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我要杀了你

更新时间:2017-07-05 00:00:32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3082

“雪珊!冷静下来!”童正枫急忙抓住她乱挥的双手,大声叫唤,“雪珊,别怕,看着我,不是你的错,她的死跟你没有关系,你不要太责怪自己了!”

  “可是她回来找我了,她恨我,恨我把你从她身边抢走了,她一定不希望我幸福的……不、不,说不定她现在就哪儿看着我!”白雪珊脸色惨白,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哆哆嗦嗦抓着童正枫。

  “她已经不在了!”童正枫一脸不耐烦。

  白雪珊的话让他很不舒服,但又十分疼惜,看到她受到惊吓的脸庞,童正枫忍不住把呜咽的她搂进怀里,重重得叹息一声。

  “雪珊,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你不要太自责了。婉婉不会来找你的,那不是你的错,如果她泉下有知,一定是希望我们幸福的。”童正枫让佣人把药汤递给他,盛着药的勺子轻轻放在她嘴边,“听话,把药喝了。”

  白雪珊终于清醒一点了,倚在童正枫怀里,却避开了喂到嘴边的药。

  “怎么了?”

  “是童真,有人推了我,是她……”她呐呐开口道。

  尽管童正枫很不愿意相信童真会做出这种事,童真也咬定自己没有推白雪珊,但当时只有她站在楼梯上,不可能是别人。童正枫没法扭曲自己亲眼看见的事实。

  童家安稳了十几年,从来都没出现过今天这么恶劣的事!

  “那丫头欠管教!我已经训过她了,现在待在房间思过。”

  闻言白雪珊没再说什么,沉默了一阵,她突然抬起头,神色焦急,“乐乐呢?找到乐乐了吗?”

  “乐乐没事。你先把药喝了,躺下休息一会儿。”童正枫表情不自然。

  白雪珊不看到儿子不放心,“乐乐他人呢?我要见他。”

  童正枫吩咐下人去把他带来,岂料童乐的奶妈过来禀告,童乐跟着一个佣人给童真送晚餐去了!

  当即白雪珊慌了,连忙推开童正枫要下床。

  药洒了,童正枫紧皱着眉拉住她,“你急什么,童真不敢拿他怎么样的。”

  “怎么不会?!正枫,你太不了解她了,她敢推我下楼,还会放过我的儿子吗?乐乐、乐乐现在有危险……不行,我要去找他!”

  “嘭!”童正枫用力的把碗搁在矮桌上,沉着脸起身,“你躺着,我去就行了。”

  ……

  童真被扔进房间后,门就毫不客气的关上了。

  她走到洗手台,看到自己高高浮肿的脸颊,上面印着一个五指印,扯了扯嘴角。

  真丑。

  刚打开水龙头准备清洗,她“哇”得一声扑在盥洗台吐了,吐得五脏六腑都在震颤,这时候她只在想,为什么童家的一切都令她这么恶心?为什么她还姓童?

  童真有气无力的靠在床头,屁股被硌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类似传呼机的东西,方方正正,只有半个手掌大小。

  这是厉璟城临走前给她的,不知道干什么用。

  旁边有个红色按钮,似乎是开关。童真捣鼓了一下,发现这是一个类似传呼机的小机器,可以录音,还可以定位,唯一不足的就是没有数字按键,不能打电话。

  门口突然传来钥匙转动声,童真一把塞到床垫下。

  佣人端着餐盘进来,一声不响的把盘子往桌上一搁,转身就要出去。

  “童家已经穷到这种地步了?”童真看眼餐盘里的清汤寡水,冷冷出声。

  “小姐,这是厨房安排的,您……将就着吃吧。”佣人低着头,像在心虚什么。

  “这是什么?老鼠屎吗?”童真夹出一颗黑乎乎的米粒大小的东西。

  佣人神色一凛,结巴道:“不是,不是……这哪里是老鼠屎,黑谷粒没熬开花而已……”

  越说声音越小,童真直接把筷子伸到她面前,“那你吃一口给我看看!”

  佣人白了脸,盯着筷子间黑乎乎的东西,表情扭曲的往后退。

  “吃啊!怎么不吃?”童真阴冷的勾着唇,步步紧逼,“嗯?你在怕什么?”

  佣人连连摇头,“这是您的晚餐……”

  “我现在请你吃,你要是不吃,就是以下犯上,等我出去一定把这件事告诉童正枫!”童真露出厉色。

  “不、不要,小姐,对不起……”

  “就是老鼠屎,本少爷请你吃的。”童乐从门后走出来,趾高气昂,“怕你晚餐吃得太好,所以给你加点料。”

  见是童家小霸王,童真筷子往碗里一扔,坐下来冷静的看着他,“你来干什么?你妈担心你出事,紧张的从楼梯上摔下去,你不去陪着她?”

