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你错了

更新时间:2017-07-20 19:04:47 作者:火焰上跳舞 字数:3706

陆琪原本还想安慰陈凡几句,可到底没有说出什么,转身缓缓走出了洞府。
  第二天清晨,陈凡正在打坐之时,洞府门前就传来了弟子的声音,能踏入禁制来到这里的弟子,想必身份肯定不会一般。
  “拜见陈凡师兄,长老命我将你接入东峰修炼。”
  听闻此话,陈凡睁开了眼睛,虽然说他早就知晓这几天会有人来接自己,却没有想到这样快。
  随着洞府大门轰然而起,陈凡慢慢地从洞府中走了出来,眼前站着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年,一脸恭敬之色。
  “劳烦你了,不知道你可否先随我去个地方?”陈凡淡淡开口说道。
  年轻人抱拳说道:“师兄说笑了,自然可以。”
  “嗯。”
  陈凡点了点头,顺山上的台阶,一步一步朝着青云山下走去,时间不长就来到了后山,见到了小胖子。
  陈凡与小胖子简单的说明了情况后,嘱咐他赶紧回家,留在青云山不安全。
  小胖子点点头,道:“我明日就离去,今日听说又有新的弟子被选上山,我想去看看热闹。你身子没事了吧?”
  “我没事了,总之你一切小心点。”陈凡拍了拍他那肉嘟嘟的肩膀,然后又给小胖子留下了几颗妖丹,告诉他无论在哪里,也不要忘记修行。
  小胖子点点头,说道:“日后我若是想你了,就去东峰找你。”
  陈凡点了点头,转身看着那个少年,说道:“我们走吧。”
  “是。”
  这个少年在前方带路,朝着东边山峰走去。远远的,陈凡就已经看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此山青葱翠绿,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岁月,巍峨沉浑。
  只有青云山内极少数的弟子,才有资格进入主峰修行,这对于弟子来说,无疑是一个非常光荣的事情。
  时间不长,陈凡在年轻人的带领下,就踏上了东峰的山脉,此地的禁制非常厉害,如果不是因为那年轻人手持特殊信物,想要强行踏上山峰,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毕竟这青云山四座主峰,乃是代表着青云山的几百年来的根基,自然要更为看重一些。
  “陈凡师兄,穿过前方的那片树林,就可以看到长老门所在的大殿了。”年轻人一边踏上台阶,一边转身对陈凡解释。
  “嗯。”陈凡点点头。
  一路上,两个人闲聊了几句,这个年轻人知道陈凡的身份和修为,言语之间显得非常客气,替陈凡解答了不少疑惑。
  两个人穿越树林,来到大殿之时,陈凡不禁对眼前这古老沧桑的大殿震惊不已。
  整座大殿修建在山体半腰之中,气势磅礴,体积之大已经超过了陈凡的想象,尤其是门口的左右两边的青牛雕像,足足有一间房子那么大,整座大殿透着一股古老的气息,里面有人影走动。
  大殿正前方,是一座洁白的石桥,桥上雕刻着奇异的花纹,桥下便是万丈深渊。
  两个人走过石桥台阶,来到了大殿门前,里面早就已经有长老在等候,其中陆琪师姐和王腾也在这里。
  “拜见长老!”陈凡与那个年轻人同时跪拜在地。
  “不必多礼。”开口之人是曾经主持放丹仪式的金袍老者,此人名叫欧阳华,乃是青云山四大长老中,修为最高的大长老。
  陈凡进来瞬间,大殿里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陈凡,在这段时间以来,有关陈凡的事情,整个青云山几乎都已经知道了。
  金袍老者看着陈凡,此人小小年纪,脸上全无慌张,眼中露出一丝欣赏之色,道:“所谓好事多磨,有些事情遇到了,并非是一件坏事。”
  陈凡自然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抱拳笑道:“晚辈明白。”
  “既然如此,那老夫就不浪费时间了,随我来跪拜青牛老祖。”
  陈凡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金袍老者袖袍一挥,眼前的虚空嗡嗡作响,紧接着,一道漩涡凭空出现在了所有人眼前。
  漩涡越来越快,最后在里面渐渐地浮现出一尊青牛雕像,此雕像比起陈凡当日参拜的稍微小一些,不过仍旧气势如虹。它方一出现,所有人就已经感受到了一股让人心惊肉跳的气息迎面扑来,实在可怕。
  “拜见青牛老祖!”大殿里所有的人,立刻抱拳行礼,陈凡也跟着他们一块行礼。
  “弟子欧阳华,奉老祖命令,将陈凡选为主峰弟子!”
  青牛雕像完全的出现在众人眼前,这尊雕像通体青色,牛角朝天,身上被一股淡淡的光芒笼罩着,威武不凡。
  欧阳华参拜完之后,缓缓的从怀中掏出一枚腰牌,上面刻着陈凡二字。
  陈凡在接过来之时,感觉心情沉甸甸的。
  “我宣布,从此陈凡乃我东峰弟子,享受主峰弟子的一切待遇!”欧阳华的声音异常响亮,在大殿内缓缓回荡着。
  无论是陆琪,还是他背后的王腾,或者其他三位长老,眼中全都露出欣慰之色,主峰弟子近几年越来越少,能得到青牛老祖的青睐,实在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在这一刻,陈凡心脏狂跳,说不激动是不可能的,他抱拳行礼道:“多谢长老!”
