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得到造化

更新时间:2017-07-20 19:09:57 作者:火焰上跳舞 字数:4247

在司徒皓月身旁四周,还悬浮着十几道陌生的身影,这些人并非青云山的修士,应该都是司徒皓月请来的帮手。
  十几个人,一起朝着山头的巨蟒呼啸而去,司徒皓月手持一把长剑,直接朝着巨蟒的头颅斩了下去,每次挥动手臂之时,四周的虚空都被震地嗡嗡作响。
  他的力量实在是太强了,举手投足之间,就可以打出无上的神力。
  其余十几个修士,一起催动灵力,在山谷四面八方,突然亮起了夺目的光芒,如同一张大网一般,朝着那条巨蟒盖了过去。
  司徒皓月为了斩杀这只巨蟒,耗费了无数的财力和物力,布下的这座阵法,就算是以他的能力,也仅仅只能布置一次,所以他必须一击必杀!
  随着司徒皓月的出手,那条青色巨蟒仰天咆哮起来,它腹部的两只爪子,完全探了出来,死死的扣住山头,想要挣脱出来。
  “没用的,我今日必须夺下这场造化,谁也阻拦不住我。”
  司徒皓月双目中亮起夺目的光芒,他在这条巨蟒四周快速的移动,手中的长剑,不断地打出凌厉的光芒,劈在巨蟒的身上。
  更是在此刻,四周十几道人影,连续不断地催动巨大的杀阵,这阵法弥漫半空,化作无数金丝,形成了一张无比巨大的金网,看样子想要将那条巨蟒封印。
  “吼!”
  青色巨蟒神力惊人,纵然只有半个身子探出山体,却仍旧非常厉害,直接挥动着刚刚生长出来的锋利爪子,狠狠地朝着上空的金网抓去。
  金色的大网发出“咔咔”的响声,像伞一样被撑起,也在不断的被崩断。
  “全盛时期或许我不是你的对手,可现在,你已不行了。宝物属于我,你同样也属于我!”
  司徒皓月纵身高高跃起,悬浮在巨蟒头颅上空,他手中长剑高高举起,光芒越来越亮,一道冲天的剑气,仿佛山岳一般高大,在司徒皓月双手挥动的瞬间,剑气狠狠地撞在了巨蟒的身上。
  “吼!”
  在这一刻,整座山谷都在颤抖起来,这青色巨蟒头上的鳞片,被崩飞了许多,鲜血向外渗出。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这只巨蟒仰天长啸一声,这一声咆哮盖过了先前任何一声,使得整片大地为之一震,就连陈凡这里,也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逼迫自己。
  紧接着,这只巨蟒口中吐出一团黑雾,异常浓郁,黑雾冲出的瞬间,立刻朝着四周所有人冲去,如同一只黑蛇,转瞬间包裹住了众人的身躯。
  四周刹那间一片漆黑,所有人齐齐色变,就连司徒皓月的眼中,也是多了一抹命中之色。
  就在所有人准备动身冲出这团黑雾之时,突然一股强大的撕扯之力,出现在了众人的身旁,令所有人如陷沼泽一般,行动异常迟缓起来,被这股力量拖拽着难以飞起。
  与此同时,那条巨蟒已彻底挣脱了束缚,从山体中直接飞了出来,口中发出惊天的咆哮,眼中的血红光芒,是疯狂的愤怒以及不死不休的杀意!
  巨蟒除却上半身的利爪长出来之外,下半身并未发生任何蜕变,正是因为司徒皓月等人的偷袭,让它失去了这次机会。
  巨蟒口中不断吐出黑色雾气,吞噬之力笼罩八方,众人难以避开,就连司徒皓月也是如此,眼睁睁看着那黑雾降临,撕扯着众人的身子,直奔巨蟒的身前而去,使得那张金色的大网,落下之后不仅笼罩了巨蟒,将所有人一起笼罩在了里面。
  “刺啦!”
  片刻后,这条巨蟒因为蜕变虚弱的缘故,再加上这座阵法的威力,终于失去了战力,从缺口处漏下来,笔直的坠落在了山体上,纵然是这样,它还不忘吐出一团黑雾,将所有人封住,足以看出它的愤怒与不甘!
  不过,几乎在司徒皓月连同那十几个人被巨蟒和阵法困住的刹那间,陈凡心脏狂跳,他先前就听到了司徒皓月口中的宝物。
  换做寻常之时,他倒是不敢前去冒险,可如今两败俱伤,他怎么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别跟着我!”
