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巅峰对决

更新时间:2017-08-01 09:27:18 作者:火焰上跳舞 字数:3662

陈凡咬着牙,经受着五彩琉璃火焰的燃烧,开始拼命的思索逃生的办法。
  随着时间的流逝,鼎炉内的温度开始慢慢升高了,这让陈凡逐渐感受到了肌肤被灼烧的疼痛。
  这团五彩琉璃火,专为炼药而生,起初火焰燃烧起来之时,并不厉害,可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层将胜过一层。
  直到七七四十九天之后,这团火焰的温度,将达到一个相当可怕的高度,到了那时,就算是后天境界的强者,也会在瞬间化为灰烬!
  “就这么让我陈凡死去,我绝不答应!”
  陈凡咬牙,拼命地挣扎着,要挣脱上官平给自己施加的封印,他知道,如果这样下去,这团火焰再达到第三层之时,他的身子就会承受不住,被活活烧死。
  “我不能死……至少不能就这样死去……”
  陈凡已经失去了大量的鲜血,换做寻常人早就已经死去,可是陈凡凭借的顽强的意志,还在苦苦的坚持着。
  “不能昏迷过去……不然我真的醒不了了……”
  陈凡昏昏沉沉,精神恍惚,很多熟悉的场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他依稀看到了父母当年离去的那一幕,看到了小胖子伤心的哭泣,看到了司徒皓月愤怒至极的表情。
  往日里的故人,此刻全部在他脑海中出现,直到那风华绝代,倾国倾城的陆琪,慢慢出现后,这才让陈凡完全清醒了过来。
  “陆琪师姐!”
  陈凡打了个激灵醒了过来,他看到到了对方那飘飘如仙的气质,那不食人间烟火的高贵。
  “我不能死……我还不曾改变自身的命运,我绝不能这么死去……”
  鼎炉前的上官平,随着时间的流逝,感受到了强大的生命精气,脸上逐渐露出了笑容。
  “不要期待有奇迹发生!”
  鼎炉中的火焰越来越高,快要逼近第三层,五彩火焰熊熊燃烧,逐渐将陈凡的肌肤烧的裂开了。
  他充满着灵气的鲜血,在鼎炉底部凝聚成一洼血水,随着温度的不断升高,这滩鲜血开始慢慢凝固,开始向丹药的方向靠拢。
  就在陈凡即将感受到死亡危险的刹那间,他的丹田处,突然涌出来青色的光芒,与此同时,在上官平某间石室中的桌子上,那个漆黑的小木盒,正在向外散发着肉眼难以看见的青光,逐渐飘进了鼎炉之内,冲进了陈凡的丹田之中。
  陈凡心底轰鸣,身上瞬间传来一种清凉之感,将那股可怕的高温抵挡了下来。
  “这是那小木盒的气息!”
  陈凡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后,瞬间感觉身子轻快了不少,紧接着,他忽然发现,上官平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封印,奇迹般的松动了!
  先前所吃的那些神药,随着火焰温度的提高,此刻也开始慢慢的绽放出它们的效用,化作庞大的生命精气,在陈凡的血液中不断流淌。
  最终,陈凡又惊又喜,他发现自己的身子竟然摆脱了束缚。
  上官平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最后的关头,竟然是这小木盒帮助了陈凡。
  陈凡来不及欣喜,赶紧催动体内的灵气,运转《凝气诀》,身上的五把匕首,瞬间被震飞了出去,身上的伤口在灵气的滋养之下,也快速地愈合起来。
  陈凡沉寂不动,如一块磐石般,静静地悬浮在火焰当中,将体内那团庞大的生命精气炼化,他已经感受到了修为的攀升,只有再最短的时间内,突破先天八层,达到九层甚至更高,才能暂时保住性命,不被这第三层火焰烧成灰烬。
  小木盒上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随着它身上青光的一点点消失,终会抵挡不住,一切还是靠陈凡自己。
  时间慢慢流逝,陈凡的修为开始逐步攀升起来,随着体内神药力量被吸收,他的修为慢慢地达到了八层的巅峰!
  他一言不发,生怕引起上官平的警觉。
  同时,他不断调动着体内的灵气,保护着自己的身体,不被这团五彩火焰所伤。
  渐渐地,陈凡体内的经脉开始扩张,汹涌的灵气,仿佛决堤的洪水一般,在他的体内疯狂的咆哮起来,声音透出身子,在鼎炉之内回荡着,声势极为浩大!
  陈凡的身子,在这刹那间变成了无底洞,之前没有被炼化的神药,此刻全都化作庞大的生命精气,源源不断地冲进他的丹田,让陈凡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大!
  “很好!这番声势已经意味着丹药开始成型,相信用不了十日,这小子就会流血而亡……”
  上官平听到鼎炉内的动静之后,根本没有多想,眼中露出了更加激动的光芒,抚摸着胡须。
  此刻,陈凡体内的神药之力,被他吸收的一干二净,已经彻底将修为稳固在了第九层境界。
  这些天材地宝,无论哪一件,都是稀世珍宝,陈凡一股脑吃了五箱子,这比他修炼十年的灵气,还要浓郁的多。
  陈凡睁开双目,眼中顿时射出两束青色的光芒,宛如实质化了一般,直接撞击在鼎炉的墙壁上,发出“叮”的一声轻响。
  “即便达到了先天九层,如果难以冲出去,恐怕也会被烧死在这。”
  陈凡瞬间站起身子来,深吸了口气,运转体内的灵力,挥动着长拳,猛然一拳朝着鼎炉的墙壁轰了过去。
  “当!”