  “不必如此多礼。”欧阳华淡淡一笑。
  随后,欧阳华赠给了陈凡青色的长袍,还有一枚玉简,玉简上所刻着的坐标,便就是他在主峰的洞府。
  交代完一切事宜之后,天色已经快要傍晚,陈凡再次抱拳拜谢后,便离开了大殿。
  陈凡非常明白,从今往后,他便是主峰的弟子,无论是功法还是资源,都将源源不断的被提供着,再也不用以身涉险去斩杀妖兽换取内丹了。
  他相信,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和资源,终有一天会将司徒皓月踩在脚下。
  陈凡按照玉简的指示,飞快地朝着东峰深处走去,可是就在他来到一片山间的时候,突然发现了小胖子的身影,他正在站在东峰山半腰,一脸焦急的等待着。
  “小胖子!”陈凡收起玉简,飞快地朝着山半腰跑去,穿过一片树林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小胖子的身影。
  “小凡!你终于出来了!”
  小胖子满脸慌张之色,让陈凡意识到不妙,赶忙问道:“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
  小胖子慌慌张张地说道:“杀人了……商云县的一个书生,他是我的熟人,他快被打死了!”
  “什么?”陈凡听到之后,脸色骤变,赶紧拽着小胖子,如一阵风般,朝着外宗飞奔而去。
  “到底怎么回事,赶紧跟我说说?”陈凡一边跑一变询问。
  小胖子说道:“还能怎么回事,就和我们当初来的时候一样,他们人太多了,小胖子我拦不住!”
  很快,陈凡就带着小胖子来到了外宗地盘,远远的,就看到了一群人围在那里看热闹。
  一个身体健壮的大汉,正满脸狰狞的揪着一个身子消瘦的年轻人的头发,笑的满脸狂傲。
  地上有一滩鲜血,显然就是这个消瘦的年轻人刚刚留下来的。
  四周的弟子一个个鼓掌呐喊,没有任何人去同情或者劝阻。
  “哈哈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也敢如此不自量力,敢跟你虎爷我过不去,你跪不跪?”
  这个自称虎爷的大汉,揪着年轻人的头发,狠狠地将他拽到自己跟前。
  “圣人言,君子宁死……”
  “砰!”
  这个年轻人还没说完,这个壮硕大汉猛然抬起膝盖,狠狠地定在了对方的脸上,就听“咔嚓”一声,这个年轻人的鼻梁骨碎裂,脸上的鲜血很快流了下来。
  “还跟老子整什么圣人,老子不认识什么圣人,就问你跪不跪?!”
  壮汉一脸冷笑,扯着那满脸鲜血的书生,再次问道,而身后所有人都在呐喊助威。
  “我……我绝不会……”年轻人的声音已经非常微弱,连一句完整的话都难以说完,脸上不断有血滴在地面上,完全凭借对方揪着自己的头发,才能勉强站立着。
  “好,真有骨气,我看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老子不吃你这一套!”
  说着,这个壮汉又继续想要动手。
  这一幕,与陈凡当初上山的一幕惊人的相似,只不过对方没有小木盒的缘故,下场比陈凡凄惨了许多。
  “倘若当年我的手中没有小木盒,恐怕下场也会如此吧?”陈凡在心里问自己。
  “小凡,他是我朋友,你快去救救他!”
  小胖子满脸焦急,正朝着陈凡呼喊之时,发现陈凡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再一转身,他已经出现了前方壮汉的身边。
  “那你吃哪一套?”就在那壮汉再次动手之时,陈凡的声音蓦然从他背后响起,让他吓了一跳。
  “你这小子是哪冒出来的,想找死吗?”这个壮汉一只手揪着这个书生的头发,另一只手抬起来指着陈凡的鼻子,恶狠狠地瞪着他。
  就在周遭人群骚动一瞬,突然有人将陈凡给认了出来,吓得语气都变了,哆哆嗦嗦说道:“陈……是陈凡师兄!”
  陈凡的名声在外宗可不算小,尤其是将赵候击败之后,几乎没有弟子没听过他的名字。
  此刻,随着陈凡名字的响起,人群中仿佛炸开了锅,而那个壮汉,此刻也听到了众人的声音,脸色猛然间就变了。
  “你……你是,陈凡师兄!”这个壮汉立刻放开那个书生,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连忙叩头。
  “拜见陈凡师兄,师弟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师兄还望师兄饶我狗命!”
  陈凡不过刚入门的弟子,能在内宗弄出如此动静,如何能让人不怕。
  陈凡冷冷地看着他,随后将目光放在了满脸是血的书生身上,他轻轻地抬起手臂,一股浓郁的灵气刹那间冲出,钻进年轻人的身子后,令他身上的伤势逐渐恢复了起来。
  随着这个年轻人的眼睛缓缓睁开,陈凡俯视着他,淡淡的问道:“你为何不跪?”
  “圣人言……君子宁死不屈……”年轻人淡淡的开口。
  陈凡冷笑道:“死去一切万事空,都是糊弄无知之人罢了,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跪不跪?”
  “我……我不……”年轻人眼睛通红,即便说话不利索,然而语气的那种坚定,却让陈凡听得真切。
  “哈哈哈……”陈凡猛然间仰天大笑起来,所有人都被他吓了一跳,没有人知道他在笑什么。
  “圣人?圣人……可笑的圣人,可悲啊!”
  就在众人疑惑不解中,陈凡猛地挥动巴掌,一条火蛇出现在掌心,直接穿透了那壮汉的心脏,对方瞪着大眼,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在一脸茫然中缓缓倒地死去了……
  在这一刻,所有人脸色大变,倒吸一口冷气,陈凡说杀人就杀人,让他们感觉身子冰冷,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就连小胖子也是大吃一惊。
  陈凡笑完之后,俯视着这个年轻人,声音冷淡的说道:“你抬起头来,看着我。”
  年轻人脸色苍白,血迹遮住了他原本秀气的面孔,他带着一丝惧怕,盯着陈凡的眼睛。
  陈凡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摇了摇头,声音低沉而又沙哑道:“你错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