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母亲忌日

更新时间:2017-07-01 22:01:06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2079

白雪珊数落的抽噎了起来,一脸幽怨和委屈。她当初嫁到童家,因为身份上不了台面,受到了很多人的指指点点和冷嘲热讽,但她相夫教子,努力尽到一个做妻子的责任,这么多年过来,她也算是为了童家尽心尽力了。

  可这件事明摆着的,他还要帮那贱丫头说话!

  “我都明白,雪珊,你为我付出的我都记在心里。”童正枫把她搂进怀里,一面温声哄着一面搂着她下楼,“别生气了,气坏身子可不好。明天是你的生日,我给你筹备了一个隆重的生日宴,开心点,恩?”

  白雪珊听了,别开脸,“哼,我才不稀罕。”

  “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你要是不稀罕,那我还是撤了吧。”哄小孩子一样的方式,白雪珊一拳招呼他在胸前,破涕为笑的娇嗔,“你就知道用这一招!”

  童正枫大笑不止,揽着白雪珊走进餐厅。两人如胶似漆出现在大家视线里,白雪珊像刚恋爱的少女般依偎在童正枫怀里,风韵犹存的脸上浮游着红晕。

  看得童真差点把刚吃进去的饭吐出来。

  童雨欣看到妈妈和童正枫这样恩爱,笑着说:“妈,你跟爸感情好的我都羡慕了。要是我能找到像爸这样的男人,那我这辈子都要溺在蜜罐子里了吧。”

  白雪珊不说话,嘴边一抹幸福满足的笑,女儿的话真是说到她心里去了。

  “你妈明天生日,我先告诉你们一声啊,该准备的都准备了,一定要让她高兴。”童正枫勤奋的给娇妻添置碗筷,话中意思是让她们给她准备礼物。

  “爸,你似乎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童真突然开口。

  童正枫顿了顿,疑惑的看向她,“什么事?”

  “明天,是我妈的忌日。”

  ……

  童真做了一整晚的噩梦,清晨从梦里惊醒,再无睡意。

  她头昏脑涨的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不想起来。

  一直到太阳从地平线升起,带着夏日清晨的暖意透过窗帘的缝隙,漫入室内。

  童真感觉到了阳光在眼皮上跳动的节奏,却仍然不想睁眼。

  因为今天这个美好的日子,不属于她。

  突然敲门声拉回了她的思绪,是佣人叫她起床了,“二小姐起来了吗?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童真连开口说话的想法都没有,假装没有听见,让那佣人敲了一阵,自己识趣的走开了。

  一楼餐厅。

  “真真呢?这个时间还在睡?”童正枫难得亲昵的叫一次童真的乳名,他看起来心情格外好,不外乎今天是一个特殊日子,他老婆白雪姗的生日。

  “二小姐说有夫人在,她吃不下饭,也不会下楼的。”佣人撒了谎。

  众人听了面色一僵,说不出来的尴尬,尤其是白雪姗的脸,很不好看。

  “妈,今天是你的生日呢,所有人都要参加,她凭什么这么不把你放在眼里!”童乐突然出声道,旁边照顾他的保姆立即捂了他的嘴,只见童正枫的脸越来越黑。

  “哦对了,二小姐还说,今天是前夫人死的日子,前夫人的鬼魂一定会回来找夫人的。”

  “太不懂事了!”

  “嘭!”

  童正枫把银筷摔在桌上,眉心拧成了疙瘩,气得正要发作。

  白雪姗及时握住了他搁在桌上青筋毕现的手,“看来回家不太习惯了。让厨房给她留着吧,再添点清淡的薏米粥。”

  她捏了捏童正枫的手心,水漾杏眼里竟看不出来有丝毫的生气。童正枫板着脸,也没不好再说什么。

  “夫人,已经没有薏米了。”管家去了趟厨房,又出来汇报。

  “那我去给她熬点银耳莲子粥炖着吧。”

  白雪姗假装要起身,被童正枫一把按住,“今天是你的生日,你去忙活什么?好好坐着。”

  童正枫把蘸好酱的黄金面包放在白雪姗碗里,她低头看见,笑的嘴角弯起来,眼底却浮现一抹意料之中的得逞,非常诡异,稍纵即逝。

  “正枫,没事的,我不介意。你也别生气了,待会让林嫂把早餐送上去。”

  “别管她!让她饿着!”

  童真站在旋转楼梯的台阶上正好听见这句话,身子石雕般僵滞了一会儿,翻了个白眼,面无表情的转身上楼。

  回房间后,童真又爬回床上躺着了,盯着墙上挂着的母亲的照片,眼神困顿茫然,不知道在想什么。

  十点左右童家开始有了骚动,忙碌的为白雪姗生辰筵席做布置。

  白雪姗每年的生日就是妈妈的祭日,一开始童家还会为妈妈上一炷香,童正枫单独带白雪姗出去庆生,现在每到这一天,整个童家大院隆重喜庆宾客满席。

  妈妈的死微不足道,只有童真在这一天沉浸在悲痛里。她一直都觉得妈妈死的蹊跷,但她找不到证据,这么多年过去了,白骨都化成灰了。

  想到什么突然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望向梳妆台镜子里的自己,披头散发一脸郁色。她为什么要独自难过?既然都回来了,为什么要让白雪姗那个女人风光满面,这么好过?

  童真心里像团着一股火气无处可发,翻下床就去了浴室,不多时,一身清爽的出来。

  接下来,她坐在妆镜台前开始化妆。

  这张素颜继承了母亲墨婉的倾国容貌,干净脱俗、清丽可人。但童真要给自己画一个刚办过丧事的妆容。

  暗沉的口红刚接触嘴唇,门外传来一道诡异的轻响,童真手一颤,口红意外断掉了。

  她怔了一下,急忙奔向门口,使劲拧了拧门把,顿时傻眼了。

  像预警到什么,愕然惊慌的拍门,“是谁在外面?为什么锁我?!”

  童乐的贴身保姆林嫂悄无声息的站在门外,冷眼看着被敲打“嘭嘭”响的门,二小姐,今天你就老实在里面待着吧。谁让你妈死的日子跟夫人生日同一天?

  她把钥匙串放进兜里,表情扭曲的离开了。

  “白雪姗,是不是你!我知道你不想看到我,你以为我稀罕去吃你那顿饭!”

  “白雪姗你听到没有,我知道你在外面,你凭什么锁我!快把门打开,否则我现在就打电话给童正枫,你的生日宴也别想办了!”童真怒不可遏的大吼,然而没有人回应。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