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一马桶水泼你脸上去

更新时间:2017-07-02 10:58:13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2940

“你是童家小姐为什么不一早告诉我?”他哑着嗓子,似有什么东西从他心脏里慢慢抽走。

  “因为你以前不贪图名利不攀附权势,陆铭盛,你自己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吗?以前的你,在我心里就像一股不入世俗的清流,现在你就像下水道里的污水!”童真一字语句的怒吼。

  他毁了自己,也撕毁了在她心中那个美好的白衣少年,他终究被灯红酒绿的世界玷污了。

  “你们在说什么呀?童真,你以前认识阿盛?”童雨欣还是一副茫然不知的样子,随后惊呼一声,“你们、你们在一起过?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要是告诉我,我就不会……对不起,童真。”

  “童雨欣,‘阿盛’这个称呼你不配叫。”童真看着她虚伪做作的面孔,今天终于忍不下去了,“你别装圣母了,在我面前装了十四年你不累吗?非得等着我来戳穿你?”

  此话一出,童雨欣的脸色终于冷了几分,“我知道你今天心情不好,锁你的又不是我,你到我这里闹什么脾气?”

  还装?

  童真忍无可忍,走到书桌前,把桌上的东西全部扫在地上,然后把一个个抽屉拉开,从最底层的一个暗格抽出一个小小的日记本,摔在童雨欣面前,“这个日记本你还记得吗?里面的所有内容都是关于我的生活,你偷了我的日记本,会不知道我从小就喜欢陆铭盛?”

  童雨欣脸色煞白。

  她的确知道童真喜欢陆铭盛,而且这些都是预谋好的。她见不得童真有喜欢的东西,任何方面她都希望比过童真。看了童真的日记,里面所有关于陆铭盛的事情都让童雨欣好奇,她发现自己渐渐喜欢上了这个叫“陆铭盛”的男人,所以她更要把他从童真身边抢走!

  “是,我是知道,那又怎么样?我也爱上了他,我为什么不能争取?童真,你追着他死缠烂打那么久,他为什么不答应你?你还不明白吗?你在他面前连真正的自己都不敢做,他拿什么去爱你?”

  童真被这一番话震醒,像被戳中的心里的痛处,胸口急剧起伏,红了眼眶,“那你呢?童雨欣,你还不够装吗?”

  童雨欣露出了从未有过的坦然,柔媚得抚摸自己柔顺的发丝,“男人都是会骗人的,表面上说着喜欢乖巧一点的,其实骨子里还是喜欢的放荡的。童真其实我们都一样,善于伪装来欺骗别人欺骗自己,但我比你好,至少在床上我很真诚。”

  她一手抚摸自己,一手伸进薄被。

  只见陆铭盛舒爽的眯起了眼睛,紧紧搂住了她。

  童雨欣盯着童真,眼神里是轻蔑的姿态。

  童真被气得发抖,咬牙切齿得瞪着她。她不过就是骚、浪贱一点,不过就是懂得勾男人一点。她们一样吗?不一样的!

  至少她曾经对陆铭盛是不容置疑的真心!

  看着童真变脸,童雨欣满是得意,“现在他是我的,你何必要来打扰我们呢?干嘛要给自己找不痛快?童真,我们彼此相爱,我不会把他让给你的。”

  “她不需要你让!”

  一道冰刃般的声音突然划破空气,浑厚而具有穿透力。

  厉璟城不知什么时候进了房间,迈着正步走到童真身边,长臂自然而然的揽着童真的细腰,淡漠的眸子看着床上的一对男女,冰冷又不屑的眼神,仿佛上帝藐视苍生般居高临下,近乎蔑视。

  童雨欣诧异的看着这个不打招呼就走进来的男人,被他的外貌和气质惊艳到了,又为他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感到震惊,“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房间里?”

  厉璟城仿佛没听到,关切的目光转向童真,把她从头发到脚趾都检查了一遍。

  “我在问你话呢!”被无视的童雨欣脸色僵硬。

  确认童真毫发无伤后,厉璟城才漫不经心的开口道:“我不跟不穿衣服的女人说话,特别是很脏的。”

  “你说什么?!”童雨欣脸色又红又青。

  厉璟城敲了敲童真的脑袋,淡淡道:“你复述一遍给她听。”

  童真转过头:“他说他不跟不穿衣服的女人说话,特别是很脏,又不要脸的。”

  童雨欣气得浑身发抖,从来都没有一个人敢对她这么无礼,敢这么羞辱她!

