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小小惩戒

更新时间:2017-07-20 19:03:35 作者:火焰上跳舞 字数:3264

“我的东西,我给你才是你的,我不给你,那就不属于你。”司徒皓月仍旧一脸随和,只不过他身上传来的压力,越来越重,让陈凡仿佛觉得身上扛了一座巨山,连喘息都变得异常粗重起来。
  “哼!”赵候站在不远处,看着陈凡如此狼狈的魔模样,忍不住冷笑起来,暗道对方不知死活。
  “你的话,可以代表门规吗?”陈凡红着眼,身上的所有骨骼,仿佛隐隐作响起来。
  “我的话,代表我自己。”司徒皓月淡淡一笑,蓦然间眼中射出两束精光。
  随后,他向前迈了一步,同时抬起了手掌,朝着陈凡那里轻轻一点。
  刹那间,整个广场风起云涌,狂风呼啸,一股强大的气浪,猛然席卷而出,笼罩四周,也将陈凡死死锁定,难以活动。
  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力量涌上陈凡胸口,瞬间撕裂他的衣服,就在这时,在陈凡怀里的小木盒,散发出来一道青光,将他的身子完全笼罩了起来,阻挡下了这道攻击。
  不过,陈凡的储物袋却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吸引力,瞬间脱离了他的身体,朝着对方的手中飞去。
  司徒皓月脸上依旧亲和,伸手抓住陈凡的储物袋后,再次迈动脚步,同时朝着对方又点了一指。
  “轰!”
  随着第二指的落下,陈凡身前的光幕顿时扭曲,断断续续的闪烁了几下后,瞬间四分五裂。
  陈凡的嘴角溢出鲜血,身体的压力一下子暴增,全身的骨头都快要完全碎裂了,可是他还是死死的咬着牙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处。
  司徒皓月依旧笑的很随和,仿佛先前的那两个攻击,只是随便地挥一挥衣袖,小小惩戒一般。
  他笑着迈出了第三步一股狂风吹动陈凡的身躯,如有一只无形大手,,落在了陈凡前,将他狠狠地拍飞了出去。
  陈凡面色苍白,坠落在地面之后,口中往外大口吐血,不过他仍然咬牙站了起来,眼中已浮现血丝。他的双手死死地攥紧,鲜血顺着手指缝渗出下来,落在了广场上。
  “废你修为,断你一只手臂,算是对你的小小惩戒。”司徒皓月还是笑着,温和的声音回荡,他向着陈凡的胸口,点出了第四指。
  陈凡一言不发,冷冷地望着司徒皓月,没有咆哮,没有大喊,而就站在那里,死死地盯着司徒皓月的眼睛。
  他的手掌还在滴答滴答的流血,身上的骨骼也在隐隐作痛,不知道究竟断了多少根,他已经觉不到疼了,指甲深深地陷进了肉里,血肉模糊。
  四周刹那间一片安静,所有的目光都停留在了陈凡的身上,但那些目光中,全都带着嘲笑,将陈凡与这片世界孤立了起来,没有人去施舍同情给他,更没有人觉得司徒皓月做的有些过分。
  在他们眼里,司徒皓月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对的。
  陈凡没有任何屈服的样子,脸上也没有害怕的神色,他就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的手指头缓缓点下。
  四周再次刮起了凛冽的寒风,狂风呼啸,将在场的所有人吹地摇摇晃晃,随着司徒皓月的这一只手臂的落下,刹那间一股无法抵挡的力量,如排山倒海一般,猛然朝着陈凡的身子冲去。
  如果这次被击中,陈凡此生恐怕也难以修行。
  “唉。”眼看这一击即将冲到陈凡身前,留在这刹那间,一道叹息从远处的山峰中传来,与此同时,一股柔和之力,蓦然间出现在了陈凡身前,让这势在必得的一击落了空。
  “轰!”
  两股力量相撞,立刻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推力,将近旁的所有人震的后退三尺,陈凡的身子更是直接被震飞了出去。
  广场上出现了一位老者,此人正是当初安排陈凡进入主峰修行的长老之一,还亲自探查过他的身体。
  “你也已经带走他的东西,还是放他一条生路吧。”
  这个老者穿着灰色长袍,皱着眉头,他抬头看向缓缓站起来的陈凡,对方拳头还在滴血,身上的伤势一目了然,顿时叹息一声,再次看向了司徒皓月。
  “既然南峰长老阻止,晚辈自然要给您面子。”
  司徒皓月神色淡然,微微一笑,完全没有因为对方是长老而露出恭敬之色,说完之后,并未看陈凡一眼,转身便离开了此地。
  他长发飘扬,身影挺拔,风采依旧,那些弟子们,还在回忆方才对方的潇洒与淡然。
  在司徒皓月眼里,陈凡仅仅是一个蝼蚁而已,是生是死,根本不在乎,至于那赵候,在司徒皓月离开之后,也灰溜溜地离开了广场。
  “没事了。”长老叹了一口气,目光中露出柔和之色,看向了陈凡。
  陈凡看的四周广场的女弟子,一个个如痴如醉,就算其他修士,也仿佛还沉浸在先前的战斗中,无人理会陈凡,似乎早就忘记了此人的存在。
  与司徒皓月相比,陈凡仿佛已经站在了所有人的对立面,此时的他非常狼狈,产生了从未有过的无力感。
  随着司徒皓月的离去,陈凡咬着牙,强忍着骨骼碎裂带来的痛苦,转身对着长老深深抱拳一拜,拖着流血的身子,一步一步朝着远处走去,犹如一匹受伤的孤狼。
  这个长老看着陈凡逐渐远去的背影,连连叹息,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总有一天,我会将欠我的,通通夺回来!”
