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以人为药

更新时间:2017-07-31 07:28:47 作者:火焰上跳舞 字数:3772

“炼丹?长老您说笑了,弟子对于炼丹一窍不通。”
  陈凡心里感觉不妙,脸上却保持着一丝镇定,准备思索逃生之策。
  上官平修为骇人,别说陈凡如今被封印了修为,纵然是全盛时期,也难以对抗上官平。
  上官平摇了摇头,笑道:“你只需要帮我个忙,至于炼丹的事,教给老夫来就好。”
  “什么忙?”
  上官平看着陈凡的身子,眼里的精光不断闪烁,语气中似是带着激动,道:“你若给老夫充当药引,必定会有一炉绝世宝丹问世!”
  “什么!!”
  陈凡猛然倒吸口冷气,从头凉到了脚,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上官平竟然用自己的身子来炼药!
  几乎在刹那间,陈凡夺路而逃,直奔石门而去。
  上官平微微一笑,没见他如何运功,身子就已经轻飘飘地挡在了陈凡的身前,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没用的,你逃不走,帮助老夫炼成一炉宝丹,老夫一定会好好感激你。”
  “上官平,你不怕有伤天和吗!”
  陈凡愤怒至极,连忙转身朝着另一侧奔去,可上官平的身子,犹如鬼魅一般,轻而易举地拦在陈凡的眼前。
  “老夫寿元所剩无几,需要一炉宝丹相助,你的出现就是上天的馈赠,怎么可以说有伤天和呢?”
  上官平阴冷地开口,他的声音在漆黑的洞穴中,显得异常阴森骇人,身子犹如一只厉鬼。
  “胡说八道,上官平,你这样做,青云山是不会放过你的,我劝你要想清楚!”陈凡出言呵斥。
  “没用的,你说什么也无用,此丹,老夫势在必得!”
  上官平袖袍一挥,陈凡的身子便受到了一股禁制之力,奔跑的身子,被生生的定在了原地。
  “上官平,你……”
  “自从你第一次踏进洞府之时,老夫就感觉你身上妖气甚重,如今更加超过以往,想必司徒皓月的那场造化,是被你夺走了吧?”
  “上官平,你不要血口喷人,我是主峰弟子,你若是敢动我,青云山是不会放过你的!”陈凡咬着牙。
  “这座洞府已经被我施加了封印,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有人知晓,你认命吧。”上官平的笑容让人头皮发麻。
  陈凡脸色煞白,随后咬牙,道:“你做梦,要么你杀了我,否则我陈凡就算死,也不会被你炼成丹!”
  陈凡眼中露出决然之色,功法极速运转,丹田那里的灵气开始紊乱起来,陈凡已经感到了绝望,在上官平面前,他根本没有任何抵抗的力量,然而就这样被活活炼成丹药,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上官平得逞。
  “在老夫的手中,你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吗?”
  上官平冷哼一声,手掌极速捻诀,一股强大的力量再次笼罩了陈凡的身子,让他丹田里的灵气迅速平静下来,陈凡除了嘴巴能动之外,行动能力完全被禁锢了。
  陈凡脸色煞白,心灰意冷,此人的修为实在是太高了,至少也在后天一层,想要杀自己简直易如反掌。
  上官平笑道:“与其死在司徒皓月手中,不如帮老夫一个小忙,这样老夫还会永远铭记你的恩情,岂不是更好?”
  陈凡身子颤抖,紧紧地咬着牙,死死地瞪着上官平的眼睛,心里的恐惧已经完全被怒火代替。
  上官平实在是恶毒,竟然在一开始就已经惦记上了自己的身子,难怪他曾经要收集妖兽的尸体,原来是为了积攒妖气。
  陈凡恨不得立刻劈死眼前上官平。
  “好了,你不必如此仇视我,助老夫一臂之力也是你的福气,看看老夫都给你准备了些什么东西吧……”
  上官平转身朝着另一件密室走去,陈凡的身子不受控制地跟在他的身后。
  这间密室被强大的法术封印,纵然是上官平,也是耗费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将它轰然打开。
  石室刚刚被上官平打开,在里面就冲出来一股惊人的灵气波动,陈凡脸色微变,如此浓郁的灵气,他简直闻所未闻!
