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帮个小忙

更新时间:2017-07-31 07:24:23 作者:火焰上跳舞 字数:4161

陈凡焦急不已,咬着牙不断控制这把长矛,然而他的法力实在太弱,根本难以撼动丝毫。
  长矛在洞口前不断挣扎,身子剧烈颤抖,小木盒悬浮在它的身前,形成了一股独特的气息波动,将它死死的牵制在洞府中,二者谁也不肯退步。
  再这样僵持下去,用不了十几息,就会人来到东峰脚下,到了那时,陈凡的处境绝对危险。
  情急之下,陈凡也顾不得多想了,攥紧生锈的铁剑,运转一丝青色的灵力,灌注在锻炼上时,令它立刻获得了强大的力量。
  “破!”
  陈凡双手持剑,狠狠地朝着这把长矛砍了下去。
  “轰!”
  两者碰撞的刹那间,顿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强大的反震之力,将陈凡猛然震飞了出去,落地之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短剑并未损坏,至于那把古老的长矛,仍旧悬浮在空中,只不过上面的青光,似乎微弱了一些,可是即便如此,在黑夜中也尤为夺目。
  陈凡脸色苍白,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缓缓地站起来,他知道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撼动这根长矛,暴露身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朝着东峰奔来的气息越来越多,其中更有几道气息,从天空中飞来,想必门派中的某些长老也被惊动了。
  青光出现后不过几息,就已经引起了整个青云山的震动,所有人变了脸色,虽然不知道此物是什么,可是从它所造成的声势来看,绝对不一般。
  在这些人中,以司徒皓月的脸色最为难看,已经可以说是狰狞至极!
  “居然真的是你!”
  司徒皓月眼睛充血,拳头紧紧地攥着,在感受到这股青光出现的刹那间,他的身子如同一道流光射出,朝着东峰的方向极速飞去。
  这道青光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波动,瞬间让司徒皓月感到了熟悉的气息,这种古老而又强大的气息,正是来源于他司徒世家!
  司徒皓月虽然怀疑过陈凡,可那仅仅是怀疑而已,他并不认为对方可以真的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偷走这件宝物。
  可是现在,现实就像是一记耳光,狠狠地抽在了司徒皓月的脸上,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屈辱和愤怒!
  他明白了陈凡修为突然暴涨的原因,并不是什么机缘造化,而是对方窃取了那圣妖的内丹,窃取了原本属于他的一场造化。
  司徒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声音低沉而又沙哑,道:“为了得到这件宝贝,我付出了我的全部,居然被一只蝼蚁窃取,这是我司徒皓月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耻辱!”
  “这一切的造化,本应该属于我司徒皓月一个人,陈凡,你给我滚出来!”
  司徒皓月的咆哮,在夜空下回荡着,所有人听到之后,全都感受到了他冰冷刺骨的杀意。
  “呼!”
  陈凡喘了口气,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纵然是再怎么害怕也没有用,内心逐渐镇定下来。
  他将封印的石门打开,磅礴的灵气立刻喷涌了出来,陈凡盘膝而坐,手掌捻诀,开始做最终一战的准备!
  即便现在的修为对抗不了司徒皓月,即便知道对方会毫不留情的杀死自己,可是陈凡仍然毫无所惧。换做他人,陈凡或许会选择逃走来躲过一劫,可是对于司徒皓月,陈凡难以做到。
  人生在世,当有骨气。有些事陈凡可以退缩,有些事,他坚决不会!
  “纵然你将我杀掉,我也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陈凡眼中露出决然之色,他已经下了决心,要与司徒皓月拼死一战。
  随着磅礴的灵气将他的身子覆盖,陈凡又在储物袋中,掏出二十几块灵石,这些庞大的灵气波动,完全灌注进了他的体内后,让陈凡的毛孔开始向外渗血,仿佛快要被灵气撑爆了!