  陈凡忍着剧痛,每抬起一步,就仿佛全身碎裂一般,艰难地一步一步走到了自己的洞府门前。
  随着洞府的轰然而起,小胖子的声音猛然传了出来,惊道:“陈凡!”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后,陈凡再也只撑不住,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鲜血很快流了一地。
  “我的天!”
  小胖子完全吓坏了,他赶紧跑过去抱起陈凡的身子,立刻就回了洞府,等到将陈凡的身子放下之后,他的手掌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小凡!小凡你醒醒!赶紧运功疗伤,不然你会死的!”
  小胖子一边焦急大喊,同时运转灵气,灌注在陈凡的后心,支撑着他心脏的跳动。
  司徒皓月的修为实在是太高了,堪比陆琪师姐,已经达到了先天九层左右,陈凡根本难以抵挡。
  他不肯跪拜,仅仅站在那里,就已经身受重伤。
  陈凡昏迷了足足两天,小胖子守在他的身边,不断地给他提供灵气恢复。
  直到第三天清晨,他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感觉全身剧烈的疼痛,想要撑着地面站起来都异常艰难,手掌和双腿,犹如针刺一般,根本难以接触地面。
  小胖子累的已经趴在灵泉旁边睡着了,陈凡没有叫醒他,一个人安静的躺在地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那双灰暗的双眸中,逐渐亮起了两束光芒,越来越刺眼!
  “司徒皓月,此事,我陈凡与你不会罢休!”
  陈凡忍着手掌的剧痛,狠狠的一拳砸在了地上。
  “小凡,你醒了!”小胖子被陈凡的动静惊醒,抬头瞬间看到陈凡睁开了眼睛,惊喜万分。
  “太好了,小凡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这就给你找点吃的去!”小胖子兴奋的手舞足蹈,立马就站了起来。
  “你……你怎么还没走?”陈凡语气非常虚弱,躺在地上看着小胖子的身影。
  “你没回来我怎么能走,你快运功疗伤,你的伤势太重了!”小胖子满脸关切之色。
  陈凡看到自己身上包扎着纱布,桌子上也盛放着半碗清水,想必这几天以来,都是小胖子在悉心照料自己。
  “谢谢你,小胖子。”陈凡勉强地露出一个笑容。
  “说什么傻话呢!没有你也没有小胖子我现在呢!”
  小胖子低头看着陈凡咧嘴一笑,转身朝着洞府外边走去,他那圆滚滚的背影让陈凡心头温暖不已。
  七日后,陈凡身上的伤势,在体内《凝气诀》不断地运转之下,渐渐地痊愈了一些。
  第八日,他就已经可以自主行走,这让小胖子完全放下心来。
  陈凡没有离开洞府半步,他不想看到任何人,他忘记不了司徒皓月站在广场上,自己那种孤立无助之感,他忘不了那种感觉。
  小胖子走后,陈凡默默的地在洞府内盘膝打坐,感受到身上的痛处,他的内心逐渐开始了变化,这种变化不同于以往。
  直到一日,洞府的大门轰然而开,清晨的阳光照射进来,整个洞府被霞光笼罩。
  陆琪的身影出现在石门处,她身姿曼妙,朝阳在她背后,那张倾国倾城之貌,看的并不真切。
  陈凡没有说话,陆琪也是沉默了片刻,半天才开了口。
  “我闭关已有半月,此事一概不知。”
  “拜见陆琪师姐。”陈凡站起身子来,抱拳一拜。
  “司徒皓月来历不凡,就连长老都要礼让三分,此人的修为已经是先天九层,比起我来也仅稍微弱了一丝,此事……此事还是过去吧。”陆琪师姐缓缓开口,长叹了口气。
  “师弟明白。”陈凡抬起头,淡淡一笑。
  仿佛一切都已经过去,他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愤怒之色,只是在他内心深处,仿佛多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让陆琪同样感受到了他与以前的不同。
  “他若再找你麻烦,你便来找我,先前送你的玉简捏碎即可,纵然在闭关我也会过来。”陆琪师姐淡淡的说道。
  “多谢陆琪师姐,我心中还有疑问,以我的资质,想要踏入先天九层,需要多长时间?”陈凡忽然开口。
  “不到一年的时间,你就已经踏入先天三层,想来你的资质还算不错,如果进入主峰有所造化,踏入先天九层,最快也要十年,慢的话则需要六十年,期间有几个瓶颈,没有机缘很难突破。”
  “我明白了。”陈凡缓缓回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