  石室中的角落中,放着五个石箱子,每个箱子半人高,一人宽,存在的有些年头了,已经被灰尘覆盖。
  然而,上官平在走进来看到这五个石箱子之后,眼里瞬间露出了激动之色,手臂都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老夫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上官平脸上的表情极度扭曲,看上去更加狰狞骇人。
  他转身一挥手臂,一股力量就将陈凡拘禁了过来,笑道:“来来,看看老夫都为你准备了什么!”
  上官平一手提着陈凡,一手猛然掀开了一个石箱子的盖子,刹那间一片绚丽的光芒冲出,浓郁的灵气波动,让陈凡呼吸急促,在一瞬间竟然失了神!
  上官平眼中的兴奋之色更浓了,他颤抖着身子,手掌缓缓伸进箱子中,慢慢拿出来一件晶莹剔透,拳头大的珠子,那珠子犹如一颗冰球,温度极为寒冷。
  上官平痴痴地看着手中的珠子,道:“这颗珠子,名为寒冰魄,乃是老夫在东荒极阴之地,死里逃生才得到的……”
  话罢,他猛然抬起头来,眼神火热的看着陈凡,笑道:“你赶紧吃了吧!”
  不容陈凡拒绝,这颗珠子就被上官平强行塞进了陈凡的口中,瞬间化为了一团强大的生命灵气,快要将陈凡的身体给撑爆了!
  “唯有你的血肉当做灵药之引,才能帮助老夫炼成一炉绝世宝丹!”
  “上官平,你不得好死!”陈凡披头散发,眼睛通红,身子极度炽热。
  上官平伸进石箱子中,又取出一个木盒,打开后,顿时露出一颗,圆润光滑,乌黑亮的丹药,顿时一阵阵香气扑鼻。
  “这是老夫寻了二十年,才从雪山之巅采下的灵药精核,光闻一下,就能百毒不侵,是何等珍贵的神药啊,你快吃了吧。”
  陈凡愤怒之际,上官平一挥手臂,便将灵药精核,弹进他的口中,入口即化,化为了天地灵气,充斥在四肢百骸。
  上官平掀开了另一个石箱子的盖子,拿出来一株火红的草药,浑然一体,没有丝毫的杂质,它一出现,整个房间刹那间温度都升高了不少。
  “只有在南方数千米的底下深处,才会生长这株神药,老夫九死一生,才侥幸得到!”
  这株药草内,蕴藏的庞大生命精气,同样北上官平塞进了陈凡的身子中,已经让他的毛孔都在向外渗血。
  上官平越来越激动,速度明显快了许多,将其余的石箱子完全打开,庞大的生命精气,从箱子中冲天而起,待雾气消散后,整个洞府已经变成了灵气的海洋!
  这些药材,全都是稀世之宝,陈凡看的胆战心惊,他知道自己的身子已经到了个危险境地,再这样下去,就算不会被撑爆身子,修为也会崩溃掉。
  “上官平,这样多神药,已经足够你延续生命,为何还要杀我!”
  上官平阴森森一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陈凡的身子,摇了摇头,说道:“还远远不够,唯有加上你的血肉,才可以帮助老夫炼制绝世宝丹,老夫要再活一百年!”
  陈凡说道:“此事根本没有人做过,你就不怕前功尽弃吗?”
  上官平笑道:“我在你体内感受到了强大的妖气波动,你的修为增长地如此之快,显然是得到了不可多得的造化,我相信我不会出错。”
  “上官平,我劝你要想清楚,若是竹篮打水一切都迟了,现在还来得及!”
  “老夫想的再也清楚不过!”