  陈凡咬着牙,苦苦坚持着,趁着这短暂的时间,他要将自己的力量修炼到一个极限。
  司徒皓月纵然很快到达,可是这东峰属于自己的地域,拥有特殊的禁制,长老不出手,他轻易之下也难以轰破。
  就在陈凡双目通红,咬着牙苦苦坚持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在这长矛上散发出来的青光,有一小部分,飘进了东峰深渊,正是那思过崖的方向。
  这青光在飘进思过崖山洞之时,慢慢沉入地底,不知道冲到了几百米的深处,那里有一间密室。
  此刻,一具仿佛死去千百年的尸体,盘坐在密室之内,身上死气弥漫,干枯如柴。
  可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是,这具“尸体”却睁开了眼睛,绿油油的光芒在他深陷的眼眶中跳动着。
  随着那青光的不断增多,这具干尸的眼中光芒更甚,最后慢慢变成了一抹疯狂之色。
  此人,就是消失了几百年的青牛老祖,他被困在这深渊思过崖地下,已经有四百多年!
  原本,他还要继续沉睡下去,直到生命之火完全熄灭,一代强者陨落。
  被困在这里四百多年,让他已经绝望了,就算是偶尔苏醒,也仅是片刻而已,然后继续沉睡,根本没有能力做任何事。
  可是自从一年前这陈凡的到来,让青牛老祖看到了一丝转机。
  就在当年陈凡跪拜青牛雕像之时,他身上的小木盒散发出来的气息波动,居然让青牛老祖的意识苏醒了片刻。此后更是断断续续的恢复了好几次,这让青牛老祖喜出望外!
  “幸亏一年前老夫机智,趁着短暂苏醒的片刻,将这个家伙收为主峰弟子,果然没错,他就是来解救老祖我的贵人啊!”
  在这瞬间,青牛老祖内心激动沸腾,已经看到了生的希望,甚至连眼里绿油油的光芒,如同鬼火一样跳动着。
  “我果真没有看错这个小娃子,这根绝世长矛,绝对是一件难得的凶器,虽然不知道为何会被这小木盒唤醒,不过若被我夺过来,定能破开这棋局杀阵,助我老祖脱困……”
  青牛老祖大为兴奋,咬着牙强忍着昏过去的冲动,运转体内几乎干涸的神力,身上的青光立刻变得更多,随着他手指的挥动,陈凡眼前那根与小木盒对峙的长矛,颤抖地更加剧烈起来!
  现在的陈凡,已经顾不上其他了,此刻他吸收了七八快灵石,丹田内的灵气波动,快要将他的身体撑爆了,可是他仍旧咬着牙,死死坚持着。
  而那司徒皓月,此刻早就已经在东峰半腰,被一团若有似无的禁制,拦在了台阶下方。
  司徒皓月披头散发,冲着四周的人,厉声大喊道:“滚开!”
  周围那些被青光吸引来的弟子,被他的一声呵斥,直接震飞出了东峰,身上的筋骨断裂,惨不忍睹。
  “此物是我司徒皓月之物!”
  司徒皓月狠狠咬牙,没有多余的废话,他运足体内的力量,一拳狠狠地朝着眼前的禁制轰去,地面颤抖,山石震落,声势无比浩大!
  “陈凡,给我滚出来受死!”司徒皓月披头散发,双目几乎要喷血,不断地轰着眼前的禁制,对于陈凡的杀意滔滔不尽!
  陈凡置若罔闻,仍旧在不断的运功,全身的力量在不断攀升。
  那小木盒和长矛仍旧对峙着,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根长矛明显占据了上风,竟然逐渐朝着洞府门口移动过去。
  “他妈的,该死的老王八蛋,当年竟然跟老子玩阴的,以棋局杀阵困了老子四百多年,若果不是这个小娃子到来,老夫的一世英名恐怕真要逝去了!”
  “先前糊弄这个小娃子,原以为他可以在老夫我英明的指导下破解棋局,可是这小娃子也太不给力了……算了算了……有这把长矛在,老夫同样也能脱困,早知道这兵器这么厉害,当日何苦浪费神力糊弄他来下棋,失策,失策啊……”
  青牛老祖慢慢的操纵着这根长矛朝着自己靠近,喜悦之情无以言表。
  就在这长矛即将挣脱小木盒的束缚,飞出洞穴之时,突然间,整个东峰颤抖了一下,那守护东峰的禁制,在司徒皓月不断的轰击下,终于四分五裂!
  “把属于我的一切,通通还给我!”
  在司徒皓月的声音传上来的刹那间,陈凡也“刷”地睁开了眼睛,迅速地站了起来,准备踏出洞府战斗,他体内的力量,已经达到了一个巅峰!
