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带着老男人去捉奸

更新时间:2017-07-02 10:40:14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2045

“呵,厉先生,难道你需要我向你道谢?你觉得我们之间还能存在这么矫情的事?”童真仰着脸咬牙切齿,上次的事她心里仍旧隐隐作痛。

  看着尖嘴獠牙的童真,厉璟城一把逮着她,显然很不高兴,“注意你的态度,童真!”

  又是高高在上教训她的口吻!要不是他出现,她至于从楼上摔下来吗?那天他们不是说得够清楚了?怎么阴魂不散!

  “态度?呵呵,厉璟城你告诉我,对一个强女干犯我需要拿出什么样的态度?!这是我家,我没轰走你,已经观音菩萨附身了!”

  厉璟城没应声,她又毫不客气的说:“你是来给白雪珊过生日的吧?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你去吃你的生日宴,我还有我的正事要办!”

  童真说完就要走,却又被厉璟城扼住手腕,凶狠地拧了回来,见他脸色恶劣到了极点。

  “活蹦乱跳的样子,看来你没病!”

  “你才有病!神经病,快放开我!”童真急忙甩开他的手,扭头就往屋里跑。

  童真心里又慌又急,要不是厉璟城,她早就成功站在那对狗男女面前,把他们羞辱的一塌糊涂。

  真担心去晚了他们已经完事了。

  童真匆匆上楼,身后却响起了沉沉脚步声。

  她蓦地停在楼梯上,看着跟上来的厉璟城,“你跟着我做什么,这里不是你该来的。”

  “你这么急,去干什么?”厉璟城站在楼梯下方,雪白的衬衫领口随着抬头的动作收紧,犀利的眸子能把她射穿。

  童真心急如焚,硬着头皮跺了跺脚,“我有事情要办,你别再跟着我了!”

  童真到了二楼,先是去了一趟洗手间。

  厉璟城见她端着一盆水出来,讶异得扬起了眉梢。

  嗤,这丫头……

  “你怎么还不走?”童真注意到厉璟城,不满又戒备的说道。

  “就这点伎俩你想吓唬谁?”厉璟城看了看她手里的水盆,扯了下嘴角。

  走到她身边重重的扣了扣她的脑袋,然后单手插兜,迈开步子径直朝走廊里头走。

  真是冷傲的很。

  童真被他敲得脑瓜子疼,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不过瞧瞧亦仙亦邪的厉璟城……

  伟岸的背影环绕着强大的冷气场,走得不缓不急,却带一副势不可挡的气势,仿佛去捉奸的人是他。

  童真倒有些搞不懂厉璟城想干嘛了,赶紧跟了上去。

  童雨欣房间的门是关着的,但没有上锁,童真本想将门把扭开,后又犹豫了一下,抬头看向厉璟城:“你既然跟着来了,难道只是来看戏?”

  “说重点。”他面无表情。

  “我觉得把门撞开更合适。我是女人,这应该由你来。”

  果然厉璟城蹙了蹙眉。让他撞门?脑子坏掉了?

  “你要是不愿意,那你帮我端着水,我来……”

  只见厉璟城脸色更加不好看,一脸嫌弃,“你让开。”

  童真乖乖退到一边,心想厉璟城这一撞要是没把门撞开,那不是糗大了?

  厉璟城退后一步,长腿倏地一抬——

  “嘭!”厚重的橡木门被一脚踹开!

  童真惊得瞪大了眼珠子,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你不进去?”厉璟城弹了弹身上并不存在的灰。

  童真诡异的看了他一眼,气势汹汹的冲了进去。

  床上正水深火热的两个人根本没意识到,她二话不说照着床上缠绵的肉ti把水泼了出去。

  “啊!!!”

  童雨欣惊慌得大叫,差点从床上滚下去。

  两个人被迫分开,头发、身上都是水,像两条落水狗一样。

  陆抿盛也惊坐了起来,他看到床畔立着的童真,第一时间没有想到去遮掩自己,只是皱了皱眉,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眼神里没有丝毫的心虚和歉疚,甚至有一抹被打扰的不悦。

  “童真你怎么出来了?”童雨欣看到童真反倒是惊讶。

  “我不出来难道继续听你们啪啪啪吗?到时候震塌我的墙怎么办?”童真冷冷的看着她,“既然你知道我被锁了,你是故意不想给我开门?”

  “你在说什么……”童雨欣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转眼一脸无辜像,扑进陆铭盛怀里,嘟嘴娇嗔:“你进来怎么不敲门啊?”

  敲门还叫捉奸吗?能看到你们这副欲求不满的样子吗?童真不想回答童雨欣这个白痴问题。

  她把盆子扔在地上,“够爽了吧?大热天小心把房子烧起来,给你们熄熄火!”

  童雨欣委屈得扯过被子遮住自己。

  “童真,你怎么在这里?”一直未开口的陆铭盛突然出声了,语气懒懒的,带着几分不屑。

  “这你要问我的好姐姐了!”

  陆铭盛诧异的看向怀里的童雨欣,她咬着下唇,点了点头。

  “你是雨欣的妹妹?你也是童家人?”陆铭盛那副表情就跟见了世界奇闻却又错失了五百万一样。

  童真被他惊愕的样子气笑了,第一次在陆铭盛面前不再压抑自己,“我不是她妹妹,她不配当我姐姐。我姓童,我不是童家人难道你是吗?”

  以前,陆铭盛并不像那些富家公子家境殷实,但他比那些有钱人家的子弟更要引人注目,所以他同样带着别人都没有的优越感。

  他不喜欢跟那些富家子弟打交道,甚至对他们有成见。当初为了能接触到他,童真没有告诉他自己的真实情况,以至于后来童真搬离了童家。

  只因为陆铭盛一句话,童真记得很清楚。

  他说“童真,你不要害怕,我会努力赚钱,给你一个家。”

  多么诱人的话,她毫不犹豫的拎着箱子,头也不回的从童家走出去。

  如今他有钱了,以往的承诺却成了一个笑话。

  “陆铭盛,震惊吧?没想到我竟然是童家小姐?我告诉你,我不仅是童家小姐,还是童正枫明媒正娶的妻子所生的女儿,你怀里那个女人,要不是她妈妈有本事,带着她嫁到童家来,童家小姐哪里轮得到她?”

  童雨欣身子颤了颤,陆铭盛却紧盯着童真,目光渐渐变得复杂。他发现童真跟以前不一样了,浑身都带着利刺和锋芒,像从未认识过。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