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出现意外

更新时间:2017-07-30 08:49:25 作者:火焰上跳舞 字数:3276

“陈凡……他居然在叫板司徒师兄?”
  “不会是我方才出现幻觉了吧?”
  “究竟发生了什么?”
  所有听到陈凡声音的弟子,全都变了脸色,感觉不可思议。司徒皓月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在整个青云山,唯有陆琪师姐可以胜过他。
  就算是内宗弟子王腾,曾经也坦言,自己不是司徒师兄的对手。此人身份极大,当年拜入青云山之时,在整个燕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然而陈凡此刻的话,让人实在是震惊。
  得到青牛老祖认可的弟子,固然有他的厉害之处,可是要叫板司徒皓月,根本不可能。
  “好!好你个陈凡!”
  那个年轻人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恶狠狠地瞪了陈凡一眼,勉强的站起身子后,袖袍一甩,立刻离开了此地。
  就在这时,陈凡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
  “或许你没听清楚,我说的是——滚。”
  他站在高台上,远远的抬起手掌一点,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下,一股强悍的力量,再次撞在了此人的身上,让他“咕噜噜”沿着台阶滚了下去。
  “这……”
  这一次众人看的真真切切,听得清清楚楚,刹那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此举可谓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狠狠扇了司徒皓月一记耳光。
  “陈凡真的铁了心要和司徒师兄作对吗?”
  “居然真的要与司徒师兄作对,可他的修为……”
  陈凡站在高台上,长发被风吹动着,静静地望着西峰的方向,眼睛里露出一丝火热的光芒。
  他忘不了司徒皓月当日对自己所做的一切,以往他感觉二人犹如隔着天与地的差距,可是现在随着修为的提升,陈凡觉得这个距离被极速的缩短了。
  “司徒皓月!”
  陈凡紧紧地攥起了拳头,片刻后,他冷哼一声,身子化作一道清风,再次冲进了洞府之内。
  此话传到司徒皓月耳中后,定然会引起他的愤怒,可是陈凡清楚,此地乃是等三大主峰之一,纵然他司徒皓月再怎么霸道,也不可能在主峰上对自己动手。
  只要自己抓紧时间修炼,在突破先天八层之后,拥有诸多秘密武器在手,还不知道是谁教训谁!
  就在他刚刚关闭洞府石门之时,突然一阵熟悉的气息传入了感知里,让陈凡微微一愣。
  “陆琪师姐?”
  陈凡打开洞府,在洞府外的平台上,站着一位绝代佳人,皎洁的月光在她的头顶照射下来,陆琪那张美丽的面庞,朦朦胧胧,更加显得神秘缥缈。
  她清澈的双眸,淡淡地看着陈凡,四目相对,四周没有任何声音。
  陆琪若有所思,半天才开口,道:“我已知晓你的修为,不过……非要这样么?”
  陈凡苦笑道:“陆琪师姐的心意,师弟非常明白,只是有些事,我必须要去做。”
  陆琪看着陈凡,沉默不语,陈凡眼中露出的坚定之色,绝非寻常弟子的意气用事,可越是这样,越让陆琪有些无奈。
  司徒皓月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敢在众目睽睽之下与他叫板的弟子,从未有过,陈凡是第一个人。
  “陆琪师姐请进……”见到陆琪没有出声,陈凡开口说道。
  陆琪迟疑片刻,缓缓迈动步子朝着陈凡的洞府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看着陈凡的眼睛,说道:“近些年青云山人才凋零,你日后必定是一代人杰,我不想让你出现任何意外。”
  “这是长老们的意思,还是师姐您的意思?”陈凡笑道。
  陆琪沉默了片刻后,平静说道:“我的意思,也是长老们的意思。”
  陈凡一愣,没想到陆琪师姐对自己如此关切,可在陈凡听到这同样是长老们的意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丝凝重之色。
  “这司徒皓月究竟是什么来历?”
  陆琪摇摇头,道:“你想象不到,总之很强大。”
  陈凡面不改色,灿烂地笑道:“师弟我从来没有做过任何过分之事,我所做的一切,只求无愧于心。”
  “无愧于心……”陆琪眼神中露出奇异的光芒,“我相信你。”
  “多谢师姐!”
  陈凡抱拳弯腰,可正要抬头之时,忽然一阵风吹过,他知道陆琪已经离去。
  陈凡再次祭出那把古朴的长矛,继续研究这把兵器的神秘,此物独有一种“势”可以破开任何坚硬之物,就算是欧阳大长老亲自施加的封印,陈凡相信也可以轻易破开!
  它通体漆黑,并不锋利,身上有几道神秘的纹路,贯穿了整个身子,重量也同寻常兵器相同。如果能研究出如何催动此物的诀窍,对战司徒皓月,绝对有很大的胜算。
  “此物乃是司徒皓月迫切想要得到的东西,仅仅按照他的身份来看,此物绝对是一件轰动燕国的至宝!”
