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我怕会怀孕!

更新时间:2017-06-23 16:51:39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3277

童真抬起头,目光透过模糊的雨帘,看到后座里清冷矜贵的男人。

  她不想和这个男人过分亲近,便僵站着没动。

  僵持几秒,一只白莹优美的大手伸出来,不给她任何反抗余地,一把将她拽了进去。

  “嘭!”关门。

  童真缩在角落里,整个人都快贴在车门上了。

  简直比跟老虎共笼还可怕!

  空气有限的狭小空间令她坐立难安,偷偷打量身边的男人。

  他一身深色西装显的沉稳而神秘,双腿交叠,坐姿优雅高贵,显现出极好的自身修养。闭着眼,俊脸宁静深杳,衬着窗外夜色,静美的像一座雕塑。

  尽管如此,童真还是提不起一丝好感。

  她的目光越来越大胆,厉璟城却突然睁开了眼睛,漆黑的沉眸掠了过来。

  童真做贼心虚的撇开视线,脸颊微微发烫。

  突然,她打了个喷嚏。

  响亮的一声在安静的车内极其突兀。

  童真捂住鼻子,有点无地自容。

  刚要去看男人的反应,“啪”的一声,眼前一黑。

  一条毛巾直接扔在了她脸上!

  “擦干。”

  低沉沙哑的嗓音,简单利落的两个字不容置喙。

  童真微楞的看着干燥温暖的毛巾有些不知所措。

  见她发呆,厉璟城皱了皱眉,拧着她的手腕子把她拽了过来,抽走她手上的毛巾。

  没好气的给她擦着头发。

  毛巾上一股暖烘烘的温香钻入她的鼻息。

  车子停在童真家楼下,她下了车,回过身来跟车里人道谢。

  “顺路而已。”

  岂料厉璟城也从车上下来了,扫了她一眼,径自走进公寓大楼。

  童真楞了一会,匆匆跟了上去。

  她跟厉璟城共一趟电梯,满腹狐疑的盯着他,小心翼翼道:“总裁,谢谢您的好意,其实送到楼下就可以了。”

  厉璟城看了她一眼,冷哼了声。

  “叮!”

  电梯打开,厉璟城大步走出去。

  童真站在自家门前边掏钥匙边说:“厉总,您送人送到家里去,这样不太好吧?我家里简陋,乱的很,招待不住您……”

  她猛然觉得不对劲,抬头就看到厉璟城站在她家隔壁门前。

  童真瞬间被一道雷劈中!

  她双眼顿时瞪得浑圆,又是惊骇又是毛骨悚然的盯着厉璟城,平日的伶牙俐齿都是变得结结巴巴起来,“你……你……你你……”

  厉璟城平静的摁密码,打开门。

  门开,他却没有立即进去,而是转过脸对童真,一脸让人捉摸不透的冷笑道:“现在记得了?”

  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像戏谑又满含兴味。

  吓懵的童真仿佛撞见鬼了,瞳孔急剧缩紧,呼吸急促,拧钥匙的手哆嗦了起来。

  一瞬间,记忆统统涌现。

  童真恍恍惚惚的打开门,进屋便瘫坐在了地上。

  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

  是厉璟城,把她睡了!!!

  童真做梦也没想到,她保守了二十二年最珍贵的东西,被一个人面兽心的男人给夺走了!

  一想到自己扒光衣服跟他在床上……童真大脑就抽痛的厉害。

  她不仅知道自己的第一次已经回不来了,还清楚的意识到,那个男人是MK最高执行官,也是她赔上整条小命都惹不起的危险人物。

  整晚,童真一直辗转反侧。

  第二天,她顶着个熊猫眼冲到厉璟琛家门前。

  “开门,咱们把话说清楚!”童真把门砸的“砰砰”响。

  见没人开门,童真原本平复的心情又燥起来,“厉璟城你个缩头乌龟,有本事敢做,没本事承担,你是男人吗?!”

  “你出来,我不要你负责,我们说清楚!”

  童真不小心碰到了一侧的通话键,磁性质感的男低音响起,童真蓦地一愣。

  “你好,我是厉璟城,我暂时不在家,有事请留言。”

  沙哑的嗓音,懒懒的,像电台广播里弹唱民谣的歌手,坐在清晨柔淡的阳光里,录下这么一段录音。

  这是童真听过最好听的声音了。

  只可惜是厉璟城的。

  童真放弃了敲门,立在那儿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折回自己屋里。

  冲动是不对的,她要搞清楚事情真相,再去质问厉璟城。

  童真让小区保安把那晚的监控掉出来,视频里清楚的记录了整个过程。

  童真醉的稀里糊涂,一个人拎着酒瓶东倒西歪的从电梯里出来,打了个趔趄,直接扑向她家隔壁那户,像个疯子一样手舞足蹈。

  然后醉醺醺趴在门上,垂门。

  陆铭盛不是问她,敢不敢跟他做一次,她喝醉了,所以她提着赴死的决心,来跟他进行这场战役。

  她想骄傲的告诉陆铭盛,“想做是不是?现在就做!”

  然而视频里,门一打开,童真直接扑在一个身形颀长穿着浴袍的男人身上,一边勾着他的脖子,一边拿起他的手塞到自己胸前。

  那男人体魄精壮,棱角深邃而分明,身上任何一处完美得令人发指!

