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初次较量

更新时间:2017-07-11 22:57:51 作者:火焰上跳舞 字数:3656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陈凡一愣,立刻抬头询问道。

  小胖子快步走进门来,惊慌失措道:“就是赵刚那个家伙,今天他在后山敲响了山钟,亲口点了你的名字,说要找你比试!”

  “什么?找我比试?”陈凡一怔。

  “是啊,现在都围满了人了,你说这可怎么办啊?”小胖子脸色异常难看。

  陈凡眉头一皱,他的脸色稍变,恐怕这比试是假,对方想报复才是真的。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现在还没有完全凝聚出灵气,我不会接受他的挑战。”

  他摇了摇头,对方肯定是有备而来,在没有完全凝聚出灵气之前,要是这样贸然应战,双方力量悬殊,陈凡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对手,落败是注定的。

  何况那小木盒乃是修士之物,若就是这样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往后他的处境会更加危险。

  “不行啊!”小胖子提醒道,“如果你不应战,就会失去进入内宗的资格!”

  陈凡脸色一变,道:“什么?这是谁定的规矩?”

  “不知道啊,外边都这么传的,你快想想办法吧!”

  小胖子抓耳挠腮,也知道眼下形势不乐观,要是陈凡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他更没安全感了。

  “当——”

  就在这时,悠悠的钟声,在青山半腰再次响了起来,声音响亮而又清澈,传遍了所有屋舍。

  陈凡脸色变了又变,低头沉默片刻,说道:“走,出去看看。”

  两个人一前一后,迅速的走出了房门。

  等到陈凡和小胖子来到后山之时,这里早已聚满了人,外院的弟子几乎都来到了这里,人声鼎沸。

  青山半腰,有一座巨大的高台,台上伫立着两根青色石柱,石柱上方横着一根巨大的横木,横木中央悬挂着着一尊两丈高,一丈宽的巨大山钟,通体青铜色,看上斑驳陈旧,已经有些年头了。

  此刻,那个彪形大汉赵刚,正满脸狂傲的站在山钟前,抱着圆木,不断敲响眼前这尊山钟。

  钟声响起的瞬间,他的声音也随之传荡开来。

  “陈凡在何处,我赵刚今日要与你比试一场!”

  高台下方,人头攒动,随着赵刚声音的落下,不少人大声吆喝,替他助威。

  “出来,出来。”

  “陈凡快出来应战!”四周之人一个个神色兴奋。

  那个身穿蓝色长袍的外宗师兄,也出现在了此地,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漠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仿佛一切微不足道。

  陈凡鼓起勇气,带着小胖子,朝着前方走去,到了那王青山面前时,抱拳弯腰行礼,道:“拜见师兄。”

  “嗯。”那王青山仅是“嗯”了一声。

  陈凡的到来,让四周喧闹的人群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朝着陈凡这里看来,火热无比。

  他们的眼中充满了幸灾乐祸的光芒,仿佛已经看到了陈凡接下来的下场。

  “一个还未挂号的弟子,敢和赵刚师兄作对,这下可有好果子吃了!”

  站在高台上的赵刚,目光阴冷,露出冷笑,看向陈凡,一脸狂傲地说道。

  “没想到你还真的敢来,今日我赵某人特意想与你切磋一番,我敲响山钟,与你一战,你敢不敢上台?”

  声音一出,四周的那些弟子更加喧闹起来。

  “山钟每隔两个月,都会开放一次,专门为外宗弟子提供斗法的场所,按照时间来算,今日恰好是第二个月末了,只是没想赵师兄会亲自敲响它。”

  “赵师兄来到外宗已两个月了,快要达到先天一层,若不是他想留在外宗,恐怕如今早就成为内宗弟子,谁会不知天高地厚敢跟赵师兄过不去?”

  “一但接受比试,等同签了生死状,赵师兄对这个新来的家伙,准备下狠手了呀!”

  “嘿嘿,不应战倒也可以,按照宗门规矩,不敢上台之人,将会失去进入内宗的资格,若是一直就在外宗,恐怕日后有他受的咯。”

  听到四周的谈论,陈凡的脸色不断变化,他终于明白这几日赵刚为何不来找自己麻烦,原来一直都在等待今日在众目睽睽之下羞辱自己。

  自己若是不去应战,将会失去进入内宗的资格。可是上台应战,按照对方的性格,嘴上说是切磋,但下手绝对异常狠毒,能不能活下来真的很难说。

  陈凡沉默,这是一个必死的局面,可是他不甘心就这样失败,抬头看向蓝衣青年,似乎带着一丝祈求之意。

  “这是规定。”王青山冷漠说道。

  小胖子满脸紧张的抓着陈凡的衣角,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进退两难。

  “看来在何处都是一样,一切都得靠自己。”

  陈凡内心苦涩,这青山宗内的一切,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美好,甚至更无情和残酷。

  陈凡莫名地感到一丝烦躁,他不想有这种被人操控命运的感觉。

  做状元也好,成为仙人也罢,我陈凡就想改变自己的命运,这有什么错?为何前路这样坎坷?

  难道圣人之道,果真行不通吗?

  就在陈凡低头苦思之际,赵刚的戏谑叫嚣再次响起。

  “陈凡,我赵某今日特意向你请战,你到底敢不敢接受?”

  沉默片刻后,陈凡吸了一口气,目光中再次露出坚定之色,挺直了身子,一步步朝着前方迈出,毫不畏惧的看向了高台上的赵刚。

  “为何不敢接受,我当然敢。”

  “陈凡……”小胖子吓得脸都白了。

  在陈凡声音落下的瞬间,四周立刻人声鼎沸,而那赵刚更是哈哈大笑,看向陈凡之时,眼中露出火热的光芒!

