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章 清理门户

更新时间:2017-09-26 22:26:22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2038

“担心我?”

  童真心里冷笑。

  “对呀,你出去也不打声招呼,叫我们怎么不担心?你爸快急死了!以为你生气跑出去了,还派人出去找你。

  我也是一晚都没睡好,担心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出事……这一晚上,你干什么去了呢?怎么这副模样……”白雪珊说完匆匆下楼。

  童真有些恍惚,童正枫会担心她?

  出神间,白雪珊到了童真面前,目光停在她脖子上,脸色蓦地一变,惊呼:“你脖子上的吻痕是怎么回事?!”

  整个大厅回荡着白雪珊尖细刺耳的声音。

  童真慌忙捂住脖子。

  白雪珊拉着她,“童真,我知道你没有男朋友的。你告诉我,昨晚你跟谁在一起?”

  童真心虚,甩开她的手,“关你什么事?这也要向你汇报?”

  “童真,我知道你一直不肯接纳我……我的确没资格管你,但你要是出了事,让我怎么跟你爸交代?”

  “雪姨,我很累,我要回房休息了。”

  童真不看她,直接上楼。

  进房间后,倒在床上蒙头就睡。

  真的,她太累、太累了……

  她想好好睡一觉,忘掉这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吵闹的声音,童真被惊醒了。

  眼睛还没有适应光线,她被人从床上拖起来,接着狠狠一巴掌甩在她脸上。

  她给打懵了。

  童真回来倒头就睡,没来得及清洗、换衣服。童正枫看到她这副鬼样子,顿时勃然大怒。

  “不要脸的东西!”

  抡起青筋暴跳的手臂,一巴掌又掴下了去。

  这一巴掌,打的童真大脑空白,耳朵“嗡嗡”作响。

  这时童雨欣冲了进来,拦下童正枫。

  “爸,您消消气,您可能误会什么了,先听她解释啊……”

  “解释什么?还要解释什么!你给我让开!”

  童雨欣不顾一切的把童真挡在身后,“不要,爸!童真会被你打死的!”

  童真楞得半天没回过神,童雨欣想干什么?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高兴还来不及?

  “雨欣,你疯了?你爸爸正在气头上!快走开!”白雪珊急得大叫,深怕童正枫恼怒起来,下手没个轻重。

  童雨欣从来没这般袒护过童真,这次,竟然为了童真跟童正枫作对。

  童正枫目眦欲裂,气得手掌发抖。

  “正枫,不要再打了,年轻人的事我们也管不了。今天你非要把你两个女儿一起打死?!”

  白雪珊急得跺脚,她不明白雨欣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帮这贱丫头!难道……另有隐情?

  思忖着,美眸闪过一丝精光。

  “爸,童真不是您想的那样,再说了,她也到了谈恋爱的年纪,这很正常的……”

  白雪珊诧异,好奇地问:“童真,你谈恋爱了?怎么不跟家里人说一声呢?不过……你怎么这幅样子回来?他应该送你啊!”

  童真冷冷看了白雪珊一眼,又看了看童正枫,没有表情,不言也不语。

  她只觉得讽刺。

  一夜未归,大清早狼狈落魄的回来。童真身上青青紫紫、暴露无遗,一幅被蹂躏欺凌过的样子,怎么算正常?

  童家在东城算比较有地位的门户,童正枫是童氏嵘茂集团总裁,有头有脸的人物,随便一点不好事迹传出去,都会引起外界舆论。

  童正枫思想又封建古板,对子女洁身自好这一点要求特别苛刻。以前是他管教疏忽,放纵童真一个人在外面,不闻不问,他以为他童正枫的女儿,思想品行至少还是端正的,今天看来,童家怎么出了个这么不要脸的东西!

  “一点都不自爱,尽给我丢脸!”童正枫气急败坏,指着童真,“那男人是谁?说!我一定不放过他!”

  童真脸色白得像一张纸,眼眶发红得看着童正枫,咬紧唇,一声不吭。

  这应该是看到自己孩子受到伤害,爱护孩子的体现吧?至少知道她被男人欺负,童正枫还在意,如果不在意了,死活也不管了吧。

  童真这样想,却绝望得摇了摇头。

  “混账!还不肯说!”竟敢包庇那个野男人!

  不贞洁的女孩子在童正枫眼里,就跟红、灯区里那些女人一样,社会败类,渣滓!被人瞧不起!

  何况眼前这个人还是他童正枫的女儿!在童正枫眼里,这事情到底有多严重?简直天理难容!

  “童真,你肆无忌惮,目无尊长,回家就惹出一堆事来,这些,我都能容忍你。关你几天让你好好反省,你倒是好,晚上跑出去跟不三不四的男人鬼混!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如何面对你死去的妈?!”童正枫拿起桌上的照片丢在童真面前,“你不配做我童正枫的女儿!”

  “童真,你说话啊,快跟爸解释啊。”童雨欣心急如焚的样子,心里却是无比得意!

  这下,童真就要从童家滚出去,没人会怀疑到她头上。她的目的快达成了!

  童真一言不发地坐在床上,拿起倒在面前的黑白照片,手指缓缓抚摸照片里的女人,指节颤抖泛白……

  妈妈……

  “啪嗒”,眼泪滚落,砸在镜框上。

  “今天,我要替童家的列祖列宗,清理门户!”

  ……

  “轰隆!”

  天边翻滚一道凶猛的闷雷,闪电穿透黑压压的云层,像蜘蛛结的巨网,几乎要亮瞎人的眼睛。

  大雨来势汹汹,倾盆而下,仿佛要淹没这座城市。

  黑漆漆的夜色覆盖整座童家大院,院内没有一丝动静,唯有几盏影影绰绰的路灯。

  童真抱着母亲的遗照,跪在庄严的宅子外。

  她还是穿着昨晚那套衣服,是她觉得最好看的晚礼服,现在已经毁得面目全非,只剩破破烂烂的几块布条。

  童真全身湿透,雨点打在身上,冰冷生疼。跪在大理石上的一双膝盖磨出了血,泡在水里,早已没有知觉了。

  她还在咬牙坚持,一张小脸惨白的吓人,眼睛一瞬不瞬得盯着宅子紧闭的大门。

  “小姐,算了吧,别再跪了。”大门“吱呀”一声,保姆林嫂撑着伞出来。

  童真白无血色的唇瓣发抖,“……是、是我爸的意思?是他让你出来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