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画作遗失

更新时间:2017-06-19 14:46:24 作者:大肉肉 字数:3076

岂料凌山晴竟不与他再谈什么,直接走到老鸨身前,“这是二十两银子,我能带人走了吧?”
  老鸨向来懂得察言观色,现下若不让她将人带走,恐怕最后背上恶名的人就是自己,何况许莺儿着实可怜,自己放她们一马又何妨。
  心思转得飞快,片刻,她堆起笑脸,接过银子,“只要银子足够,人你带走,不过可有一点,日后再不能卖到我们这儿了,这儿是青楼,可不是你们过家家的地方。”
  这话乍听是警告,但仔细回想,何尝不是给了许莺儿一个保障。
  这会,陈刀疤不敢得逞,只好冷哼着打算带人离开。
  走之前,他狠狠看了看凌山晴。
  凌山晴察觉到他目光,却毫无惧色,恶人自有恶人磨,她等着!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眼去找自己的女子,“搭把手。”边说着,率先蹲下身去,抱起许莺儿的上半身。
  红衣姑娘上前帮忙,几人又找来一担架,合力将许莺儿抬到了担架上。
  查子安哪里会炖鱼,不过打了盆凉水,一条鱼扔了进去,便抱着囝囝坐在门口等凌山晴回来,等着等着,不仅等回了凌山晴,竟还多了两个人。
  蹭地一下子站了起来,怀里的囝囝抱紧了他的脖子,却被查子安放到了地上。他快步走上前去,却搭不上手,只皱着眉看着他们。
  凌山晴径直朝客房走去,余光瞥见他杵在那,急匆匆地喊了声,“烧一大锅热水,快点!”
  脸上少有的急切,语气更不容抗拒,查子安被她这模样吓了一跳,一时未敢多想,连忙去烧水。
  客房向来没有人住,他们这一家刚搬来时,由于她犯懒,也没有打扫,屋子里竟还有些蜘蛛网;
  凌山晴这时候也顾不上那么多,看了下随行的女子,就开始分工,“你去收拾收拾床,先放下莺儿姑娘,我去抱床被子来。”
  说罢,二人放下了担架。她快步出门,抱了床被子回来,刚一进门,便觉屋子里亮堂了许多,明面上也看不见蜘蛛网的影子了。
  女子快步迎上来,接过她手中的被子,二人合力,将许莺儿抱起来,被子一半铺在床榻上,一半盖在许莺儿身上。
  安顿好一切,女子抹了把眼泪,“凌姑娘,您救救莺儿,只有您能救她了,她……”
  凌山晴站在床榻边,越听神色越冷,终冷哼了一声,“恶人自有恶人磨,莺儿姑娘先在我这儿住下,你在这儿时间长了也不方便,放心吧,在这儿没人敢欺负她。”
  从她话中可得知,陈刀疤提前被放出来了,或说使了什么手段被放了出来,且在出来后便找上了许莺儿寻仇,将人伤成了这个样子,最终扔在了青楼门口,竟只等她凌山晴自投罗网,此人心肠恶毒,好在她及时赶到,否则真扔去乱葬岗也不是没有可能。
  女子不禁怔住,感激地看了凌山晴,面色动容,红着眼眶,“多谢凌姑娘,多谢凌姑娘。”尾声带着哽咽。
  女子走后,凌山晴关紧房门,褪下许莺儿的衣物,但见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疤,淤青,不下十几处,且每一处皆不致命,即让许莺儿疼痛万分,又不让她死去,毒辣手法教人难以想象。
  好在皆是些皮外伤,只需调养好了便不碍事。
  半个时辰后,清洗了许莺儿身上的伤,换上了自己的衣裳,未伤到脸上,一眼看去,她好像在熟睡般。
  凌山晴叹了口气,转身出了客房。
  查子安送来热水后便在院子里等着,见她出来,忙迎了上去,“那位姑娘如何了?”不自觉的,语气带了些急切。
  凌山晴上下扫了他一眼,抱肩倚在门上,轻笑道,“啧啧,你倒是上心。”语气带着戏谑。
  查子安被她露骨的目光看得脸色涨红,挺直腰板与她对视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人是你带回来的,若死在了家中,多少与我们脱不了干系,我这也都是为了咱们着想。”
  凌山晴瞥眼看了他,朝厨房走去,“死不了,就是得养几天,你再去河边捞几条鱼上来,那些死了的鸡鹅都先放着,我等会儿有用。”
  放着?查子安还当自己听错了,看了眼天色,“这天气若在院子里放着,要不了多久便呼发臭,再者你放着他们干什么?”
