天空,瞬间化作了几百里巨大。
  天空瞬间黑了下来,陈凡的头顶,百里的天空之内,完全被阴影笼罩了起来,成为了黑色。
  在巴掌落下之时,大地碎裂,山脉凡是凸起之处,全部崩溃,陈凡感觉犹如末日降临。
  当下,陈凡已经没有了恐惧,内心反倒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降临下来的手掌,甚至可以看清楚那些如同沟壑大江一般的掌纹,眼中执着的火焰,熊熊燃烧了起来。
  “纵然你今天将我斩杀于此,我陈凡仍旧不屈,你能抹杀我的生命,你却不能磨灭我的灵魂!”
  陈凡睁着眼,他亲眼看着手掌落下,即便从此万劫不复,他也要亲眼看到这一切的发生,因为他要将自己的执着永生记住,天地间,唯有强者不败!
  手掌越来越大,轰然落下,陈凡四周的山峰快速崩溃,漆黑的光芒遮住了陈凡的眼,仿佛整个世界变成了黑色。
  “小凡!”
  “陈凡!”
  所有人拼命大喊,然而这些声音落入陈凡耳中之时,已经微不可查,双耳间已经完全被滔天的轰鸣充满。
  “若是有来生,我陈凡定然要将你司徒家,狠狠地踩在脚下!”
  “蝼蚁终是蝼蚁,纵然再历经百世轮回,你在司徒家的眼中,仍旧不堪一击。”
  在司徒南的冷笑中,天地轰鸣,陈凡的身体颤抖,全身骨头咔咔作响,眼看就要粉碎。
  “我要你死,你就必须死。”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青色的光芒从陈凡的怀里突然冲出来!
  无论是他脚下生锈的铁剑,还是手中古朴的长矛,全都颤抖起来。
  青色的光芒出现后,立刻朝着四面八方散开,其中一道光芒,直奔东峰深渊思过崖而去!
  在司徒南巴掌即将坠落之时,在东峰深渊底下,传来阵阵若有似无的咆哮。
  紧跟着,那道血光极速冲破地表,带着一股让这天地都为之一颤的力量,冲了出来。
  这股力量的恐怖,已经超越了认知。
  血光在空中散开,仿佛一片汪洋血海,使得天空都变成了血红色!
  散发着滚滚妖气的血红光芒,其中一缕光芒,蓦然间化作一刀,在巴掌即将落在陈凡头顶时,刹那间朝着它斩了下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