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叔叔,您这么冷是冰淇淋吗

更新时间:2017-09-24 00:16:46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2143

“叔叔,你怎么这么冷,你是冰柱吗?”童真像树懒一样贴着他,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给她降温。

  “童真……”

  厉璟城刚要开口——

  “快点,没时间了!就你拖拖拉拉,布置个房间还要这么久,老大马上来了,赶紧把人给老大送去!”厕所外传来男人着急的催促声音。

  “谁让大小姐要求那么多,还要准备什么道具,嘿嘿嘿,今晚老大恐怕要搞不行了……”

  “妈的!什么情况?!”

  两个猥琐的男人一前一后进来,走在前面的男人看到厕所里的情形,惊得大叫一声。

  看了看挂在厉璟城身上的女人,又看了看厉璟城,顿时凶神恶煞得问道:“你是谁?!”

  “这不大小姐为老大准备的女人吗?”那男人的同伙从口袋里掏出刀,露出凶光,“喂!警告你,把她给我放下!”

  厉璟城神色一沉,睿智而犀利的目光扫过面前两个三大五粗的男人,搂紧童真,淡然自若得沉吟:“房间都准备好了?”

  两个男人皆是一愣,“啊?啊??”

  “不是送人?晚了你负责?”厉璟城眼底寒光一掠。

  “哦……对。原来是自己人啊,早说嘛。”男人反应过来,推了一下同伙。

  “把人给我们吧。”

  “我来。”厉璟城薄唇抿直,把童真打横抱起,“在哪?带路!”

  “哦、哦,那……你跟我们走吧。”

  厉璟城直接撞开他们,大步走出了厕所。

  男人的同伙摸了摸脑袋,不解得喃喃:“这人说话,怎么感觉比老大还牛逼……喂,我们为什么要听他的啊……”

  “废话什么,快走,别耽误了时间!”

  电梯直上酒店顶层,匆匆忙忙把人送进了已经准备好的至尊总统套房。

  童真一路晕乎乎的,到了房间已经不省人事了。

  厉璟城将她放在布置好的大床上,扯过被玫瑰花瓣铺满的被子给她盖好。

  “这女人真漂亮,还很鲜嫩。”其中一个男人用色眯眯的眼光打量起童真,“哥,我闻到一股处子的味道。”

  “像这种货色的算得上极品了。真是嫉妒死老子了,好的货源全都被老大享用了,给我们玩得全都是下等品,要么就是老大玩不要的……”

  “这样,趁老大不在,我们先尝个甜头?啧啧,瞧这女人水润的,真想摸摸她的……”

  还没有碰到童真,咸猪手就被厉璟城狠狠扼住,用了猛力,骨头“咯吱”一响。

  “啊!”痛苦的表情在男人扭曲的脸上乍现。

  “你干什么!快放开他!”同伙作势要上前。

  厉璟城甩开男人的手,脸色阴冷骇人,声线泛着寒气,“不是你们该碰的,不要碰。”

  两个男人都有些被惊吓到。“行了行了,他不过是开个玩笑,老大要来了,我们先出去吧。”

  厉璟城起身,一言不发的走到门口。

  两个男人互看一眼,傻乎乎的出了房间大门。

  接着,“碰!”得一声,门摔上了。

  “我靠!!”

  当他们意识到被骗了却已经来不及了。

  而房间里,厉璟城站在门边,拿着电话,语气肃杀,冷到极点,“门口的人,给我都处理掉。谁来吵,毙了谁。”

  说完,手机随手一扔。抬眼看向卧室,目光越发幽暗。

  骨节分明的手指扣上领带,扯开……厉璟城边解衬衫纽扣边往卧室走。

  室内温度很高,灯光昏黄,空气里的熏香令人亢奋。

  然而床上的人儿不见了。

  厉璟城微楞,顿住脚步,四处看了看。

  “嗝~~”

  房间某个角落发出古怪的一声。

  “嗝嗝~~唔,哈哈哈……好喝。”

  厉璟城移动目光。桌底下,童真盘腿坐在地上,抱着一瓶红酒往嘴里灌。

  她咂咂嘴,傻兮兮的笑,很满足的样子。

  厉璟城惊讶得扬起眉梢,将身上摇摇欲坠的衬衫扯掉,走过去,扣了扣桌沿,“出来。”

  “咦,谁在说话!”童真歪着脑袋,“呃……怎么有一双腿。”

  这丫头不要命了?药效还没过去,竟又找来酒,似乎还喝多了?

  厉璟城微微躬身,“快点出来。”

  “啊哈,是厉叔叔……你怎么在这啊,嗝……”难得童真还认得他。

  厉璟城无奈,再次敲了敲桌子,“听话,把酒瓶放下,然后从桌底出来。”

  “我不,我干嘛要听你的?厉璟城你就是个大坏蛋!”她把酒瓶直往怀里揣,抱得紧紧的。“唔,好舒服……终于、终于不热了……”

  童真是被渴醒的,浑身热的难受,准备好的红酒就放在冰桶里,她摸着就喝了。

  “把酒瓶给我。”厉璟城命令。

  “不、我不!我热,抱着……舒服。”

  “抱着我,也舒服!”

  童真黑黢黢的眼睛盯着他,身子本能往后缩,拼命晃着脑袋。

  厉璟城额角出现裂痕,蹲下身,伸手一拽,一把将她拖了出来。

  童真睁着懵懵的大眼,酒瓶就被厉璟城没收了。

  她干瞪着眼睛,坐在地上看着居高临下的厉璟城,瘪了瘪嘴巴,一副要哭的样子。

  厉璟城弯腰一捞,将她打横抱起,走到床边放下。

  在她张嘴大哭前,薄唇顺势压下。

  “唔~~唔~~~”

  眼泪一颗颗的滚落下来。

  嘴里弥漫起咸涩,厉璟城一怔,松开了她。

  童真脸颊粉扑扑的,像熟透的水蜜桃,眼睛“啪嗒啪嗒”在下雨,却一瞬不瞬得盯着厉璟城。

  厉璟城背脊僵硬,心窝子像被狠狠拧了下,他不知道童真为什么哭,以为她不愿意。

  “为什么这么香?”童真突然哼唧出声,眨了眨水汪汪的乌眸,伸手圈住他的颈项,“唔,好凉,你是冰淇淋吗?”

  软软糯糯的她忍不住贴上去。

  厉璟城站在床边,童真跪在床上,两个人保持着诡异的姿势。

  挂在他身上的童真像火炭,又像被酒水浸泡过的海绵。

  厉璟城也觉得浑身燥热,特别是某一点,热得要爆炸了!

  “你是草莓味……还是香草味的?”童真努力抬起头,舔了舔他棱角分明、淡青色胡渣的下巴。

  厉璟城垂眼,深邃的凤眸里掀起巨涛。

  喉结滚动,被童真含在了嘴里。

  “……!”

  厉璟城,要疯了。

  如果说,清醒的童真,是让他头昏脑涨的孽障,醉酒的童真,是让他情难自控的妖精!

  童真抱着他的腰,下巴搁在精实流畅的腹肌上,茫然不知的仰望着厉璟城。

  “咂砸……奇怪的味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