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被抓

更新时间:2017-06-29 19:01:15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3007

怪不得还有人不怀好意的捏她手心,占她便宜,说她会勾引人!

  姜逸以为她不好意思了,便没头没脑的想了一句夸她的话,“其实美少女挺适合你的。”

  童真的肺都要气炸了,跳起来一把揪住姜逸的领带,强行让他弯下腰,咬牙切齿的跟他对视,“你最好把刚才那一幕忘掉,否则我一定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咳咳咳……你这丫头,怎么这么凶?要是我不告诉你,你在外面到处走,明天你就能上报纸了。”姜逸从她手里把领带扯出来,俊脸憋的有点红。

  小丫头平时看起来挺乖巧的,不知道今天受了什么刺激,脾气这么火爆,分明是一只披了兔皮的老虎。

  “我是不会谢你的,你跟厉璟城狼狈为奸,也不是什么好人。”童真讨厌厉璟城,顺便把跟他有关系的人一起厌恶了,她警惕的看着姜逸,“不过,你比厉璟城好,至少给我送衣服了。所以,临走前我还是跟你道声别……”

  她有些不自然的开口,“再见。”

  姜逸楞了下,一把拉住她,“你要去哪?”

  “我很累,我要回家了。”

  “你不能走!”

  童真皱起秀眉,“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我不能走?我已经不是MK职员了。”

  “这是总裁的意思,他命令我把你带回去。还有,衣服也是他让我给你的。”

  姜逸紧扣住她的手腕,丝毫不给她挣脱的架势。童真见此情况,倒冷静了下来,“我跟你走,你先放开我。”

  “不行!一放开你就会跑。”姜逸的态度非常坚决。

  “我就在你面前能跑哪里去?这里是MK,四面八方都是你们的人。再说我们这么拉拉扯扯,也不太好吧?”童真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姜逸半信半疑,最终还是松开了手。

  没走两步,童真就跟箭一样“嗖”的蹿出去,姜逸反应过来,立马转身去追。

  童真没命的跑向了露天停车场,上班时间停车位基本停满了,她小小的身板穿梭的在各个车辆的缝隙里,跟捉迷藏似得,姜逸高大的身材完全没有她这么灵活。

  就在姜逸突然从一辆沃尔沃后面闪出来,童真吓得拔腿就跑,她直接冲向了宽敞的马路。

  童真回头看着姜逸迈着一双长腿,心里泪如泉涌。没有东西给她掩藏,坚持不了多久她必然给抓住。

  渐渐清晰的警笛声引起了童真的注意,她眼睛一亮,瞬间燃起了希望。

  一把扯下自己的衣服,拽下发箍,一面奋力朝警车跑一面撕心裂肺的尖叫,“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警车里的警察听到求救声音,立即驱车向童真这边过来了。

  “求求你,救救我。”警车一到她面前,她扑向车窗,黑眸里乍现惊恐。

  看到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童真,两名警察一起下车来。

  “小姐,请别害怕,跟我们说,到底怎么回事。”

  童真抖了下身子,“警察叔叔,有人要对我欲行不轨。”

  两位警察神色一凛,相互对视一眼。

  姜逸追了上来,正疑惑童真怎么会被两名警察逮住,就见她伸出手指着他,“就是他!这个混蛋,竟敢在大白天对我、对我……呜呜呜。”

  童真说着就哽咽起来,哭得花枝乱颤,要不是警察扶着她恐怕就栽倒下去了。

  姜逸完全懵了,刚要出声解释,就被警察钳制住强行戴上手铐,“你,跟我们走一趟!”

  警察把姜逸押上车,童真想溜之大吉,结果一只手扣住了她的肩膀,“你也跟我们回去录个口供。”

  “啊?我也要去?”

  见警察神情变得严肃,童真立马哀声凄凄,“好的,我跟你们去。”

  ……

  青路警察局。

  童真吸着鼻子,一脸被欺凌过的悲痛模样,在警察局里嚎啕大哭。

  “童小姐,拜托你别哭了,咱们局子小,屋顶盖都要被你哭掀了。”

  童真根本听不进,像开了光的嗓子,一哭就停不下来。

  “行了行了,人家又没动你哪里,搞被逼良为娼、一夜八次一样。”年轻气盛的小警察给吵得口不择言。

  童真怪异的看了他一眼,不理他,继续哭。

  这时有个年长一点,姓刘的警官推门走了进来,他把审问记录和档案丢在桌上,给童真倒了杯水,“童小姐,喝口水歇歇吧。童家派人来接你了,马上就到。”