  陈凡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体内的功法迅速运转起来,他整个人迅速冲出洞府,如同一支利箭一般,极速地朝着山头飞去。
  途中,他直接将先前得到的药草,全部塞进了口中,立刻一股浓郁的灵气冲进他的丹田,让他的速度达到了迄今为止最快,只听一阵风呼啸而过,几个眨眼之间,陈凡就飞奔到了这座山峰的洞穴深处。
  “快、快!”
  陈凡内心紧张,不顾一切的冲入裂洞后,立刻就闻到了一股呛人的气味,然而他根本顾不得多想,直奔眼前而去。
  很快,他就看到了一条长长的断尾,尾巴仿佛被人用力扯断了一般,鲜血还在向外不停地流淌。
  陈凡神色一变,他看到了一根古朴的长矛,钉在了这条长尾的末端,一瞬间想明白了那条巨蟒为何无法挣脱山脉,原来它是被人钉在了这山脉深处。
  陈凡心脏砰砰跳动,但没有丝毫停顿,赶紧跑过去,在一片鲜血中,直接一把抽出这柄长矛。
  他正要离开之时,突然看到了这条断尾不远处,有一具骸骨,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在这具骸骨当中,还有一个灰色的储物袋,陈凡感觉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此人定然就是当年封印巨蟒之人。
  陈凡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一把将储物袋塞进了怀中,然后迅速转身,带着强烈的兴奋,直接冲出了山体裂缝。
  然而就在这时,他耳边响起一阵阵绝望的嘶吼之声,顺着这道声音看去,陈凡顿时被吓得脸色苍白。
  一条巨大的青色巨蟒,正在沿着山体慢慢的向上蜿蜒前行,两只锋利的爪子,此刻死死的抓着山体,眼睛通红,紧紧地盯着陈凡如蝼蚁一般的身躯,眼中充满着凶残的光芒。
  陈凡吓得脸色苍白,这巨蟒在远处看来,还没有这样巨大大,如今与它距离不过十几米,陈凡感觉它的一只利爪,就足以将自己拍成肉泥!
  “吼!”巨蟒口中发出低沉而又凄厉的声音,显然将陈凡和司徒皓月那群人当成了一伙人。
  “嗖!”
  陈凡没有任何的犹豫,手中古朴的长矛,在强大的灵力加持之下,立刻脱手而出,狠狠地朝着那条巨蟒的头颅射去。
  “噗”的一声,古朴的长矛瞬间没入了巨蟒的头颅,使得这巨蟒猛然发出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嘶吼,整条巨大的身子,跟随着翻滚的岩石,朝着山体狠狠地坠落下去。
  “造化!造化啊!”
  陈凡眼睛冒光,心脏都快跳到了嗓子眼,几乎用了生平最快的速度,直奔山脚下而去。
  片刻后,陈凡来到了这条死去的巨蟒身前,陈凡没想到运气竟然如此好,也顾不得对方身上的恶臭,立刻跳上了对方的头颅,找到一口血洞之后,直接一把抓下去,将那柄古朴的长矛抽了出来。
  随后他又精准的找到了这条巨蟒的妖丹所在之处,直接将其挖了出来,足足有西瓜一般大,陈凡激动的脸都红了,抱着这颗妖丹,极速地朝着山洞方向冲去!
  整个过程发生的时间连十几息都没有,几乎在陈凡刚刚窜进山洞之后,天空上被黑雾包裹的众人,也冲破了封印的束缚,重新出现在了天空上。
  一身白衣的司徒皓月,手持绚丽长剑,脸上带着难以掩饰的激动,微笑着大步朝着山洞方向迈去,身旁狂风呼啸,尤其是在看到山脚下坠落的巨蟒尸体之后,他整个人仿佛激动的快要大笑起来!
  司徒皓月什么心情陈凡不知道,陈凡在钻进洞府裂纹之后,立刻将这道裂纹结结实实的堵死了,并且使用灵力,将整片岩石融化,从外界看来,连一丝缝隙都难以看出,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松了一口气,不过心脏仍旧砰砰直跳!
