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挑选法器

更新时间:2017-07-16 07:50:34 作者:火焰上跳舞 字数:3557

先前那个气息阴冷的男子,乃是赵刚的堂哥,按照修为来看,对方已经达到了先天四层左右,陈凡预感了不妙。
  自己将赵刚打成了废人,他这个哥哥显然不会善罢甘休,今日前来恐怕就是一个警告。
  不过担心归担心,很快陈凡吸了一口气,喃喃自语:“我所做的一切无愧于心。”
  “轰——”
  眼前的石门轰然开启,刹那间一阵阵炫目的光芒从里射了出来,映在了陈凡惊讶的面庞上。
  在白衣青年的带领下,二人立刻踏入了藏宝阁。
  “这里的东西可以随意挑选一样,不过一但挑选了,就不可以再放回去。”白衣男子小声的提醒了陈凡一句。
  宝阁内珠光宝气,五光十色,映入眼帘,一排排玉格林立,每个石格子内都光芒闪耀,仔细看去,这些发着光芒的东西皆是些宝剑,玉简,玉瓶……
  这些宝贝多的让陈凡大饱眼福,难以移开眸光……
  陈凡不过一介穷困潦倒的书生,这小半辈子也没见过如此多的宝贝,如今看到之后,大脑嗡鸣,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些宝贝的价值,恐怕随便一件就能抵得上万两黄金!”
  陈凡喃喃自语,走过一排排玉格,神色更为激动。
  “仙人……真有钱!”
  陈凡深吸口气,忽然双眼一凝,看到了这宝阁很显眼的位置,放着一把生锈的短剑。
  这短剑其貌不扬,上面没有丝毫宝光,与四周的宝物格格不入。
  那个白衣青年闭不做声,不过神色看上去有些古怪,想要开口却又不敢坏了规矩。
  带着诧异,陈凡拿起了这把短剑,仔细的放在眼前看了几眼,这短剑越是平凡,越让陈凡觉得有些奇怪,既然放在如此显眼的位置上,那多半应该有它的价值。
  就在陈凡拿起来之后,那个白衣男子顿时惋惜的说道:“师弟,你怎么选这一个呀,这藏宝阁如此多兵器,为何偏偏拿这个呢!”
  “怎么?这个兵器有什么问题么?”陈凡问道。
  “这个……”
  就在那个白衣男子想要开口解释的时候,一个同样身穿白袍的高个男子从身后走了过来。
  “这位师弟真是好眼光啊!”
  高个男子出现在了二人身旁,看着陈凡手中的短剑,语气中露出赞赏,仿佛是在夸赞陈凡的眼光。
  “师弟既然拿起了这把短剑,那就说明与它有缘,这剑虽然看上去不凡,然而他的来历可是相当的不一般,之所以存在这里,我想完全就是因为等待今天的有缘人啊。”
  这个高个男子的话听得陈凡顿时一怔,可没等他发问,先前带着陈凡进来的白衣男子不乐意了。
  “刘兄,实不相瞒,这位师弟与我关系甚好,你就不要在这忽悠了,可否让陈凡师弟重新选一样?”
  “哦?你与这位师弟相识?”
  那个白衣男子点了点头,不过脸色并不怎么好看,看来二人多半不怎么熟。
  “李师兄所言差矣,在下说的句句属实,怎么到了你口中变成忽悠了,你我二人都知道这短剑的来历,可是我信口胡诌?”
  “这……”白衣男子一时语塞了。
  陈凡看出来这短剑有问题,看着那个刘师兄,问道:“不知先前师兄说的是什么意思,可否替在下解释解释?”
  “哦,是这样……”
  那个白衣男子顿时笑道:“此剑乃是当年青牛老祖所使用的兵器,师弟别看此剑朴实无华,要知道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就是这个道理。”
  “青牛老祖?”陈凡一愣。
  “没错,正是青牛老祖,相传他老人家当年就是凭借这把短剑,切开了整座青山,使得这里成为了燕国唯一大派,青云山,师弟真是好福气啊!”刘师兄慢慢道来。
  “这么厉害?”陈凡越听此人说话越有些疑惑,这短剑放在手中极为沉重,而且上面的花纹都生了锈,怎么看也不像是什么厉害的法器。
  身旁的李师兄实在看不下去了,若是换做寻常时候,他倒也没什么,然而这陈凡可是被青牛老祖选中的弟子,日后是要进入主峰修炼的核心人物,万一哪天发现此剑有问题,岂不是自找麻烦吗。
  “刘道友,此剑虽说是青牛老祖所用,但也绝没有你说的这般夸张,可否给在下一个面子,让这位师弟重新选一样?”
  “李道友,你我乃是同门,你也知道这青云山的规矩,拿起一样兵器就不可再放下,难道你是要我破坏规矩吗?”
  另一个男子的脸色也沉了下来,这把短剑放在这里有些年头,以往也曾有人将其带走过,不过大多都退了回来。
  这短剑的来历与传闻,他并没有欺骗陈凡,只是以这短剑退换为由,略加刁难,倒是为他赚了不少好处。
  那个李师兄又怎么会不明白这其中的奥秘,不过你刁难刁难别人挣点钱也没什么,可是眼前此人你绝对不能骗,这可是内定的核心弟子,若是真的得罪了,日后都没有好果子吃。
  “刘师兄,规矩都是人定的,难道你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吗?”