  “你还有脸说!你害了我,还把我妈推下楼!”童乐气得跺脚,又因为上次的事不敢拿童真怎么样,骂骂咧咧,“不要脸的贱女人,你这么歹毒,活该爸爸把你关起来!”

  听了这些话,童真不怒反笑,“你可别乱说,我没推你妈,是她自己掉下去的,更加没有陷害你。”

  她根本没有把童乐放在眼里,跟一个被妈惯坏的小孩子斤斤计较,她又没病。

  童乐却一口咬定是她,“除了你没人敢动我!因为上次的事你怀恨在心,你想报仇!你竟敢这么对我,爸爸已经知道了!”

  童真皱了皱眉,“我怎么你了?”

  “你绑架我,把我掉在屋顶上,还扒光了我的衣服,还……”童乐气红了脸,“我会让你跟我一样痛苦的!”

  童真越听越莫名其妙,她有干过这事?可一想她又哭笑不得,到底是谁帮她出了这口恶气?

  “平时作恶多端迟早有报应。小少爷,这道理你老师没教过你吧?”

  童真的话简直能把人气晕,童乐浑身发抖,捏紧了身侧的拳头,“是你干的!”

  童真笑吟吟的努嘴,不否认。

  “就是你这个贱人毁了我的手办!”童乐大叫一声,猛地冲向童真。

  童真下意识的想要阻拦,谁知他扑到书桌上,把桌上所有的东西全部摔在地上!

  她愣了愣。

  童乐像疯了一样,把她架子上、抽屉里……所有所有的东西,摔得稀巴烂。

  猛然间,一个沉重的存钱罐摔在地上,四分五裂,几百个硬币像破网之鱼一样,滚落遍地。

  “真真啊,这个存钱罐是妈妈送你的生日礼物。你每天往里头投一枚硬币,存满了,妈妈的病就好了。”

  存钱罐很大,童真每天盼着时间快点过,到了第五百零九天,硬币终于满的塞不进去了,然后妈妈永远闭上了眼睛。

  那509天成了童真跟妈妈度过得最后的时光。

  “啪啦!”

  童乐不知从哪里翻出来墨婉的黑白遗照,举起就要往地上摔,童真惊醒,仓皇的拧住他挥起的手臂。

  “放开我!”童乐因愤怒红了眼。

  童真双眼也是赤红,被一层朦胧的雾气覆盖,紧捏着童乐的手臂,从他手里把相片夺下。

  哪知童乐死命抓着不放,两人各抓一边硬生生的拽了起来。

  “童真,这就是你那个妈吧?长得跟你一样,狐狸精!我要把你妈给摔了,让她再也不能出来害人!”童乐咬牙切齿。

  然而这些话激怒了童真,她猛地用力从童乐手里把照片抢了过来,狠狠推了他一把。

  “啊!”

  童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稀烂的存钱罐扎破了他的裤子,疼的他哇哇大叫。

  “少爷!”

  佣人惊慌失措的要把童乐拉起来。

  童真一把拎起童乐,响亮的耳光落在了他脸上。

  “这一巴掌,是你对我母亲的不敬,替我母亲打的。”

  童乐被打懵了,紧接着又是一耳光,“这一巴掌,你目无尊长、嚣张跋扈、肆无忌惮,替你那不会管教子女的妈打的!”

  “童真,你敢打我……”

  “啪!”

  “这一巴掌……”童真面无表情,“纯碎想打你而已。”

  “……”

  “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

  童乐疯了,彻底失去理智,抬手掐住了童真的脖子!

  十二岁的孩子,只比童真矮半个头,要懂不懂的年纪,此时是狠了心要你死我活。

  于是两个人扭打成一团。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少爷,小姐,快停下来!”佣人心急如焚,突然惊叫道,“啊,先生!”

  童正枫走进来就看到凌乱的现场,一地狼藉,两人倒在地上撕扯。

  “都给我住手!”

  童真把童乐摁在地上,看到童正枫来了,松手要起身。

  然而失控的童乐把童真绊倒,抓起地上的碎瓷片往童真身上扑。

  童正枫快速走过去,一脚踹开了童乐。

  “混账!”

  “爸!”童乐看清楚来的人,赶紧爬了起来,“爸,童真死性不改,她骂我妈,还出手打我!”

  童正枫眼睛一瞪,怒发冲冠,“不听话的东西!”

  说着扬起了手。

  “先生,使不得!”下人急忙喊住。

  童正枫的手僵在半空。

  童乐愣了愣,难以置信道:“爸,你要打我?”

  宽厚的手背青筋毕现,这个巴掌迟迟没有落下来,童真坐在冰凉的地面冷冷看着。

  童正枫最终还是没舍得打,但第一次冲童乐发了火,“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给我滚回去,以后不准靠近这里!再让我知道你惹是生非,你就给我滚出童家!”

  童乐顿时吓白了脸,难以置信的楞在原地,最后被佣人带走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