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深渊思过崖

更新时间:2017-07-20 19:06:33 作者:火焰上跳舞 字数:3728

听到弟子的通传之后,陈凡早有预料,面色从容的起身,朝着洞府外界走去。
  青云山弟子之间可以进行生死比试,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这显然就触犯了青云山的门规。
  然而就在陈凡打算对赵候动手的那一刻,就已经知道了后果,他不后悔。
  因为他觉得赵候此人,非杀不可。
  半个时辰之后,陈凡跟随那个满脸恭敬的弟子,穿过石桥,来到了庄严的大殿当中。
  在二人到来之前,四个长老早就已经站在了大殿之内,陆琪和王腾并没有出现。
  “拜见长老,陈凡师兄已经被带来。”这个年轻人抱拳行礼。
  陈凡同样恭敬抱拳,道:“拜见长老。”
  大殿内四个长老坐在椅子上,见到陈凡到来之后,脸上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情绪。
  “陈凡,你可知道我们为何召你前来?”开口之人正是金袍老者欧阳华,他平静地注视着陈凡的双目。
  “弟子知道。”陈凡抱拳,他深吸一口气,已经做好了接受处罚的准备。
  另一位长老说道:“青云山虽然没有规矩禁制弟子之间切磋,可也从不赞成弟子随意杀人,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纵然是主峰弟子,也没有这个权利。”
  “虽说这个赵候为人不善,可终归是我青云山的弟子,你如此草率地将其杀害,实在是有些过分了。”另一个长老开口。
  陈凡说道:“弟子愿意接受门规处罚。”
  欧阳华点了点头,道:“在你来之前,我们已经商量好,就罚你在深渊崖思过半年,你可服从?”
  陈凡顿时一愣,他原本以为对方的处罚会尤为严重,没想到仅是思过这样简单。
  陈凡如今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先天四层,在何处修行都是修行,这样的处罚对他来讲,已经不算是什么处罚了。
  陈凡自然知道这几位长老对自己有些庇护,心里顿时涌过一阵暖流,他赶忙抱拳行礼,道:“多谢长老手下留情!”
  那四位长老又嘱托了陈凡一些事情后,吩咐陈凡三日后,起身前往深渊崖思过,陈凡点头答应之后,这才离开了大殿。
  那四位长老相互看了看,不约而同地笑着摇摇头。
  “这孩子确实是个好苗子,若是加以培养,修为不比陆琪两位弟子差多少。”
  “赵候此人行事素来阴狠,死了作罢,陈凡也为青云山扫除了一颗毒瘤。”
  “可规矩总是要有的,无规矩不成方圆,深渊崖思过,从另一个方面说来,也算是给他一次机会。”
  按照四位长老的安排,陈凡明日就会进入深渊思过,不过这期间丹药和灵石照常发放,这让陈凡欣慰不已。
  这深渊崖,陈凡在青云山也偶尔听到过,此地是青云山开派以来,就已经存在的地方,相传在这深渊之地,曾有不少强者于此打坐参禅,最终得道。
  就连青云山的开派祖师青牛老祖,曾经也在这深渊崖上修炼道法,是一处非常神秘的地方。
  长老们安排陈凡去思过,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也是想给陈凡一个机会,陈凡心中自然明白。
  回到洞府之后,陈凡拿出漆黑的小木盒,装进怀里,然后在傍晚时分,钻进了黑山深处,斩杀了几只妖兽,获取了几颗内丹,准备在深渊崖内思过的时候用。
  次日,陈凡离开了洞府,打算去往丹药坊换取一些丹药,陈凡需要大量的丹药辅佐,虽说主峰弟子的资源要远远超过寻常弟子,可总归还是有限制的。
  可是让陈丹失望的是,那上官平长老,近些日子并没有炼制丹药。
  如果不是因为陈凡迫切希望提高修为,对于这丹药坊,他是非常抵触的,尤其是那个上官平长老,身子佝偻,双目泛着绿光,整个人看上去如同一具古尸一般,让人头皮发麻。
  尤其是对方在看陈凡之时,陈凡总感觉他不像是在看一个活人,反而更像是一只猎物,这种感觉陈凡非常不喜欢。
  两日之后,陈凡正在洞府中打坐调息之时,双目突然一皱,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伸手祭出玉简,一道光芒冲出,眼前的石门轰然开启。
  月光下缓缓走来一道曼妙的身影,由于月光在其背后,使得陆琪那张风华绝代的面庞,难以被看清楚。
  陈凡赶忙起身,抱拳道:“陆琪师姐。”
  陆琪点点头,脸色仍旧波澜不惊,缓缓地朝着陈凡洞府走进,四处打量了一番洞府,而后目光放在了陈凡身上。
  “我与王师弟也曾去过思过崖。”
  陆琪刚一开口,陈凡就愣了一下,莫非这师姐与师兄也曾犯过错误,接受过处罚?
  似是感受到了陈凡心中所想,陆琪缓缓开口,道:“思过崖曾是历代强者悟道修炼之处,虽说现在过去已有百年,可其中蕴藏的奥妙,可谓是无穷无尽。”
  听闻陆琪的话,陈凡顿时一愣,即便他早就知道这思过崖不一般,可从陆琪的口中听到,更加让他微微吃惊。
  陈凡问道:“不知陆琪师姐在这思过崖,可曾有所收获?”
  陆琪微微皱眉后,道:“全靠机缘,即便没有收获,此地也是一处绝佳的修炼之地,你可明白?”
