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我要你给我下跪!

更新时间:2017-06-29 23:05:52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2037

他想拉住童真,她却突然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发红的眼眶里写满了心灰意冷。

  童真撞开要迎上来的警察,再一次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年轻的警察喊了厉璟城两声,他才回过神来,童真已经不见了,他有些惘然,警察在说什么,他一个字也没听清,望着童真消失的方向,心里莫名的抽痛。

  ……

  来接童真的是管家老周,童家一个人也没有出面,或许是保姆没有将这件事声张,也或许童氏夫妇根本没空管她。

  总之童真认为,没来最好,要是让童正枫看到她这副样子,估计又该觉得她丢人现眼。

  车里安静的诡异,好像从童真坐上这辆车,气氛就变得凝重了。

  老周一声不吭,时不时从后视镜打量童真。

  童真注意到了老周怪异的眼神,她身上破烂的衣服难以遮掩那些斑驳不耻的痕迹。双手环着胸,开口道:“老周,有干净的衣服吗?”

  老周收回视线,看着前方路况道:“只有夫人的运动便装……呃,还有一件先生的外套,就在后座的暗格里,你可以拿出来披上。”

  童真摇头,嘴间抿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你在这里停吧,我要穿雪姨的。”

  老周诧异,但还是把车靠边停下,从后尾箱把白雪姗平时去高尔夫球场的便装拿了出来。

  车内的窗帘紧密拉着,童真迅速把衣服换上,然后拉开窗帘,敲了敲玻璃,站在外面的老周才开门上车。

  他看着换了衣服的童真,眼神更加诡异了,甚至有种说不清的恐惧!

  童真对上他的眼睛,笑容洋溢,“还合身吗?是不是很像我妈妈?”

  老周脸色变了变,转过头,驱车离开了。

  私家车泊在童家大院,童真推门下车,看着庄重而压抑的宅门,搭在车门上的手指骨节微微泛白。

  “小姐,你先进去吧。”

  童真从失神中回过头,看了老周一眼,关上门,孤身进入童家主宅。

  佣人们看到童真表情都很诧异,愣了几秒,漠漠打了声招呼就走开了。

  童真穿过客厅,上楼,到了二楼走廊。

  “站住!”

  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嚣张的厉喝,童真顿了一下,没有回头,加快了步子往房间走。

  “我让你站住,你听到没有!”

  一个身影倏然冲到她面前,堵住了她的去路。

  气势汹汹站在童真面前的正是童家的小霸王童乐。

  他是童家的小儿子,童伯林跟他娶的第二个老婆白雪珊所生,从小恃宠而骄,在童家横行霸道。

  “谁让你来的?我们家不欢迎你!”十二岁的孩子用看下人一般的眼神蔑视着童真。

  “我没空跟你闹,让开!”

  他插着双手放在胸前,丝毫不退让的姿态,“这是我家,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进来?除非,你给我跪下行礼!我倒是可以考虑看看。”

  童真斜了他一眼,直接从他身旁绕过。

  “敢对我视而不见!”童小少爷气得跺脚,转身冲上去,狠狠推了她一把。

  “你干什么!”童真稳住脚步,扭头恼怒的瞪着他。

  “哼,要么你现在从我家滚出去,要你立刻给我跪下,为你刚才的行为道歉!”

  刚才那一推,童真毫无防备的崴了脚,脚踝隐隐犯疼。但她不想跟童乐胡搅蛮缠下去,要是把照顾他的保姆引来,倒霉的只会是自己。

  童真起身要走,小少爷连忙拽住她,“你个不要脸的,休想再往前走一步!”

  “放开!”

  童真毫不客气的把他甩开。

  小少爷撞在了墙上,可不思议的愣住了。

  突然他瞪大了眼睛,终于从童真身上找了一直让他觉得奇怪的地方,震惊的指着童真,“你、你竟然穿我妈的衣服!”

  童真扯了下衣角,懒得回答他的话。

  “你个下贱女人,有什么资格穿我妈的衣服!脱下来,给我脱下来!”小少爷激动的大叫。

  “你别叫了,我是不会脱的。”童真用眼角冷冷的看着他。

  “你!”童小少爷气得脸通红,“你个野种,我让你脱下来啊!”

  童小少爷恼羞成怒的扑了上去,却猛然被童真揪住衣领,一把拎起,摁在墙上!

  “再说一遍!”

  童真凶狠的表情把小少爷吓住了,他双脚离地在空中乱蹬,“童真,你想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他只是想扒掉童真身上的衣服,根本没想到童真像发了疯一样,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我警告你,不要再让我听到你骂我野种。”

  童乐吓得没敢吭声,可是童真一句话又把他激怒了,“这是你妈妈的衣服?呵,这是我母亲喜欢的款式!我穿,难道不是更合适?”

  “哼,野种就是野种,你跟你妈一样下贱,根本不配穿我妈妈的衣服!”

  这句话让童真赤红的眼睛,像魔怔了一样,发了狠的掐住他的脖子。

  “咳、咳咳……”

  童小少爷惊恐的看着已经疯掉的童真,突然凄惨大叫,“呜哇……救命!妈,你快来救我!”

  “童真!你干什么,快把乐乐放下!”白雪珊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看到这一幕大惊失色,步伐不稳的冲了上来。

  童真的手被一只茭白的手用力扯开了,接着童小少爷被救了下来。

  “怎么回事!”随后跟来的童正枫厉声问道。

  童乐扑到白雪珊怀里,抱着她的腰哇哇大哭,“妈,童真想杀我!她想要我的命!”

  “童真,你才犯了事,我叫人把你从警局接回来,还叮嘱了你爸,让他不要讲你,早点回来一起吃顿饭。你竟敢趁我们不在,无端要杀我儿子?你到底有何居心!”白雪珊被刚才那一幕吓得心惊肉跳,一面拍着童乐的背,一面声色俱厉的指控童真,大方端庄的面容有些失态。

  要不是她回来的及时,自己的宝贝儿子就要被别人掐死了!这叫她怎么不生气?

  “他不找我的事,我根本不会碰他。”童真从怔忪中回神,脸色微微发白。

  “乐乐这么小,他知道什么?你不会让着他一点?你非得掐着他的脖子,把他掐死了,你就痛快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