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温水煮青蛙

更新时间:2017-07-03 23:34:00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3004

在童家十几年,白雪珊都没有对童真大呼小叫过,今天童真总算见识到了当后母的丑态。

  此时的宴厅里,音乐悠扬,宾客嘈杂,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这边。

  童真毫不介意的嗤笑一声,呼吸微微困难道:“雪姨,难得你还记得我妈,可是……我妈倒是想见见你呢。你还记得今天是我妈的忌日吗?”

  白雪珊神情明显一僵,面部扭曲的大叫,“贱人,贱人,不准提她!”

  掐着童真脖颈的手越来越收紧,她看到被激怒的白雪珊一点点失去理智,猛然间从背后拿出一张黑白照片。

  “啊!”白雪珊被吓得身子剧烈一抖,狼狈的跌撞在身后的墙上,惊恐的盯着照片里的女人。

  “雪姨,今天是你的生日,你不介意我带我妈一起参加吧?”童真双手将黑白照片捧在胸前,照片里女人的容貌跟她极其相似。

  白雪珊脸色煞白,捂住眼睛浑身颤抖不止,“走开!快把她拿开啊!”

  童真嘴边噬着阴冷的笑,悲惨又凄楚的妆容就像照片里的女人跑出来了一样,一步步的逼近白雪珊。

  “不要过来,不是我……不是我害得你,放过我……”白雪珊濒临崩溃。

  “白雪珊,你害我在地下含冤十四年,你毁了我的家庭,抢走我的爱人,我好孤单好寂寞,你下来陪我吧!”

  童真一把抓住白雪珊的手,从脸上扯下来,“看看我,你看看我,白雪珊,你是不是忘了?你睁开眼看看我的样子啊。”

  白雪珊看了一眼七窍流血的童真,凄厉的尖叫一声,不知哪里来的狠劲,狠狠把童真推开。

  童真惊险的扶住楼梯,当她睁开眼,就看到白雪珊整个人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她想伸手去抓已经晚了,眼睁睁的看着白雪珊失去控制般一级级滚下台阶,最后重重砸在一楼大理石地面。

  当即,宴厅大乱。

  地上一滩血,白雪珊倒在血泊里昏迷不醒,所有人群峰般向这边聚拢。

  童真不知所措的抱着妈妈的遗照,小脸渐渐失去了颜色。

  童正枫心急如焚的抱起白雪珊,抬头就看到了站在楼梯上的童真,他张嘴想说什么,围过来的人挡住了视线。

  一只来自后方的大手徒然拧住了童真的手腕,迅速的将她拽到一边。

  “谁?放开我!”童真被吓得脑子抽搐,不管三七二十拳脚统统招呼在那人身上。

  “童真,是我!”

  童真被强行裹进了一个怀里,随之身子一僵,眸子忽闪不定的看着神出鬼没的厉璟城,“怎么是你?”

  厉璟城凝着她脸上的血,皱起了好看的墨眉,“你受伤了?”

  她抹了一把脸上的猪血,不知为什么,看到厉璟城这一刻有点想哭,吸了吸鼻子,“你怎么还在这?你不是走了吗?”

  厉璟城薄唇抿直,拽着童真的手如铁牢般坚固,“不要哭,跟我走。”

  童真娟秀的小脸白无血色,摇了摇头。

  “你在犟什么?”厉璟城沉脸。

  “你不懂,你不懂的,厉璟城,你只是一个外人……”童真一想到白雪珊被吓得滚落下楼梯,背脊的汗都要出来了。

  “你没有推她,这是我看到的,但没人会信。”厉璟城看着快崩溃的童真,耐心道。

  “我知道我知道,可我不能离开这里,这里是我家。”童真垂眸看着照片里的母亲,她就是因为逃避,才搬出童家的。可这里是妈妈一生的寄托和夙愿,现在却被别的女人取代。她该为妈妈做点什么了。

  “童真,这里已经不是你家了,我必须保证你的安全!”

  然而他血淋淋的话点燃了童真,“这里不是我家哪里才是我家?!你不要自以为是,你是我的谁?你能保证我的什么安全?”

  “童真,别任性!”厉璟城有了恼意,寒眸凌厉的瞪着她。

  幽冷摄人的气势骤然剧增,头顶的灯光竟有些明灭。

  而这一刻,童真挺委屈的。

  面对强大的厉璟城,满身利刺的她无法伪装下去。

  这个男人明明冷的要命,她却没有来的感到温暖。如果今天没有发生这些事,恐怕下一秒她就会毫不犹豫的跟他走了。

  可他是一个不相干的人,甚至还会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如果童正枫知道了他们的关系会怎么样?根本不可能再让她在童家继续待下去,她没办法实现妈妈的心愿了!

