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烧个土豆

更新时间:2017-06-19 12:42:28 作者:大肉肉 字数:3023

凌山晴撇了撇嘴巴,“亏你还是个读书的,怎么什么风度都没有?你就知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知不知道投资?知不知道千金散尽还复来?”她说着,且以那种看无知之人的眼神看着他。

  查子安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这身的才华了,况且还是许老夫子的弟子,哪能听得了这话,脸又涨红,“你这女人强词夺理,我不与你争论,你就说说你到底要干啥,弄这么多东西回来又花了不少银子,你还过不过日子了!”

  凌山晴撇眼看他,“不与我争论你还在这杵着干啥?起开,别挡着我忙正事。”满脸嫌弃,不干活又满口大道理的人最讨厌了。

  “你个败家娘们!”

  凌山晴脚步停住,脑后划过三条黑线,回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读了那么多书说话还这么难听,书都让你读哪儿去了?今晚不准吃饭!闭门思过去!”

  “你不讲理!”

  “不准吃饭!”

  “你个坏女人!”

  “呵,明天也不准吃!”

  “你……”

  查子安气得胸口起伏着,白皙的脸蛋涨得通红,重哼一声,摔门进了屋子。

  “蠢呆子。”也不知道服个软,没风度的男人。

  凌山晴没将他放在心上,回身捣鼓着种菌在栽培。

  这一忙便到了黄昏时分,凌山晴扶着发酸的腰,朝屋子里走去。

  可她刚进屋就见查子安气鼓鼓地蒙着被子睡觉,连晚饭都不做,囝囝摸着肚子乖巧地坐在凳子上。

  靠!还是不是人,自己生气就让孩子和自己一起饿着?

  气冲冲地上前抱起囝囝便朝外走,“囝囝,我们今儿个出去吃点好的,想不想吃面?还是想吃混沌?”

  被窝里的查子安咽了咽口水,忍住掀开被子的冲动,这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想着要出去吃?败家,败家!

  听着谈话声远去,查子安掀开被子,气鼓鼓的坐了起来,看什么都不顺眼,顿时又蒙上了被子。

  查子安是被饿醒的。

  屋子黑蒙蒙的,一盏油灯没点,看样子他这觉睡到了大半夜。

  摸了摸下凹的肚子,查子安无力地重新躺了下来。

  “咕噜,咕噜。”刚刚躺下,寂静的房间中响起他肚子鸣叫的声音。

  他辗转反侧,饿得心中发慌,刚睡醒又饥饿难耐,一时半会儿根本睡不着。

  然半响,越想越不对劲儿,凭什么凌山晴他们母子二人出去吃好的和好的,现在睡的香甜,他堂堂大男人却要在这挨饿?

  思来想去,都觉得自己不能这么饿到明天,谁知道那女人会不会连早饭也不让他吃。

  掀开被子,下地穿鞋,偷偷摸摸地出了房间。外面月色明朗,他也不至于太过摸黑。

  蹑手蹑脚地进了厨房,拿着一盏油灯,在厨房四下走着,“这怎么什么都没有,那狠心的女人该不会什么都没留吧。”边喃喃自语着,边注意着周围动静。

  周围灰蒙蒙的,他几乎翻遍了厨房,也只翻到了些生米和土豆。

  想他堂堂八尺男儿,娶妻生子之后,竟然还要自己煮饭吃,自古君子远庖厨,现下他进了厨房,倒要做一次小人了。

  他虽不是头次进厨房了,也看过凌山晴做饭,但自己做饭有史以来还是第一次,米要怎么煮?要不烧个土豆?

  打定主意,做饭不成,烧个土豆还是没有问题的。

  若在灶坑中生火,浓烟从烟斗中冒出去,若被人看见了没准今天的事儿也会传出去,那太丢人了。

  左不过就是烧个土豆,在空地上烧也完全可以。

  思及此,在地上升起了一小堆火,等火烧的差不多了,土豆扔了进去。

  屋子里亮堂了些,他也就没有拿着油灯,谁知这转身的功夫,刚扔进火堆的土豆滚了出去,撞倒了油灯,油灯倾倒,周围的柴火皆烧了起来。

  这时,他只觉屋子中又亮了许多,也未去在意。

  但屋子越来越亮,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哪里不对,猛回身,吓了一大跳。

  心中大惊,火焰映出他发白的面色,查子安面对着越烧越旺的大火,手足无措,条件反射地朝水缸走去,一桶接一桶地水浇了上去,却犹如螳臂当车。

  “来人,快来人,着火了!”

  “来人呐!”

