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 你太脏,不配呆在童家!

更新时间:2017-09-27 10:26:04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1900

她猛地转过头——童雨欣靠在陆铭盛怀里,长发凌乱,美艳的脸微微苍白,带着一丝惊慌。任谁见了都会忍不住想要保护她。

  陆铭盛扶着童雨欣站稳,把她整个人都裹在怀里,眼里流露出紧张。

  童真胸口微微刺痛,闭了闭眼。

  呵,她明白了。上次闹出那么难堪的事情,陆铭盛居然还跟童雨欣在一起。真是一对绝配的狗男女啊……

  可是,她不想如此狼狈的出现在陆铭盛面前。

  但看她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允许她骄傲得抬起头了。童真沉默着,强迫自己视而不见。

  “童真,我不过是看你可怜,你别不识好歹!”童雨欣趾高气昂得指着她。

  童真忍无可忍,“童雨欣,你不觉得自己恶心吗?!”

  看到接不上话茬的童雨欣,童真冷冷道:“你为什么要帮我?又为什么带他来这里?”

  “还有你,陆铭盛。”童真指着陆铭盛,“我说过了,这里不准你来,你没资格!给我出去!”

  在童真面前,陆铭盛到底还是心虚。搭在童雨欣身上的手松开了,眼里有什么在冲撞,“童真,我……”

  童雨欣把话截了下来,“没资格的是你!童真,你跪在这里说这种话,是在搞笑吗?该滚的人,是你!”

  她扭头看向陆铭盛,“铭盛,你可能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童真昨晚跟野男人搞在一起,被爸爸知道了,要把她从童家赶出去。”

  闻言,陆铭盛拧眉,目光冷了下来。他俯视着童真,眼底净是失望。

  童真死咬着嘴唇,扭回了头。

  她不想看到陆铭盛鄙夷的眼神,她还想留点尊严。

  “你真脏,童真,你不配当童家的女儿。今天我带铭盛回来,是带给爸爸看的。他向我求婚了。”

  童雨欣挽着陆铭盛打算进入宅子,大门突然打开了。

  童雨欣赶紧拉住陆铭盛,开口喊道:“爸!这位是……”

  童正枫撑着把伞从宅子里出来,根本没看童雨欣,直直走到童真面前。

  童真一怔,正好这时劈下一道刺眼的闪电,照亮童正枫手里的竹鞭。

  童真身子晃了晃,抱紧了母亲的遗照。

  “说!昨晚跟你在一起的男人是谁!”

  童真会受到惩罚,而那个男人,毁了他女儿的清白,不想活命了!

  “是谁?!整个东城我都要把他揪出来!老子弄死他!”

  童正枫动了肝火,厉色逼问。

  “跪就跪,穿什么雨衣!”童乐冲上来,一把拽下童真身上的雨衣,扔在地上。

  “乐乐,你干什么?!快过来!”白雪珊尖着嗓子吆喝,“小心淋湿了!”

  正好,这一家子,都到齐了。

  童真脸色煞白,一个字也不说。

  不甘心又怎样?她心里积压了太多的苦,太多的怨恨和委屈,可又能怎样?

  妈妈能死而复生?家庭能幸福美满?恶人能得到应有的惩罚?

  干净的身子……能回来?

  童真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雨越下越大,童真越是不说,童正枫越是怒火中烧。

  又是一道闪电,童正枫面色狰狞,扔掉伞,抡起手里的竹鞭——

  “啊!”

  童真撕心裂肺得大叫。

  身上皮肤爆裂,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要想进这道门,说!”

  童真咬牙,脑海里闪现出厉璟城的脸。

  她摇了摇头,满心绝望。

  “好、好啊……还敢包庇,不知廉耻的东西!”童正枫怒道,“今天我就动用家法,就打你说为止!”

  鞭子落下来,火辣辣的疼。

  比死还难受的感觉,太煎熬,童真疼的嘴唇发白,只想快点结束这一切。

  这一次,她不期待任何人来救她了。

  “先生,求求您,别打了,不要再打了!”林嫂冒雨冲了出来。

  然而管家把她给拦下了。

  “小姐,小姐……”林嫂急声哭喊,猛地匍匐在白雪珊脚下,“太太,求您了,小姐会被打死的!您说的话有用,求您让先生饶恕小姐吧!”

  “我怎么帮?正枫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我一起挨打吗?”

  “太太……”

  白雪珊心烦,“周伯,把她带下去!”

  童真眼睁睁看着林嫂替她求情,又被粗暴的拖走了。

  她眼眶发红,手指蜷在一起,指甲深深刺入掌心,痛到心底!

  今天这一切,她要好好看清楚。这些人给她带来的痛,永生永世,她都不会忘记!

  “哗!”

  触目惊心的闪电撕裂天空,横布在宅子上方。

  “嘭!!!”

  一声巨响,大院的浮雕铁门猛地被撞开。

  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冲出来,压过草坪,像头凶猛的猎豹,直直朝他们驶来!

  在电闪雷鸣中,把陆铭盛的宝贝爱车给撞翻了!

  保时捷不堪一击,甩出去好远,撞毁在大院的围墙上……

  这一幕发生得太突然!

  所有人目瞪口呆,面色惊骇!

  紧随其后的,几辆黑色轿车从撞毁得大门口开进来。

  十几个黑衣人纷纷下车,有条不紊的站着,像在恭迎一个不可揣测的神秘人物。

  那辆幻影一个惊险的漂移,一毫不差得在童正枫面前刹车,熄火。

  一名黑衣男子赶紧上前去,弯着腰替车内的人拉开车门。

  “谁?”童正枫惊惑得喊道。拿着鞭子的手有些发软,车子的远光灯照着他,睁不开眼睛。

  童真虚弱的回过头,下意识用手挡了挡。

  一片眩晕的灯光里,她看到一个身姿茎颀伟岸的男人,逆着光线,缓缓向她走来。

  步伐尊贵沉稳,浑身冷漠狂傲,带着一股血腥的煞气,散发出暗帝般的气场,令人不敢直视他的容颜,甘愿俯首称臣。

  他是……

  似乎是一种特殊的感应,童真白着一张脸,气若游丝的抖着唇:“……厉、厉璟城?”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