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睡我这笔账怎么算

更新时间:2017-06-25 11:52:47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3239

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找了陆铭盛,让他在家里等她,她不能让他白等!

  童真拼命的朝酒吧门口张望,希望有人能救救她。

  这时,酒吧门口走出一个人,瞬间让童真燃起了希望。

  “唔……唔唔……”

  那人在门口站了一下,目光挪向了被姜逸夹着的童真,似乎还认出她来了。

  “童真?”

  清沉的声音让童真蓦地一震,随即奋力的扭过头来。

  那人一如既往的身姿茎颀,眉眼清俊,像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使。

  童真的心脏狠狠一抽,眼泪瞬间冒了出来。

  陆铭盛。

  这三个字给了她力气。

  童真大叫,“阿盛,快救我!”

  陆铭盛快步跟了上来,“放开她!”

  姜逸一楞,童真趁机用力踹了姜逸的小腿肚,狠狠推开了他,不顾一切的扭头扑向陆铭盛。

  童真一头撞进陆铭盛怀里,害怕的抱住了他。

  “你是谁?”陆铭盛戒备的盯着姜逸。

  姜逸面无表情的扫了陆铭盛一眼,而是带着警告的语气对童真说:“童小姐,厉先生还在等你,劝你最好别让他等久了。”

  “我不会跟你走的,你别再缠着我了!”童真紧紧抱着陆铭盛的手,“阿盛,帮帮我。”

  陆铭盛把童真护在身后,“我不管你是什么人,请你离她远点,她是我的女朋友!”

  姜逸睨着躲在陆铭盛身后的童真,目前情况来看,却是出乎意料,先生要的人是童真没错,只是他没想到这个童真还有个男朋友。

  犹豫片刻,姜逸点了点头,“冒犯了。”

  童真松了口气,不仅因为姜逸的离开,也因为陆铭声那句“她是我女朋友”,这几天的煎熬仿佛在见到陆铭盛这一刻化成了蜜水。

  “阿盛,刚才谢谢你。”童真挽着陆铭盛,嘴唇抿着一丝害羞的笑。

  陆铭盛没有立即回应,而是奇怪的盯着她。

  童真脸上化着浓妆,穿着紧身蕾丝裙,非常的暴露性感,不仅如此,还满身酒气!

  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开放浪荡的童真,一时间难以接受。

  “你在这里干什么?怎么搞成这样?”陆铭盛把她从身前扯开,皱眉问她。

  “我……纯纯回来了,我跟他在这里喝了两杯……”童真同样诧异的问他,“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在家里等我的吗?”

  “你在说什么?”陆铭盛根本听不懂她的话,心里只想着自己被她伪善的外表欺骗了,“童真,你别去我家了,你这样子,我没兴趣。”

  童真一愣,笑的有些勉强,“我们先前不是在电话里说好了吗?去你家里办事……阿盛你个大男人,我都这么主动了,你还傲娇什么啊?”

  “别编故事了好吗?!”陆铭盛忍无可忍,神情格外烦躁,指着地上的东西,“童真,我以为你有多单纯,两年了都不忍心碰你!你不愿意把自己给我,我尊重你的选择,没想到你背着我还有这么放荡的一面!”

  袋子摔在地上,东西全部散落了出来。那都是些什么啊!

  情趣内衣,情趣工具,避孕套……

  童真瞬间煞白了脸色。

  “不是的,你听我解释……”

  “还要解释什么!童真,你是在演戏吧?如果不是我突然出现,你恐怕就跟那个男人走了吧?是我打搅了你们的好事,所以你才跟那个男人演这出戏来骗我!”

  陆铭盛克制不住心里的愤怒,嘴边满是嘲讽。

  他为人一向温和,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

  童真难过的快哭了,陆铭盛不相信她!

  她前先喝了太多酒,脑袋还混混沉沉的,这一下子又被急的手忙脚乱,稀里糊涂就抱住了陆铭盛,咬着牙道:“陆铭盛,事情不是这样的,你相信我!”

  “放开!”陆铭盛眼里划过厌恶,厉声道,“童真,你以为装装可怜就行了?这招对我来说已经没用了!”

  泊在树下的宾利还没有离开,厉璟城阴鸷的沉眸冷冷的看着这一切,一举一动都看得格外清楚。

  “先生,他们似乎吵起来了,要我出面吗?”姜逸问道。

  厉璟城薄唇抿直,半个字都没有说,直到一个女人出现在视野里,他突然皱了皱眉,推门下车。

  “盛哥哥……”蓦地响起一个尖细的女声,“你个臭女人,给我放开盛哥哥!”

  女人抓住童真的手臂,尖尖的指甲刺入白嫩的皮肤里。童真来不及反应,就被强行扯开,狠狠推在了地上!

