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神秘棋局

更新时间:2017-07-28 09:59:01 作者:火焰上跳舞 字数:3817

司徒皓月难以明白,突如其来的二人,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惊悚。
  二人的气息实在是太强大了,仅仅释放出来丝毫,就让司徒皓月难以承受,这种力量,就算在司徒世家,也是极为罕见的。
  周围坠落在地面上的十几个修士,脸上露出骇然之色,能同时震伤十几个强者的气息,可见此人非同反响。
  先前那个年轻人,见到司徒皓月久久不言,战战兢兢地上前询问,道:“司徒师兄,您……您找到答案了么?”
  司徒皓月沉默片刻,转身望着四周的众人,抱拳说道:“多谢诸位相助,此事我已知晓。”
  “司徒道友不必客气。”灰头土脸的所有人也同样抱拳行礼,陆续离开了此地。
  待他们走之后,司徒皓月捂着胸口,再次吐出了口鲜血,吓得那个年轻人脸色大变,赶紧上前去搀扶。
  “司徒师兄您……您没事吧?”
  司徒皓月紧紧皱眉,眼中露出血丝,身子颤抖了许久之后,这才冷声说道:“我没事。”
  “究竟是什么人与司徒师兄作对?”
  “此事不要再多问,也不要声张。”司徒皓月脸色阴沉至极。
  年轻人见到司徒皓月如此脸色,立刻吓得点头,道:“是。”
  与此同时,深渊思过崖之内的陈凡,仿佛陷入了奇异的境界,随着他眼前这颗巨大妖丹的融化,体内的修为正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攀升着。
  他已经失去了意识,满脑子都是心法口诀,仿佛是在梦中修炼似的,连时间的流逝都已经察觉不到。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陈凡睁开眼睛的时候,身下坐着的石床已经铺上了厚厚的灰尘,唯有他自己坐的地方依然干干净净。
  “我这是修炼了多久?”
  陈凡迟疑之时,体内突然犹如火山爆发似的,浓郁的灵气,随着他意识的苏醒,完全地爆发出来。
  他的眼睛,他的毛孔,全都向外喷涌着浓郁的灵力,他整个人身上的血痂四分五裂,将那洁白无瑕的身躯,完美的呈现了出来,如同块美玉。
  “这是……先天六层巅峰!”
  陈凡猛然瞪大了眼睛,呼吸急促,眼中露出疯狂的光芒,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境界,竟然达到了先天六层的巅峰,有股难以形容的喜悦,涌上心头。
  “我竟然到了……凝气六层巅峰!”
  “哈哈哈……”
  陈凡身子颤抖,猛地站起身子,立刻仰天大笑起来,声音在宽阔的山洞中回荡,充满着力量。
  在这瞬间,陈凡的感觉变得更加敏锐起来,闭上双目,就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这个世界与以往发生了很大的不同,陈凡心神荡漾,兴奋不已,这种强大的感觉,是他梦寐以求的。
  “妖丹还剩下三分之一,全部炼化之后,不知道我能否达到先天七层……”
  先天六层是个瓶颈,有些不幸的修士,想要跨过这个门槛,往往需要耗费十几年的时间,纵然是有些天赋不错的修士,也要用几年的时间来突破。
  修炼一途,乃逆天改命,越往后的道路越难走,将十倍百倍比以往艰辛,陈凡同样没有把握,不过他有颗坚定不移的信念。
  迟疑片刻,他手中攥紧黑色的小木盒,那缕青色的光芒,伴随着妖丹所释放出来的灵气,立刻冲进了他的体内。
  陈凡收敛心神,再次盘膝而坐,将先前的兴奋之情化为动力,坚持不懈地修炼起来。
  时间慢慢流逝,某日的深夜,没有停歇的陈凡,突然皱起眉头,感受到了今夜与往日有所不同。
  他隐隐约约感受到,在这座山洞中,似乎存在了其他的气息,起初他认为是那只灰色的猿猴进来了,可是越感觉越不对,因为这种气息,在短短几分钟之内,竟然变成了两道!
