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后母作威作福

更新时间:2017-06-29 23:09:05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3044

童真哑口无言,白雪珊平时对她漠不关心,很少这样子对她说话。

  白雪珊作为一个母亲,护子心切,她能理解,可是她呢?谁来护着她?

  童真抬起视线看向童正枫,眼眶干涩得发疼。

  “行了,都是一家人,你少说两句!”童正枫看了看童真,对上了她的视线,像在逃避什么,转眼看向白雪珊,“你带乐乐回房间,检查一下他有没有受伤。”

  白雪珊凉飕飕的看了童真一眼,护着儿子走了。

  她们母子二人走后,童真仰着脑袋,哑着嗓子朝童伯林喊了声,“爸……”

  童正枫从来都不会正眼看童真的,因为这一声“爸”,他面向了童真,目光很僵硬。

  顿了顿,他咳了声,“你在警局里事我大致都解了,女孩子外头要好好保护自己。”

  就这么一句话,语气刻板极了,不难察觉里面的尴尬。

  可是童真却觉得心里一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真的,都了解了吗?

  她被男人欺负了,他知道吗?

  为什么不亲自去接她?

  这些疑问,童真没有勇气问出口,垂了垂眸子,轻轻“嗯”了声。

  “去休息吧。晚餐过后,给你雪姨道个歉。”

  童真豁然抬起头,看向童正枫的眼神变得冰冷、尖锐,浑身的刺骤然现了出来,“呵呵,让我给她道歉?可以啊,你让童乐给我跪下磕头!”

  恶言恶语说完,奔进自己房间,摔上了门。

  童真一进房间,就把自己捂在了被子里,眼泪恣肆往外流。

  她的母亲是被童家这些人逼死的,死的不明不白,潦草办了后事,接着白雪珊就进门了。

  红白喜事就在一夕之间,她手腕上的孝带都还没摘下来。

  小时候,她看过童正枫跟妈妈的结婚照,照片里的阳光很明媚,妈妈温婉的脸上透着最干净纯粹的笑容,她手捧鲜花,亲密的挽着男人,依偎在他身边,他们目光相抵,专注而深情。

  妈妈是个不喜欢将情绪外露的女子,像山间缓缓流淌的清泉,清清淡淡,不与世争。可照片里,她扬起的嘴角分明显露着她在那一时刻的幸福。她深爱着那个男人,他们彼此相爱,这些都不是假的。

  可到了童真出生,她发现妈妈过的并不像照片里那样幸福。

  爸爸每天早出晚归,很多时候不回家,回家也跟妈妈分开睡。他们只要一碰见就开火,话语尖锐,吵架的内容次次都是因为“女人”。

  到最后,家成了空壳,他们不离婚,不相爱,也不关心对方。妈妈整日抱着她哭,整晚失眠。

  日子越往后拖,妈妈从一个温柔乖顺的女人变成了一个神神叨叨,脾气暴躁的怨妇。到后来,童真基本上见不到妈妈了。妈妈被隔离了起来,那时她已经患上很严重的抑郁症。

  直到白雪珊出现在童家,童真才发现,她的父亲不是寡言少语,也不是公司事情忙的回不了家,而是他根本不就不爱妈妈和她,他所有的热情和爱都倾注在了另一个女人身上。

  所以童真厌恶童正枫,他怎么可以背弃妈妈,对别的女人那么好?!

  童正枫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也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他背叛爱情,背叛了自己的家庭!

  童真恨他!

  可同时,她也渴望得到父爱。她不明白,为什么在妈妈死之前,童正枫看自己的眼神,都是带着厌恶?

  ……

  童家的晚餐很丰富,像一场盛宴。

  一直独居在偏院的童老爷子由保姆推进了餐厅,他的目光首先停留在童真身上,露出慈爱的笑容,“童真回来啦。”

  老爷子把童真从小捧到大,她对这个爷爷是很有感情的。虽然当年白雪珊进门,老爷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童真对此深有芥蒂。但到了现在,她也能理解爷爷了。人老了,就有很多事力不从心了。

  “爷爷。”童真乖巧的喊了声。

  “丫头瘦不少,这次回来就别出去了,我让厨房做点营养品给你好好补补。”童老爷子的目光里除了疼爱,还带着几分歉疚。

  童真看了看童正枫的脸色,挤出一抹笑容,没吭声。

  “雪珊和乐乐呢?还有雨欣那丫头,怎么一天都没见人?”