  除了厉璟城不会有别人。

  他逆光站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却能明显看出身体僵硬。

  可童真那主动热情、欲求不满的姿势,满满着写着,求抚慰……

  就连监控室里的保安看了,都忍不住出去抽根烟冷静冷静。

  童真脸上火烧火燎。

  原来是她主动送上门的!

  这下她还能说什么呢,甚至连去找厉璟城的胆子也没有了。

  MK每周五举行早间会议,所有员工集体到齐,除了童真。

  散会后,各部门经理尾随厉璟琛进入总裁办公室。

  厉璟城扯了扯领带,瞥了眼桌上堆积成山的文件,继而扫过昨天打翻的咖啡杯依旧立在那。

  他没有立即坐下,沉沉看向一群低头哈腰的经理,修长的手指不轻不重地敲了敲桌面,“这些事,都是留给我来做的?总裁办就我一个人?”

  一个凌厉的眼神,各经理把头埋得更低了。

  “总裁,您有四位助理,您可以随时传呼她们。”秘书处的管事抬头看了看厉璟城的脸色,立马变的积极,“……我这就去叫她们来收拾。”

  “不用了,前任总裁手下的人养尊处优,我消受不起。”

  秘书处管事一听,一张脸像掉进了染缸似得,一阵红一阵白,“我马上换掉她们……”

  “换掉?你来替补?”

  “啊?!当然不是……”管事被厉璟城咄咄逼人的气势吓到了,“那……眼下来看,您可有合适的人选?”

  厉璟城矜贵坐下,面容严肃沉稳,谁也猜不透他的心思,只见薄唇一掀,“让童真进来。”

  “总裁,她今天没来上班。”有人回答。

  厉璟城目光沉霭锋利,没有说话。

  “我……我马上去联系!”

  没多久,带队实习生的主管进来,“总裁,童真到了。”

  众人看向门口,等了半天却没瞧见人。

  “人呢?”厉璟城皱眉问。

  “人来了,刚又走了……不过她留下了这个。”主管双手递上给厉璟城过目。

  厉璟城捏着一封白面书信,上面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辞呈”。

  办公室里的空气不知怎么就稀薄了起来,众人大气不敢喘一下,暗暗揣测,总裁脸上那是什么表情呢?

  厉璟城拆开信壳,展开仅有的一张薄纸,潦草一句话:

  承蒙厉总厚爱,但这个职位我承受不起,我怕跟您接触过多,自己会怀孕!

  怀孕!!!???

  看到这两个字,厉璟城脸上仿佛出现了裂痕,见他捏辞呈的手青筋暴跳。

  一众高层搞不清状况,还有人询问:“总裁,要不要把她喊回来?”

  厉璟城克制着怒气,“苏珊,汇报一下近日行程!”

  “好的,总裁。”

  苏珊看了眼缩着脖子的高层们,小心翼翼的汇报行程安排。

  厉璟城走到落地窗前,目光一垂,那双犀利的黑眸仿佛撒下一张巨网,瞬息捕捉到从公司大门匆匆走出的小身影。

  童真没走几步突然感觉背脊一凉,她停下脚,仰头四处看了看。

  站在四十层的厉璟城眯起了冷眸,却见那个小小身影举起了爪子,朝自己竖起了一根中指。

  童真做完这个动作也眯起了眼睛,像只会挠人的猫儿,舔了舔她的小爪子。

  再见了,厉璟城!

  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童真接起电话。

  “在哪?”对方丢出两个字。

  “我在MK露天停车场这里。”

  电话里的男人雷厉风行,“在那等着,一分钟后到!”

  说完通话切断。

  “……”童真有点无语。

  一辆红色的卡宴小跑疾驰而来,拉风的颜色比阳光还刺目,正好停在童真面前。

  车窗降下,露出顾纯那张桀骜不驯的妖孽脸,几个月不见,依旧容光焕发。

  顾纯下车就给了童真一个热情的拥抱,“童真,我想死你了。”

  “咳咳……放开。”童真被顾纯掐着脖子摁进怀里,喘不上气来。

  顾纯松开童真,看她这一身行头,略显吃惊,“你出来实习还连人拖箱,打包一起送人家公司去了?”

  童真不知从何解释,大包小包往他手里塞,“先弄上车,到车上再跟你解释。”

  顾纯把行李塞进后备箱,然后绅士的给她拉开车门。

  火红色的卡宴小跑在某道阴冷的目光注视下,箭般离去。

  MK顶层,气压十分低沉,安静的只听见此起彼伏的心跳。

  苏珊把行程安排逐一汇报完毕,见那道冷峻的背影笔直不动,“总裁……这是您近一周的行程。您跟新项目投资方陈总约了十点,在晚林茶馆见面。”她看了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静默了良久,厉璟城回过身,“说什么,我没听清。”

  苏珊没有多言,再一次认真汇报。

  “后天上午十点,墨教授约您去家中小聚……要推掉吗?”

  “谁?”

  “墨教授?”

  厉璟城若有所思,“我记得……他好像有个外孙女?”

  苏珊见了厉璟城的脸色,立即会意,“是的,就是童小姐没错。”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