  司徒皓月激动地窜进山脉裂缝之后,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奔那条巨蟒所在的洞穴飞去,脸上露出了这二十几年来,从来不曾有过的兴奋之色。
  “看来这青云山,确实是我司徒皓月的福源之地,这场造化,除了我司徒皓月之外,没有人有资格可以得到,哈哈……”
  那条巨蟒的妖丹,它的修为早就已经达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境界,如果可以消化掉对方的妖丹,司徒皓月相信自己可以直接突破后天一层,甚至更高的修为,连陆琪都无法是自己的对手。
  这是他当年进入青云山的最大原因,按照司徒世家的影响力,在燕国的宗门中,无数人想要将他招揽进去,可是他仍旧选择了青云山,可以看得出他对这场造化势在必得的决心。
  司徒皓月速度极快,瞬间踏入了巨蟒的洞穴,在看到那条断裂的尾巴之后,他更是神采飞扬,忍不住笑了起来。
  可是就在他扫视过这条断尾的四周之后,脸上的笑容渐渐地僵住了。他的眉头皱了起来,朝着前方快步走了几步,仔细的看着这条断尾,在它身上确实有一口血洞,此刻还在向外不停地流血。
  可是那把兵器……却不翼而飞!
  司徒皓月不相信,仍旧朝着四周仔细的寻找,然而片刻之后,他的眼睛慢慢瞪大,几乎将这座洞府翻了个底朝天,仍旧没有找到那个让他疯狂的宝贝!
  “怎么没了……不会的,此地只有我知道,那至宝定然是先前被巨蟒挣扎时,震飞了出去。”
  司徒皓月眼中露出血红的光芒,脑海中的声音嗡鸣,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因为司徒皓月知道,这柄至宝不可能会被震飞出去,它存在了几百年,将这条巨蟒一直钉在原地,纵然是全盛时期,它也不可能挣脱,更不用说如今了!
  司徒皓月脸色苍白,再次寻找了一番,就在他看到血泊中除了自己之外的另外一双脚印后,一瞬间就明白了什么。
  他整个人脚步踉跄,在难以置信的同时,眼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杀意!
  刹那间,他直奔山脚下而去,发现巨蟒体内的妖丹同样被人捷足先登之后,司徒皓月的脸色已经变得狰狞无比,一道愤怒到极点的咆哮声,仿佛在刹那间震的山谷都在晃动起来!
  “是谁,给我滚出来!”
  在这愤怒之下,他身子带着难以形容的速度,持着长剑冲天而起,眼神冰冷的扫视着四面八方,敏锐的感知力,如同一张大网一般,将方圆几十里的地域笼罩了起来。
  司徒皓月快要被气疯了,这原本属于他的造化,就在突然间,被一个不明来历的人夺走,他的心情犹如坠落进了深渊之内,拳头紧紧地握着,指甲都陷进了肉中!
  然而,他找遍了整片山谷也一无所获,最后红着眼,回到洞穴中,紧紧地咬着牙看着地上的断尾。
  所有修士看到了这一切后,也纷纷动容,然而他们知道如今的司徒皓月,已经濒临疯狂的境地,没有人敢上前去劝阻他。
  “我司徒皓月,用了三年的时间来推演这场造化,期间付出了数十万的灵石作为代价,才终于找到了这片山谷的踪迹……”
  司徒皓月身子颤抖,以往那从容的神态已经完全消失不见,只剩下了一抹狼狈与狰狞!
  “这场造化,属于我司徒世家,属于我司徒皓月!为了它,我宁愿来到燕国这小小的宗门之内,成为一个卑微的弟子,如今眼看终于这场造化要降临在我的手中,是谁把他抢走了,是谁?!”
  司徒皓月内心滴血,为了这场造化,他付出了太多,如今人财两空,让他体内气血翻滚,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出,在洁白的长衫上,留下一朵血红的花朵,看上去触目惊心。
  他不甘心,自己多年来的努力,如今白白为他人徒做嫁衣,司徒皓月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口中不断发出凄厉的嘶吼,鲜血一次又一次的喷出。
  他感受到了屈辱,感受到了自尊心被人踩在脚下的痛苦,然而这一切都化作了滔天的愤怒!
  “我不管你是何人,限你一日之内,将我的东西还我!
  “如若不然,此生,我司徒皓月与你不死不休,无论你逃到天涯海角,我必将你粉身碎骨——混蛋!”
  司徒皓月不甘与愤怒的咆哮,在整片山谷中回荡,他不断挥动着手中的长剑,地面被炸的满目疮痍,触目惊心。
  然而他这凄厉的咆哮,落入远处位于山洞中的陈凡耳中后,让陈凡内心异常欣喜起来。
  陈凡呼吸急促,笑的异常灿烂,道:“造化,简直是造化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