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司徒皓月

更新时间:2017-07-20 19:03:17 作者:火焰上跳舞 字数:2901

陈凡身上的灵气恢复之后,已经是深夜,他长舒一口气,幸亏此刻有陆琪师姐所赠的灵泉,否则他绝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痊愈。
  “小凡,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小胖子看到陈凡醒来之后,赶紧上前,满脸关切之色。
  “没有什么大碍。”陈凡活动了一下肩膀,站起身运转灵气,指间瞬间冲出一道火焰,落在了四周墙壁上,发出咚的一声,此地拥有禁制,并不会遭受破坏。
  “没事就好,这次比试真把小胖子我吓坏了,我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赵候竟然如此狠毒,想要置你于死地!”小胖子咬牙。
  “早就想到此人心肠歹毒,没想到他胆敢当着长老的面想要置我于死地。”想起先前的那场战斗来,陈凡就感觉心惊肉跳,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拥有这把生锈的铁剑,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你为何不趁机将他……”小胖子做了一个杀头的动作。
  “此人敢在长老面前动手,身后定然有人撑腰,真若杀了他,恐怕会有新的麻烦。”
  “有道理。”
  陈凡将先前从赵候那里得到的绿色葫芦拿了出来,这葫芦非常不凡,竟然连短剑都可以吸进去,一定是十分珍贵的法器。
  两人正饶有兴致地打量法器,门外突然传来赵候的声音,这让陈凡和小胖子同时愣住了。
  “陈凡,速速出来领旨!”
  这声音极为阴柔,使得洞府内仿佛都一下子阴寒起来,陈凡和小胖子的脸色同时一变,预感不妙。
  “领谁的旨!”陈凡声音迅速传了出去,与此同时,他与小胖子二人也踏出了洞府。
  赵候站在山下的台阶上,这里是陆琪的专属领域,眼前这一层禁制他无法突破,只能隔着几十米的距离传音。
  “谁的旨?自然是司徒师兄的旨意,还不跪下领旨!”赵候死死地盯着陈凡,声音极其阴冷。
  陈凡一惊,没有料到赵候背后的靠山竟然是司徒皓月。
  “我为何要跪,有话快说!”陈凡恼怒道。
  “好一个陈凡……”
  赵候咬牙切齿,恨不得将陈凡千刀万剐,尤其是他现在身上的伤势没有好利索。而隐隐作痛的胸口,提醒着他先前的耻辱。
  一个先天四层的师兄,竟然被一个先天三层的师弟击败,并且还被抢夺了兵器,这让他一想起来,就感觉内心无比屈辱。
  “既然你执意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赵候冷哼一声,立刻朗声道:“传司徒师兄口谕,陈凡你身为内宗弟子,却不一心修行,无视内宗的规则,为人更心肠歹毒,但念你年幼,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交出法宝,自断一臂,在众人面前,向赵侯叩头谢罪!”
  赵候的话落入陈凡的耳中后,顿时让他一愣,尤其是后半段话落入陈凡耳中,犹如一根尖针,狠狠地刺进了心脏!
  “内宗有明确规定,谁抢到就是谁的,他的话可比门规?”陈凡忍着愤怒,声音低沉。
  小胖子也被吓坏了,失去一臂,这个惩罚可真是不轻。
  “司徒师兄的口谕,就是门规,明日正午,你便在广场对于道歉,并且接受处罚吧!”赵候脸上瞬间露出得意的冷笑,话罢大袖一甩,转身离去。
  “小凡,这个司徒师兄是什么人啊?”
  小胖子本想骂几句,可是看到陈凡的脸色阴沉至极,预示到了不妙,尤其是方才赵候传话时的语气,让小胖子更加觉得此人非同一般。
  陈凡沉默着,一句话也没有说,明明就是对方挑衅在先,自己出手完全是自保而已,这个司徒皓月竟然不问是非,不光让自己交出法宝,还要让自己断了一只手臂。
  想死来先前他那般随和的模样,陈凡就觉得恶心,此人不过是披着仁义之皮的小人罢了!