  刺耳的铿锵声响起,陈凡的拳头犹如块神铁,撞在了鼎炉上,居然产生了金属撞击之声。
  纵然陈凡力量不同于以往,可是要想轰碎这座鼎炉,也是极难做到的事情。
  陈凡一言不发,身子如同蛟龙,腾空而起,他的拳头和双脚,仿佛都化作了坚不可摧的利器,连续不断地砸在鼎炉上,如同雨点密集!
  他如今的肉身之力,已经发生了完全的蜕变,可以在轻易之下,开山裂石,力量何止千万斤。
  可是这鼎炉似乎来头不小,纵然用这种伤势的攻击,也难以完全将它摧毁。
  “妙不可言!没想到老夫的猜测果然正确,这小子体内拥有极为强大的妖气波动,丹药成型之时,定然会引发异相,方才的声音便是丹药成型的前兆!”
  “哈哈哈……老夫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上官平激动的笑声传进陈凡的耳中后,让他内心的杀意更浓。
  陈凡一言不发,他要迷惑上官平,为自己争取时间。
  他接连不断地挥动拳头,巨大的力量撞在四周,发出了阵阵密集而又刺耳的声音,震地那五彩琉璃火,也在纷纷的溃散。
  突然间,四周的温度再次升高,陈凡瞳孔紧缩,他知道这已经是火焰第三层了,按照他如今的力量来看,顶多也就能坚持到第五层左右。
  陈凡不断寻找这座鼎炉的薄弱点,准备破开一道裂缝冲出,可是仔细找寻了很久,也没有发现任何特别之处。
  直到火焰的温度,达到了第四层之后,陈凡的额头上已经布满层层汗珠,他狠狠咬了咬牙。
  “只能拼一拼了!”
  陈凡再次盘膝而坐,手指极速地捻诀,回忆着原先那根古朴长矛的气息,尝试着催动起来。
  先前陈凡在先天八层之时,难以将此物催动,到了如今,他仍旧没有太大的信心,可是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了其他办法。
  “噗!”
  陈凡猛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已经感受到了那根长矛的气息,它正与小木盒在同一间密室之内,随着陈凡意识的靠近,在它被提起来半米的时候,开始剧烈挣扎,震断了陈凡的气息,“叮”的一声又落了下来。
  “短剑的力量虽大,可它的玄奥根本猜不透,眼下只有这把长矛,可以破开鼎炉!”
  陈凡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继续施展法诀坚持不懈的催动着。
  “看来用不了四十九天,仅仅二十天,就足以将他化成丹药,我已经感受到有股强大的力量,正在缓缓成型……”
  上官平坐在鼎炉身前,一动不动,密切的注视着鼎炉内的动静,为了炼制这么一炉丹药,他可谓是煞费苦心。
  甚至,他连从陈凡哪里得来的两件宝贝,都没有来得及细看,就丢在了另一间密室,亲自来炼制这炉丹药。
  他的寿元已经所剩无几,如果再没有丹药辅佐的话,恐怕连三年的寿命都没有了,陈凡的到来,无疑是最大的喜讯,相对性命而言,宝贝根本不值一提。
  “这炉丹药成型,必定能让老夫多活一百年,百年之内,我又信心突破后天中期,再次获得更为悠久的生命。”
  “当!”
  在上官平的喃喃自语中,鼎炉内动静越来越大,越来越频繁,仿佛真的像有什么厉害的事物成型,这使得上官平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了!
  陈凡咬着牙,一边轰击着鼎炉墙壁,迷惑上官平,一边不间断地催动那根古朴的长矛。
  “来了,又来了……老夫这炉宝丹一旦开启,必定会引发惊人的异相……”
  终于,在上官平满脸激动之时,那根古朴的长矛,居然真的被陈凡给催动了起来,它悬浮在半空中,随着陈凡的意念,开始朝着鼎炉的方向调转角度。
  陈凡顿时大喜,没想到自己果真成功,他立刻催动最后一道灵气,猛然呵斥道:“破!”
  密室中的长矛,猛然间化作一道流光,直接洞穿了石门,朝着鼎炉冲了过去。
  上官平围着这座鼎炉来回地转悠,呼吸变得异常急促,仿佛已经看到了宝丹冲出来的那一幕。
  “宝丹即将成型,居然还未用二十天,这是天意,老夫我注定要……嗯?”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轰鸣在耳边响起,他瞬间转过身子来,立刻就看到了一根古朴的长矛,朝着鼎炉冲了过去。
  他脸色大变,立刻挥动右掌进行阻拦,可是万没有想到,这根长矛竟然直接洞穿了他的灵气,射穿了他的手掌,立刻“噗”的一声,鼎炉如同豆腐似的,被长矛直接洞穿。
  上官平震惊无比:“怎么回事?”
  坐在鼎炉内的陈凡,手掌打开,瞬间抓住这把飞进来的长矛,猛然朝着头顶的盖子刺去,直接将其穿透,在他用力之下,鼎炉的盖子瞬间被掀飞了出去!
  上官平顿时傻在了当场,起初他还认为是丹药自主冲了出来,可是接下来他就吓得汗毛倒立。
  这哪是什么丹药,分明是一根漆黑的长矛,而手持长矛之人,居然是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
  “刷!”
  陈凡手持长矛,双目杀意涌动,冲出来的刹那间,狠狠地朝着上官平的胸膛刺了出去。
  “上官平,你拿命来!”
  “不好!”
  上官平吓得浑身冷汗,口中大叫,赶忙后退身子,可他还是来不及了,长矛眨眼间就到了眼前。
  “噗嗤!”
  上官平下意识的伸手去挡,然而他的左掌立刻被洞穿,冰凉的长矛,直接地刺穿了上官平的心脏,鲜血立刻狂喷。
  巨大的冲击力,让上官平“噔噔”后退几米,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珠子。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