  童真埋头吃饭,童正枫略显尴尬的开口:“雪珊和乐乐都不太舒服,雨欣……”

  “先生,雨欣小姐给家里打了电话,她不回来吃饭了。”佣人说道。

  童家人吃饭有良好的习惯,食不言,餐厅变得安静。

  然而气氛一点点冷了下来。

  院外有引擎声响起,伴随着车门关合,还有女人的欢声笑语。

  “是雨欣小姐回来了!”立即有佣人抽身出门迎接。

  像在打情骂俏一样,童雨欣的笑声一直延伸到大门口,一定是有人送她回来的。

  “就送到这里吧。”不难听出恋爱中少女的羞怯。

  “嗯,明天起来给我电话。”

  “知道啦,你快回去吧,再见。”

  童雨欣还站在门口依依不舍的望着,餐厅里的众人都听得一清二楚,而童真早已不知所措的僵住了。

  刚才那道声音,让她心脏蓦地抽痛,脑海里立即闪现一个身影。

  是她幻听了么?

  佣人跟童雨欣知会了一声,她换好鞋子,直接往餐厅来了。

  “爷爷!”人还没见着,就听见童雨欣甜美的喊道。

  当她看到餐厅里比以往多出来的一个人,突然顿在原地,如丝般的媚眼瞪得大大的,涟漪般晕开的眸子里充满了讶异,“童真,你回来啦,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早知道我就提前回来了!”

  童雨欣,童真同父异母的姐姐,随白雪珊下嫁过来的。

  提前告诉她?他们关系有那么好吗?她才不信童雨欣会为了她放弃约会。真不懂童雨欣表现的那么惊讶干嘛,进屋时佣人又不是没告诉她自己回来了。

  童真心里对童雨欣感到不屑,但又不得不抬起头来,笑脸相迎,却在看到她手里捧着的玫瑰花时,瞳孔缩了缩。

  一大束乳白色的香槟玫瑰,散发阵阵醉人的香气,这是每年情人节陆铭盛都会送她的礼物。

  陆铭盛送她玫瑰花只送香槟玫瑰这种品种,他说非常适合她,洁白,醉人,带刺。

  这一下的恍惚,眼眶竟有些酸涩,她将嘴边僵硬的笑容向两腮扯开,“嗯,太累了,就忘记了。”

  “你现在不是实习期吗,工作还没找好吧?一个人在外面也照顾不好自己,干脆回家住几天。”童雨欣把玫瑰花递给佣人,然后斯文优雅的拉开童真对面的椅子坐下。

  “雨欣,这几天忙的都不去我那里请安了,你在忙什么呢?”童老爷子故意板起一张脸,眼里神采却出卖了他的本意。

  童雨欣刚来童家的时候,老爷子对她不冷不热,但她是个非常有韧性的女孩,能进能退,又乖巧懂事,相处过的人几乎找不出她哪里不好。于是在她不懈的努力下,老爷子渐渐瓦解了对她的成见。

  “最近公司有些事情要忙。要不,这几天我都不出门了,专陪着爷爷。”童雨欣搬着椅子坐在了老爷子身边,细心的给他挑菜。

  “你这丫头,是忙着谈恋爱去了吧!”老爷子爽朗大笑,话里尽是揶揄,“什么时候带回来给我见见?”

  童雨欣脸上浮红,羞涩的说:“爷爷,还早着呢!”

  “我妈呢?她没回来吗?”她奇怪的问,若有似无的看了童真一眼。

  “雨欣小姐,夫人在楼上。”递盘子的佣人搭了腔。

  “我去叫她。”

  童雨欣刚要起身,童正枫放下筷子,用眼神示意她,“雨欣你坐着,我去。”

  童正枫上楼后,童雨欣一直找机会跟童真说话。

  童真都是三言两语的搭腔,爱理不理的样子。

  她不是讨厌童雨欣,只是对她柔美娇软的声音非常敏感而已,耳朵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而童雨欣偏要在老爷子面前表现得两人关系很好,可童真心里清楚,她跟童雨欣八字不合。

  童真埋头把一碗饭扒光了,这时,听到楼梯间传来争吵的声音。

  “你看见她欺负乐乐的样子了吗?你看到她那副眼神了吗?就像一个杀人犯!”

  “乐乐也不让人省心,他要是不去找童真麻烦,他们两姐弟至于掐起来?都是被你惯坏了!”

  “童正枫,你什么意思呢!乐乐多大?她多大?说两句都说不得?当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乐乐还能有命吗?你竟然护她护到这份上,童正枫,我看你是不想过了!”

  白雪珊的声音格外尖锐,童正枫拉着她的手,语气软了下去,“雪珊,她毕竟是我女儿,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就是因为她是你女儿,我才拿她当自己女儿一样,欣雨有的我没少给她。她从小亲妈死的早,没人管教,可她犯了错,我一个后母怎么好说她?只能由着她去。就是因为你也不管,长大了性子越来越野,还被抓警察局去,现在回来了你看看她的态度,一点也不把我放在眼里,你说,是我这个做后母的刻薄她了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