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他想要的东西

更新时间:2017-07-05 00:00:46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1960

手里扣着一个精巧而陈旧的日记本。
  纯蓝色的外壳,扉页是干净整洁的隔页纸,右下角写着一排娟秀小字:我叫童真,我的童真毁在了童年。
  修长温凉的手指细细摩挲着失去颜色的字迹,暗沉的眸子像深不见底的汪洋,翻滚着怒涛。
  姜逸一直盯着后视镜察言观色,有些冒犯道:“总裁,既然此行目的是为了童小姐,为什么不直接将她带回去?”
  厉璟城没应声,像在沉思什么,嘴角微不可察的勾着一个弧度,森寒的眸底却不见笑意。
  那丫头抗拒他的样子就像炸了毛的猫,一副你死我活的架势,尖嘴獠牙,充满了敌意。
  越是这样,他就越想把她身上的刺一根根拔光!
  “童小少爷年纪还那么小,总裁,您下手也太狠了。”
  “嗯?”
  厉璟城面无表情的转过头,眉峰一挑,“说什么,没听清。”
  不想死的再说一遍。
  姜逸冷汗涔涔,“我说,您管教有方,专治目中无人嚣张跋扈的熊孩子。”
  童家几乎发动所有佣人寻找童乐,最后在杂货间找到了。
  门被人从里反锁了,周伯命人将门撞开,瞬息被屋没场景震撼了眼球!
  童乐全身被扒光,手脚捆在一起,背朝地面悬吊在半空!
  地上放着一个火盆,熊熊火舌疯狂舞动,一下一下舔着他的背脊,
  房间里的温度高乎异常,童乐肥胖的身体似乎很痛苦得挣扎,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烫猪毛的糊味。
  “愣着干嘛!快把少爷放下来!”周伯急忙走过去,厉声呵斥。
  下人立即捞住童乐,把绳子割开了。
  周伯一把扯开童乐头上的黑袋,只见他嘴里塞着他自己的内裤,眼泪鼻涕成团成片,浑身止不住得颤抖。
  取出内裤,他干呕了一阵,看到火盆里烧焦的不明物,猛的扑了上去,“我的限量版手办!”
  他气的一脚踹翻了火盆,冲着周伯拳打脚踢,“你们这群废物!没用的东西!你们毁了我的手办,我差点要被你们害死了!”
  周伯生生受着童乐的拳头,脸上覆盖着一抹不明所以的忧心和痛色。
  姜逸看着一群人把童乐抬了出来,请示后方的男人:“总裁,接下来要怎么办?”
  “温水煮青蛙。”厉璟城淡淡收回视线,“开车吧。”
  随着车子启动,摊在厉璟城腿上日记本不小心滑落。
  一张旧照片飘了出来,厉璟城轻轻捡起,照片里的小奶娃睁着茫然无知的大眼睛,粉粉嫩嫩的,他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姜逸欲言又止,“我有一种预感,童小姐这次一定不会好过,她继母是个不好惹的角色。以您的身份,分明可以把她从童家带出来的,可为什么……
  ”
  为什么?
  没有原因。
  厉璟城孤冷清高,运筹帷幄,想要的东西从未失过手。
  “总裁……”
  “姜逸,你今天的话太多了!”厉璟城语气意外的凌厉,姜逸立即闭了嘴。
  照片整齐得放进了上衣内口袋,像收纳私有物一样,眉头动都不动一下。
  姜逸把车子泊在厉璟城私人海景别墅门前。
  刚下车厉璟城的手机响了,看了眼,加快脚步往屋里走,进门才接起电话。
  一阵沉默,厉璟城没有换鞋,直接走到沙发前坐下,开口喊了声,“爸。”
  “混账东西,你还知道我是你爸!你有没有把老子放在眼里?!”
  厉璟城揉着眉心,不语。
  “谁允许你私自回国的?结婚这么大的事情,你当三岁小孩子过家家?你要我的脸往哪搁?”厉禹宏气不打一处来。
  厉璟城消失当天新娘哭闹得寻死腻活,非要把人给找出来,他一个做长辈的不得不拉下面子给新娘子赔礼道歉。
  厉璟城扯开领带,顺手摸过茶几上的烟盒,很快,长指间一点明灭不定的星火,冒出袅袅青白烟雾。
  “爸,有什么事?”
  电话里顿了顿,厉禹宏严厉的男低音中透着疲惫,“刚刚接到医院下的病危通知,你爷爷怕是撑不了多久了。我不管你在国内掀什么风雨,暂停手头的事,立马回来!”
  闻言,厉璟城敛了敛眉心,目光落在茶几上的蓝壳日记本上,吸进去的一口烟酝酿在肺里。
  “璟城,你有没有在听!”
  “好,我尽快。”厉璟城移开眼回应道。
  “还有一件事,你爷爷最后的心愿……我不管你还有没有心思在结婚上,就算是做戏,也要让他老人家开心!”
  姜逸进来时看到厉璟城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脸深深埋在吐出来的烟雾里。
  “总裁,刚刚伦敦那边来电话,要您立马……”
  “明天。”厉璟城打断,烟雾太重看不清表情。
  姜逸接到电话情况非常焦急,应该即刻启程,他不明白总裁为什么要延迟到明天。
  可感受到厉璟城浑身煞气,姜逸不敢出声,也不敢靠近,把车钥匙留下就离开了。
  晚上童家灯火通明,白雪珊终于醒了过来,佣人匆匆去汇报。
  沉重急促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门骤然推开,吓得白雪珊扔下手里的汤匙,惊慌失措的缩在床头抱头痛哭。
  童正枫心里猛地一抽,快步走到床边把白雪珊搂进怀里,轻轻安抚着她的颤抖不止的背,“雪珊,我在这里,别怕!”
  “我看到她了……”白雪珊身子抖了抖,紧紧握住童正枫宽厚的大掌,满面泪痕,“正枫,她来找我了……十四年了,她终于来找我了!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害死了她,她来找我报仇了!”
  童真跟死去的墨婉有七八分相似,化了妆之后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七窍流血的“墨婉”直接击垮了白雪珊多年不安的内心,吓得灵魂都在颤栗。
  “她想让我去陪她,她想带走我……不,我不想死,正枫,我不想死啊!”她挣扎不止,崩溃的大叫。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