  童真拽紧了拳头,“厉璟城,你不要老是自诩我的长辈来多管闲事。你不是我什么人,我没必要什么都听你的。童家的事我自己会处理,请你以后不要再来这里了。”

  面对剑拔弩张的童真,厉璟城按了按突突跳的太阳穴,强行克制着怒火,“童家怎样,我不管。你外公把你交托给我,我只管你。”

  声音冷硬到极点,童真被厉璟城强制性的打横抱起,往另一边消防楼梯走。

  途中管家周伯带人将他们拦了下来。

  “厉先生,您不能带她走!”

  厉璟城冷冷的两个字,“让开!”

  “厉先生,冒犯了您实在抱歉。这是我们先生的命令,童小姐现在还不能走,请您别让我们为难。”周伯鞠着腰态度恭敬。

  厉璟城一点也不给面子,直接绕了过去。

  周伯向身后的几个保安使了使眼色,转过头面无表情的朝童真喊道:“童小姐,你不要再惹你父亲生气了。”

  听闻,童真咬了咬牙,“厉璟城,放我下来。”

  厉璟城过滤掉童真的话,寒着脸,毫不客气的对周伯道:“我有话对她说,站开!”

  周伯一凛,低着头不敢回话,犹豫了片刻,跟一众保安回避。

  厉璟城把童真放了下来,把什么东西塞给了她。不经意间摩擦到他指尖的微凉。

  童真错愕的看着手里小巧的东西,“这什么……?”

  “你会需要的。”

  说完掐住她的下巴,轻轻落下一个吻。

  童真还在发愣,厉璟城已经转身走了。

  “小姐,请你随我来。”

  周伯的声音响起,童真慌忙的把东西塞进裤兜。

  ……

  “啪!”

  极其响亮的脆响,童真来不及躲避,生生受了一耳光。

  书房里气氛严峻低压。

  严厉的叱责砸下来,“谁让你那么做的?你差点害死了你雪姨!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你这是在杀人!在犯罪!”

  童正枫一共打过童真两次,第一次是白雪珊进门的时候,童真咬了她,第二次是她跟童雨欣争一个布娃娃,童雨欣哭了……这是第三次。

  童真脸颊火辣辣的疼,看着气红眼的童正枫,没坑声。

  “这件事我也有责任,我不应该让你回来,扰得整个童家鸡犬不宁!”童正枫在书房来回踱步,步子里明显显露出烦躁和焦虑。

  童真撇着脸,不屑的冷嗤:“我看不惯白雪珊在童家作威作福的样子。”

  童正枫一巴掌拍在桌上,“嘭”得一声爆响,“这就是你狠心把她推下去的理由?!”

  “我没推她,你爱信不信。”

  白雪珊醒来之后神志有些不清楚,一口咬定童真。她说一百遍童正枫都不会信她,但她还是要为自己辩解。

  “雪珊为了我们童家尽心尽力,给她办生日宴是我的意思,这是我们童家欠她的!”

  “那谁欠我母亲的?不是童家,是你,童正枫!白雪珊那个女人,就应该下地狱去陪我妈!”童真怒吼。

  “啪!”

  童正枫扬手给了童真一巴掌,“不知悔改的东西!来人,把她给我带回房间,三天之内不准出来!”

  童真捂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被称之父亲的人,浑身止不住颤抖,“你要关我?我是你女儿!不是下人!”

  “你一回家就差点掐死乐乐,后又威胁羞辱雨欣,把雪珊推下楼,童真,你还分得清善恶吗?正因为你是我女儿,我不得不管你。这几天你哪也不准去,待在房间好好反省!”

  几个魁梧的下人动作一点都不恭敬,架着童真就要出去。

  童真死死扒着门框,拼尽全力大吼:“童正枫,你知道昨天我为什么会被带到警察局吗?”

  “人都去警局了,能有什么好事?是我没教育好你,尽让你在外面惹出事端!”童正枫手垂在桌沿,无奈的叹息,似乎很不想看到童真这副狡辩的样子。

  他为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深深感到自责。自己的亲生女儿,常年不闻不问,才变坏,变恶了,导致出这样丑陋的本性。

  “在你眼里,只有童雨欣才是你的女儿,我是童家的毒瘤,对吗?!”

  童真歇斯底里,看着已经转过身去的童正枫,水盈盈的大眼里最后一点期待覆灭,抠在门框的手一点点松开了。

  ……

  沥青路对面的一颗古藤树下,宾利商务车像伏息在丛林中的猎豹,迟迟没有动静。

  后座上的男人双腿交叠,刀削的淡色薄唇冷硬得紧抿,嘴角压直,一言不发的将视线凝固在陷入沉重的童家大院,冷峭的俊容覆上一层淡淡的讥诮。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