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革命友谊,宇宙第一花美男顾纯

更新时间:2017-06-23 16:54:06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2155

厉璟城单手插在裤兜,回身走到办公桌前,拿起辞职信,阴鸷的眼眸里划过一抹阴险。

  童真,希望下次见面你还能这么嚣张!

  辞职信瞬间在骨节分明的大手中揉成一团。

  火红色的卡宴,穿过一个个高架桥,看着车窗外飞速远去的行人,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童真一脸郁闷。

  开车的顾纯和童真,是二十二年的革命之交,可以说是同条裤子穿到大,撇去不同妈生的,他们两合体,就是纯真。

  那年童真三岁,顾纯五岁,两人流着鼻涕,脱光光了站在一起洗澡。第一次如此坦诚地站在对方面前,除了害羞便是好奇。

  “童真,我们长得不一样埃!”顾纯震惊大喊。

  “啊?哪里不一样了?”

  “你瞧,我有个把儿,你没有。”顾纯指着自己稚嫩的小丁丁。

  “……”小童真低头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他,“那把你的借我呗。”

  “不行!我妈说这是我的宝贝,不可以给别人的。要等长大了才可以……”

  话还没说完,童真一伸手,握住了……

  “咯咯咯,好软呀,它是毛毛虫。”

  刹那间,浴室里传出顾纯撕心裂肺的哭喊。

  长大一点点,两人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唯一没变的,还是那间浴室。

  “童真,我把我的宝贝借你。”顾纯非常大方的说,“不过作为交换,你要给我你的小馒头。”

  童真想了想,爽快答应了。

  突然,她尖叫了起来,“纯纯,毛毛虫……毛毛虫怎么会动!”

  童真倍感新奇地眨着懵懂的大眼,盯着顾纯的小宝贝。

  顾纯楞了几秒,全身通红的狂奔出浴室。

  再长大一点,顾纯和童真都懂得了取长补短,阴阳互补的道理。

  童真身边从来都不缺朋友,但一定缺少不了一个顾纯。

  顾纯身边从来都不缺女人,但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取代童真。

  不过革命友谊能持续到现在,原因很简单,感情好到了一种地步,便能超越男女性别界限,不存在爱情繁衍。

  “不过是出来实习,你怎么落魄成这样,还要到我家借宿?”顾纯被家里要求出国深造三个月,一回来就接到童真的电话,到家里屁股还没坐热就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顾纯瞧了眼一脸精神不济的童真,伸手掐住她的下巴把脸掰过来,“我在的时候你还是白白嫩嫩,我一走,这脸色蜡黄蜡黄。怎么,想我想得彻夜失眠了?”

  童真扶着脑袋,盯着窗外倒退的街景,一脸郁色,“最近碰上点事儿,能去你家住几天么?”

  “怎么?你放高利贷了?”

  童真没有心思跟他开玩笑,心里像压了块沉甸甸的石头。

  “住几天都没问题,只不过,遇上麻烦就跟我说。”顾纯懒洋洋道,“你哪次惹了祸,最后不都是我帮你擦屁股的?”

  童真叹息,半垂着眼睛,睫毛轻轻颤着,那双黑亮如宝石般的眸子被一片浓稠的迷雾覆盖。

  她不知道怎么跟顾纯说,因为这一切发生的太离奇诡异了。她也没有勇气跟顾纯解释,如果他知道了来龙去脉,且不说把她骂个狗血淋头,他一定会不顾后果的找厉璟城算账。

  所以一定不能让他知道,她被厉璟城占了身子。

  顾唇稍稍瞥过头来,见童真不愿意说话,大致猜到怎么回事了。放着好好的家里不待,要去他家借宿,想必在躲什么人。

  “你要是不想住家里,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去找陆铭盛,你不是早计划着要住进他家了么?”陆铭盛斜着狭长妖冶的凤目,套她的话。

  哪知童真摇了摇头,吞吞吐吐说:“我跟他……分手了。”

  顾纯手打了滑,车子猛地一拐。

  “吱——”急刹车停下。

  顾纯转过脸,眉峰高高扬起,“什么原因?”

  童真不想说:“没原因。”

  “没原因你不会问啊?”

  童真有点失意,“分手就分手了,没什么好问的。”

  “童真,别在我面前装,这根本不像你。”顾纯没好气的睨着她。

  “你从小就喜欢跟在陆铭盛屁股后面,当年追着他死缠烂打,那些光荣事迹在学校都出了名的,我还记得那天你爬到学校宿舍天台,要是陆铭盛不答应你,你就跳下去。”

  “人家被你逼的没办法终于答应了,然后你高兴的差点从楼上摔下去……”

  “那是以前!算了……别说了,都过去了。”童真慌忙转头看窗外,窗户上倒映自己通红的眼睛。

  顾纯几乎是见证了两个人一路走来,但两个人闹成这样,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去安慰了。

  车里安静了一会儿,顾纯揉了揉她的头发,“行了,今天我回来,别哭丧着脸了,晚上请你喝酒。”

  东城号称不夜之城,灯火璀璨,不分昼夜。

  巷子尽头开着一间私人酒吧,末日般的狂欢,所有人像磕了药一样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激情舞动。

  角落里的VIP卡座,顾纯左拥右抱的坐在沙发里,翘着二郎腿,眯眼审视抱着酒瓶大灌的童真,“少喝点,喝醉了我不负责扛你回去。”

  “来这种地方,不就是为了醉一回?”童真眨了眨眼睛,双颊酡红,明显有了酒意。

  旁边妖娆的女人给顾纯端了杯酒,眼巴巴的哀求着,“顾少爷,您的酒量怎么这么好,我们可要不行了……您就再来一杯嘛。”

  顾纯接过酒,不再管童真,逗弄起两个漂亮的女人。

  童真扯了扯嘴角,自个闷闷的喝了起来。

  一杯接着一杯,不知道喝了多少,最后晕乎乎的趴在桌子上。

  手中的酒杯被抽走了,她迷迷糊糊的要去抢,“你干嘛啊,还给我!”

  “不准再喝了!”

  “我还是很难受……纯纯,你让我喝,让我醉死过去好不好?”童真眼巴巴的望着顾纯,颤抖的睫毛就像受了伤的蝴蝶,振翅难飞。

  为什么酒越喝多了,心里就越痛苦?

  童真受伤的样子,让任何一个人看了都会觉得心疼,于顾纯而言,他最不喜欢看到童真这副样子。

  “嘭!”

  重重的把酒杯砸桌上,顾纯气急败坏的戳她的脑袋,言辞直白而戳心,“你要是不想分,就去告诉陆铭盛,你不想分手,让他别妄想甩开你。你当初追他的勇气呢,哪去了?!”

  “我不知道……”

  童真咬紧下唇,生怕下一秒将事实说出来,可是难受的情绪憋不得,她憋的眼睛都红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