  陈凡点了点头,他如何不明白长老们的良苦用心,笑道:“师弟明白。”
  “明白就好……”陆琪说完之后,转身朝着洞府外界缓缓离去,可正要走到石门处时,又突然转过身来说道:“还有,司徒皓月来历不凡,当年是欧阳长老亲自将他提拔进主峰,并非燕国之人,你不要去招惹他。”
  陆琪再次提及司徒皓月,可见这司徒皓月并不好惹,他点了点头,道:“我明白。”
  然而,陆琪在他的眼中,还是看到了一丝其他的东西,她欲言又止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出了洞府。
  陈凡不会忘记,当日在比试广场,仿佛全世界背弃了自己。
  只因为司徒皓月的一句话。他忘不了自己渴望变强的执着,总有一天,他会夺回属于自己的尊严,不管对方是谁。
  次日清晨,陈凡在弟子的带领下,前往了深渊崖,进行半年之久的思过。
  深渊崖位于东峰后山一处悬崖边上,这里长年不见踪迹,登山的台阶也被岁月蚕食的不像样子。
  陈凡来到悬崖边上之后,立刻就看到了一座半人高的石碑,石碑早就充满了岁月的痕迹,残破不堪。
  上面刻着两个字,圣崖,至于其他的部分已经随着碎裂的石块,支离破碎。
  在这座石碑前方,是一片如一条黑龙横亘的深渊,深渊对面便是成片的山峰林立,足足有三座大岳并在一起,气势威武不凡。
  陈凡内心微微震撼,在这东峰后山,他从未看到过如此壮丽的景色,仿佛俯瞰人世间一般,让人感觉羽化登仙,。
  身旁的弟子见陈凡久久不见动作,忍不住上前提醒了他一声,小声说道:“陈凡师兄,时间差不多了,您看……”
  “好。”陈凡收敛心神,这才长舒一口气。
  他望着前方半米处的深渊,如同魔窟一般深不可测,光是从下方传上来的寒风,就吹的陈凡全身起鸡皮疙瘩。
  “思过崖就在下方?”陈凡多少有些紧张,他如今还未达到先天七层,无法驭风而行,一但失误必死无疑。
  弟子从怀中掏出一枚洁白的玉简,恭恭敬敬地递给陈凡,说道:“玉简会助师兄一臂之力,思过崖思过六个月后,它便会带陈凡师兄上来。”
  陈凡接过玉简,沉默片刻后,立刻祭出一丝灵气灌注在玉简当中,刹那间在这玉简内冲出一团洁白的光芒,将陈凡的身体笼罩了起来。
  与此同时,陈凡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撕扯之力,从深渊下方传来,令他一下子腾空而起,四周狂风呼啸,吹的陈凡眼睛难以睁开,身子直奔深渊底部冲下去。
  身后那个弟子见到陈凡冲下深渊之后,叹息一声,转身离开了此地。
  “近十年来,唯有陆琪师姐进入过思过崖,这陈凡师兄,想必日后定然也是一位不凡的强者……”
  陈凡的身子极速地朝着下方坠落,四周的风声在他耳边吹过,让他起了一身冷汗。
  仅仅在刹那间,上空的光芒就已经消失不见,陈凡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如果任由身子这样坠落下去,恐怕直会摔成一堆肉泥。
  幸好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就在坠落十几息后,他下落的速度明显变慢了一些,仿佛脚下踩着一团云彩一般,这种感觉让陈凡从未有过。
  大约半个时辰后,陈凡降落在了一片石台上,身上的白光消失不见,抬头仍旧可以看到巴掌大的天空,这里的光线虽然微弱,但还是可以看清楚四周的景象。
  这片石台是深渊半腰向外凸出的平台,四周长着青葱的树木,纵然现在气候高冷,可是它们完全不受影响。
  石台后方就是一口山洞,山洞周围长满了藤蔓,如同一条条蟒蛇一般粗壮有力,把石洞掩盖住了。如果不仔细看,真的难以发现。
  “想必这里,就是传说中的思过崖了……”
  陈凡呢喃出声,声音在安静的深渊中飘荡,竟有一股空谷传幽之感。
  他小心翼翼的收起玉简,转身来到洞口前,手掌捻诀,射出几道风刃。
  “咔嚓”几声就将洞口的藤蔓斩断,然后便钻了进去。
  原本陈凡以为此地定然漆黑一片,可是走进洞府才发现,这里的墙壁四周,被施加了封印,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如水潭上的倒影一般,将整座山洞照的异常清晰。
  这座洞府出奇的大,然而里面的陈设却十分简单,仅有一张石桌,石桌上摆放着一副残棋,棋子都是用岩石雕刻而成,石桌前后有两个石墩对着,仿佛这里曾经有两个高手博弈。
  陈凡走到石桌近旁,发现这里早就已经布满了灰尘,多半是很长时间没有人前来了,他稍微看了一眼桌上的棋局之后,便移开了目光。
  他虽是一介书生,可对于这博弈之术,陈凡还真不算怎么精通。
  他环顾四周,正前方有一张石床,床上铺着草席,同样是布满了灰尘,除了这两样陈设之外,洞府中已经没有任何东西。
  只不过在四周的墙壁上,陈凡看到了一些奇异的雕刻,不知道刻的是什么东西,这样的文字或者图案太过于古老,看起来距离现在也有千年。
  陈凡没有任何犹豫,将洞府内的灰尘打扫干净之后,便盘坐在石床上,开始运功调息,看看此地究竟有何不同之处。
  随着功大法的运转,陈凡的身子逐渐闪烁起淡淡的光芒来,在这寂静的深渊崖之内,他就如同老僧入定一般祥和。
  陈凡从未在这种地方打坐,四周没有任何声音,一片安静,甚至他可以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此地的灵气非常浓郁,历史上曾有不少强者降临过此地,陈凡如今同样在此打坐悟道,难免会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打坐中的陈凡,仿佛察觉到了什么,突然睁开眼睛,朝着身子前方看去。
  “嗯?”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