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可怕而又真实的梦

更新时间:2017-06-21 12:03:55 作者:我是宝宝 字数:2067

房间里,窗帘紧拉,透不进丝毫光线。

  昏黄的灯光暧昧撩人,像被丢进了火炉里,空气蒸腾,汗水浸湿床单。

  男人赤着身体压着她。

  好热,好重!

  我这是怎么了,被鬼压床了么?

  童真喘不过气来。

  一个个湿热的吻,滚烫而缠绵,印在她的肌肤上,仿佛要把她燃烧融化成水。

  男人蛊惑人心的沙哑嗓音在她耳边低吟,“好香……”

  像魔音一样缠绕她的理智,牵起她的双手攀上对方结实的背脊,努力的想要推拒。

  突然,压在她身上的躯体猛地一沉,撕裂的疼痛似要把她劈成两半!

  “啊——”

  童真猛地从噩梦中惊醒,头痛欲裂。

  头顶的水晶灯散发白亮的光,刺得她一阵眩晕,睁不开眼。

  几声嘤咛辗转,童真难受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纤长的睫毛掀开,瞬息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凌乱的被褥,狼藉的大床,低头一看,褐色瞳孔渐渐缩了起来,不着寸缕的上身吻痕遍布!

  昨晚她做了一个疯狂的春梦,梦见自己在水深火热中上起下跌。

  然而这一刻,猛然意识到她没有做梦,这一切都是真的!

  童真撑着炸裂般疼痛的脑袋,努力回想起昨晚,却只有几个零碎的片段。

  昨晚是她的生日,圈子里的朋友一齐给她办了场party,她特地精心打扮等待陆铭盛的到来。

  最后人没有等到,却等来了一条短信:

  童真,生日快乐。好好玩,我不过去了——陆铭盛。

  童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来不及回复,又收到陆铭盛的一条短信:

  童真,两年了,你敢跟我做一次吗?你不用回复,想清楚就到山慕公寓找我。如果你不愿意,我们就分手吧。

  看到这里,童真彻底懵了。

  什么意思?

  如果今天不把自己送出去,就分手?

  他们两的感情在他眼里,竟然廉价的比不上一场欢爱?

  他为什么要急着在这一天说这样的话?

  今天是她的生日啊!

  童真很恼火,也很难过,当即回复了一句:把屁股给老娘洗干净!

  她关了手机,一个人维持着笑容,把这场生日趴办了下去。

  她不知道自己嘴角笑的多么僵硬,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只知道烈酒下喉一路烧到胃里钻心的疼。

  最后喝的醉醺醺的回来,可她明明记得开得是自家的门,为什么会出现在……

  等等!

  童真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是男人的卧房?!

  可房间里空无一人,只剩自己孤零零的坐在狼藉的大床上。

  童真的心坠入冰冷的深渊,抱腿坐在床上,暴露在空气里的每一寸肌肤仿佛被寒风凌虐。

  怎么办,她守了二十二年的身体,就为了能在穿上婚纱盛装出席婚礼的那一天,把自己交给从小就爱慕的陆铭盛。

  昨晚她的确生气,但不至于要跟他分手。

  可现在她已经不是处了,她还有什么资格再去找陆铭盛?

  甚至,她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童真平生第一次体会到,想哭却哭不出来的绝望。

  呆了好久,童真伤心的下床,捡起地上男人扔下的浴袍披在身上。

  这时摔在地上的手机响起,她吓了一大跳,连忙捡起,接听。

  “童真!你现在在哪?第一天报道就给我迟到?!”

  经理的声音严厉急促,童真揉着太阳穴,“……我马上到。”

  挂断电话,童真强制镇定,再次环视了没有丝毫有关那男人的房间,顺走了床头的一只手表,打算先离开这里。

  当她夺门而出的一瞬间,她瞬间僵在了门口。

  这个地方是……

  童真哑然的看着自己家就在隔壁。

  她昨晚被睡的地方,竟然是从来都没有人出入的隔壁房子!

  细思极恐,童真询问小区保安和售楼部,得到的答案是,她家隔壁房子根本就没有住户!

  是空的!

  那昨晚在她身上发生的一切怎么解释?

  童真毛骨悚然,她做了一个真实又可怕的噩梦。

  半个小时后。

  MK办公大楼。

  一抹小身影倏地掠过大厅,看到正要合上的电梯,加速冲了过去。

  “等一下!”

  徒然伸出的小嫩手挡住了快合上的电梯门,接着小身子灵巧的钻了进去。

  童真大舒了口气,忽然感觉到不对劲,慢慢抬起了头。

  电梯里的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盯着她。

  童真有些尴尬,发生什么了吗?

  就在她疑惑不解时,周身的空气骤然冷凝。

  童真下意识转眸,撞上一束锋锐摄人的目光,她防不胜防的打了个抖。

  男人就站在她身侧,一张英俊过分的脸无暇可挑,只是那双深邃的眼睛太过锋利,快速划过错愕后,变得复杂起来,似乎还带着一丝探究。

  这个女人,打扮的干净清新,皮肤白皙,巴掌大的小脸,下巴尖尖的,清澈的琉璃眸诚惶诚恐的望着他。

  厉璟城幽深沉冷的黑眸划一丝不明深意的情绪。

  童真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一直盯着她看,友好的跟他打招呼,“嗨。”

  男人直接收回目光。

  “……”童真讪讪闭嘴。

  真是个怪人。

  她转过身,心不在焉的盯着电梯上升楼层,却总感觉背后幽凉,似乎有谁在盯着她看。

  电梯里的气氛说不出来的诡异,童真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她总觉得周围的人都好奇怪,也让她情不自禁紧张。

  电梯到了四十层,“叮”的一声,童真瞬间松懈了下来。

  但仅仅是一瞬间,随着电梯的缓缓打开,童真猛的僵在了原地。

  从电梯口一直延伸,站着长长的两排穿戴整齐的员工,男人西装革履,女人职业装加身,面上皆是恭敬肃穆。

  浩浩荡荡的阵仗吓坏了童真,这是在……迎接她?

  突然,一阵清沉冷冽的气息从她身边掠过,男人的手臂直接擦撞她的肩膀。

  瞬息,高大伟岸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

  一身手工裁剪的西装妥帖包裹他精壮的体魄,带着浑然天成的王者气息,模特般修长的腿不紧不慢地迈开,步履沉沉。

  接着一群高管争先恐后的撞开了童真,一涌而出,加紧步伐跟上,拥簇着为首的男人。

  下一刻,全体员工整齐弯腰,鞠躬,声势浩大。

  “总裁好!”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