  “恕难从命。”那个刘师兄也不是什么好人,见到他如此模样,自然也不会退让。
  就在陈凡不知道如何做的时候,那个李师兄顿时笑了起来:“你可知我这师弟是什么身份?”
  “就算是长老的弟子,规矩也不能变。”这个男子嘴上虽然这样说,可是眼睛早就将陈凡打量了一遍,陈凡面黄肌瘦,一看就是穷苦人家出身,又怎么可能是长老的弟子。
  可是就在他的话刚刚说完之后,那个李师随即说道:“他还真不是长老的弟子。”
  说完后,他看了陈凡一眼,然后笑眯眯的说道:“他是青牛老祖亲自选中的弟子。”
  此话一出,原本刘师兄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问道:“你……你说什么?”
  李师兄得意的冷笑道:“先前我带陈凡师弟去拜见老祖,老祖亲自显了灵,刘道友还不知道吧。”
  “你……你此话当真?”
  “这种事我敢说谎么?”
  那个年轻人顿时被吓坏了,先前他同样感受到了青山发生了颤抖,原以为是哪个长老修炼,可如今听到对方这样一说,顿时一身冷汗。
  原来是青牛老祖显灵,那眼前的这个陈凡师弟,岂不成了主峰上的弟子,日后那可是成为陆琪师姐一般,呼风唤雨的人物。
  然而现在自己如此刁难对方,简直跟找死没什么两样,若是到了那时候,对方随随便便说一句话,恐怕就能左右自己的生死了。
  想到这里,这个年轻人的脸上迅速升起一丝笑容,看向陈凡那里之时,已经完全变成了奉承。
  “陈凡师弟一看就是人中龙凤,不过师兄我说的并没有欺骗你,我只是看不惯某些人在我面前指手画脚,可不是有意针对师弟,你可千万不要误会了。”
  “师兄严重了,怎么会。”陈凡笑了笑,心中怎能不明白对方态度变化如此大的原因,无非就是因为自己的身份。
  “不过生气归生气,师兄我自然不能针对师弟,来来,师兄我亲自带你重新挑选一样兵器。”
  “那这一件?”陈凡迟疑。
  “这一件……这一件陈凡师弟也可以带走,师兄再给你挑一样,完全是出于个人的情意,希望日后能与师弟成为好友。”
  这个男子脑子转的倒也快,并没有承认先前自己欺骗对方,而是借机再送一样。
  “那真是多谢刘师兄了。”陈凡自然不会拒绝。
  “刘兄真是慷慨大方。”那个李师兄似笑非笑的说道。
  刘师兄脸上微微变化,狠狠地瞪了李师兄一眼,为何不提前说明陈凡的身份,真是该死!
  离开了藏宝阁之后,陈凡在这个李师兄的带领下,来到了青云山深处的后院,这里有一排整齐的竹林,竹林四周,有不少盘膝打坐的修士,这些人在陈凡到来之时,眼中皆露出探究的光芒。
  陈凡想到了外宗师兄说的话,在这青云山之内,确实不能心慈手软,否则说不准哪天就会被人伤害。
  想到这里,陈凡不由得调动体内的灵气,这才使得那些弟子稍微收敛了一些。
  在这群人的身后,便是一排排整齐的屋舍,环境十分优雅,相比于外宗而言,简直好多了。
  “陈凡师弟,这里就是你暂时的落脚之地,你不用担心,一周之内,肯定会有人重新安排你的住处,有什么问题你随时找我就行。”
  “多谢李师兄。”陈凡笑道。
  “师弟不必如此客气。”这个李师兄抱拳回礼后,便离开了此地。
  陈凡推开房间的木门,里面有一张床,一张桌,房间整洁没异味,陈凡站在那里看了半晌,颇为满意,此地比外宗可强多了。
  陈凡坐在床上,将藏宝阁那里拿来的两件兵器放在身旁,仔细的研究了起来。
  其中一件短剑不用多说了,另一件,则是一把短刀,寒气逼人,金光闪闪,一看就非常值钱。
  想到这里,陈凡又小心翼翼的将从赵刚手中夺来的蓝色短剑拿了出来,三件兵器排在了床上,按照陈凡的感觉来看,他还是觉得那把蓝色的短剑比较厉害。
  至于那柄生锈的传说青牛老祖所用的短剑,他翻来翻去也没有看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深夜之时,陈凡看着窗外的明月,有些想念郑小财了。
  月光落在窗檐上,四周十分安静,陈凡想到这一路而来,如同做梦一般,他从没想到过能有今天,而且还能被青牛老祖看中,简直如梦似幻。
  微微的风声吹过竹林,四周一片静谧。
  陈凡忽然想到了那个赵候,对方既然跟自己发出了警告,那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定某天就会找上门来。
  “眼下只有尽快修炼才是最重要的,否则迟早会被人踩在脚下。”
  想到这里,陈凡从怀里又掏出小木盒子来,这小木盒散发着一缕青色的光芒,样子变得更加虚无缥缈起来,大概是这内宗的灵气比较充沛,让他得到了滋养,使得它变得更加强大起来。
  想到这,原本平静的陈凡,心里立刻一阵颤抖,忽然想到了一丝不对劲,看着这个小木盒怔怔出神……
  “莫非青牛老祖选中的不是我,而是……这个小木盒?”
  陈凡越想越觉得身子有些发凉,这个可能不是没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日后一但被人发现,绝对会出事。
  不仅小木盒保不住,很有可能就连性命也有担忧。
  “这件事绝对不能让人知道,绝对不能!”陈凡的目光落在了眼前的三把兵器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