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你知不知道那晚你睡了我几次?

更新时间:2017-06-25 11:52:35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2057

那晚的事,早已经成了童真的心病,永远都不想揭开的疤!

  却没想到,眼前这男人居然无耻的倒打一把,跟她算起账来了!

  童真咬了咬牙,用尽全力推开厉璟城,借着这股酒劲一吐为快。

  “厉先生,我们都是成年人了,难道你跟那些女人睡过后都要找她们算账吗?那这账怕是算不清了吧?再说,你杀了我一血,吃亏的是我,我有向你索取什么吗?我有破你的处男膜吗?!”

  厉璟城额角狠狠一抽,这丫头说什么?

  处男膜?!

  “厉总,到此为止吧,我们也别吵了。辞职信我已经递交了,省的您看到我又觉得我在耍花招。过了今晚,我们相忘江湖,再也不见!”

  话一说完,童真推门下车,狠狠将门甩上。

  “童小姐。”站在车边的姜逸喊了她一声,“这就走了?”

  不走留在这里跟他车震吗?

  童真把话憋在肚子里,看了姜逸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开。

  然而没迈出几步,听见身后开门的声音,紧接着衣领被揪住,粗暴的往后一扯,整个人就被厉璟城抵在了车门上。

  娇小的身子缩成一团,被一堵结实的胸膛紧紧压着。

  男人高大伟岸的身形几乎融于夜色,昏暗的光线穿过他的侧脸落在童真惊恐的小脸上,“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怒气。

  第一次碰见这么不识好歹的女人,高冷尊贵的厉璟城失去控制,眯起眼睛,眸色阴沉得可怕。

  “童真,你应该感谢我才是,你擅闯我家,是我填补了你的空虚,你被人欺负,是我把你拎出来。”

  长指挑起她的下巴,“白眼狼也得讲点良心。”

  童真哑然,慌张的躲避着他炙人的视线,“那……那你想怎样?”

  “你知不知道那晚你睡了我几次?五次!童真,我告诉你,你得双倍偿还!”

  男人一句话就把童真吓得浑身激灵,她身子一矮,从他手臂下钻了出去。

  童真撒腿就跑,厉璟城长臂一伸,轻而易举的拎住了她。

  “想逃哪去?”

  童真背脊冷汗涔涔,不敢回头看他,欲哭无泪的哀求,“厉先生,厉总……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吧!”

  厉璟城不给她回应,不讲情面的反剪了她乱挥的小手,拉开门把她往车里塞。

  就在童真理智崩溃时,两束强烈的光线突然射了过来,厉璟城的动作顿了顿,她连忙抽出手挡住眼睛。

  童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听见一声怒吼,“放开她!”

  透过指缝,她看到顾纯从他那辆卡宴小跑里跳了出来,迅速冲到跟前,一拳招呼在了厉璟城脸上。

  童真瞠目结舌。

  厉璟城的俊脸被打偏了,保持着姿势,久久没有回头。

  顾纯一把将吓傻的童真扯到身后,睨着她一副被欺凌过的狼狈样子,顿时怒火中烧,“混蛋,你对她干了什么!”

  顾纯捏紧拳头又要揍上去!

  童真不可抑制的尖叫。

  然而拳风突然阻断,厉璟城轻而易举的接住了这一拳!

  顾纯的拳头被厉璟城捏在手里,骨头“咯吱咯吱”响,顾纯脸色稍白。

  厉璟城抬起另一只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转动阴冷的眸子,视线居高临下的落在顾纯脸上。

  姜逸在一边看着,因为他没有资格插手,也更不需要他来插手。

  稀薄的空气里充斥着令人窒息的危险气息,足以摧毁万物的杀意从厉璟城身上散发。

  猛然一股钻心钝痛,顾纯那张妖孽脸骤然失去颜色,仿佛下一瞬间,手腕就会被厉璟城拧断!

  顾纯发出的闷哼让童真打了个抖,她终于清醒过来。

  “不要……请你不要伤害他!”童真小身板挡在顾纯面前将两人隔开,一双细弱的小手握住了厉璟城充满力量的手臂。

  “童真,你干什么,你闪开!”顾纯气急败坏的大吼。

  童真摇头,仰起一张花猫般的小脸,“厉先生,求您了……”

  童真是脑子哪根筋不对,去求一个男人?

  顾纯越想越气!

  厉璟城复杂地看着童真脸上的乞求,她一双没有力气的小手仿佛缠住了他的思想,胸腔里的火气莫名的消了下去,让一向不懂得心软的厉璟城突然放开了顾纯。

  而被童真救下的顾纯气得发抖,又要扑上去,童真连忙拖住他的腰。

  “纯纯,我们走,我们回去!”

  童真连拖带拽的把顾纯弄进了车里,那一道深秋清寒般的声音缠绕着她的耳朵,“童真,我们会再见面的。”

  ……

  夜色黑的浓稠,天空翻滚一道闷雷后,大雨倾盆而下。

  雨点砸在车窗上“啪啪”响,雨刮器快速的来回运动,仍是一片模糊的水层。

  “死丫头,不是找陆铭盛战斗去了吗?怎么变成这副鬼样子?”

  童真的酒已经醒了大半,深陷座椅,冰凉的手背覆在眼皮上,“就是跟他战斗了才搞成这样。”

  大致过程童真不想解释,丢人。

  “陆铭盛人呢?你怎么跟那种奇怪的男人在一起?”

  童真沉默了一阵,答非所问道:“说起来,我算欠他一个人情。”

  要不是厉璟城,她还不知道被陆铭盛践踏成什么样子。

  “我打错人了?”顾纯有点懵。

  童真蹙眉摇头,厉璟城虽然施手帮了她,但他也不是什么好人。如果不是顾纯出现,指不定今晚要被厉璟城带去哪。

  “童真,你不会早背着陆铭盛出轨了吧?那男人谁啊?”顾纯好奇问道。

  童真像被揪住了痛处,声音轻飘飘的,“厉璟城。”

  “这名字有点耳熟。”顾纯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听过,拧开了车里收音机按钮。

  “据媒体获悉,海外华侨厉璟城在法国举行婚礼,当天逃婚回国……”

  “等等!厉璟城?!”顾纯瞪着童真,俊脸变化莫测。

  厉璟城是何等人物?

  这个名字不管在海外还是国内都是重若千斤,是人都对他敬畏三分。

  此人尊贵自傲,行事手段狠辣,在商界几乎没把谁放在眼里,可刚刚……

  他居然把厉璟城给揍了!

  反应过来的顾纯,下巴惊得险些脱臼,两个字悠悠的从嗓子里冒了出来。

  “卧……槽!”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