  上官平兴奋的双目放光,将其余的神药,通通塞进了陈凡的口中,让他脸色痛苦无比。
  “吃吧,赶紧吃吧,通通都给我吃光了!”
  在这片刻间,陈凡感觉一股前所未有的生命精气入体,令他全身的血气旺盛到了一个临界点,撑的他痛苦不堪。
  上官平神色兴奋,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一口陈凡毛孔向外渗出的鲜血,闭着眼满脸陶醉之色。
  “不错不错,我感受到了强大的生命气息。”
  “上官平,你要杀就杀!”陈凡双目血红。
  “不急,神药在你体内还未完全消化,还需等几个时辰。”
  陈凡感觉全身快要被撑裂了,丹田之内的灵气湖泊,已经壮大到了一个极限,再壮大一分,就会四分五裂,完全崩溃!
  上官平盘膝而坐,静静地等待陈凡完全消化,然而陈凡猛地咬紧牙,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强行突破了一丝禁制,立刻朝着灵药抓去,快速地塞进口中,他眼中露出决然之色,就算是被撑爆身子,也不要给上官平做嫁衣!
  然而那上官平却早就看穿了陈凡的心思,迅速点出一指,将陈凡的嘴巴封印住了,难以动弹丝毫。
  上官平笑道:“你要明白,一个人用几十年的时间来寻找这些丹药,在最关键的时刻,他是绝不会允许出现任何意外的。”
  陈凡咬着牙,死死地盯着上官平,就在这种痛苦不堪的煎熬,持续了三个时辰之后,上官平终于有所行动了。
  “时间到了!”
  他猛然间探出干枯的手臂,朝着洞府中央的鼎炉拍去,鼎上的盖子瞬间被掀飞出去,一团五彩的火焰,猛然在鼎内窜了出来!
  “此乃五彩琉璃火,同样是老夫耗费无数心神才得到,我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的闪失!”
  上官平看着陈凡,直接一挥手就将他的身子定在了鼎炉的上空。
  随后,他拿出一把匕首,“噗”的一声插入陈凡的左臂,鲜血很快流了出来。
  “你!”
  “你是药引,身上的血肉都是精华……”
  上官平在这时候,变得极为残忍起来,他又拿出了几把匕首。
  “噗”
  “噗”
  血花飞溅,上官平以匕首刺穿陈凡的右臂和双肩,鲜血滴在了火焰中,发出“嗤嗤”的声音。
  上官平双目中射出两道森然的光芒,随后又将陈凡的双腿也分别洞穿了。
  陈凡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剧痛,脸色都有些发白了。
  “不要妄想有逃生之路!”
  上官平说完此话后,直接将匕首刺进陈凡的胸膛,距离心脏只有半寸,他森然道:“老夫不会让你立刻死亡,你的血肉需要好好炼制,你还可以活一段时间,我要你慢慢变成老夫我所需要的丹药!”
  “上官平,我陈凡若不死,定会取你狗命!”
  陈凡披头散发,生命就在极速流逝,他的内心疯狂咆哮。
  上官平手臂一挥,陈凡的身子落进了火焰之内,厚重的盖子“轰”的一声在地面飞起,重新盖了上去。
  “七七四十九日后,老夫必得一场莫大的机缘!”
  五彩的火焰闪烁着,源源不断的将陈凡的身子包裹,起初陈凡以为自己立刻便会死去,可是四周的火焰,并没有如他想象的那么厉害。
  这种火焰极为柔和,不紧不慢地燃烧着,散发着柔和的光辉,似是有灵力波动散发着。
  陈凡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剧痛,他的身上插着匕首,鲜血仍旧在不停地流淌着,他已经感受到了身体虚弱到了极限。
  陈凡想要挣动,但是身体被上官平封住,根本难以动弹,可是他的意识还是清醒的,就这样死去,实在是不甘心。
  “我陈凡不甘心,我就算死也要让上官狗贼付出惨重的代价!”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