  这把长矛,将一只巨蟒钉在山内几百年,纵然是化作恶蛟,也难以挣脱,足以想象到它的可怕。
  陈凡仿佛想到了什么,立刻从怀中掏出先前得到的储物袋,他仔细观察了许久,除了那些灵石之后,并没有发现其他的端倪。
  “此人生前是司徒家的强者,此物定然也是司徒家的宝贝,如今落在了我的手上,我与司徒皓月之间的恩怨,已经可以说无法化解……”
  陈凡冷哼一声,喃喃自语道:“我也不想化解!”
  陈凡持着这柄长矛,猛然间高高举起,虽然没有灵气波动,不过一股特殊的气息,却如同煞气一般,悄然笼罩了整座洞府。
  陈凡怀中的小木盒再次发烫起来,就连那把生锈的短剑,居然也自主悬浮在了陈凡眼前,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危险,竟然颤动起来。
  “这究竟是何物?”
  陈凡再次挥动长矛,一股更为诡异的气息传出,四周刹那间一片阴冷,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寒冬腊月时分。
  无论是小木盒还是短剑,颤抖地更为剧烈,若不是陈凡死死压制着,恐怕二者早就朝着长矛冲去,不知道会发生怎样可怕的后果。
  与此同时,在西峰一座华丽的洞府前,先前被陈凡击伤的那个年轻人,跪在洞府的门前的石台上。
  “他果真是这样说的吗?”
  司徒皓月冰冷的声音在洞府中传出,让那个年轻人听到之后,身子立刻哆嗦了一下,赶忙回答。
  “是的司徒师兄,小人不敢欺骗您,陈凡就是这样说的,此人简直胆大包天!”
  司徒皓月紧紧地皱起眉头,良久没有出声。
  “他的修为暴涨的如此迅猛,这其中定然有什么事情……”
  “不过他竟敢对我如此说话,此事难道同他真的没有关系?”
  司徒皓月迟疑不定,随后他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不会是他,他的修为太弱了,一定是先前那两个人,该死,一定是他们!”
  司徒皓月眼睛通红,拳头紧紧攥着,自从那场苦苦等待三年的造化被人夺走之后,他的心情就不曾好起来过,如今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更是让他愤怒不堪!
  原本他也还抱着一丝希望,怀疑是陈凡,可没料到对方如此强势,司徒皓月虽然内心愤怒,可是更多的是无奈,如此看来,此物的丢失与陈凡没有关系,一定是那两个人做的无疑!
  “该死!该死!”司徒皓月的拳头不断砸向地面,原来那风轻云淡的高贵姿态,此刻荡然无存!
  “司徒师兄,我们是不是应该前去东峰?”那个年轻人小心翼翼地开口说道。
  “暂时先不必了……”司徒皓月心烦意乱,如果此事与陈凡无关,那自己该如何做,难不成要回世家请帮手?如此一来,就达不到锻炼自己的目的了……
  “司徒师兄,如果不去教训陈凡,那些弟子难免会多想……”
  这个年轻人被陈凡所伤,怀恨在心,希望司徒皓月出手狠狠教训对方。
  “滚!”
  司徒皓月的一声怒斥,猛然间从洞府中传出,震地那个年轻人心脏颤抖,吓得赶紧离开了这里。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司徒皓月披头散发,狠狠地咬着牙,他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轰隆隆!”
  就在这时,天空突然响起了一声雷鸣,瞬间在整个青云山散开,声势非常大,让所有人都震惊地抬起头来。
  一道青色的光芒,从东峰方向冲天而起,绚烂夺目,如一条青龙出海,刹那间将无数的山峰照亮了!
  就连司徒皓月所在的西峰,此刻也是被这道冲天而起的光芒照亮,洞府内出现的青光,让司徒皓月顿时一愣,随后他立刻冲出了洞府,远远地望着东峰。
  “那是什么?”
  “似乎在东峰的方向!”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弟子,全都抬起头来,呆呆地望着这突然冲天而起的光芒,就如同一根顶天柱一般,在夜空下散发着夺目的光芒!
  与此同时,待在洞府中的陈凡,急得汗如雨下,努力控制这把散发着青光的长矛,可是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让他根本难以靠近!
  先前他尝试借着小木盒的力量,来催动这把长矛,起初并没有什么异常,可后来却没料会出现这么大的反应,这把漆黑的长矛,仿佛一只妖魔复苏!
  “该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凡手掌捻诀,不断朝着对方打去,然而他的法力起不到丝毫的作用,长矛仿佛从沉睡中苏醒了过来,挣扎着想要冲出洞府。
  倘若不是因为小木盒在这里阻挡,这长矛恐怕早就冲天飞去,因为仅仅是它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就直接洞穿了这里的禁制。
  “不能再这样了,宝贝被人发现,绝对要出大事!”
  在这青光出现的刹那间,青云山所有人都被惊动了,陈凡已经感觉到,其中有好几道气息快速朝着东峰靠近,他急得额头上都出现了冷汗。
  “完了完了,怎么办,怎么办……”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