  此时此刻,查子安也顾不上什么力脸面问题了,大力用脚踹开了门,扯着嗓子呼喊着,浓烟从厨房飘了出来,呛得他直咳嗽。

  这声音在寂静的夜晚尤为明显,邻居家的狗汪汪叫个不停,左邻右舍皆被他这声音吵醒。

  查子安没看见凌山晴,又去囝囝的房间,门在里面锁着的。

  没办法,他只能不停的敲门,可这敲门声,没把她敲起来,倒把周围邻居吵出来。

  “大半夜的吵什么吵,作死啊!”

  “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这是谁家啊,老娘得当面骂骂他去,这不要人命吗。”

  “你快在家看孩子吧,虎子都让你吓哭了。”

  不知谁家的门响了,吱呀一声。

  “天呐,这咋还着火了,快来看看,这不是查老三家吗?”

  外面嗡嗡嗡的声音吵得凌山晴睡不安宁,掀开被子穿了鞋往外冲,大脚踹开了门,“查子安你个……怎么着火了……咳咳……快救火!”

  厨房往外冒着浓烟,纸糊的窗户被大火烧成灰烬,火势仍在蔓延。

  囝囝迷迷糊糊地起床,迈着小短腿出了门,瞧看外面火光大作,烟雾蔓延,心中一个咯噔,顿时跌坐在了地上。

  凌山晴忙着救火,连囝囝出了屋子都不知。左邻右舍地都过来救火,查子安开了大门,将人放了进来,谁知里长竟是第一个进来的。

  看着蔓延的大火,映得他脸色阴沉可怖,他背着双手,“都还愣着干什么,赶快救火,不怕连累了你们自己家啊?”

  一大吼声,愣神的都反应了过来,大伙拿着水桶,从井边到厨房,接力传递水桶救火。

  “查家真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大半夜也不让人安生。”不知是哪个邻居抱怨起来,只听哗啦又是一捅水浇了上去,火势小了些许。

  凌山晴嘴角不由抽动下,若是往常她早把这些人赶了出去,甚至连门都不让他们进,但现下不成,她怎么也不能和自己过不去。

  有一个人抱怨,几乎所有人都跟着抱怨了起来,凌山晴脸色发黑,偏生查子安在边上劝说着邻居,还不忘道着歉。

  终于,在两刻钟之后,大火被扑灭,百姓扔了水桶,个个看向查子安。

  “大半夜的起火,也不知你家都干什么了。”

  “再有这种事可没人管你们,要不是担心连累了我们,谁管你家?”

  “真是,大半夜都不让人睡好!扫把星!”

  凌山晴心中那点小感激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撇着嘴巴将人一一送走,回身却见里长仍杵在原地不动。

  正好里长也看着她,二人四目相对,他顿时冷哼道,“大半夜为什么起火?”也不等他们回答,“你们知不知道,这场火要是真烧了起来,会是什么样的后果?搞不好整个村子都要被你们连累,你们承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沉着脸,背着双手,黑漆漆的夜晚衬得他格外吓人。

  怎么着起来的?她还想知道怎么着起来的呢。眼波转动,就见查子安眼神闪躲,说不准和他脱不了干系。

  不过,当下先一致对外,晚点再教训这呆子。

  凌山晴环视四周,一本正经,“里长,这大夏天的,天干物燥,气温炎热,许是什么燃点低的东西发生自然了,也都是常有的事儿,只不过我家运气不好就摊上这事儿了,”

  叹了口气,“你说这事奇怪不,好好的怎么就着火了呢,要不里长大人您给找找原因,是什么东西自己烧起来了,下次我家就不用它了,您看如何?”

  里长眉头紧皱,她说的燃点是啥?自己着起来了?一派胡言!他堂堂里长,岂能听信她的胡言。

  咳了一声,“我不管是什么原因,是自己着的还是人为的,这火烧在你家院子里,就要由你们来负责,今天这是火小,你们幸运的,明天若是火大了,你们救得过来吗?”他特意压着声音,面色严肃。

  查子安本就心虚,要不是他,也不会着火,听了这话,顿时咽了咽口水,“不、不会吧,这也没多大的事儿,下次、不会有下次了……”

  看他这样子就知道被唬住了,凌山晴瞥眼看了他,这个没出息的。

  她又看向里长,“里长您教训的是,今儿个这火的确烧在了我家,但从始至终,您都是在旁边看热闹的,现下又来指指点点,您开得了这个口我也是佩服。

  现在大火熄灭了,也没您什么事儿了,大半夜的回去睡了吧。”大手一挥,打了个哈欠。

  她赶人的意思明显,里长那张脸气得发红,分明他是过来指责的,怎么反成了多管闲事的那个?

  不行,必须趁这次灭一灭这无知女人的气焰。想到这里,四下看着,见不远处有小凳子,大步上前,大脚踹翻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