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先天四层

更新时间:2017-07-20 19:05:17 作者:火焰上跳舞 字数:3952

这个被打成重伤的书生,名叫王有才,乃是商云县一介普通的书生,与陈凡一样,考试落榜,偶然之下被青云山弟子寻到,所以被收为了不记名弟子。此人同样在小胖子家里借过钱,所以小胖子认识。
  与他同来的年轻人共有五人,其中三人因为心性不过关,被送了回去,只有两个人获得了资格留了下来。
  这个年轻人长得眉清目秀,身材偏瘦,与陈凡当年上山的时候差不了多少,都是穷书生。
  陈凡将他的伤势恢复之后,三个人来到竹林小屋,王有才简单的梳洗了一下,抱拳感谢陈凡二人。
  “拜见陈凡师兄,多谢陈凡师兄今日相救,小生感激不尽!”
  “先前那人为何要伤你,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吗?”小胖子问道。
  王有才哼了一声,道:“他想让我做他的随从,附庸风雅,小生我不肯,他便出言羞辱我,最后便又对我动了手。”
  小胖子点了点头,这一幕和当年陈凡到来之时所发生的,倒是有些相似。
  随后小胖子问道:“怎么就你自己在这,另一个人怎么没看到?”
  王有才冷哼一声,脸上顿时露出愤怒之色,道:“此人与他们沆瀣一气,小生不屑与之同列!”
  王有身子单薄,然而却给人一种坚韧之感,世人皆以为书生虚弱不堪,只懂满口仁义道德,却不知道文人风骨是何。
  小胖子叹了一口气,转身看了看一言不发的陈凡,心想,这家伙和陈凡当初来的时候一个脾气,读书读多了,脑子都变傻了吗?
  陈凡对着王有才问道:“王才子,何为圣人之言?”
  “礼乐、仁义、忠恕……”王有才不假思索,立刻开口回答。
  陈凡没有说话,看着窗外被风吹动的竹林,如今已经是傍晚时分,晚霞灿烂而又美丽,许久之后,陈凡再次淡淡的开口。
  “那么,什么是命运?”
  “命运?”王有才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房间内很安静,唯有外面的竹林被风吹动,发出沙沙的响声,陈凡抬手轻轻一挥,那喧闹的风声,仿佛被人定在了虚空,一切声音消失不见。
  “我也是商云县一介普通书生……”
  陈凡看着窗外,淡淡地开口,他似乎想要指点这个少年。
  “陈……陈师兄竟然也是书生?”
  王有才非常震惊,他早就听说过陈凡的大名,击败赵刚兄弟二人,被选为主峰弟子,今日对方出手杀人,更是眉头都不眨一下。
  王有才很难将陈凡与书生联系在一起。
  “我可以告诉你,圣人之道,已无用。”
  陈凡淡淡开口,说完之后缓地的朝着门外走去,留下那王有才呆呆的愣在那里。
  陈凡从此人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忍不住想要指点他一番,如果王有才真的能想通了,陈凡定然会祝他一臂之力,可若是此人无法想通,留在青云山,迟早也会死于非命。
  世间法则本就如此,强者为尊,强者为圣,他们所言,就是圣人之言,所有信仰之人,就是圣人。
  陈凡走出房门后,小胖子追了出来,问道:“陈凡,我决定先留在这里几天,我怕王有才有什么闪失。”
  陈凡点了点头,道:“也好,不过你一切小心一些,赵候对我的报复没有成功,此事恐怕还难以过去。”
  小胖子笑道:“我知道。”
  陈凡转身离开了外宗,走在外宗院落前的青石上时,陈凡看到了那个蓝衣青年,此刻仍旧盘坐在青石上,紧闭的双目,随着陈凡的到来,立刻睁开。
  “拜见陈凡师弟。”王青山赶紧起身,抱拳弯腰行礼。
  “师兄不必如此。”师兄向师弟行此大礼,陈凡的确不敢担,他如今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先天三层巅峰,很容易就能看穿,眼前这个人的修为在先天三层初期。
  “陈凡师兄天赋过人,确实让我等汗颜。”蓝衣青年笑道,陈凡击败赵候的事情,已经在整个外宗传遍了。
  “说这话有些见外了,想来我还是多亏了你的帮忙。”陈凡笑道。
  “师弟严重了。”
  陈凡看着他,笑着说道:“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可否……”
  “陈凡师弟直说便是!”王青山答应的非常痛快。
  陈凡淡淡的说道:“是这样,王有才是我的一个故人,如果此人适合修行,请稍微关照一些,倘若此人仍旧奉行圣人之道,你也保证他的性命,让他安稳下山,如何?”
