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我想见你

更新时间:2017-07-10 15:40:54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2057

房间里只余下两个人,安静的诡异。

  “别坐在地上了,起来吧。”童正枫看了她一眼,终于开口说话。

  童真没有动,直勾勾的望着他,不言也不语。

  童正枫顿了顿,走到童真身边,蹲下身把地上的黑白照捡了起来,看着照片里的女人,严厉的目光渐渐复杂了起来。

  似是陷入了往日的回忆,脸上闪一抹不明确的情绪,像是愧疚,或者无法面对,还是别的什么……

  童真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嘴角勾着嘲讽,“怎么?终于记起有这么个女人了?可惜,我妈忌日已经过了,你现在在这里假惺惺的怜惜悲悯,我妈看不到的。”

  童正枫仿佛没有听见,抚摸着照片里的人,轻轻呢喃:“婉婉……”

  “够了!童正枫,我妈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你这是做样子给谁看!”童真暴怒的大吼,扑上去凶狠得把照片抢了过来。

  她最痛恨的就是童正枫看着母亲照片依依不舍的样子,早知今日悔恨惋惜,当初为什么不珍惜!

  昨天是妈妈的忌日,他却给白雪珊大张旗鼓的举办生日宴,有没有多看过妈妈一眼?

  童真把墨婉的照片护在怀里,敌意和怒气在瞳孔里交缠。

  童正枫行动迟缓的直起身,一瞬间仿佛苍老了许多,看着和照片里有着同一张脸的童真,英锐的眉眼动了动,明显在犹豫,似乎有一个天大的秘密会在下一秒脱口而出。

  最后,他只是惘然道:“童真,有些事你该放一下了,我对不起你妈妈,但我没有对不起你。”

  “你还好意思说这种话?你对不起我妈就是不可饶恕的罪孽了!至于你对我怎么样,我是瞎子吗?你有拿我当过你的亲生女儿?”童真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一个背叛家庭,不顾妻儿的男人,直到现在丝毫不为自己曾经的行为悔过,还有脸劝她把多年的积怨释怀,不觉得搞笑吗?

  “我真替妈妈感到不值,当初怎么瞎了眼嫁给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童真哭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

  童正枫面上僵了僵,伸手要去拉童真,但有什么情愫阻止了他,手停顿在半空,“我去叫医生来看看你的伤。”

  童真双手掩面,失意的摇头。

  童正枫神色郁结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走到门口突然停下来,说道:“乐乐要是再找你,你让着点,他要是出了什么事,雪珊那边我不好交代。你妈妈的死跟雪珊没有关系,雪珊没有错,你不要怨恨她。

  真真,你是我女儿,不管怎样永远都是我女儿,以后你就待在家里,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不容易,太辛苦了……”

  童真脸上挂着眼泪怔怔的看着他,似乎是想等他继续说下去。

  童正枫难得跟她说这么多带着感情色彩的话。

  “以后想要什么尽管开口,我会好好补偿你的……只要你不去找雪珊和乐乐的麻烦。”

  童真脸色一变,水润的眸子越来越沉,越来越冷漠,像是猜到饿了童正枫接下来的话。

  “下个学期的学费还没着落吧,我让周伯把卡给你,里头有钱,够你花的,只要你不惹事卡就不会冻结……”

  “够了!你别再说了,你真让我感到虚伪恶心!”童真觉得可笑之极,“补偿?你所说的补偿就是拿大把大把的钱来塞搪我?!童正枫,我不要你的臭钱,你拿着你的钱去养那个女人吧!”

  她悲哀地大笑,却又哭得狼狈,抓起地上的东西朝童正枫摔去,“我真后悔自己投错胎,怎么会是你的女儿!”

  “出去!你给我出去!”

  童真眼前像被海水给淹没了一样,模糊的什么也看不见,眼眶又咸又涩。只要抓到东西就不顾一切的往门口摔去。

  直到响起重重的关门声,她的心狠狠一抽,身子像被突然定住了一样,颓然倒在地上。

  多少年没有这么歇斯底里的大哭过了?

  这一切都拜她的亲生父亲所赐!

  ……

  童家是东城的名门望族,早些天收到了市长举办名流宴的邀请函。

  童真被关的第二天晚上,“偶然”听到给她送晚餐的下人在门口议论。

  “二小姐真可怜,先生带着夫人、大小姐还有小少爷去参加晚宴了,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连房间都走不出去。”

  “嘁,谁让她陷害夫人和小少爷的?自作自受,小小年纪这么恶毒,也难怪先生不喜欢她。我看啊,先生肯定是想到,要是带她去,她肯定又要惹事给童家丢脸了……”

  “行啦,你别说了,待会让二小姐听到就不好了。”

  “听到就听到,谁还把她当个小姐?真是的!”

  越来越远的讨论声渐渐消失,窝在懒人椅里看漫画的童真抬起头,漫画书随手一扔,走到门边附耳静听,小脸上的表情变化莫测。

  名流宴?她怎么不知道?

  也对,童正枫拖儿带女想必邀请函上写的是童氏一家,却独独撇出来,是想说明她不是童家人还是真的怕她去了闹事丢脸?

  童真深褐色的琉璃眸涌现嘲讽的笑,童正枫不想让她,她偏要去!

  厉璟城在飞机起飞前接到一个电话,他没有立刻挂断,看到屏幕里未知来电,竟意料之中的弯了弯嘴角。

  手机放在耳边,他没有出声,漂亮的眼睛里瞳孔的颜色越来越深邃。

  这时机务员走过来,露出来的双腿贴着厉璟城搭在扶手上的手肘,殷切的微笑,“厉先生,一切安排妥当了。飞机马上要起飞了,请您把手机关机呢。”

  听筒里隐隐约约飘出一句“我想见你”,是个干净清脆的女声。

  厉璟城终于启唇,对电话里的人说了句“等着”,收起手机便站了起来。看也没看空姐一眼,丢出命令,“姜逸,我们回去。”

  姜逸仰起头,愕然的看着他,“啊?回、回哪去?不是,总裁,飞机都要起飞了!”

  “计划有变!”

  厉璟城没空解释,绕过空姐大步流星地走出头等舱。

  “呃……总裁,您等等我!”姜逸见情况不妙,看了眼面色僵硬的空姐,赶紧放下杂志起身跟上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