  刚想发作,厉璟城抬眼扫了过来,童雨欣瞬间噤若寒蝉。

  好冷!这个男人的眼神冷到骨子里!

  “铭盛,你看看嘛!童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个男人,他们一起合伙欺负我!”童雨欣像受到了极大的委屈,她哪里想到童真有备而来,还带了个深不可测的危险男人。

  然而陆铭盛看到厉璟城,脸色并不好看,严肃中还带着点畏惧。

  他把被子里童雨欣的手抽出来,动了动嘴唇,却一个字也没说。

  童雨欣见他这副反应,有些着急,“铭盛你倒是说句话呀?我知道你心里对她还有愧疚,原来她早就背叛你了,她还有脸来指控我们对不起她……”

  陆铭盛蹙着眉,看着被厉璟城搂着的童真,依旧没有说话。

  “童真,你带男人回来爸爸知道吗?你要是不想让我多嘴,最好老实交代!”童雨欣逼不了谁,厉声厉色的质问童真。不看到童真脸上的惨状,她不甘心!

  “交代什么?”童真终于回过神来。

  “这男人是谁?!”

  “他是我奸夫。”

  童真语出惊人,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陆铭盛。

  听到这句话,厉璟城不知哪来的火气,狠狠掐了一把童真的软腰,激得的她娇躯一颤。

  “童真,你说得都是真的?”陆铭盛不敢相信她怎么会跟厉璟城搞在一起,可厉璟城是什么人?女人连幻想都不敢想的对象,怎么会看上她?

  童真抬起头望着厉璟城,黑眸里燃着的火焰,她知道他生气了。她说得都是真的,但是她不能回应陆铭盛的问题。

  猛然间,陆铭盛觉得被别人觊觎了私有物,心里涌上一股火气。

  “童真,有些事你大概还不知道,你追我的时候我正跟林媛在一起,我很爱她,所以我一直没答应你,没想到你闹得全校皆知,林媛受不了压力跟我分手了。

  后来你又拿跳楼来威胁我,我明明很痛苦,却不得不答应你,可是两年了,你连给我碰一下都不肯,却跟别的男人搞在一起!童真,你凭什么口口声声说爱我?”

  “我的爱都被你消耗完了!”童真声嘶力竭,眼泪止不住滚出来。

  “你还记得去年冬天你被掉到s市,春运人多车堵,我冒着大雪赶了二十个小时的车到你工作方,就是为了能跟你一起过年。

  我站在你公寓外等了半个钟头,你终于来开门了,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让我回去。陆铭盛,那么大的雪天啊,你不让我进门,让我自己去火车站,说完就把门关上了。”

  陆铭盛哑然,晦涩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不给你碰吗?因为我看到了你屋子里的女人!一丝不挂!”

  童真冷着脸继续说:“童雨欣说得没错,就是这么个情况,你搞了别的女人,我也有了新的男人。我不是来向你道别的,只是警告你一句,这是我家,下次最好别让我看到你出现在这里!”

  “你说这话就好笑了,这里也是我家!你早就被童家赶出去了,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说话?”童雨欣不屑的翻了个白眼。

  童真嗤之以鼻,“还有你,童雨欣,你这么爱跟我抢,陆铭盛就让给你了,毕竟在我这里,不收废品。”

  说完,她看了眼厉璟城。

  全程看戏,依旧一副尊贵清冷的架子,脸色却不太好看,似乎很不耐烦。

  啧,真是冰山雪莲,高岭之花。

  陆铭盛是谁?能跟厉璟城脚趾头比吗?

  童雨欣不甘心的咬牙切齿,阴狠得瞪着童真,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

  “童雨欣,你偷看了我的日记本,正好,我也知道你的一个秘密,你应该知道如果这个秘密公之于众下场会怎样。还有,我才是真正的童家血脉,你最好给我收敛点!不要再惹我,否则下次泼的不是水了,是硫酸!”

  童雨欣脸色煞白,因为紧张手指揪紧被子,为什么童真这个贱人会知道那件事?

  童真打算走,突然想起什么,“对了,忘了告诉你,那是马桶里的水。”

  听后,童雨欣愣了愣,随即脸一阵红一阵青,浑身颤抖起来,崩溃大叫。

  “这里好臭,我们走吧?”童真一刻也不想呆。

  厉璟城点了点头,不等童真挪动脚步,长臂勾住她的肩膀,夹着小小的她出了房间。

  到了门外,童真很不习惯的从厉璟城胳臂下挣脱出来。

  “等我一下。”厉璟城说完转身又进去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