  “他是您的故人?早知如此,我定然不会助手旁观!”王青山有些惊讶。
  陈凡笑道:“一切平常对待,修炼一途,还得靠他自己。”
  “师弟说的对。”
  陈凡离开外宗之后,便在玉简的带领下,直接来到了东峰深处,穿过一片山涧后,远远的看到了一座高台,修建在半山腰,四周奇花异卉常年不谢,即便如今天气转冷,仍旧傲然而立。
  很快,陈凡就登上了台阶,来到了这座石台前,看着眼前紧闭的洞府,陈凡心头一阵狂跳。
  “这座洞府,比陆琪师姐送给我的洞府还要宽阔数倍,主峰弟子的待遇,果真是不同!”
  此地一片安静,整个主峰上的修士,也不超过五人,除却陈凡之外,这里没有任何弟子。并且在这山峰上,灵气异常的充沛,不用刻意运转功法,便会有淡淡的灵气冲进身子中,陈凡顿感神清气爽!
  石门轰然而开后,陈凡激动地迈进入了洞府中。
  整座洞府一片明亮,不仅光线非常充足而且十分干燥,是一处绝佳的修炼之处。
  洞府内的陈设非常简单,角落摆着一张石床,中间是一张石桌,圆桌下方围着四个石凳,总体布局非常简单清晰。
  洞府内有两间石室,其中一个是用来打坐修行,另一个被石门封死,陈凡转了一圈后,越看越满意。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那封闭的石室前,略一沉吟,陈凡将手中玉简祭出,一道光芒射如石门中,这石室的石门立刻缓缓开启,在这一刹那,一股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陈凡看着石室内之物,顿时心底颤抖!
  “这座灵泉,比陆琪师姐的要大三倍不止!”
  许久,陈凡才恢复过来,怔怔地看着这座灵泉,它就像是一口五彩斑斓的古井,正在向外喷薄着七彩灵气。
  斑斓光晕缭绕,有种让人炫目的感觉,这口灵泉实在是太珍贵了,不知道灵气在这里积累的多久,石门开启的瞬间,立刻如潮水一般将陈凡包裹了,落入口鼻间化作甘甜,沁人心脾!
  “难怪所有人都想进入主峰当弟子,这种珍贵的资源,比丹药要强数倍不止!”
  想到这里,陈凡立刻盘膝而坐,借着这浓郁的天地灵气,开始打坐调息,运转内功心法。
  四周的墙壁上被施加了封印,那些浓郁的灵气难以散尽,被完全封在了洞府中,陈凡并不害怕它会消失。
  两个时辰之后,洞府内的灵气被陈凡完全吸收,他丹田内华光闪耀,一股强大的生命气息,在蠢蠢欲动。
  刷!
  陈凡瞬间睁开双目,整个身子散发着淡淡的金光,他的眼睛也被金光充斥着,随着呼吸吐纳之间,一股强横的力量,在他的体内疯狂的凝聚。
  “凝!”
  陈凡双手立刻捻诀,体内的灵气在刹那间咆哮起来,身子内部不断响起闷雷一般的声音,他的骨骼也在咔咔作响,身上更有大量的泥垢钻出来,贴在了白色的贴身长衫上。
  随着时间的流逝,陈凡身上的泥垢越来越多,体内响起来的声音也越来越频繁,他似乎感受到了一股痛苦,额头上渐渐地冒出了一层汗珠。
  不过纵然如此,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波动,却还在不断地攀升,眨眼之间已经穿越了先天三层的境界。
  终于,这种情况,在持续了两个时辰之后,陈凡的眉头才渐渐地平缓下来,身上的气息攀升的速度也开始变缓了。
  又过了一个时辰,陈凡一下子站了起来,他奋力朝着虚空打出一拳,这一拳造成的威力十分惊人,竟然打的空气都响起了气爆之声!