  刷!
  陈凡睁开眼睛,朝着前方看去,这眼看过去,整个人倒吸了口冷气,感觉汗毛都竖了起来。
  没有任何迟疑,他立刻弹起身子,左手持着生锈短剑,右手持着古朴长矛,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突然出现的两道模糊的人影,全身的力量在瞬间运转起来。
  “是谁在那!”
  这声呵斥,如同雷鸣般在整个山洞内传荡开。
  没有人说话,两道模糊的身影,看不清容貌和年龄,甚至连性别都难以分辨。他们安安静静地坐在石桌棋局前,仿佛在专心致志的观察棋局,对于陈凡的声音并未听到。
  “刷!”
  陈凡的性格向来谨慎,几乎在问完这句话后,立刻朝着前方打出了道疾如闪电的攻击。
  先天六层巅峰的力量,完全爆发开来,强大的灵气如同狂风呼啸而出,狠狠地将这两道身影包裹了,整座山洞都在轰鸣。
  可让陈凡吃惊的是,如此凌厉地攻击,就在来到二人身前之时,仿佛受到了股特殊力量的阻挡,竟然悄无声息地泯灭了,如同黑洞将陈凡所有的力量完全吞噬,没有引起丝毫的动静。
  “这……”
  陈凡脸色苍白,脚步慢慢后退,准备想从先前的山体裂缝中逃出去,这二人的出现实在是太诡异了。
  那股力量就算是陆琪在这,也不可能如此风轻云淡的化解,这两个人的修为,定然是达到了难以想象的境界。
  就在陈凡后退之时,这两道仿佛被雾气包裹的身影,仍旧没有动弹,仿佛是两座雕塑,在此地没有变化,专心地博弈。
  陈凡忽然想起来,这棋局阵法先前所展现出来的奇异,正当他思索二人来历之时,一声叹息不知道从哪个方向传了过来。
  “唉……”
  这声叹息,充满着沧桑与古老,在传出来的瞬间,陈凡立刻想到了那遥远的岁月长河,产生了种时间蹉跎的共鸣。
  “究竟……究竟是谁!”
  陈凡质问道。
  他胆战心惊地动了动脖颈,小心翼翼的环视着四周,这漆黑的山洞里,竟然出现了其他人的身影,让他心里悚然。
  “哈哈哈……”
  蓦然间,一阵大笑,在山洞中响了起来,顿时把陈凡给吓了一跳,脸色煞白之后,直接朝着山体裂纹逃窜而去。
  “该死!”
  就在陈凡咬着牙逃窜之时,有股柔和的光芒,将他的身子笼罩起来,刹那间失去了行动能力。
  陈凡惊呼一声后,立刻运转灵力,可是他的挣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就被扯到了石桌棋局前,落在其中一道身影上后,竟与此人合为了一体!
  “放开我!”
  陈凡又惊又怒,赶紧挣扎想要逃走,这道模糊的影子显然不是真人,更像是具灵魂,陈凡也多少知道一些强者夺舍的事情,吓得心底颤抖起来。
  “年轻人……与我对弈一局可好?”
  便在这时,先前那道沧桑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你……你是谁?”陈凡强忍着心底的恐惧,大声开口。
  “你不用这么紧张,我存在于此,已有六百年,如今是我的精神烙印在与你交谈……”
  陈凡愣住了,瞬间停止了挣扎,震惊道:“六百年?”
  “莫非,你是青云山逝去已久的强者?”
  陈凡不知道声音来自哪里,只能看着眼前这道模糊的影子,开口询问。
  “算是吧……”
  “先前大笑之人,那又是何人?”
  四周安静万分,没有人说话,沉默许久之后,那人这才缓缓开口,道:“他是我多年的……好友,如今油尽灯枯,怕是再也无法同我对弈了……”
  在说道好友这二字的时候,对方的声音中,很明显多了丝感慨。
  “这棋局究竟是什么神物,你们一直都坐在此地对弈吗?”