  刘警官的态度还算恭敬,但复杂的眼神时刻打量着童真。

  只是听说过童家有个二小姐,但几乎没有听到过她的传闻,众人猜想是童家把她保护的太好了,可具他眼前的情况来看,这个童二小姐,似乎并不受宠。

  要不然,他打了几个电话给童家人,最后还是保姆接的。

  童真接过水后,道了声谢,然后“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哭了这么久,她是真的渴了。

  “老大,还是你厉害。苍了个天,小祖宗终于不哭了!”小警察头晕脑胀。

  童真握着空空如也的水杯,低着脑袋,小声嘀咕,“做戏也得做足么。”

  其实并非如此。

  让她一哭不止的不是姜逸,是童家。

  她最不愿意扯上关系,也最不愿意回去的童家,现在是她唯一能投靠的地方了……

  浓密卷翘的睫毛覆盖在下眼皮上,轻轻颤抖,像受了伤却妄想振翅欲飞的蝴蝶。

  忽而,纷杂的脚步声在厅外响起,由远至近,童真心神一晃,莫名的紧张起来。

  门被推开,一道冗沉的脚步声从几串杂乱的脚步声里凸显了出来,清晰的回响在童真耳畔,渐渐靠近她。

  童真手里的纸杯捏变形了,当一双皮鞋在她面前停下,她低着头豁然站起,闭了闭眼睛,开口喊了声,“爸……”

  似乎安静了一会儿,便听头顶传来一声戏谑,“童真,看你玩了这么久的把戏,这次又是什么新的招数?”

  异常熟悉的声音,仿若一把重锤狠狠砸在童真的心口。

  她惊愕抬起头,顿时往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盯着男人,“怎么是你!”

  局长、厅长都出面迎接厉璟城,一群警官前呼后拥的拥簇着他进来,不敢有丝毫怠慢!

  见她激动的反应,厉璟城在心底嗤笑,冷眸散发出来的幽光一寸寸探着她,让她感觉周围的空气凉嗖嗖的。

  “除了我还能是谁?这时候你叫‘爸’也晚了,我不会保释你。”

  “切,谁想让你保释了?”

  “是吗?”厉璟城面无表情道,“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意图使他人受刑事追究,根据国家刑法第二百四十三条,造成严重后果的,要坐三到十年的牢。

  童真,你觉得在我这里,你犯下的罪,有多严重呢?”

  他话里意有所指,童真假装没听懂,“哼,警察叔叔都在在这里,又不是你说得算!你少在这里阴阳怪气,我的事不用你操心,有人来接我的!”

  说到底,她还是畏惧厉璟城的,特别是在撕了合同,把一百块甩给他之后,她一看到厉璟城,就跟耗子见了猫一样。

  她想不明白,怎么会把厉璟城误认成自己父亲童正枫。是太久没有看到父亲了,所以映像都模糊了?还是她内心里是期待童正枫来接她的,所以把任何一个相像的男人都当成自己父亲了……

  童真黑白分明的眼里涌现一股不知名的哀伤,一闪即逝,却让厉璟城捕捉到了。

  刚才这丫头流露出来的情绪,跟她这个年纪明显不符合,非常反常。

  她为什么悲伤?谁惹她伤心了?

  厉璟城沉思着,眼神骤然变得犀利。

  童真很不喜欢他用审视的眼光看自己,“我知道你是来接姜逸的,你现在就把他接走吧。”

  其实她心里想说的是:你快走了,别站在这里碍眼!

  厉璟城看着她,摆了摆手,接着一名警察把姜逸从审问室带出来了。

  “总裁。”姜逸欲哭无泪的喊了声。

  厉璟城像聋了一样,忽略掉了走出来的姜逸,冷眸盯着童真,突然俯身压向她。

  这一举动吓得童真往后一缩,坐在了桌子上,厉璟城深邃邪魅的俊脸以一种诡异的距离靠近她。

  开口,声音漫不经心却很优雅,“童真,白天你叫我‘叔叔’,晚上叫‘爸爸’,取悦了我,或许现在我就可以放你走。”

  “否则,就算童家人来了,你也别想走出警局半步!”

  他冰凉的手指若有似无的划过童真脸颊,童真浑身一凛,这个男人,人面兽心、丧心病狂、趣味低俗,但真的威胁到她了!

  “你……”她咬牙切齿,嚷嚷道,“快把这个男人抓起来,就是他指使那个姓姜的干的!他刚刚又对我人身威胁!”

  所有的警察抹汗,“童小姐,你别再演了,你觉得我们还会信你吗?”

  更何况这位是厉总,对她人身威胁?她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

  严重的被害妄想症。

  “你们为什么不信我?这次是真的!他刚刚在我耳边说的……”童真百口莫辩,厉璟城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