  随着这一拳轰出,陈凡的身子犹如变成了无底洞,无论是灵泉中的灵气,还是洞府外界的灵气,此刻全都冲了进来,如同潮水一般朝着陈凡的身子内涌入!
  与此同时,陈凡赶紧将漆黑的小木盒掏了出来,青色的光芒也开始朝着陈凡的身子里涌入。
  这漆黑的小木盒由于承受了司徒皓月的一击,如今已经变得异常虚弱,它身上的青光已经几乎微不可察。
  也正是因为这小木盒的缘故,陈凡才抵挡住了司徒皓月的一道攻击,否则的话两指点在自己的身上,恐怕当场就会被废掉!
  小木盒随着浓郁灵气的进入,身上的青光逐渐的亮了起来,陈凡感受到了它独特的力量进入体内,使得它身上的骨骼和力量,也在缓慢地增加着。
  一直到三个时辰后,这种状态才完全停了下来,陈凡感觉身上的力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远远超越了先天三层!
  “先天凝气四层!我竟然达到了四层!”
  感受到体内强悍的战力之后,陈凡内心激动的无以言表,眼睛通红,连喘气都变得异常粗重起来。
  “这座洞府中的灵气实在是太充沛了,短短几个时辰的修炼,竟然抵得上我几个月的打坐!”
  灵泉喷出来的灵气,不知道积攒了多少岁月,被完全封印在这间石室当中,如今突然爆发开来,达到的效用可谓是恐怖!
  陈凡深吸一口气,眼中坚定的光芒越来越亮,他坚信自己总有一天可以超越司徒皓月,洗刷自己当日的耻辱!
  陈凡打开了洞府石门,四周已经一片漆黑,头顶上空,一轮皎洁的明月高高悬挂着,星光闪烁。
  陈凡站在一块巨大的青石上,看着漆黑的苍穹,怔怔入神,随后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嘴里发出一阵冷哼。
  “即便现在超越不了司徒皓月,可那赵候已经无法威胁我的安全!”
  想到这里,陈凡眼中露出一丝凶光,在黑暗中尤为骇人,他一挥衣袖,转身再次踏进了洞府,随着石门轰然降落,陈凡的身影消失不见。
  陈凡要确保实力完全足够的情况下,再去找赵候算账。赵候对他所做的一切,陈凡不可能会忘掉,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两天之后的清晨,陈凡打开了洞府石门,再次走了出来,这一次他身上的气息更为强大,整个人仿佛与四周环境融为了一体,让人心生缥缈之感。
  陈凡脚步轻盈,迈步朝着山下走去,很快就来到了一座小峰的半山腰,沿着台阶一步一步朝着山峰上走去。
  时间不长,陈凡就已经登上了这座山峰,来到了一片广场上,此地有不少的修士存在,见到陈凡的到来非常吃惊,立刻纷纷站了起来,眼中露出一丝惊讶。
  陈凡乃是一个师弟,竟然击败了身为师兄的赵候,即便是压制同等的修为,也让人心里多少有些羞愧。
  “赵候在何处?”陈凡淡淡的开口,目光望着前方。
  “此地是你可以随便进入的吗?”其中一个身穿白衣的师兄,立刻站起来,冷笑的看着陈凡。
  “轰!”
  蓦然间,陈凡抬起手臂,朝着此人的身子猛然一点,广场上刹那间狂风呼啸,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撞在了此人的胸口上,所有人都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这个身穿白衣的师兄,连抵挡的勇气都没有,直接被陈凡一下子轰飞了出去,落地后大口吐血。
  “先天四层!”那些想要开口呵斥陈凡的人,瞬间闭上了嘴巴!
  陈凡脸色漠然,慢慢朝着前方走去,一边走一边问道:“赵候在何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