  只可惜,凌山晴大步进了厨房,门就关上,半点理会他的意思也无。
  查子安心中不服气,边默念着大丈夫能屈能伸,不与小女子一般计较,边拿了个木桶出了门。
  凌山晴带许莺儿带回来的第二天黄昏,她与查子安在院子中生了火,锅里剁椒鱼头煮得冒着气,辛辣的味道飘远。
  囝囝坐在门槛上,用手捂着鼻子,眼睛放着光芒。
  只听门“吱呀”声响,许莺儿推门出来。
  她刚出门,便咳了两声,捂着琼鼻朝院子中看去,见凌山晴煮着东西,又忙放下手,秀眉微蹙。
  囝囝直勾勾的看着那鱼,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站了起来,“啊,啊……”
  凌山晴偏头看了看囝囝,余光瞥见了许莺儿出来,冲她招了招手,却见她迟迟不肯过来,便放下手,朝囝囝走了过去,边道:“莺儿姑娘,你醒了,等会儿饭就好了,你先帮我看一下火,我儿子叫我。”
  这话半点不客气,也正是她的不客气,叫许莺儿松了一口气,放下了拘束,朝冒着热气的锅走去。
  囝囝拉着凌山晴进屋,快步走到床榻边,指着床榻,“啊,啊啊……”
  现下正午,凌山晴将他抱到了床榻上,“囝囝困了?等会儿饭就熟了,先在床上躺会儿,饭好了娘亲过来叫你。”
  囝囝挣脱开她抱着自己的手,摇了摇头,拍打着床榻:“啊啊,啊……”
  凌山晴脑后划过三条黑线,她有些搞不懂囝囝的意思,是要她也留下来还是怎么?
  囝囝见她不懂,比她还要着急,一个劲儿的敲打着床榻边,甚至掀起了床边一角。
  “乖,囝囝今天是怎么了,家里来了陌生人不习惯?”她听不懂是何意,只能猜测着,却见囝囝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继续掀着褥子。
  凌山晴皱了皱眉,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但见原本放着画作的地方空空无也,那画作也不知去了何处。
  放下囝囝,立马掀开了整张褥子,整张床榻下也没看见那画作的影子,眉头皱得更紧了。
  “啊啊,啊……”囝囝见她懂了自己的意思,拍着小手吸引着她的注意,又比划着什么。
  凌山晴耐着性子看着他,知道这画作的人一共就那么几个,喻兴文绝对不会做偷盗之事,查子安也不会闲来无事藏了画,再者若是他藏的,囝囝也不会将她叫过来。
  见囝囝在比划着,一会儿又指了指某个方向,她脑子中灵光闪动,蹲下身来,按着囝囝的小肩膀,“囝囝,是你奶奶偷的?”
  尽管她非常不愿意让囝囝认那样的老太太为奶奶,但血缘关系断不了,她也无心在囝囝面前说坏话。
  囝囝直点头,脸上写满了认真二字。
  她深吸气,摸了摸他的脑袋,“囝囝在家等你爹爹回来,哪儿也不要去,我去去就回来,院子里的姐姐不用怕,她不会伤害囝囝的。”叮嘱着,蹭地站起身来。
  一股无明业火在心中烧得厉害,查母竟打上了画作的主意,就算她想要钱,也不应该偷拿画作啊,更让她恼火的是那画作本身便是假的,倘若被她卖了或传了出去,对许老夫子的名声有损,一旦查证,查子安也会被牵连其中。
  事关重大,她竟因一己私欲偷拿了出去,简直可气。
  蹭蹭蹭地走到查家门前,抬脚便要去踹,脚伸到半空中又收了回来。
  不行,这事儿还不能让别人知道,她这脚踹下去,整个院子的人都出来了。
  凌山晴不仅没有造声造势,反而还放轻了脚步,这会儿正午,那老太婆估摸着又在午睡,院子里静悄悄的,她轻手轻脚的进了查母的屋子。
  果不出所料,查母在床榻上四仰八叉的睡着,伸手挠了挠屁股,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凌山晴懒得看她,在屋子里找那副画作,所有能找的地方皆找过了,也不见画作的影子。站在床榻前思索着,但见查母一手捂着床榻某个地方,连睡觉也不放过。
  灵光闪动,上前拉走她的手,岂料查母的手好像生了根,怎么拉都拉不走。
  无奈之下,加大了力道,掀开她手臂下的褥子,就见是一个扁宽的盒子。
  接着,她拿出盒子,还没打开,突然尖叫响起。
  凌山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了个枕头捂住她的嘴巴,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查母刚睡醒,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瞪着眼睛望着她,眼珠子转动着,瞧见她另一手拿着的盒子,眼睛又瞪大了几分。
  “唔唔,唔……”
  凌山晴得意地摇了摇手中的盒子,凉凉的道:“你不喊我就松开你。再喊我就把这东西带走!”
  刚才她还不确定这里面的东西是不是画作,看了她这被人抢了家当的反应,这才肯定下来,这就是那画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