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恶有恶报

更新时间:2017-07-03 23:32:56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2025

房间里发生争执的男女看到厉璟城进来蓦地僵住,他径直走到床边,看都没看床上惊愕的男女,掏出娟白手帕,一脸沉淡定的把童真摔在床上的日记本拿起来,仿佛上面沾染了脏东西,慢条斯理的把日记本包裹好。

  随后,他终于抬起视线斜了童雨欣一眼。回去一定要好好给这本子消毒。

  童真见厉璟城进去没多久又出来,诧异道:“你干嘛去了?”

  厉璟城没有回答,掠过她径直往楼梯间走。

  童真跟上去,没头没脑的来了句,“你到底来我家嘛?参宴?不太像啊,难道你跟白雪珊那女人关系很好?”

  厉璟城像没听到一样,加快了步子,童真小跑才能跟上,修长伟岸的背影透着一股子清傲。

  “其实刚刚不需要你出面的,这是我的私事,我自己能解决好,你插手,还会变得更麻烦甚至造成一些误会。”童真前脚压着厉璟城后脚的印子,正色道:“当然了,就算有误会也不需要我解释。”

  厉璟城听了她一派说辞,冷嗤一声,心情坏到了极点。

  童真歪着头看他,总算察觉出他生气了,但她一脸莫名其妙。

  穿过长廊,到楼梯口时,童真喊住了他,“厉璟城。”

  “不管我们之前有多大的恩怨,刚才的事……还是要谢谢你。”

  厉璟城海拔径长的身形终于背对童真停顿下来。

  童真抓着头发心绪复杂,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心情,她并没有因为陆铭盛出轨而特别伤心,也没有那么讨厌厉璟城了。

  “但我们还是不能做朋友,也不可能友好相处。”

  她湿漉漉的眸子看着他,黑白分明,一点也不像在撒谎。

  不能做朋友?

  这句话听得厉璟城哭笑不得,却让他莫名得气血上涌,沉如寒墨的凤眸更加冷凉料峭了。

  “不做朋友!”

  童真微楞,意外这个回答。

  五味成杂的冲厉璟城挥手,“嗯嗯,那再见……我就不送你了。”

  然而修长的影子猛地向她压了过来,捏住她柔嫩的下巴。

  在她诧异的眼神里,厉璟城粗鲁的揉擦小脸上未干的泪痕,“没出息!”

  那男人竟值得她哭?!

  厉璟城看到童真为陆铭盛掉眼泪的时候,不知为何很想揍人,气的肝疼。

  他的力度不轻,童真的脸很快就被搓红了,神情仍处于发愣中。厉璟城不冷不热的丢句,“丑死了。”

  她终于明白了厉璟城生气的原因,但似乎又想不通了。

  童真扒开他的手,后退两步,“丑也不关你的事。你快走吧,不要让人发现你在这里出现过。”

  “这么怕我们的关系暴露?”厉璟城倒是不慌不忙,语调戏谑。

  “当然怕,我们本来就不清白!”

  “那你知道我来的目的?”厉璟城的目光骤然变得凌厉。

  楼下响起管家周伯的声音,童真心乱如麻,咬了咬牙,一脸苦相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来,现在我家形式严峻……能不能不要把我们的事说出来?求你了,厉叔叔,下次有机会我们再找个时间谈,你先离开这里好不好?”

  她垂在身侧的小手捏紧裙摆,周睫毛轻颤,慌怕窘迫的模样落进厉璟城眼里,他目光在她头顶停顿半晌,沉着脸走了。

  童真回了一趟房间,照了照镜子,妆容并没有因为哭过花掉,但她仍然把妆卸掉了,按照桌上照片里的女人,重新迅速化了一遍。

  宴厅里已经开宴了,施华洛世奇水晶灯散发出来的光线照耀在每一位宾客脸上,三两相互攀谈,觥筹交错。

  此刻童正枫搂着白雪珊站在台上成了焦点,侍者推上来一个八层蛋糕还有一个价值连城的金钻项链,童正枫亲手替白雪珊带上,眼睛一瞬不瞬的望着她,带着风雨同舟后的深重情意。

  “我特地请著名珠宝设计师为你两声定做的,喜欢吗?”

  “正枫,谢谢。”白雪珊脸颊嫣红的轻轻点头。

  童正枫捧着她的脸吻住了她。

  台下一片雷鸣般的掌声。

  “童正枫爱妻十年如一日”、“白雪珊贤妻良母,今天成为了最幸福的女人”……

  这类话题在宾客们的谈论中此起彼伏,不少富家太太的眼神里流露出羡慕。

  而在二楼,一双水漾的冷眸死死地盯着白雪珊。

  切完蛋糕,童正枫携着白雪珊走下台子,就有为了巴结童家的人上前敬酒祝贺。

  不知那人说了什么,白雪珊一张雍容端庄的脸绽放出虚荣满足的笑容。

  她刚将一杯酒喝下,一名侍者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她神色变了变,说了句“失陪”就急步匆匆的往楼上走。

  刚走到拐角处,一道清冷的声音在上方响起:“雪姨这是急着去干嘛呢?”

  白雪珊蓦地抬起头,瞪着站在楼梯口的童真,维持不住脸上的仪态,厉声厉色道:“乐乐呢?乐乐去哪了?”

  “童乐是你儿子,你问我去哪了?”童真双手背在身后,好笑的看着她,“雪姨,你不奇怪在这里看到我?童乐的奶妈看到我,差点被吓晕过去呢。”

  白雪珊气急败坏的上楼,抓住了童真的两只胳膊,“你把乐乐怎么样了?告诉我他在哪!”

  刚刚一个侍者告诉她,童乐有生命危险,她急忙上楼找童乐,结果碰到了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童真!

  “我怎么知道他在哪?说不定碰上了什么事,又在哪个角落哭着喊妈妈了。”童真翻了个白眼,语气里掩饰不住的讥诮。

  儿子是白雪珊的心头肉,见童真这里问不出什么,甩开童真的手,心急如焚的要去找儿子。

  “白雪珊,你相不相信恶有恶报?你做得那些恶事,也会在你儿子身上发生的。”童真突然开口。

  这句话实实在在的刺激到白雪珊了,她完全没注意到今天的童真有什么不一样,回过身就用力的掐住了童真的脖子,尖尖的指甲刺进细嫩的皮肤里,表情凶狠得仿佛要吃人,“童真,你要是敢动乐乐一根手指,我会让你立刻去见你死掉的妈!”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