  陈凡握紧了拳头,眼露血丝,他感受到了自己的弱小,那种渴望变强,渴望掌控自己命运的决心,此刻如同烈火一般在他内心熊熊燃烧。
  要他断去一臂,陈凡自然不会答应,可对方已经下了口谕,恐怕是不可能收回的。
  “难道真要这样逃走吗?”陈凡内心挣扎。
  “小凡,要不然咱就走吧,这不丢人。”小胖子弱弱开口。
  陈凡仍旧默不作声,半天,才抬起头来,眼中露出疯狂之色。
  “我不走。”陈凡的声音有些低沉,眼里露出了决然之色。
  “小凡……你……”小胖子不知道该如何劝说,他虽然不知道这个司徒皓月是谁,但他第一次看到陈凡这个样子。
  “有些事情,可以逃,有些事情逃了,会后悔一辈子。”陈凡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对小胖子说,又像是对自己说的那样。
  这一夜,两个人都没睡,这一夜他想了很多。
  眼下,除了逃走已经没有办法,可是陈凡骨子里并不是懦弱之人,他做不出来这种事。更何况,赵候不可能会放他走,若是中途阻截自己,自己不一定会安全逃走,还落下一个背叛宗门的名声。
  次日清晨,随着洞府外传来鸟兽之声,陈凡缓缓的站起身子来。
  “小凡……”小胖子忍不住喊了一声。
  “你就留在这,不要出去,灵泉旁边有一把蓝色短剑,如果他日下山,你便找人卖掉此物,可以换取不少钱。也算是还我欠郑员外的钱。”陈凡淡淡地说完后,在小胖子目光的注视下,缓缓走了出去。
  “小凡!”小胖子有些难过,因为对方这话里的言外之意,不仅是让他赶紧离去,更像是在交代后事。
  此刻,陈凡想起了外宗蓝衣师兄的话来,喃喃自语道:“他说的没错,弱肉强食,强者为尊。还是怪自己的修为太弱。”
  陈凡望着天空,深吸口气,到了现在他反而镇定了下来,因为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就算是死,他也要死的有尊严!
  然而,就在陈凡刚刚迈出陆琪师姐领地的时候,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迅速转身看向身后的草丛,赵候的身影从树林中缓缓走了出来。
  “哼,竟然没有逃走,倒也不傻,随我去见司徒师兄吧。”
  赵候阴冷一笑,伸出手来,要在前面带路。
  不得不说赵候此人心机实在太深,竟一晚没有离去,在这守株待兔,防备陈凡逃走,一但对方趁机偷袭,自己恐怕瞬间死于他手。
  陈凡眼中露出愤怒之色,他有些后悔自己没有杀死此人了。
  没多久,二人便走到了比试广场,远远的,陈凡就看到了司徒皓月的身影,对方如众星捧月一般被人围在中间,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随和的笑容。
  他站在人群中央,亲切而又温和地指点四周的弟子,整个人看上去平易近人,异常的潇洒。
  比试广场上,还出现了许多年轻貌美的女弟子,围着司徒皓月,一脸崇拜之色。
  若是换做之前,陈凡或许会对此人有羡慕之感,可如今,他一看到司徒皓月如此这般,内心有股说不出来的厌恶!
  “拜见司徒师兄!”远远地,赵候就开始抱拳行礼。
  “嗯。”司徒皓月见到陈凡和赵候,仅仅是“嗯”了一声,脸上仍旧带着笑容,继续与其他人交谈,仿佛面前二人只是一团空气。
  陈凡一言不发,站在广场边缘地带,冷冷地看着这个司徒皓月,对方的一言一行,落在陈凡的眼中,有股说不出来的愤怒。
  他紧紧握着双手,指甲深深地陷进肉里也不觉得疼。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后,司徒皓月这才挥了挥手,朝着陈凡这边看来,脸上的笑容蓦然间变得凌厉了一些,他慢慢的抬起了手臂,摊开了手掌。
  “拿来。”
  他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弟子,目光齐刷刷地放在了陈凡的身上。
  这一刻,陈凡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自己仿佛站在了世界的另一端,没有人愿意站在他这边。
  而对方的一言一行,就是规则,就是道理。
  凭什么?
  “宗门有规矩,抢到的,就是自己的。”陈凡咬着牙,面不改色道。
  陈凡深知,他只要交出绿葫芦,苦苦求饶,当着这么多人面,司徒皓月必然不会动手,大不了就是小小惩戒,一定可以平安无事。
  然而陈凡就是陈凡,他一生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他做不到,哪怕明知是死,他也做不到,如果向人下跪哀求,抛弃尊严,他宁愿死去。
  他有文人风骨,有气节,人活着,不一定性命最重要,有些事情总会超越生命的意义。
  这几个字说出后,仿佛抽走了他全部的力气,刹那间,他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
  陈凡咬着牙,身子颤抖,仍旧直挺挺地站在那里。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