  此人的修为高深莫测,陈凡自知不是对手,因为对方想要杀死自己轻而易举。
  “年轻人与我对弈一局,赢了我,我便告诉你答案,并且送你一场造化如何?”
  听到这里,陈凡心中的大石头总算落地,对方既然是青云山逝去的强者,想必不会难为一个后辈弟子。
  不过对于下棋这种事情,陈凡实在是不怎么擅长,脸上立刻露出了丝苦笑,造化他自然是想得到,能被这种强者指点,无异于是个前所未有的好事。
  “不瞒这位前辈,晚辈实在不怎么精通棋艺,怕让您笑话……”
  “无妨。”
  随着声音的落下,陈凡忽然感觉脑海中多了些东西,那仿佛是与生俱来的技能,对于眼前这复杂的棋局,在刹那间竟然熟悉了起来。
  他心中猜想,多半是与他重合的这道身影的意识,钻进了自己的身体中,不过这种意识还是以陈凡为主导。
  陈凡慢慢的抬起手臂,眼前石头雕刻的棋子,被他捏在了双指之间,就在他按下棋子发出“叮”的一声的瞬间,有股奇异的力量,以棋盘为中心,猛然朝着四周扩散开来,震的四周墙壁上的禁制,都发出了阵阵闷响声。
  陈凡的境界太低了,对于这种阵法的玄妙之处,丝毫不懂,此刻完全是按照对方的意愿行事,脑海中,只剩下了下棋这件事。
  随着他再次的落子,棋盘上的灵力如同水面上的涟漪扩散开来,渐渐地,就让陈凡感觉很是吃力,体内的大半灵气,被完全抽走了!
  他已经被这棋局完全吸引,所有心神都沉醉在了其中,立刻打开先前的储物袋,从里面掏出了十几块灵石,攥在手中一边恢复力量,一边继续下棋。
  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储物袋中的几百块灵石,慢慢地开始减少,期间陈凡还将那颗妖丹抱过来,填补他不断消耗的灵气。
  妖丹完全被炼化干净,灵石也被消耗了上百块之后,陈凡的动作这才变缓起来,随着最后一个棋子的落下,陈凡终于停了下来。
  “前辈……我……我无法落子了。”陈凡苦笑,虽然脑海中有那人的意识,可是仍旧无法参透这盘残棋。
  “唉……罢了!”
  对方叹息一声,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这声音让陈凡越听越有股气急败坏的意思。
  四周恢复了平静,人影消失不见,棋局自主复原,重新恢复至起始点。
  “前辈?”
  陈凡四周喊了几声,没有人回答,良久之后,他才站了起来,对于先前那一幕,不真实地就像做了场梦。
  可是很快,陈凡就意识到这不是场梦了,因为在他内视丹田的刹那间,他整个人如遭雷击,不敢置信。
  “八层……先天八层!”
  陈凡瞪大双目,心脏砰砰狂跳,仿佛快要炸裂,呼吸变得异常的急促,整个人傻了十几秒,这才猛然反应过来!
  “先天八层,我竟然跳过了先天七层,直接达到了八层!”
  陈凡激动地无以言表,立刻运转功法,有股强大的力量,立刻灌注在了他的手臂上,随着他这一拳朝着墙壁的轰出,整个山洞中立刻响起了巨大的轰鸣,震地地面都在颤抖起来。
  “果真是先天八层,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大,这个世界,似乎变得也非同寻常了……”
  “先前与强者对弈之时,多半有意无意的感受到了对方的道法……”
  石床上已经铺满了厚厚的灰尘,陈凡走过去摸了摸之后,眼睛里露出了一丝震惊。
  “如此多的灰尘,至少也得有一年之久,难道说……我方才下棋竟然消耗了一年的时间!”
  想到这里,陈凡猛然倒吸了口冷气,他立刻从怀中掏出玉简,果然发现,在这玉简上已经出现了一道裂纹,失去了任何效用。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