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章 老流氓

更新时间:2017-09-25 23:08:39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2047

沙发上面不改色的男人不理她,随她闹。

  童真抓狂的拍床,“我要回家!厉璟城,放我回去!”

  “好好坐着,想清楚。”厉璟城换了个姿势,继续翻动报纸。

  烟灰缸里聚满了烟头。

  “看样子,我没有选择了?”

  童真明白他的意思了,站起来,走到他面前,“答应你可以,我有一个要求。”

  “说。”厉璟城终于抬起眼皮,正眼看她。

  “你不是要叫记者来?正好,你当着那群记者的面,公布娶我。”童真轻笑。

  厉璟城眼底划过错愕,拧起了眉心,眼神复杂得看着童真。

  观察他的变化,童真又笑了下,笑里是轻嘲。

  就知道他不会答应。她不过想试探他的态度,果然,她猜到了。

  房间里弥漫着厚重的烟味,厉璟城把报纸折起来丢在一边,手指摩挲着烟嘴。

  半晌,道:“珠宝首饰,刷不完的信用卡,稳定的工作……只要你听话,别给我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想要什么都可以满足你,够让整个东城的女人嫉妒。”

  听了他的话,童真愕然一震,难以置信的看着坐在沙发上平静沉稳的厉璟城。

  转瞬怒红眼眶,嘲讽道:“言下之意,你满足我的虚荣,我满足你寂寞时的需求。做一个没名没分的情妇,还要求我乖巧懂事,严实嘴巴?”

  厉璟城不语。

  隔着烟雾,童真盯着他那张过分英俊的脸,“你真让我恶心!”

  厉太太不是谁都能当的,提出那样的要求童真自己也觉得荒唐,本来就只是一个玩笑,随便一个理由,她都能理解。

  只是没想到,厉璟城的想法如此卑劣!

  手腕子忽然被扼住,厉璟城动作粗暴,童真身不由己得被扯坐在他腿上。

  他生气了!

  “丫头,这么贪心不足?”厉璟城冷着一张脸,语气邪肆而嘲弄。

  浓烈的烟草气息,硬邦邦的胸膛抵着她,没有丝毫温度,童真觉得昨晚厉璟城的好意都是假象!

  厉璟城深吸了口烟,经过肺里的烟有意吐在童真脸上。

  呛得童真捂住口鼻,拼命咳嗽。

  她怒不可遏得瞪着厉璟城,却因为掐在她腰间有力的大手,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厉璟城似笑非笑,神情里头赤果果的威胁,“乖乖做我的丫头。想要什么,你都可以提出来……”

  “我没什么要求,厉总!”童真心灰意冷,觉得自己身上特别脏,因为昨晚她被厉璟城碰过了!

  “我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既然厉总裁做不到,我们没什么好谈的。我没厉总那么心大,我是个女孩子,没办法像您一样不把道德伦理当回事!跟一个和自己没有关系的男人发生肢体接触,我很排斥。您可能岁数大了,不知道现在这年代管这种关系叫什么,让我来告诉您,叫炮友!”

  童真说完,哂笑。

  看了看脸色铁青的厉璟城,用力推开他。

  这里她一刻也不想待!

  “童真,你考虑清楚了?!”

  身后蓦地响起厉璟城阴冷的声音,仿若一把冰刀,寸寸剐着童真。

  然而童真头也不回,背对着他无奈的耸了耸肩,“你爱怎样就怎样,大不了,我就告诉那群记者,昨晚我把你睡了。”

  这一次,她不想再被厉璟城这个老混蛋欺压!

  “站住!谁允许你穿我的衣服了?”

  冰棱般的话突然刺向她。

  童真身子猛地一僵。

  “脱下来!”男人厉声道。

  童真看了看自己,衣服在昨晚就被厉璟城撕得稀烂,已经不能穿了。身上裹着厉璟城昨晚的衬衫,是脏的。

  可是,她没想到忤逆了厉璟城,他连这点善意都不愿意给!

  “能不能先借我,等我洗干净再给你?”

  低声说完,童真真想给自己一巴掌。

  “童真,你不配穿。”

  厉璟城轻嘲的一句话,童真猝然定在原地,脸色苍白,嘴唇失去血色。

  不配穿?呵呵……

  童真迅速把衣服脱了下来,捡起自己的烂衣服穿上,瞥到落地镜里的自己——狼狈,没有尊严,像一个乞丐。

  可她还是整理得工工整整。

  然后转身,把衬衫摔在厉璟城身上!

  “还给你!厉璟城,现在我滚。从今往后我尽量不出现在你视野里,若是你再来纠缠,就是你不要脸!”

  童真什么也没拿,昂着脖子,赤着脚大步走出房间。

  来给厉璟城送衣服的姜逸吓了一跳,楞在门外,愕然看着童真失魂落魄的出来,跟他擦肩而过。

  “总裁。”姜逸进门。

  “嘭!”

  一声闷响,拳头狠狠砸在茶几上,震得桌面一颤,东西稀里哗啦得摔下去,钢化玻璃出现裂痕。

  厉璟城手背青筋暴跳,暗红色的血顺着手腕流下。

  烟头散落一地,烟灰缸“咕噜噜”得滚到姜逸脚边。

  姜逸脸色微微发白,头一次见厉璟城动这么大的怒气,低着头,不敢多言。

  “避而不见?好、好……”厉璟城拽着童真扔给他的衬衫,喉咙卡着一口血,眼底乌云密布。

  ……

  童家大院。

  摁响门铃,童真在门外站了好半天,佣人才不紧不慢得来开门。

  “谁啊?”

  看到狼狈的童真,佣人震惊的“呀”了声,瞠着眼睛上下打量,“小姐,您这么搞成这样?”

  “让开!”童真冷冷看了眼堵在门口的佣人。

  佣人嗫喏着嘴,赶紧让开道。

  童真进门后,大厅里的佣人齐刷刷得盯着她,神色古怪。

  “哪里来的叫花子?林嫂,你怎么把这种人放进来了?快赶出去!”白雪珊站在旋转楼梯上,素手搭着扶栏,柳叶眉轻拧。

  那道小身影僵在门口。

  “怎么回事?要钱是不是?给她一百块,赶紧打发走了。”白雪珊不耐烦道。

  都怪童真那死丫头回来了,这几晚睡的一点都不踏实!还闹出这么多事,让她烦心死了!

  林嫂看到门外站着的人,脸上浮现尴尬,“夫人……”

  童真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张干净的小脸,白的渗人,死寂般的黑眸子盯着白雪珊。

  “啊……”白雪珊一惊,摁了摁胸脯。

  埋怨道:“原来是童真呀,还以为谁呢……你从哪回来的?你爸担心死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