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厉叔叔,您要接住我

更新时间:2017-07-11 15:55:22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2024

一辆宾利急速穿梭在灯红酒绿的大街小巷,最后撕破黑夜,“吱——”得一声稳稳停在童家大院外。

  坐在副驾驶的姜逸紧紧揪住扶手,面色惨白,一副从云霄飞车上下来的惊恐模样。

  难以置信刚刚经历了什么……

  厉璟城把车子熄了火,推门下车。

  姜逸望着厉璟城的背影傻眼了好半天,心里纳闷着,总裁不是说了童小姐这事急不得,怎么绕来绕去又绕到这里来了?

  宅子朝北边的二楼,某个房间亮着橘黄色的灯。

  童真换好衣服,梳洗整齐后就坐在床上安静的等,手里捏着巴掌大的传呼机,有一丝微妙的情愫在不安的心里乱窜。

  童正枫切断了她和外界的所有联系,不过她意外发现厉璟城给她的东西可以打电话,但电话线的另一头只能是他。

  这是她一次主动打电话给厉璟城,也是第一次求助于他。

  她不知道要等多久,他那么忙,怎么会因为她的一句话立马来见她?可能到宴会散场他都不会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童真突然有点后悔自己的决定。

  发愣间,传呼机响了起来,吓了她了一大跳。

  接听后厉璟城清朗干脆的声音传出,“到了,下来。”

  童真屏气了一会儿,弱弱的说:“我下不来。”

  “……”

  “我被关起来,现在弹尽粮绝,要不然我才不会……”

  “到窗台边上来。”

  童真乖乖走过去,探出头往下望了望,狐疑道:“你在哪呢?”

  这时树影下走出来一个人,凉白月光缓缓洒在他修长卓越的身上,像明明适合黑暗里的夜子披上了一层白霜,又一点点的过度到他深刻俊美的容颜上,衬的异常尊贵妖邪。

  看的童真有几分惊心动魄。

  厉璟城抬起头,“可以下来了。”

  童真还没从他突然出现的震惊里回过神来,嗫喏着小嘴,“您……您不是在开玩笑吧?”

  昏黄的视线里看不清厉璟城的表情,见他放下了手机,走到墙角边上微微张开了双手,“跳下来,我接住你。”

  “不行不行,虽然这是二楼,可也有七八米高,这跳下去会闹人命的!”童真连连摇头,这要是没接住,摔下去非死即残。

  “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上次你不也是这样做的?”厉璟城的话里没有带着往常的嘲讽,也不像在开玩笑,漆黑的凤眸一瞬不瞬的望着她。

  童真咽了咽口水,除了这个非常不明智的办法也没有别的出路了。

  “厉叔叔,您眼睛好使吧?有没有夜盲症?”

  “……”

  “上次是白天现在是晚上,我怕您接不住……”

  “快点,要不然你自己想办法!”

  厉璟城语气有些沉,转身要走的架势,突然“嚯”得一下,一个人影从上面迅速直线落下,惊得厉璟城手忙脚乱的去接。

  童真轻的跟纸片一样,双臂稍稍一沉,直接跌了个满怀。

  看着安稳落在他怀里的小人儿,厉璟城背脊都寒了,黑着一张脸,“下次再这么莽撞,把腿摔断最好!”

  童真不以为然,还为自己刚才的勇敢沾沾自喜,“不是你叫我跳的嘛,我不跳你生气,跳了你也生气。”

  “这辈子真是什么事都给我经历了,连楼都跳了。”说这话的时候她摇头晃脑。

  厉璟城斜睨了她一眼,把她放了下来。

  然而童真双腿一着地就要软趴趴的瘫下去,厉璟城迅速出手扶住她。

  “……厉叔叔,我可能走不了了。”

  果然这丫头吓得腿软了。

  厉璟城什么也没说,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提步往通往院外的小路走。

  童真一双小白手勾着厉璟城的脖子,深埋着脸羞愧得无地自容,又因为这般亲密的举动脸快要烧起来一样。

  “厉叔叔,您是怎么进来的?”童真总觉得厉璟城神出鬼没。

  “走进来的。”

  “……”

  “厉叔叔,我突然发现您的好了。”这一刻童真对厉璟城积下的怨恨都不算个事了。

  “哪好?”

  “神通广大、无所不能,您以前是不是练过的?跟耍杂技那个……那个空中飞人一样,真刺激。”

  厉璟城并不觉得她的玩笑好笑,盯着她笑的干巴巴的小脸,下颌线条绷紧,非常严肃的反问她,“童真,你怎么敢?”

  童真咬着滚烫的嘴唇,小声嘀咕,“把命交在别人手里的感觉的确不好,可我也不知道,感觉您不同……”

  她明明心里很胆惧的,但她跳的时候根本就没想过厉璟城接不到她。孤注一掷的相信一个人,这样的念头让她没有来的恐慌。

  在她没有注意的时候,厉璟城低头看了她一眼,嘴角微不可察的勾了勾。

  ……

  童真随着厉璟城的车到了帝都酒店,侍者恭敬有礼的拉开车门。

  气派辉煌的帝都酒店彰显着消费者的身份和地位。今晚这里被市长大人包场,门口有好几名保安守着。

  童真探头探脑的打量酒店金碧辉煌的大门,厉璟城下车后回望了她一下,她赶紧识趣的跟上。

  “厉叔叔,您有邀请函吗?”

  “没有。”

  “可门口还有人看守,我们要怎么混进去?”童真眼珠子迅速转动。

  难道有后门?

  “挽着。”厉璟城刻意放慢了步子。

  童真听话地挽上他的手臂,这才注意到今天的厉璟城着装格外正式,手工裁剪的纯黑色燕尾服包裹着他比例完美的身材,跟平日里严肃古板的总裁形象完全不一样,比电视里的名模还要让人血液愤张,难怪她在窗台看到他时怀疑自己中了邪。

  守在门口的警卫员像没看到厉璟城一样,直接让他进去了,童真还是一脸不解。

  到了会场,厉璟城吩咐她自己先在自助区吃点东西,他要暂时离开一下。

  本来童真被困在家里不得已请他帮忙,把她从童家带出来事情就已经完成了,说难听点,现在他们毫无瓜葛,可以一拍两散了。

  “你去吧,我自己会小心的。”童真笑吟吟的向他挥手。

  厉璟城望着她皱了皱眉,随手拿了一杯红酒走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