  “好,真是有骨气,既然如此,那你……”

  “但是,我今日不会与你一战。”

  赵刚话还没说完,陈凡再次开口,使得所有人的声音顿时安静下来,那个王青山,也转头看向了陈凡,露出一丝疑惑之色。

  赵刚脸色阴沉,看着陈凡道:“你什么意思?”

  陈凡平静的说道:“小生我初来此地,还未真正修行法术,今日与你一战对我而言实在有些不公平。”

  “那是你的事,与我何关,今日你要么与我一战,要么便磕头承认失败,别废话!”赵刚冷哼一声骂道。

  “莫非赵师兄是怕了不成?”陈凡突然开口问道,四周一切声音顿时戛然而止,所有人都愣住了。

  “你说什么,我怕?”赵刚顿时也愣了,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陈凡说道:“莫非赵师兄是看我陈某人修炼刻苦,怕我日后小有所成,无法对抗,抢了你的风头?”

  听到陈凡这话,那陈虎立刻气得脸色大变,怒道:“你放屁,我看你是找死!”

  赵刚立刻跳下高台,恶狠狠的瞪着陈凡。

  陈凡也不惧怕,仍旧平静的说道:“若不是这样,那赵师兄今日为何铁了心要与在下交战,陈某来到此地连十日都不到,怎会是赵师兄的对手?纵然赵师兄获胜,传出去也并不光彩!”

  “你!”赵刚气得浑身哆嗦,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口吃了陈凡。

  陈凡知道这样说定然会更加惹怒赵刚,可是如今这是唯一的一条退路。

  “如果赵师兄今日执意要与我陈某交战,我自然也不会拒绝,那就请赵师兄动手吧,我陈凡受着。”

  陈凡乃是一介书生,书读的多,脑子灵光,赵刚自然无法跟他相比,此刻纵然再怎么恼怒,也难以厚着脸皮去动手,何况赵刚还是如此好面子之人。

  赵刚说道:“哼,我看你分明就是胆怯了,还敢大言不惭的说这些废话!”

  “陈某说的是事实,并非大言不惭。”陈凡脸色平静的说道。

  可他越是这样平静,越让赵刚气得脸色发青,恨之入骨。

  “要是你选择十年百年后交战,那我岂不是要等你十年百年吗?”

  陈凡低头沉默片刻,随后抬头看向赵刚,说道:“无需十年百年,一个月后,我陈某亲自向你请战,不知你敢不敢接受?”

  赵刚气得脸色狰狞骇人,怒道:“有何不敢?我就让你多活一个月。一个月后,你这小崽子给我等着,到时候,我必要你好看!”

  赵刚冷哼一声,猛的一挥袖袍,转身看向王青山时,立刻露出恭敬之色,道:“王师兄,您看……”

  “这个月内,山钟随时可以敲响。”王青山淡淡开口,并未看向赵刚。

  “多谢师兄,多谢师兄!”

  与王青山行礼之后,赵刚狠狠地瞪了陈凡一眼,扭头便离开了此地。

  所有人一个个用奇异的目光盯着陈凡,一个月的时间,根本不能改变什么。

  事实上,陈凡内心也是有些担忧,事到如此,他没有任何选择,只能这样做,他面无表情的穿过人群。

  “师兄告辞。”

  陈凡抱拳行礼之后,立刻转身朝着后山走去。

  “你要知道,对于私自逃下山者,我绝不会留情。”

  王青山冷漠的声音中没有任何感情,落入陈凡耳中后,让他远去的身影顿时一震。

  回到木房之后,小胖子吓得连连粗喘,扑通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好半晌之后,才坐起来小声开口说道:“趁着时间还早,咱们赶紧收拾收拾行礼吧。”

  “收拾行李做什么?”陈凡问道。

  “连夜逃下山啊,难道你……你不会真的打算要与那赵刚比试吧?”郑小财难以置信的看着陈凡。

  “嗯。”陈凡点了点头。

  小胖子可吓坏了,一下子跳下了床,说道:“不会吧,陈凡,在这个时候你可千万别犯傻,咱们还是逃吧!”

  陈凡笑道:“你不用担心,我既然答应了,就不会去找死。何况,就算我们逃,也无法逃出这深山老林,万一被人捉住,更是免不了一死。”

  “可是……”

  “何况,我还有仙人之物防身,不会有问题的。”

  陈凡说这话时,内心也是迟疑了一下,赵刚知道自己有防身法宝,却还敢光明正大的请战,定然是有所准备,这小木盒子到时候不知道好不好使。

  郑小财看到陈凡神色笃定,这才稍微有些放心。

  深夜,小胖子睡去。陈凡的内心有股说不出来的滋味,这宗门内的一切,与他想象之中大相径庭,凡尘之中尚有一丝温情,可这里,却是残酷与冷血!

  “我所读的书,我所做的事,皆是圣人之道,然而如今却身陷险境,莫非我所坚持的,一直都是错的吗?”

  陈凡辗转反侧,痛苦无比,他内心产生了怀疑,对于这修仙之路,竟然产生了一丝动摇。

  “要想成为强者,自然要历经艰辛,儒家的思想,在这里已经无用,一味的忍让,只会自取灭亡。而我,要活着……”

  陈凡一夜没睡,他在苦苦思寻,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最后,在黎明悄然升起之时,陈凡抬头看向苍穹,似乎下了某种决定,眼中的光芒越来越亮,内心更为决绝。

  “逆不了这乾坤,难道我陈凡还逆不了自己的命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