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 厉叔叔,我好热

更新时间:2017-09-21 23:45:56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2016

童真湿淋淋的小身子撞进男人温暖又结实的怀抱里。

  她嗅到一股淡淡的酒香,是来自厉璟城身上的,令她有些沉醉。

  童真忍不住伸手圈住了厉璟城,通红发热的脸颊隔着薄薄的衬衫,贴着他起伏的胸膛。

  听着沉闷的心跳声,童真害怕的闭上眼睛,抱得更紧了些。

  “怎么回事?”清冷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童真只是抱着他,不吭声。

  “这才多久,怎么又搞成这样?能不能给我省点心?!”厉璟城眉心拧在一起。每次见到这丫头,都狼狈的很。

  童真僵了僵,刚安下心的她仿佛再次受到刺激,不理解的看着厉璟城,“又?”

  “……”

  童真从他臂弯里挣脱出来,情绪很不稳定,“厉璟城你眼瞎吗?是我乐意变成这幅样子的?你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厉璟城将她的话打断,面无表情的开口:“不止一次了,童真,没有哪个女人像你这样会惹麻烦。”

  童真死咬嘴唇,盯着厉璟城,眼睛越来越红。

  童真撑着晕乎乎的脑袋,一面推他一面大声嚷嚷:“你走!你现在给我出去,我不要你管!我不想看到你,走啊!”

  厉璟城被一双无力的小手推着,脸上表情沉的厉害,手臂上的青筋在跳。

  意味着恼怒和隐忍。

  事实上,他很不喜欢不识好歹,特别是无理取闹的女人!

  在厉璟城眼里,此刻的童真就像一头蛮不讲理,又在发怒的小豹子。

  然而,童真实在委屈至极!

  天知道她多惧怕黑暗。得知自己要被送上别的男人的床,那一刻,想死的心都有!

  她不期待厉璟城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把她从绝望中拉出来,更加不期待像厉璟城这样的男人,能说出什么柔情的话来。

  但她以为厉璟城来救她,给她带来的是温暖和安心,而不是责备、教训,承受他的怒火和质问!

  甚至让她感觉到,自己就是一个会惹事的麻烦精!

  “够了!”

  童真的手被一个冰凉的大手握住,然后被拿开了。

  沉默的对视了几秒钟,她从厉璟城的眼神里读出了危险和警告,甚至觉得他像在看疯子一样看着自己。

  “我叫人来接你回去。”厉璟城丢下这么一句话,修长的腿迈开大步,走了。

  “我自己知道回去!厉璟城,你听到没有!谁让你多管闲事了?”童真懊恼地冲着他的背影大吼。

  “咱两有关系吗?一副大义凛然拯救全世界的样子,要你瞎操心啊……”童真睁大了眼睛看着厉璟城离开,眼眶涩得发疼。

  双腿突然一软,“轰”得瘫坐在地上。

  她早就撑不住了。

  那男人给她下的是种很烈的春药,药劲越来越猛烈,除了进行交欢,无药可解。

  童真手撑地面,披头散发得垂着脑袋,眼泪一颗颗砸在地面。

  “为什么不先问问我……既然觉得我是个麻烦,为什么还要来救我……”

  “臭老男人……你以为我想给你添麻烦吗,你以为你能帮得了我什么……”

  她不想让厉璟城看到自己这副模样,因为下一秒,她很有可能控制不住自己。

  体内热流蹿涌,童真咬紧牙关,扶着墙东倒西歪的站起来。

  可一站好,无力的双腿连一步都没迈出去,一个趔趄就要栽倒。

  童真眼前一黑,撞上了一堵硬邦邦的墙。

  墙?

  厉璟城幽深的眸子凝视她,侧脸曲线冷硬,拧紧的眉宇没有丝毫松动。

  这丫头怎么就不能安分一点,怎么就不能学会保护好自己?

  “你、你不是走了吗……”

  厉璟城并不乐意开口,下颌紧绷。

  童真心虚,咽了咽口水,“你还回来做什么……”

  不识好歹的丫头!

  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勺,狠狠摁进怀里。

  童真的鼻梁直接磕中厉璟城坚硬的肋骨,疼的她鼻酸,“你……”

  “闭嘴!”厉璟城把她整个人掼在怀里,却是牙痒痒地,恨不得把这丫头捏碎,“再惹我生气,今晚你就一个人待在这。”

  童真果然闭嘴了,好半天没有声音。

  厉璟城察觉到胸前渐渐弥漫的湿润,楞了楞。

  半晌,抬起手来,拍着童真颤抖的背脊,轻轻抚摸。

  “童真,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童真吸起了鼻子。

  他轻叹了声,脱下西装外套,披在童真身上,“别冻着了。我先带你出去。”

  “厉璟城,你混蛋!”童真砸了他一拳,却是软绵无力。

  厉璟城捏住她的下巴,封了她糯软的唇。

  淡淡的酒香在唇齿间来回蔓延。

  厉璟城将她抵在墙上,手指缠上不堪一握的腰间。

  从一开始的惩罚,到着了魔的索取。

  他的霸道是女孩儿承受不住的。

  童真觉得自己溺水了,快要窒息。

  她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厉璟城,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从他那儿获得氧气。

  感受到变化,厉璟城豁的睁开眼。童真脸颊通红,沾着泪珠的睫毛轻轻颤抖,一双小手勾住他的脖子热情回应。

  厉璟城发现了不对劲,克制着,将她松开来。

  “丫头,你被下药了?”

  “啊?”童真茫然无辜的看着他,眼里带着熏熏水汽。

  “谁干的?”厉璟城拖着她的身子,手背贴了贴她滚烫的脸颊。

  大手的冰凉让童真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嘴里嘟囔着,“热……我好热……”

  捉住厉璟城的手,往自己胸前塞。

  “唔,凉快……”

  “……”厉璟城瞳孔紧缩。

  深邃的眼底倒映着童真脆弱幼小、意乱迷情的样子,然后猝然腾烧起火焰,仿佛要把眼底的倒影燃尽。

  厉璟城抬眼扫视一圈,在这里办事,断然是不行的!

  喉结滚了滚,厉璟城抽出自己的手,搂着童真往外走。

  童真却抱住他的手臂,死活不肯放开,“好热,厉叔叔,我好热。嗯……让我抱一会儿。”

  厉璟城挣不脱,这样下去两个人都走不了。“听话,先离开这里。”

  “叔叔,你怎么这么冷,你是冰柱吗?”童真像树懒一样贴着他,只有这样,才能给她降温。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