  童真摔倒的姿势非常狼狈,坐在冰凉的地面,茫然的看着陆铭盛和他身边的女人,看到陆铭盛眉宇间的冷漠。

  她以为陆铭盛不过是太想得到她,才冲动的要跟她分手,所以她天真的认为把自己送给陆铭盛,他们就能和好重新开始了,没想到陆铭盛嫌弃她脏,说她是那种下作女人故意在他面前装矜持。

  她试图解释,可当看到女人挽着陆铭盛的胳臂,从她轻蔑的目光里,童真终于看到了自己有多么愚蠢。

  沉沉的脚步徒然声响起,一抹暗沉的身影快速掠向童真。

  下一秒,童真的手腕子就被男人攥在了手里,一股强大的力道将她拉了起来。

  淡淡的烟草味钻入鼻息,童真诧异的转过头,瞬息被吓懵了。

  男人恰好站在灯光和黑暗的分界处,身形径长,熨烫整齐的黑色西装包裹他健实的体魄,容颜隐在暗处,却像黑夜里的帝王散发着危险的气场。

  童真愕然睨着厉璟城,他为什么会来?

  别扭的要挣脱他的桎梏,却被铸铁般的大手死死扣住手腕。

  “你又是谁?”陆铭盛皱眉看向来的男人。

  厉璟城连个眼角都没给他,将外套披在童真瘦弱的肩膀上,声线低沉暗哑,“出来玩穿这么少。”

  不知是害怕还是震惊,亦或者是羞愧,童真楞楞的,无法回应厉璟城。

  “喂,你有没有点礼貌?盛哥哥在问你话呢!”女人在一旁气愤的跺脚。

  “大胆!”姜逸走了过来,“小丫头,说话注意点,这位可是厉总!惹怒了厉总,在东城你可别想在混下去!”

  “你是厉璟城?”陆铭盛脸上惊现愕然。

  “厉总的名字是你能直呼的?”姜逸站在一边,语气鄙夷的强调。

  厉璟城轻轻擦着童真哭花的眼妆,完全把陆铭盛和女人给忽略掉了,他把童真眼下黑乎乎的东西抹干净,然后牵起她的手,“走吧。”

  童真楞在原地,厉璟城回头看她,说:“童真,外面冷,还不走吗?”

  童真垂下眼睑,厉璟城没有耐心等下去,长臂搂住她不堪一握的腰肢,半推半揽的走了。

  “你要把童真带去哪里?!”厉璟城这个人,陆铭盛早有耳闻,他有点担心厉璟城会把童真怎么样。

  陆铭盛要追上去,厉璟城面无表情的看了陆铭盛一眼,神情带着肃杀,不怒而威的气息让陆铭盛望而却步。

  童真一被带上车,厉璟城就扣住她的后脑勺,低头封住她的小嘴,“嘭!”摔上门。

  姜逸识趣的站在外面抽烟。

  厉璟城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也不带感情,粗鲁的吻着。

  仿佛在随意摆弄他的囊中之物,吓傻的女孩在他灼灼目光下无处遁形。

  童真竭尽全力推开他,迅速往后缩,跟这个危险的男人拉开距离。

  她擦着嘴巴,语气带着自嘲,“厉璟城,你是什么人?想吻我就吻我?”

  厉璟城薄唇抿直,不言不语,直勾勾的盯着她,黑瞳里像火烧一样。

  “笑话让你看够了,你也知道我是个什么情况。我有男朋友了,但是我男朋友不想要我,看到地上那些东西了吗?我就是个遭人嫌弃的浪荡女人……”

  越说下去,厉璟城的脸就绷得越紧。

  童真还要再说什么,高大身形骤然向童真压去,不容她退缩的将她抵在门上,大力掐住娇嫩的下巴,薄唇覆了下来。

  这一次的吻,要比上一次粗鲁的多,也凶狠的多,无比狂暴!

  带着愠怒和强烈的占有欲,像头凶猛的饿狼,狠狠蹂躏童真酒香四溢的唇瓣。

  那来自他身上的清冽幽冷气息,像冬夜里的寒风,裹挟着浓郁的烟味侵袭而来,把氧气味全部挤走。

  在这狭小的空间里,童真被厉璟城压在身下动弹不得,双手被他紧紧扣住,不能反抗,只能接受他的怒火!

  这男人就是一个禽兽!

  童真内心绝望,却只能由他强占便宜。

  最后童真身体软了下来,大脑缺氧,眼神渐渐迷离,厉璟城狠狠咬了她一口,剧痛传来,弥漫了血腥味才肯放开。

  “离开他。”一声压抑的低吼。

  童真清醒过来,“管你什么事!”

  “女孩子,别太廉价了。”

  廉价……

  童真指甲没入肉里,一腔情绪爆发,“是,我廉价,我一根筋的喜欢了他这么多年,可这有什么错!这跟你有关系吗?你究竟是觉得凭什么去评判别人的感情?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童真,我有底线,不要惹怒我!”

  他掐着童真的下颚,冰凉的指腹磨损她破皮出血的唇角。

  厉璟城也不知道,自己的情绪在她吼出这些话时,压抑不住的暴躁,“你跟别的男人如何,跟我没关系。你的初次是我的,这张嘴,最好不要说我不爱听的话!”

  “那您爱听什么?应该让我时时刻刻求着您?我不明白你三番两次纠缠我这个小角色到底为什么。”嘴角痛意时刻刺激着童真,强行撑住她的底气。

  话到了她嘴里,竟然变成了他纠缠她?!

  厉璟城怒极反笑,他厉璟城竟然会纠缠一个黄毛丫头!

  那今天就算他疯了!

  “那晚你睡了我,这笔账又怎么算?”厉璟城幽幽开口,犀利的眸中闪着阴狠。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