  “该死的小王八蛋,什么是你的东西,这是老夫的东西,你要是敢破坏老夫脱困,老夫绝对饶不了你……陈凡那个小娃子,你可要坚持住啊,老夫再有十几息就可以了出来了!”
  青牛老祖感受到外界的变化之后,顿时有些紧张起来,在这个要命的时候,可不允许出一点岔子。
  也不知道陈凡听没听到青牛老祖的声音,此刻深吸口气,立刻打开了洞府,持着短剑朝着门外走了出去。
  可就在此时,突然间,陈凡眼前划过一道黑色的光芒,速度奇快无比,陈凡惊呼一声,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咦?人呢?怎么不见了,这小娃子不会逃走了吧,该死的,原来是一怂蛋,不过幸好……这根长矛还在……”
  青牛老祖松了口气,就在他满怀期待的时候,突然间,洞府石门再次开启,先前那道黑色光芒,化作一道人影,此人竟然是上官平长老,他怀中夹着昏迷过去的陈凡,立刻来到了小木盒和长矛跟前,眼中露出兴奋之色。
  “好宝贝!”说着,他伸手就朝着二者抓去。
  “混蛋,你敢动一下老夫活劈了你!”青牛老祖看到这一幕,顿时吓得坐不住了,可是他的喊骂显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上官平直接伸手,将长矛和小木盒,通通放进了储物袋,那股冲天而起的光芒立刻消失,上官平的身子化作黑色流光,迅速地离开了洞府。
  “妈的!老夫跟你没完,你这个小王八蛋,别让老夫日后见到你……”
  青牛老祖气得七窍生烟,眼看自己即将脱困,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么一档子事,他身上的青光顿时消散不见,在骂骂咧咧中,再次昏迷了过去。
  在上官平带着陈凡消失的瞬间,司徒皓月已然来到了洞府门前,狠狠地挥动拳头,一拳将陈凡的洞府石门轰成了碎块!
  “陈凡,给我滚出来受死!”
  司徒皓月迫不及待地朝着洞府冲去,带着熊熊的怒火,直接来到了他的洞府深处。
  可是到了洞府之内后,司徒皓月顿时愣住了,眼前既没有陈凡的身影,也没有那件至宝的身影,可是他明明感受到,此地熟悉的气息波动,还没有完全散去。
  司徒皓月彻底傻在了原地,那股冲天的光芒,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他可以肯定,之前就是出现在陈凡的洞府之内,甚至,他都看到了洞府上空,被这束光芒洞穿的窟窿。
  可是,对方就这么突然间消失了……
  司徒皓月仔细的搜寻了每个角落,都没有发现陈凡的踪迹,他一直在山峰下关注着,陈凡若是逃跑,定然会在第一时间察觉到。
  可是现在,对方仿佛人间蒸发一样,完全消失地无影无踪。
  “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司徒皓月披头散发,脸上的表情都已经极度扭曲了,他站在陈凡的洞府中,愤怒咆哮起来,声音滚滚如雷鸣,他挥动拳头,不断地朝着洞府砸去,已经快要疯狂了!
  司徒皓月什么心情陈凡不知道,他醒来之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石床上,眼前一片漆黑,一股呛人的味道飘进他的鼻子里,呛得他立刻咳嗽了几声。
  逐渐适应了黑暗之后,这个地方让陈凡瞬间感觉到了一丝熟悉,如果没看错,正是上官平平日炼丹之处。他急忙起身从床上跳了下来,可就在这时,陈凡突然脸色苍白,站立不稳,他发现自己全身的修为,被人彻底封住了。
  “怎么回事?”陈凡意识到不妙。
  “轰!”
  眼前的石门轰然开启,刺眼的光芒照的陈凡难以睁眼,上官平如同一阵黑烟飘进来后,石门再次关闭。
  上官平绿油油的眼睛里,带着一丝诡异的气息,看着陈凡笑道:“你醒了?”
  “你……你要做什么?为何封我修为?”陈凡心中不安,脚步慢慢后退。
  上官平慢慢地逼近陈凡,笑容越来越深,在黑暗中尤为骇人,道:“不必紧张,我只想请你帮我个小忙。”
  “什么忙?”
  “炼丹。”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